495.第744章新男主席-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495.第744章新男主席

笔龙胆2017-4-21 17:24:8Ctrl+D 收藏本站

    省妇联的办公地点,也在省政府内。但和省长和省委都不是一栋楼。而是在后面的一栋略旧的楼里。楼共六层,躲在前面大楼的阴影里,常年没什么太阳,楼里比较阴冷。这才12月初,楼里已经有不少办公室,都打起了空调。

    旧楼里,并不是只有妇联一个部门,还有好几个,都是属于边缘部门。梁健一进旧楼,就听到了一些女人的笑声。梁健一路看过去,多数办公室都是女人为多,一些在用电脑,一些则是在三五个人聚在一起在笑。

    这景象,和前面不同。前面办公的人,大多很忙,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等着。而这旧楼里,呈现出来的,却是比较轻闲的一面。

    梁健想,这除了部门职能的关系之外,还有岗位上的人的关系吧。

    妇联的办公室,大多都在四楼。梁健的办公室在五楼。但在去办公室之前,他得先去参加一个会议。这个会议据是妇联为了他这个新来的“男”主席而特地开的。会议室也在四楼,楼梯上来,转个弯,走到最后就是。

    梁健才转过弯,就撞见了一个人。这个人悄无声息地站在转角处,要不是梁健看到的快,梁健就撞上了。梁健往后退开了一步,打眼看去,只见是一个看着大约有60左右的妇女,穿得很朴素,一件白衬衫,一条黑裤子,脚上蹬了一双深灰色的平地皮鞋,款式普通。腰上还挎着一个包,有些破旧。包的款式显然不适合她这个年龄,应该是家中的女儿或者谁送给她的。

    妇女靠在墙上,原本耷拉的脑袋,此刻抬了起来,朝着梁建看去。梁健一看,脸上还挂着眼泪呢。原本想往前走的脚步,就有些挪不动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大妈,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这妇女一听梁健跟她话,眼睛转了转,抬手抹了把眼泪,就问:“你是领导吗?我要见领导。”

    梁健看了下周围,这妇女站在这估计有段时间了,但这旁边几个办公室却一直没人出来。梁健皱了下眉头,然后问妇女:“能告诉我,你找领导是要做什么吗?”

    妇女一下又哭了起来,眼泪哗哗地下来。这下,梁健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了。正在这时,梁健身后的办公室门开了,里面走出来两个女人,大约都三十来岁的样子。看到梁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又看到那妇女,顿时皱起了眉头。其中一个女人走上前来,绕过梁健,站在妇女面前,颇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吴阿姨,你怎么又来了呢?”

    很明显,这两个女人都认识眼前这个妇女。听这女人的话,似乎这吴阿姨已经来过好几次了。梁健没话,想听听这其中到底有些什么事。可谁知这吴大妈没回答这女人的问题,反而看向了梁建,哭着喊道:“我老公在外头偷人,十天半个月的不回家,我想找政府帮我讨个公道!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梁健还未来得及话,刚才的女人立即就道:“吴阿姨,你跟他没用。他不是我们妇联的人。而且,你这个事情,我已经跟你过很多次了,我们领导也跟你过好多次了。要简单也简单,只要你把地址给我们,我们通知公安去抓。但你又不肯给我们,那我们也没办法呀!”

    梁健没走。另外一个女人,倒是来问他话了:“你好,你是来找谁的吗?”

    梁健回答:“哦,我不来找谁,我来开会。”

    女人愣了一下,一秒钟后,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惊声叫道:“你就是那个新来的男主席?你是梁健?”

    梁健不在意女人刻意在主席前面加了一个男字,微微笑道:“正是。”

    这时,旁边的吴阿姨也听清了这句话,突然一把就抓住了梁建的胳膊,力气还不。梁健被吓了一跳。那个刚才在劝吴阿姨的女人,忙上前扯她,同时口中喊道:“话归话,吴阿姨你别拉拉扯扯的呀!”

    吴阿姨却固执的不松手。梁健怕拉扯出意外,忙阻止了那个女人,刚想话,就见那吴阿姨,突然就跪下了。这一下跪的实在,咚地一声,将梁健三人都惊得给愣住了。梁健第一个反应过来,忙伸手去拉这吴阿姨。可谁料,这吴阿姨竟是固执得很,死也不起来,口中还哭喊着:“请主席给我做主啊!请主席给我做主!”

    梁健毕竟也是经历过阵仗的,立马就冷静了下来,跟着蹲了下去,看着吴阿姨,和声劝导:“吴阿姨,你这么大年纪,给我跪下,不是折我寿吗?你先起来,事情我们到办公室里坐下慢慢,好吗?”

