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夕阳久否-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089夕阳久否

笔龙胆2018-3-6 16:38:59Ctrl+D 收藏本站


                    省政府办公大楼。



    省政府办公室大楼,就像是一个倒扣的u字,面朝南,东西两座楼体,在最顶上三层相连。



    顶上三层,如今基本都是会议室,或者大型会客室,多媒体室等。以前也有领导的办公室设在上面,但自从那些领导相继落马后,这原本风景独好的地方,就变得晦气起来,再也没有人愿意将办公室设在上面。曾经想方设法将办公室放在了最顶楼的罗贯中,也在两年前,将办公室搬到了西面的十三楼



    惯例,省委在东,省政府在西。只是,罗贯中的办公室在十三楼,省长霍家驹的办公室却在十二楼。这其中,不能说没有罗贯中处处想压霍家驹一头的想法。凡是在省里待过三年以上的人都清楚,当初霍家驹到西陵省担任省长一职的时候,他与罗贯中之间的交锋是何等精彩。只可惜,霍家驹虽然才华横溢,却对付不了罗贯中这条地头蛇。



    罗贯中曾有一句‘明言’:就是龙,到了西陵,我也要让他盘着!



    据说这句话是他在一次饭局上喝多了说出口的,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当时省记还不是刁一民。就在大家都以为罗贯中要为他的口无遮拦,猖獗狂妄而付出代价的时候,他却只是去了京城玩了三天就平平安安地回来了。而回来之后,霍家驹跟他之间的较量,就开始呈现一边倒的趋势。从那以后,霍家驹就再也没有机会翻身。



    三年了。



    西面十二楼,整一层上,有三个办公室,一个会议室,还有一个……杂物间!这杂物间之所以出现在十二楼,又是一段可以让人说上一顿饭的谈资,但凡是有关霍家驹的事情,基本都离不开罗贯中。



    且不说这杂物间,先说这三个办公室,一个是霍家驹的,一个是省政府秘长的,还有一个是省政府办公厅的。那,霍家驹的那位杨秘呢?



    和办公厅的在一起。



    这样的安排很少见,可就在省政府大楼里,存在了三年,都一直未曾改变。不是霍家驹不想改,而是有心无力。



    霍家驹的办公室在最东面。三间办公室里,不算最大的一间。办公室内,霍家驹站在落地窗边,看着窗外晋阳城的夕阳,默默抽着烟。



    这夕阳,他已经看了三年,从来没看出些什么不一样,可最近他看出了一些不一样,似乎特别红一些。



    有人说,最美不过夕阳红!



    霍家驹认为自己还年轻,可有些人不一样,已经老了,而且是实实在在的老了,即使背后运作得再厉害,他终究还是要逃不过即将退休的命运。



    原本,霍家驹想,再熬两年,不是自己走,就是他走。可有时候,命运就是会给人偶尔带来一些惊喜。或许不用再多熬这两年。



    “笃笃”



    敲门声响起,霍家驹头也没回地喊:“进来。”



    走进来的是他的秘杨。



    一进门,看到屋内弥漫的烟气,秘杨皱了皱眉,出声抱怨:“医生说了,您不能抽烟,您怎么又抽烟了!”



    一边抱怨,秘杨一边走到霍家驹那边,先低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烟灰缸,见里面已经烧了两根了,这眉头就皱得更紧了,口里忍不住念叨:“您这还抽这么多,回头夫人发现您抽烟,还不得骂死我!”说着,他伸手就跟霍家驹要烟。



    霍家驹拿着烟猛吸了一口,才将烟交给秘杨。秘杨拿着摁灭在了烟灰缸,又拿着烟灰缸去了后面的洗漱间,转了一圈回来,拿着个杯子,杯子装了漱口水,递给霍家驹。霍家驹接过漱了口后,一边往办公桌那边走,一边问秘杨:“让你去打听的事情打听得怎么样了?”



    秘杨先将杯子拿回了洗漱间才返回来回答霍家驹的问题:“华晨集团华董的女儿,确实是在太和市。不过,具体在那里做什么,和什么人在一起目前还没打听到。”



    霍家驹点头,又说道:“我听说今天楼上的又砸了一个杯子,怎么回事?”



    秘杨笑了起来,朝着霍家驹说道:“据说,太和市的市委记梁健下令,要把太和市除了三大煤矿外所有中小型煤企全部关闭,并填平矿井,遣散员工。上面那位估计是收到这个消息,气坏了。”



    霍家驹听了,笑了起来,问:“什么时候的事?”



    “好像就今天中午的事情。”秘杨回答。霍家驹看了他一眼,嘴角还带着笑意,口中却道:“我们消息慢了!”



