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美女再现-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916美女再现

笔龙胆2018-3-6 16:33:25Ctrl+D 收藏本站


                    他倒是傲气不减。://对于他,梁健实在是有些笑不出来,索性也就不笑了,稍微扯了下嘴角,算是意思一下,口中则是淡淡回道:“欧阳老板别来无恙啊!”



    话音落下,旁边的钱江柳却忽然插嘴笑道:“我说你们今天怎么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我可是个粗人,学不来你们这一套。”



    王大仁跟着笑道:“其实,我也是个粗人。不过,我听说,我们梁记以前没走政治这条路之前,可是个大才子,还喜欢写诗呢。所以,我也就拿电视里那一套,出来装装象,见笑见笑。”



    梁健正疑惑这大仁是从哪里听来的他喜欢写诗,忽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打断了梁健几人的说话。



    “梁记喜欢写诗?”这是一道细细柔柔的声音,很年轻。



    梁健闻声看过去,是一个身穿红色晚礼服的女子。虽然礼服色泽娇艳,但妆容却是清淡,这样一浓一淡在身上,倒是也不矛盾,反而有种别样的美。



    欧阳转过身介绍:“其实,梁记你见过的,小雪。”



    梁健愣了愣,想起那次钱江柳出面请梁健帮忙介绍欧阳与王大仁认识的酒宴上,欧阳是带了一个名叫小雪的女子。只是,当初看到的小雪,因为并未太多留意,早就已经不记得容貌是怎么样了。但这气质上,梁健可以肯定,那小雪和眼前这女子相差很大。当初的那个,青涩有若刚出校园的女孩子,虽然美貌,却并无太多出彩的地方,甚至很多地方都透着些小家子气,显得有些礼数不足。用一个词形容,或许就是花瓶。但今日的小雪,美貌之中,除了更显一分成熟之外,还有一份自信之美。



    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用在这个小雪身上,倒是也算合适了。只不过,对于美女,尤其是和欧阳,钱江柳他们有关的美女,已经吃过几次亏的梁健,自然而然地在心底存了戒备。他微微一笑,说:“小雪姑娘变化很大,都认不出来了。”说完,就将目光收了回来,并不在她身上多停留。



    这时,欧阳忽又说道:“其实,小雪是我的妹妹。”



    梁健又愣了愣,当初欧阳和小雪在酒店门前下车时,那亲昵模样,可不像是兄妹关系。但疑惑归疑惑,梁健自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反驳什么。何况,到底是真兄妹还是假兄妹,和他梁健又有什么干系。于是,他笑了笑,没说话。



    可,欧阳似乎想让这个小雪与梁健有什么干系,看到梁健淡淡的表情后,目光转向小雪,说道:“小雪,你不是最喜欢诗歌吗,我们梁记可是才子,你还不趁此机会好好讨教讨教?”



    梁健心头微微一动,看来今天这晚宴是鸿门宴无疑了。但,脸上梁健并未表现出来,依然平静,看着欧阳说道:“这诗歌和诗并不一样。何况,我自己也不过是门外汉,哪里能教别人。欧阳老板就不要再捧我了。”说完,钱江柳似乎想要上来帮腔,梁健可不想让他们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忙抢先说道:“那边的几位是谁?王老板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吗?”梁健看向王大仁。



    刚才一直站在旁边笑眯眯不说话的王大仁听到这话,立马就回到道:“看我,一看到我们梁记一激动,连正事都忘了,梁记快请,他们几位今天可都是慕着梁记的名而来的。”



    梁健看了王大仁一眼,没问他那几位是慕了他的什么名而来。另外几位早就放下酒杯等着了,看到梁健他们聊完走过来,忙迎了过来。



    王大仁一一介绍。第一个竟然是宁州人,也是位大老板,以前是搞金融投资的,现在想弄点实业做做。第二个也不是别人,说起来,梁健还见过一次,但可能当时人多,没记住脸。听到王大仁介绍他的名字时,梁健倒是想了起来。



    梁健开口说道:“你是永州日报的副主编?”



    覃咏一听,显得很是激动:“没想到,梁记还记得我这么个小卒子。”



    “永州日报的副主编可算不得小卒子。”梁健淡淡说道。覃咏还想说话,但梁健并不想与他多聊,覃咏能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与钱江柳他们关系匪浅的。只是,梁健想不明白的是,以钱江柳的手段是实力,即使是永州日报的主编,要拉拢也不难。为什么反而是副主编呢?这问题只是在梁健里一闪而过,钱江柳想拉拢谁自有他的因由,梁健只要知道谁和他亲近就行了,其他的无所谓。他将目光转向了下一位。覃咏自然也不傻,看到梁健目光都移开了,自然是明白了,便收了口。王大仁继续往下介绍,这第三个人,倒是让梁健有些意外。他是阿强集团新上任的总经理。



    钱江柳的动作够快呀!梁健忍不住在心底暗嘲了一句。



    最后一个人,也是个女子。之前一直背对着梁健,就算王大仁在介绍的时候,也始终是背对着他们,自顾自地站在旁边桌子上吃着东西。直到轮到她时,她才转过身来。



    这一转过来,倒是将梁健惊得忍不住出了声:“美女?”



