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破茧重生-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111破茧重生

笔龙胆2018-3-6 16:39:36Ctrl+D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mpxiaoshuo.】,无弹窗网络小说!

    倪秀云是个美丽有韵味的女人,尤其是她身上那股从里到外而散发出来的成熟味道,更是诱人无比。请大家(&¥)推开这样一个送上门的女人,是需要很大的毅力的。



    梁健自认不是有这样非凡毅力的男人,但他不得不推开他,门外小五笃笃地敲门声,打破了两人间这种旖旎羞涩的氛围,倪秀云往后退了一步,神态自如,倒是梁健,下身的帐篷微微鼓着,难免尴尬。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那股子邪火后,才过去打开了房的门,刚要说话,小五已经将手机递到了梁健手里。



    “刚才家里打电话过来了,你给回一个。”说着,小五还看了梁健一眼。梁健有些心虚,竟不敢与小五对视,忙低头去看手机,确实有电话,便转头对倪秀云说到:“我去回个电话,你可以先跟小五讨论一下明天的事情。”



    说罢,一边走出房往客厅走,一边给家里回电话。这两天事情太忙,他都忘了给项瑾打电话。电话回过去想了好一会才有人接起,刚要说话,就听得对面说:“你先等会。”说罢,就将电话啪地一声放到了一旁。



    梁健只得等着。大约等了有五分钟,电话才重新被人拿起。



    李圆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一如既往的轻柔温和,问梁健:“这两天很忙?”



    “嗯。出了点事情。”梁健回答,又问:“你们怎么样?刚才怎么了?”



    “哦,没事。唐力这小家伙比较闹腾。”李园丽笑道。说起唐力,梁健便心生愧疚。这小家伙出生到现在,他陪伴在身边的日子,总共都不超过一个月。相比起来,霓裳那时候虽然自己也忙,但陪伴的时间,还是比唐力要多很多。



    想到这些,梁健便道:“等我把手边的事情忙完,我回来住两天。”



    “这是最好了。”李园丽说道:“不过,还是以工作为主。”



    梁健嗯了一声,又问:“今天这么晚了,怎么都还没休息?”



    李圆丽回答:“唐力刚才尿床了,所以都醒了在收拾。对了,前段时间项瑾身体不舒服,前两天去做了检查后回来一直情绪不是很好,我们问她只说没事,你要不问问?”



    梁健听到这话,心里沉了沉,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好,便忙说:“那我现在给她打电话问一下。”



    “别,明天。”李园丽拦住他:“这会儿他们三个刚睡下,她一个人弄两个孩子,还得操心那个工作室的事情,也很辛苦,就别去吵她了。”



    “好的。”梁健应下,心里愧疚又多了一分。挂断电话后,想起刚才与倪秀云在房中的那一幕‘交锋’,不由更加羞愧。再想起,房门口,小五那一眼,脸颊都有些烫了。



    看来小五拿着手机来找他,是料准了一些事,特意来‘解围’的。



    回到房,小五和倪秀云坐着,相对沉默,见他进来,倪秀云松了口气,问:“家里没什么事?”



    梁健回答:“没事。”说着,正好在倪秀云对面坐下来,眼光不经意掠过她身上,发现那些春光,早已不见。



    有了小五在场,之后的一切就变得公式化,偶尔一个眼神飘过,却还免不了带着些许若有似无的情愫。梁健只装作不知,可心底里,却总是忍不住的痒,直入骨髓的痒。



    但,到底这公路抢人一事也不是儿戏,从目前来看,梁健能用的,也就这房间里的包括自身在内的三个人,但这对手是张天,并非等闲之辈。三人聊了几句后,便都收起了其余的心思,认真起来。



    关于抢人计划的细节,三人聊完,各自心里没底。尤其是倪秀云,看着梁健,心里充满了矛盾。一边是对计划的不自信,一边却又是走投无路的孤注一掷。



    梁健见小五坐在那里,没打算动,便知,他应该是有话要说,便对倪秀云说道:“你先去休息,我和小五再敲定一下细节。”



    倪秀云是个聪明人,立即识趣地离开。



    她走后,梁健关了房门,看着坐在沙发上没动的小五,问:“怎么了?”