    梁健的诚恳,那吴阿姨停了哭喊声,婆娑的泪眼打量了她一会后,终于点头。梁健忙扶了她起来,那两个女人也反应快,立马让开了后面办公室的们,梁健扶着吴阿姨走了进去。两人刚进去,两个女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个朝着五楼跑了上去。

    坐下后,梁健问那个女人:“贵姓?”

    女人:“温佳怡,主席喊我温就好了。”梁健仔细看了她一眼,温佳怡长得巧玲珑,典型的南方女子,五官秀气,虽不惊艳,却也耐看。而且,皮肤白皙,倒也看着不显年龄。梁健觉得喊温有种托大的感觉,但若是喊温姐,万一人家比他呢。若是喊名字,则无疑不够亲切,显得疏远。梁健比较了一下,:“那我就托大喊你一声温了,你也不用喊我主席,喊我梁健就好了。”

    温笑:“那怎么行!”着,她将一杯茶放到了吴阿姨面前,又:“吴阿姨,你先喝口茶。现在我们主席也在了,你就把事情好好跟他。”

    完,温犹豫了一下,才对梁建:“主席,你先出来一下。”

    梁建跟着温走了出去。温声地告诉他:“这吴阿姨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她精神上有点问题,你听她一会,就打发她走吧。”

    梁健做事向来不喜欢打发,但温的话,其中好像又透着许多无奈。梁健不清楚其中的缘故,也不好对温些什么,就点了点头,然后走了进去。

    他在吴阿姨对面坐了下来。刚坐下,办公室内,又进来一个人,此人看着四十来岁,一头棕红色卷短发,皮肤白皙有光泽,显得容光焕发,精神奕奕。她一进来,就对着梁健笑道:“梁主席来了啊,你好你好!”

    梁健来之前,也了解过妇联,看到眼前的女人,就反应了过来,忙站起来,上前伸出手,与她握在一起,口中道:“马主席你好。你看我,刚来也没先到你那边去报到,你别怪罪啊!”

    省妇联主席马雅,今年五十三。丈夫是宁州市一所重点高中的数学老师。马雅听到梁健这么,忙客气道:“梁主席,这是哪里话。”完这一句,她看了一眼吴阿姨,又对梁健道:“要不这样,我们先去开会,让温在这里陪着吴阿姨等等,梁主席你觉得如何?”

    梁健内心是不太喜欢这个建议,但初次到妇联,且提出这个建议的还是比他高半级的马雅。他也不好太驳她的面子。他也不是当年的愣头青,在官场打滚这么多年,也懂得了委婉二字。于是,便:“听马主席的就是。”完,他砖头去跟吴阿姨解释:“吴阿姨,我现在有个会,让温现在这里陪你,我开完会就过来,行吗?”

    吴阿姨一听,便要急。这时,马雅插进话来:“吴阿姨,你不是最喜欢听黄梅戏么,让温在电脑上给你放黄梅戏听。”着,她又转头对温:“那个梅饼还有吗?我记得上次吴阿姨,挺好吃的。有的话,你拿出来给吴阿姨。”

    温忙去办公室另一边摆着的铁皮柜子里翻了半天,然后翻出一个纸盒子,拿到了吴阿姨身前,放下。

    马雅这才又对吴阿姨:“吴阿姨,那你先在这里坐着休息,我们开完会就过来。”完,不等吴阿姨话,马雅就招呼了梁建往外走。

    吴阿姨想拦,温拆了那盒子梅饼,拿了一个就塞到了吴阿姨的手中,笑眯眯的道:“吴阿姨,吃。”

    吴阿姨看看梅饼,终于不再纠结走掉的马雅和梁健。不久,办公室里就想起了黄梅戏咿咿呀呀的声音。

    梁健和马雅走在走廊里,听着那隐约的声音,有些哭笑不得。但,同时他又不得不佩服这马雅,光从她能记得这吴阿姨喜欢什么,就已经很厉害了。这足以证明,她能做这个妇联主席,是有实力的。

    梁健想了想,对马雅:“马主席,我刚来,情况也不熟悉。要是刚才有什么不恰当的,你直好了。”

    马雅笑笑:“梁主席言重了。不过,若是梁主席以后再碰到这吴阿姨,让温她们处理就行了。”

    对这吴阿姨,梁健现在心里可是有一堆问题。他知道或许此刻不该多问,但不问他心里实在不舒服,于是便道:“马主席,这吴阿姨总是来这里闹吗?”

    马雅点头,无奈地叹了一声,:“七八次总有了吧。”

    梁健不由得好奇起来,这省政府里面,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他想到即问:“那她是怎么进来的?大门口的警卫不拦她吗?”

    “拦也没用。这吴阿姨本事大着呢。”马雅没细,这让梁建更加好奇。但两人已走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已坐了好些人。梁建只好将好奇都吞回了肚子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