    秘杨低了头。



    “刁记那边有什么反应吗?”霍家驹又问。



    “暂时还没有。”秘杨回答。



    “那徐部长那边。”



    “也没听到什么动静。”



    “好。”霍家驹忽然大声叫了一句,秘杨不解地看向霍家驹。霍家驹笑容盛开,手指在光洁的桌面上轻轻一点,问秘杨:“你说,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哪个更好?”



    “当然是雪中送炭!”秘杨不假思索地回答。



    霍家驹看着秘杨,又问:“那你说,梁健他现在最缺什么?”



    秘杨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回答:“人……不对,是钱!”



    霍家驹笑了起来,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怎么做,你知道!”



    秘杨忙转身出去布置去了。霍家驹转头看窗外比刚才更红的夕阳,心想,我看你还能红多久!



    而就在霍家驹看着窗外夕阳的时候,楼上相同位置的办公室中,罗贯中也在看着窗外。不同的是,他办公室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



    罗贯中也抽烟,屋子里乌烟瘴气,恍如仙境,都不知道抽了多少烟才能这样。这一整个下午,罗贯中的心情都不好,而且是很不好。尤其是,秘回来跟他汇报了那个电话的内容后,他心里的怒火简直能吞噬一头猛虎。



    可他不想吞老虎,他只想吞了远在太和市的那个妄想成为老虎的梁健。



    他已经在窗前站了很久了,他在想,怎么才能把梁健弄走,起码不能让他呆在太和市市委记的位置上,太和市对于他来说,太重要。这样一个人放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上,太不安全。



    可,当初梁健从江中省那么远的地方调到西陵省的太和市,这背后的沟沟壑壑,别人不清楚,他罗贯中心里可是清楚的很。这是有些人,不甘心他在这里太逍遥,所以非要在他的眼睛里扎根针才舒服。



    只是,罗贯中没想到的是,当时的轻视,却真让某些人得了逞。梁健确实不值得看,但待在那里,时不时弄出点动静,积少成多,却已经快成眼疾了!



    罗贯中愈想愈郁闷,愈想愈生气。在西陵省这么多年,除了最开始的时候,梁健还是头一个让他这么不痛快的。就凭梁健让他尝到了这种久违的感觉,他是不是应该好好回报一下梁健?



    罗贯中忽然笑了起来。



    屋里另一个坐着的人,是组织部的闫立国。忽然看到他笑,闫立国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问他:“老罗,你笑什么?”



    罗贯中回转身,透过嘴里吐出的烟雾看着他,缓缓问道:“那个章天宇什么时候过去上任?”



    闫立国回答:“下星期



    一。”



    罗贯中眯了眯眼睛,又问:“现在太和市那边的煤工局是谁在负责?”



    闫立国想了一下,回答:“好像是姚庆国的门生,具体叫什么,不记得了!”



    “姚庆国啊……”罗贯中念叨了一声,停了下来,好像在想这个人是谁。闫立国也不打扰他,静静等着。半响,罗贯中回过神,道:“我记得他有个女儿在电视台,是吗?”



    闫立国想了一下,点头:“是的,好像西陵经济频道的七点财经节目就是她主持的。”



    罗贯中笑了起来:“你安排一下,约个饭局,把姚庆国和他女儿都叫上。”



    闫立国看了罗贯中一眼,有些犹豫。



    罗贯中看出了闫立国的犹豫,眼里掠过些不屑,口中说道:“老闫啊,要想成大事,妇人之仁是最要不得的!西陵省这盘棋,现在是关键时刻了,你要是不狠,可就没你什么事了!”



    闫立国眼里的犹豫在挣扎过后,终于不见。他点了点头,道:“行,听你的。我回头就去安排。”



    “嗯。”罗贯中满意地点点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就这个周末,把那个章天宇也叫上。”



    “章天宇?”闫立国愣了一下,道:“他这级别,不合适?”



    罗贯中笑了笑,道:“等他到了太和市,就合适了。”



    闫立国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道:“行,那我先走了。回头还有点事要去安排一下。”罗贯中点头,等他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又想起来一事,叫住他:“待会晚上八点,老地方,有个牌局,你别迟到了。”



    闫立国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有些迟疑。



    罗贯中却眯起眼睛,盯着他,声音中也多了些其他耐人寻味的味道:“老闫,这些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闫立国显得有些不耐烦,挥挥手,说了句知道了,就快步走了。等他出去,罗贯中却是脸色阴沉下来,哼了一声,骂道:“也是个没用的孬种,这么点事,就开始缩头缩脑了!”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