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更加慌了-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105更加慌了

笔龙胆2018-3-6 16:39:27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看着他笑了一下,道:“今天晚上月亮酒店大火,你知道吗?”



    这个消息,吴金海已经听说了,他还知道,胡东来就在月亮酒店。他倒是挺希望胡东来就这么被烧死了,只可惜,祸害遗千年,这死胖子,命大得很。



    吴金海心里转着心思,嘴巴却紧抿着,一个字都不吐。梁健并不介意,继续说道:“胡东来也在酒店里,我听说,你欠着胡东来不少钱?”



    吴金海刷地就转过脸,盯着梁健,愣了半响后,忽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梁健笑而不语。



    吴金海急了,破口大骂:“你mlgb的,证据呢!梁健,老子当时有不在场证据,你别想陷害老子!”



    梁健拿着茶杯起身,去添了点茶水,没再走回去坐下,靠在办公桌边,看着那个气急败坏,或者说是心里已经害怕到了极点的吴金海,微微笑着。



    吴金海更加慌了,却又不肯在梁健面前露怯,于是只能用暴跳如雷的表现形式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恐慌。



    梁健就这么看着他,终于,吴金海再也绷不住,低了头。



    “火真的不是我放的,你不能这么害我。”吴金海的语气已经近似哀求。梁健将茶杯往桌上一放,走过去,道:“我没说是你放的火。”



    吴金海抬头,惊讶地看着梁健,而后意识到自己又被梁健耍了一道,尽管羞怒屈辱,却也不敢再耍泼,放低了姿态问梁健:“你想怎么样?”



    梁健往沙发上一坐,直视着他,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吴金海盯着梁健,嘴抿得很紧,心里很挣扎,他自然知道,梁健想知道什么,但是这些事,他不能说。可他不说,梁健会轻易放过他吗?吴金海不住地在心底权衡着。



    梁健等了大约两分钟,见他没有松口的意思,就不再等。他也没寄希望吴金海这么快就松口。他将门外等着的强旭阳叫了起来,吴金海又被带了出去。



    出去后,强旭阳将吴金海交给下面的人,又回到梁健办公室,问梁健:“梁记,这个吴金海怎么处置?”



    梁健头也没抬:“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



    强旭阳一下子捉摸不清梁健的具体意思,但也不敢多问,怕惹了梁健不开心,给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只好,自己揣摩着。



    强旭阳走的时候,窗外面天空里已经完全放亮,太阳都爬了上来,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竟也有了一分暖意。梁健站到窗前,看着窗外今日略淡了一些的雾霾,满身的疲惫似乎就轻了一些。



    “记,回去睡一会?”沈连清推门进来,小声劝道。



    梁健点点头,虽然感觉自己还年轻,但到底身体还是不如以前了,熬了一个夜晚,就感觉很累了。想起以前大学的时候,熬一两个通宵跟玩一样的日子,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回到太和宾馆,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梁健起床洗了把清醒了一下,刚准备让小青送点吃的进来,忽然门笃笃地响了起来。



    梁健一开,门外是广豫元。见到他,梁健有些意外,问:“有事?”



    广豫元点头,道:“刁记要见你。”



    梁健愣了一下,但转念想到昨天夜里的那场大火,还有那个本不应该出现在月亮酒店的人,就有所明悟,问他:“是因为昨晚那场火?”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回答:“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有些人夜里睡不安稳,已经开始让人查了。”



    梁健笑了起来,道:“这亏心事做多了,自然是睡不安稳的。”



    广豫元看了一眼梁健,迟疑了一下,道:“你也属于重点怀疑对象。”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梁健一边回答,一边收拾东西。



    广豫元没说话。



    但梁健心里却也明白,这件事,就怕那个人是借机给自己清理政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梁健这个冲锋陷阵的小卒子,必然是会最先被针对的。



    这个时候,刁记找他去,应该也是为了这点。



    沈连清没有去,广豫元和他同行。两人没去省政府,也没去刁一民的家里,而是来到了那个倪秀云曾经跟他去过的那家农庄。



    不仅刁一民在,徐京华也在。



    梁健进去的时候,两人正在说话,面带笑容,应该是相谈甚欢,不像是有什么烦心事的样子。看到梁健和广豫元过来,徐京华往边上挪了挪椅子,立即吩咐服务员又搬了两把椅子过来。



    刚坐下,刁一民就看着梁健问:“煤矿关得差不多了?”