    眼前佳人微微一笑,说道:“梁记没想到是我。”梁健打量着她,自从那次调研之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后来稿子的事情也是络联系。这一段日子不见,杨美女的模样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当初那一头让梁健影响深刻的酒红短发已经不见,换成了棕黑,短发也长了,披肩的长度,微微蓬松着,衬着她娇小精致的脸颊,没了以前的俏皮,多了几许成熟。一身黑色的短款礼服,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前凸后翘,竟也是十分有料。



    王大仁在边上状似迷茫地问:“梁记和我们杨记者以前就认识吗?”也不知这王大仁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但是,梁健真的很惊讶,杨美女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晚宴上。正在梁健疑惑时,钱江柳忽然伸手将杨美女拉过来,微微一笑说:“梁记有所不知,这杨美女呀是我的外甥女。”



    这下,梁健是真的愣住了。



    呆呆地看着杨美女,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笑道:“原来是钱市长的亲戚,美女从来都没跟我提起过。”



    钱江柳转头看向杨美女佯怒道:“美女,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能瞒着我们梁记呢?”杨美女看了梁健一眼,这一眼的目光有些复杂,然后转向钱江柳,说道:“我跟梁记认识的时候,梁记还没到永州市呢,我干嘛跟他说,您是我舅舅。再说了,我这不是不想靠您嘛!”



    钱江柳对梁健笑笑说:“梁记别介意,这孩子就一点不好,好逞强,什么事都喜欢靠自己。”



    “这也未必是件坏事。美女还年轻,外面多闯闯也是好的。”梁健淡淡笑道。心底的波浪,已经被他抹平。



    他看了杨美女一眼,杨美女也正灼灼地看着他。梁健立即就收回了目光。这时,王大仁上来招呼道:“时间也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坐下来边吃边聊?”



    钱江柳忙接茬:“梁记请上座。”



    梁健让道:“今天我是客,哪有客人上座的道理。”



    钱江柳说:“这里你最大。”



    梁健又让:“现在已经下班了,哪里还有什么大小之分。要论大小,这里恐怕属你年纪最大,你应该上座才是。”



    钱江柳见梁健执意不肯上座,便看向欧阳,说:“今天这庆功会你是主要发起者,那你就坐主座。”



    欧阳说:“这里是大仁哥的底盘,我哪里敢上座。还是让大仁哥上座。”



    “他就是个粗人,你让他上座,他既不会说话,又不会场面,岂不是要冷场?”钱江柳说道。话音落下,旁边王大仁也帮腔:“是啊!是啊!我就是个粗人,还是老弟你上座。”



    “那好,那我今天就托大坐一回上座。”欧阳应下,然后站在了主座旁边,然后指着左边的位子说:“那梁记坐这。”



    梁健再让就显得矫情了,就走过去坐了下来。他刚坐下,欧阳就对着小雪说道:“小雪,今天梁记可是贵客,你就坐梁记旁边,帮我好好陪陪梁记。”



    小雪点头,微笑着走到梁健旁边。梁健一抬头,正好迎上她的目光,见她红唇轻启说道:“我坐边上,梁记不介意?”



    梁健自然不好说不介意。于是,点了点头,就收回了目光。小雪在旁边坐下,对面,是钱江柳,旁边是杨美女,然后再是王大仁,阿强集团新总经理,日报副主编,宁州大老板。



    梁健扫了一眼后,就收回目光,不再看其他人。桌上,除了几样精致的冷菜外,只有一扎已经醒好的红酒。欧阳示意小雪给梁健倒酒的时候,王大仁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可以上菜了。”



    很快,不超过一分钟时间,梁健他们上来的那个电梯就叮地一声开了。两个服务员推着两个餐车走了出来,餐车上,放满了一个个盖着不锈钢盖子的盘子。不难猜出,盖子下,就是珍馐美味。



    只是,梁健没胃口。梁健至此,也没弄没明白,这些人安排今天这晚宴,到底是想图点什么。他绝不相信,钱江柳和欧阳,王大仁这三个人会无缘无故地请他吃饭。而且,杨美女竟然是钱江柳的外甥女。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