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狐假虎威-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167狐假虎威

笔龙胆2018-3-6 16:41:4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扭头进洗手间,顺便提高了声音问小五:“小沈呢?怎么打电话没人接?”



    “刚才楼下有人闹着要找他,他下楼去了。复制址访问://”小五回答。



    梁健皱了皱眉头,忽然就想到了昨天凌晨的哭声,还有那些人的话。不由得快步走出洗手间,急声吩咐小五:“你下去看看,别待会出什么事!”



    小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却也没问什么,听话地出去了。



    梁健匆匆洗漱好,正准备自己也下去看一看,小五倒是和沈连清一起回来了。不过,沈连清有些狼狈,一侧的脸上有些红肿,还划开了一道口子,不深,就是挺长,渗出些许血迹,看着还挺吓人的。



    梁健忙让小五帮他处理一下,也没问怎么回事,基本也能猜到。沈连清坐在沙发上,神情有些郁郁。



    梁健看着,心里也是难受。本是他答应小青的事情,现在却让沈连清背着锅。梁健想了想,跟他说了声抱歉。



    沈连清勉强地笑了笑,道:“没事。只要查清楚真相就行!”



    说到真相,梁健想起,昨天他有交代明德,让他彻查这件事,也不知道他那边怎么样。



    三人收拾妥当,下楼的时候。有几个穿着普通的中年人坐在大厅的沙发里,其中一个女人穿着一件破旧的黑色外套,头上披着白色的麻布,正在啜泣。



    梁健脚下的步子顿了顿,终究还是没有走过去。担心这一过去,惹出更多的是非。可是他不过去,不代表那些人不过来。



    快要走出旋转门的时候,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王八蛋!畜生不如的东西!老子打死你!”



    声音中饱含愤怒,悲痛,更有着要同归于尽的勇气。梁健扭头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举着一个烟灰缸就朝着梁健这边砸了过来,也不知是想打梁健还是想打沈连清。



    酒店方面的保安和服务员都没动,不知道是一时反应不过来,还是故意的。不过小五动作快。他应该也是考虑到中年男人是小青的家属,就只是上前抱住了他,不让他胡来。



    这时,另外两位家属也过来了。一个哭得喘不过气的女人,应该是小青的妈妈,还有一个是个年轻小伙子,看着不超过二十岁。刚才背对着梁健坐着,佝偻着腰,梁健还以为是个中年人。



    小伙子上来就朝小五喊:“你放开我爸!”



    不过,倒也没冲上来动手,还算是冷静。梁健见他还冷静,便对他说到:“小青的死,我表示很抱歉。但小青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也不是我的秘的。这件事,我会让人查清楚,还你们一个公道。不过,要等几天!”



    小伙子咬了咬嘴唇,盯着梁健,似乎在想他说得话到底可不可信。半响,问:“你给个具体的时间!”



    这个很难说,但如果梁健这么说了,明显会激怒对方,他想了想只好说道:“这样,一个星期行不行?”



    小伙子看向母亲,母亲低着头只顾抹眼泪。他又看向被小五抱着的父亲,动弹不得的状态让他冷静了不少。他哼了一声,道:“三天!就三天!”



    “我尽量!”梁健回答。



    “那这三天,我们就住在这里!”小伙子说道。



    梁健毫不犹豫地应下:“可以,房费算我的。”说完,他朝一旁看热闹的服务员招招手,吩咐他们给这一家三口安排入住。



    吩咐完之后,梁健又对小伙子说道:“这几天在这里,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找这边的服务员,如果服务员不能满足的,可以来找我。只要要求合理,我都会尽量满足你们。至于小青的事情,我再次表示抱歉。我会尽快找出真相,还你们一个公道。”



    小伙子看着梁健,清澈的目光中,难得是一片冷静。虽然到底年轻生涩,但能在这样的情形下,保持冷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质。



    “很多人都说,我姐是你害死的。不过我愿意相信你,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不会让我们失望。”小伙子说到这里顿了顿,忽然又告诉了梁健一句话,而这句话,也让梁健的心里有了很大的震动。



    他说:“我姐生前总跟我提起你,她说你是一个好领导!”



