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来意不明-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118来意不明

笔龙胆2018-3-6 16:39:48Ctrl+D 收藏本站


                    饭局。://



    叶华婷是被胡东来以送东西的借口骗来这里的。一进门,就看到六七个人已经坐在那里,正在说说笑笑,那两个年轻姑娘坐在他们中间,含蓄却又撩人的笑着。



    叶华婷快速扫了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吴万博,这个中年男人,她可不陌生,甚至很熟悉,而正因为熟悉,所以厌恶。她讨厌他每次看她的眼神,太赤。



    房间里的人都注意到了她。胡东来笑着朝她招了招手,她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吴万博也朝她招了招手,然后指了指他旁边空着的一个位子,道:“小叶,来坐这里。”



    叶华婷看了他一眼,没笑,也没说话,然后将目光转向了胡东来,道:“东西我给你放在这里,我先走了。”说罢,将手里拿着的那个袋子,往门边的立柜上一放,就准备转身走。



    胡东来可是熟知她的脾气的,连忙说道:“急什么急!吴局都给你留好位置了,你就坐下一块吃个饭。”



    姚庆国也在看着她,差不多的年纪,同样青春靓丽的脸庞,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个身影,心底里不由痛了一下。



    “行了,既然人家姑娘不愿意,就不要勉强人家。”姚庆国忽然开口,房间里的人都愣了一下,包括门口的叶华婷。



    既然姚庆国开了口,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叶华婷趁机立即走了。



    叶华婷这么一走,这房间里的气氛就有些不一样了。吴万博朝着姚庆国的方向,看了又看,终究还是没敢对这个老师说什么。



    胡东来则看看吴万博,又看看姚庆国,最后又扫到章天宇身上,心底里的小算盘哗啦哗啦的响。



    饭局结束,按照行程,姚庆国一行人还要去下一个地方。章天宇却忽然说有事不去了,姚庆国就和吴万博两人走了。两人走后,章天宇看向胡东来,笑了起来:“胡董,有时间吗?我们聊聊?”



    胡东来一听,也笑了起来,道:“当然有时间。”



    两人坐下来后,那个女秘也被胡东来赶了出去,房间里就剩下了章天宇和胡东来两个人。



    胡东来看着章天宇坐在那,端着茶杯吹气,似乎不打算开门见山,有些拿腔作势的姿态,心底里笑了一下后,道:“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章局这第一把火,不会是打算对我下手?”



    章天宇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接过话:“怎么可能!胡董是什么人,我就是对自己下手也不会对胡董下手啊!”



    胡东来呵呵笑了一下,道:“那章局这第一把火打算烧哪呢?”



    章天宇看了他一眼,呵呵笑了起来,也不说,只笑。笑了一会后,终于道出来意:“胡董,有一桩好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胡东来向后靠近椅子里,章天宇那种在他面前隐隐透露出来的那一丝优越感让他十分的不爽。他胡东来是什么人物,哪怕是罗贯中给他摆脸色是心里都要先考虑一下的人,章天宇不过是一个环保局局长,竟然也在他面前摆起了谱子。要不是因为清楚这章天宇是罗贯中的人,胡东来还真想将那杯茶呼他脸上。不过,不爽归不爽,胡东来这脸上可是丝毫不露。



    他嘴角微微一翘,扯出些许不明显的嘲讽,问:“什么好事,章局先说来听听。”



    章天宇得意地笑了一下,道:“最近太和市关停了这么多的煤矿,可是关的是企业,矿到底还在,胡董不动心?”



    胡东来原以为章天宇会说什么,没想到却是说这个。这些矿,他早就瞄上了,哪里用得着他提醒,操作也就是这几天的事了。不过,既然章天宇说起来了,他倒是想起一些事,正好可以麻烦他。



    于是,就附和道:“当然动心,不过,这好处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到手的,有些麻烦,还得章局帮忙啊!”



    章天宇一口应下:“这个胡董放心,只要胡董有诚意,我保证这些矿都是胡董一个人的。”



    诚意?胡东来眼睛眯了一下,看着对面笑靥如花的章天宇,心里不由冷哼了一声,看来这回罗贯中送过来的还是个大胃口的!



    胡东来笑了起来:“没问题,只要章局帮我把路铺好了,这诚意嘛,我老胡当然是有的。”



    章天宇一听,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当即,茶喝完,胡东来就让秘送了一张卡给章天宇。章天宇装模作样的推辞了几下后,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胸口那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



    送他走后,胡东来站在那里,问身后跟过来的女秘:“记下来了吗?”