    小五转头看他,道:“这事情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如果她说得情况都属实,那么明天那辆车上,必然不会只有一两个人,甚至可能不只一辆车。以我们两个人的实力,想抢人,很难,搞不好,连自己都得搭进去。毕竟,在这里,这张天才是地头蛇。”



    小五说得,梁健不是不知道。他点点头,走回原位坐下后,回答:“你说的,我清楚。我之所以想抢人,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帮她。绿萼小姑娘的事情,背后牵涉很大,如果我们能把绿萼小姑娘救下,或许西陵省这盘棋,我就能翻身做主人了,相比于现在总是处处受制于人,搏一把,还是值得的。”



    小五看着梁健,微微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后,问:“我们可以找人帮忙,如果就凭我们两个人,成功率太低,我认为不值得搏。”



    倪秀云这件事之所以找梁健帮忙,除了两人之间的那层关系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倪秀云看来,这件事上,唯一可信任的,只有梁健一人。在倪秀云看来,张天手段奇多,这西陵省,到底有哪些人跟他有关系,她只知晓一二。张天所做的,都不是小事,倪秀云不敢冒险,那么营救绿萼的事情,梁健又岂能冒险。若是运气不好,没找对人,那可就是自动送上门了。梁健想着,便道:“在这里,我们没有根基,找谁都不合适。”



    小五看了梁健一眼,他本想问那个徐部长也不合适吗?但转念一想,这政治上的事情,他虽看了这么几年,却也没这个自信说自己已经能看得一清二白了,所以,想了想,这话还是吞了回去。他沉默了一下,转了话题:“我听菲菲说,嫂子最近好像身体不是很好?”



    提起项瑾,梁健便多了些担心,道:“现在还不清楚,等这边忙完,抽空回去一趟。”



    小五点头。



    梁健又将话题转回明天的抢人计划上,道:“细节上,你再研究下,这方面,你内行。”小五点头,正准备说话,忽听得啊地一声尖叫,刺破夜空。



    梁健和小五相视一眼,立即就起身往房外跑。



    “倪姐!”梁健边喊,边冲向倪秀云的房间。房间门关着,他刚跑了两步,房间门就开了出来,倪秀云踉跄着跑出来,发丝凌乱,神情惊惧,狼狈至极。看到梁健,她猛跑了过来,喊:“梁健,有人要杀我!”



    小五已经冲上前,快步冲到了房间里,几秒后,就有兵乓的声响。梁健搂住簌簌发抖的倪秀云,等在外面。



    很快,里面就没了动静。小五走出来,揉着手,神情严峻。



    “跑了。”他一边说,一边看了一眼倪秀云。倪秀云躲在梁健怀里,已经镇定了许多,但手脚依然在抖。她的脖子上,胳膊上,都有鲜红的痕迹。



    “你怎么样?还好吗?”梁健关怀道。倪秀云颤着手,给自己捋了捋头发后,回答:“没事了。”说完,转头去看小五,道:“谢谢你。”



    “不用谢。”小五回答得很机械。



    倪秀云又将目光转向梁健,道:“这个人是冲着我来的。是我太天真了,今天我在那里,威胁了张天,他肯定是想杀人灭口。”



    “这个人这次失手,今晚应该不会再来第二次了。”梁健说道:“这样,我们还是得做两手准备。”



    “怎么两手准备?”倪秀云问。



    梁健看着倪秀云,道:“关于张天的事情,你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录音录下来。你要是相信我,录音交给我处理。明天如果能成功抢回绿萼,那么我们再从长计议,如果不能,或者我们有什么不测,那么这份录音,或许还能帮我们一把。”



    倪秀云有些犹豫。如果要让她将她所知道的说出来,那就代表着,她将需要在梁健面前,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展现出来,包括那些不好的,她不想让梁健知道的。



    倪秀云对于梁健,不见得有很喜欢。只是,这么多年,见惯了这个圈子里人那些唯利是图的嘴脸,难得有梁健这么一个‘奇葩’,自然就多些不一样的关注。来往多了,便有了一些除工作交情之外的感情。加上这次的事情,更让她多了份被保护的感觉。就是这份被保护的感觉,让她对梁健的感觉,产生了异样,所以才有了之前那一幕主动的诱惑。她知道那样做不合适,可是,那一刻,在氛围的推动之下,竟是那样的不受控制。



    女人嘛,都想在男人面前保持一份完美,尤其是自己在意的男人面前。此刻要倪秀云剥去平日里层层包裹的完美外衣,露出里面千疮百孔的真相,真的很难。



    可,残酷现实就放在眼前。张天摆明了是不会轻易放过她,放过他们,既如此,如果倪秀云不做点什么,那就只能是坐以待毙。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张天手下,小心翼翼,忍辱负重,如今虽然状况危险,但说不定也正好是她破茧重生的机会。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