    梁健捉摸不清刁一民心里是个什么想法,只能如实点头回答:“是的。现在太和市除了三大煤矿之外,其余中小型煤企都已初步关闭,但后期还有很多扫尾工作,还没完成。”



    刁一民点点头,朝梁健笑道:“你这一次的动作,可以算是我们西陵省历史上的第一人。做得不错。”



    刁一民的夸奖,并没有让梁健心生多少欣喜。第一,他原本也不是为了被人夸奖而做这些事。第二,刁一民找他,并不会是为了简单夸他几句,这重点往往都要压轴出场。



    但,既然在这件事情上,刁一民开口夸了他,那梁健也不能轻易放过这机会。这件事情的成功,得益的不仅仅只是梁健自己的计划,对于刁一民和徐京华在西陵省的整个布局也都是有帮助的。



    机会来了不抓住是傻瓜。梁健可不是傻瓜,立即顺藤而上,道:“这件事才走了第一步,后面的工作才是重中之重,如果后续处理得不好,很可能会前功尽弃。如今太和市财政紧张,要是省里能……”



    梁健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刁一民打断:“霍省长不是敢给你拨了五百万,不够?”



    梁健苦笑了一下,道:“太和市的财政情况,五百万不过是杯水车薪。”



    刁一民听了,竟有些无赖地笑了笑,道:“钱的事情,不归我管,我也管不了。你要是缺钱,还得找霍省长,这一点,他擅长。或者,找徐部长。”刁一民看向徐京华,笑道:“他认识的老板多。”



    徐京华立即接上话:“太和市这样的情况,一般的企业也都不敢投资。不过,我会让秘在这方面多留意一下。”



    相比于刁一民的无赖,徐京华显然要客气很多。梁健谢过两人后,刁一民终于说到了正题。



    刁一民先是问了一些大火的伤亡等问题,然后点到了关键:“起火原因查到了?”



    梁健想起昨天明德给他的回答,新的进展还没有,他迟疑了一下,回答刁一民:“目前还不是十分确定,但不排除人为的可能。”



    刁一民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喝了口茶后,不再说话。徐克华接了过来,问梁健:“昨天罗副省长也在现场的事情,没传出去?”



    梁健回答:“现场混乱,认出罗副省长的人不多,我也交代下去了。不过,昨天出动了直升机和特警,风言风语恐怕是少不了的。”



    徐克华点头:“这一点倒也是没办法,尽量把控就行了。”



    梁健点头。



    话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一下子的安静带来的一种压抑,当然压抑只存在于场中处于低位的人。



    梁健依旧在揣摩刁一民将他叫来省里,是为了什么。如果只是为了说这么几句话,完全没有必要将他从太和市千里迢迢地叫过来。那么,他这么大张旗鼓,又是为了什么呢?



    直到刁一民走,梁健也没弄明白这一点。刁一民走后,徐京华倒是没走。没了刁一民,三人坐在那里,气氛上轻松了一些。徐京华和广豫元寒暄起来,毫不避讳地在梁健面前展露了他和广豫元之间的密切关系。



    没多久,又有人来了。



    来的人,不陌生。梁健见过,是昨夜在现场出现过的华晨。今日的他,和昨天晚上相比,从容淡定,一股上位者的气质。



    他到了后,徐京华正式地给梁健介绍,梁健也终于知道,这个能跟徐京华走这么近的男人是谁。



    华晨集团的最高董事,华晨,徐京华称他华子。



    华晨集团,国内十强企业之一。至于在十强里面,排第几,却是不好说。凡是十强企业,在各方面都有涉及,有几个,甚至和军部有瓜葛,其中的分量,更加不好估量。



    华晨作为十强企业的最高董事,其身份,必然是不简单的。而徐京华,能和华晨集团的最高董事走得这么近,在梁健看来,仅这一层关系,就足够徐京华在西陵省轻松站稳脚跟,打开局面。他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否则他这一次就不用蹚这个浑水。可在此之前,徐京华在西陵省这么多年,说得好听是保持中立,说得难听,是被罗贯中束缚了手脚,难以施展。这一点,实在是有些让人难以理解。



    但,这也从侧面证明,罗贯中的实力雄厚,西陵的水深。



    华晨先是谢过梁健救了自己的女儿叶华婷。提及叶华婷,梁健才猛地想起,昨天晚上他原本跟徐京华要叶华婷的照片,后来一直没有收到。想到此处,梁健便对华晨说道:“说来惭愧,我后来一直都没见到叶姑娘,不知道叶姑娘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华晨却答:“梁记应该早就见过华婷了。”



    梁健怔了怔,不知华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这时,徐京华笑着插嘴:“你应该见过。”



    梁健看着徐京华的笑,忽然想起昨天华晨对罗贯中大打出手时的那一幕,站在罗贯中旁边的那个女人,梁健认得,是宋美婷。



    而华晨当时说了一句话。当时,周围太嘈杂,梁健站得有些远,没听清。可此刻一琢磨,真相便呼之欲出了。



    梁健惊讶地问:“叶姑娘不会就是胡东来的那位秘叶姑娘?”



    华晨点头,随后苦笑:“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在胡东来那边做秘。”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