    女秘在背后点头:“嗯,记好了。”



    胡东来扯了扯嘴角,笑意森然。他胡东来的钱,哪里是这么好拿的!



    “给叶小茜打电话,让她到别墅等我。”胡东来忽然收起笑意,吩咐女秘。女秘点头,立即就去打电话。胡东来则径直走了。



    章天宇回去后不久,强旭阳就敲门进了他的办公室。章天宇看到他,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问:“有事?”



    他态度冷傲,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强旭阳心中不爽,但到底低了半级,只好忍气吞声,说道:“您没来之前,这局里的事情大多都是我在负责。现在既然您已经到任了,那这些工作,也该交到您手里了。”



    章天宇一听,道:“这个,你跟秘交接一下就可以了。”



    “有些工作秘怕是弄不清楚。”强旭阳忍着气继续说道。



    章天宇有些烦,皱眉看了看这个强旭阳,语气不耐地说道:“我现在有点事,交接的事情,明天早上再说。”



    强旭阳一口气差点就没忍住骂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那股躁意,转身出去了。



    一出门,就忍不住开口低声骂道:“什么东西!”



    刚骂完,一抬头,正好看到迎面走来一个人,是局里的一个干事。此人看到强旭阳,叫了声副局长后,就径直往章天宇办公室去了。



    强旭阳不由有些担心,刚才自己这骂得声音不小,这人不知有没有听到了,万一传到了章天宇耳朵里……担忧了一会后,忽又想到之前沈连清跟他说的那句话,一阵晃神后,牙一咬,就将这点担忧抛到了脑后。



    怕个卵!



    一晃,就到了下班时间。



    梁健将手头的事情一放,转头看了看窗外的隐隐的夕阳,伸了伸懒腰,放松了疲倦的身体。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六点了。忽然间,想到这一天,倪秀云都没来一个电话,不由有些担心。想了一下,还是拨了一个过去,不曾想,竟还是关机。



    梁健放心不下,将沈连清叫了进来,问他:“我早上让你到省接待办打听一下的事情打听得怎么样了?”



    “据说是请假了。”沈连清回答。



    梁健皱了眉头,请假?关机?不会是出什么事了?他忙又问:“是她本人请的假还是别人代请的,你知道吗?”



    沈连清摇头:“这个不清楚。”他见梁健一脸忧色,心里转了转,道:“要不我跟接待办的人说一声,回头她来了,让他们通知我一声?”



    梁健摆摆手:“不用了。行了,你去收拾一下,我们回去了。”



    沈连清点头。



    等他出去后,梁健看着手机,忍不住喃喃:“倪秀云,你到底去了哪里!”



    倪秀云像是消失了一样,一连好几天都联系不上,接待办那边也没打听到什么消息。梁健心里是越来越着急,甚至都有种冲动,去卿堂居问一问。只不过,他的身份不允许,也走不开。



    姚庆国在太和市待了三天。



    第三天下午,终于走了。梁健送到了楼下,送走他后,他和娄江源一起往回走。电梯里的时候,娄江源问他:“你说,姚庆国这次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梁健摇摇头:“不清楚。”



    娄江源皱着眉头,有些愁。梁健看了他一眼,道:“管他是什么目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与其担心这个,不如想想接下去该怎么做。”



    娄江源便问他:“该关的矿都已经关了,你接下去打算怎么做?”



    梁健道:“关的都是些企业,矿还在,这后续的工作还是得盯着。不过……”话说到一半,电梯门开了,梁健看了一眼,对娄江源说道:“到我办公室说,叫上豫元。”



    娄江源点头。沈连清立即联系广豫元。



    广豫元到后,梁健道:“这矿已经关了,接下去,我们的目光就要放到资金上来了。这社会,没有钱,寸步难行。”



    对于梁健的这话,娄江源和广豫元是深表赞成。



    娄江源道:“这个问题,我这几天也一直在考虑,正好前几天有个人给我提了个醒,让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梁健看向他,道:“说说。”



    娄江源点头:“太和市城区的建设,也已经停滞了好多年了。除了东边的一块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很旧了。索性,就将城区建设也纳入改革范围里,对太和市的城区做一次整体规划,然后分区将工程承包出去,这样一来二去的,资金就有了!”



    梁健沉吟起来,娄江源这点子倒也是个点子,但是这旧城区改建的事情,涉及到的问题很多,不是说想改就能改的。如果真要做,又是一个大工程。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