    他说完,扶着她母亲,准备去前天。小五在确认小青父亲不会再冲动的时候,也松了手。他没看梁健一眼,扭头就走了。梁健知道,对于这位父亲来说,刚才举着烟灰缸砸过来,更多的可能是因为心中那无处宣泄的伤痛和仇恨,而不是真的认为是梁健他们害死了他的女儿。



    因为有了承诺,梁健对这件事也格外的上了心。除了让明德彻查之外,梁健还让禾常青也介入了这件事,不过是私下。因为有之前娄江源跟他说过,这件事,很可能跟姚庆国有关系,所以在让明德和禾常青查的时候,也嘱咐了他们要分外小心,有什么发现,也切忌打草惊蛇,一定要商量好之后再行动。



    至于,那两位被禾常青关了一夜的区委记和迎江区公安分局局长。凌晨禾常青的那两句话,让梁健心里有了些想法。可这些想法,一冒头,梁健就又想到了他给项瑾的那个承诺。他在那张纸上写过,等太和走上正轨,他就辞职。既然已经准备走,那么何苦再去折腾这些。只要把眼前的这个烂摊子处理好,那么他也就算是可以功成身退了。



    这么一想,刚刚萌动的念头便又歇了下去。梁健一到办公室,就打电话给禾常青,让他把人放回去。



    禾常青有些遗憾,但梁健这么说了,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照做。



    不过,虽然没借机做些什么。但关了这一夜,还是有些收获的。区委记相比于迎江区公安分局局长要好震慑一些。才被禾常青放出来没多久,就立即过来梁健这边报到了,说是汇报近期工作,但实际意思,梁健很明白。梁健既然不想动这个班子,这个时候他来投诚,梁健自然不会拒绝。给一棍子,再给一甜枣,这种手段,梁健也很熟悉。



    区委记得了甜枣之后,就放心地走了。至于分局那边,昨夜没有了他们分局局长的坐镇,明德已经顺利从那边将小青案子的所有资料都搬了回来。据说,等这位分局局长回去后,看到已经被搬空的办公室,差点没背过气去。



    不过,话说回来,明德做得也够绝。他担心资料遗漏,连那边的电脑都是直接搬回来了。对于这种局面,分局局长心里有气,却也只好忍气吞声。昨天的那一夜,已经是一种警告。他不傻,自然明白。



    但这件案子转到了明德手中,对于有些人来说,就存在了不安全性,虽然有些证据已经在分局局长手里毁了,但所谓做贼心虚,这心里有鬼的人,自然就没那么的理直气壮心安理得。



    所以,不到中午,余有为就过来找梁健了。沈连清进来汇报的时候,梁健一听,直接拒绝了。



    余有为在门外气得脸色煞白,却也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



    他走后不久,梁健桌上的电话机就响了。梁健接起来一听,竟是刁记身旁的祁秘。梁健问:“祁秘忽然找我,是不是刁记有什么指示?”



    祁秘说道:“是这样的,最近那个小青的案子,动静挺大的。省里的意思是希望尽快结案。小姑娘突然怀孕,男人又不肯负责任,突然想不开也是很正常的。不用搞得那么复杂。”



    梁健听完,笑了笑,道:“没想到这件事连祁秘都知道了。既然祁秘说了,我会考虑的。”



    祁秘道:“这也是省里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既然意思已经传达到了,那我就不打扰梁记了。下回梁记过来,我请梁记喝茶!”



    “应该是我请祁秘喝茶!”梁健客套了一句。



    挂断电话,梁健却皱起了眉头。祁秘这番话说得很有技术含量。他问祁秘是不是刁记有指示,可祁秘回答得确实省里的意思,从始至终他都没提到刁记,一直在用省里的意思这五个字企图混淆概念。



    梁健猜,这一次祁秘的电话恐怕不是刁记的意思,而是某些担心他查出小青案子真相的人让祁秘打的这个电话,假借刁记的名头给梁健施压。但会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祁秘冒这个风险。



    要知道每个领导都不喜欢自己的秘假借自己的名头给下面的人施压。更不喜欢自己的秘听别人的指挥假借自己的名头。



    梁健一边在心里揣测着这个人到底是谁,姚庆国吗?梁健对于姚庆国此人的了解比较有限,他和祁秘之间的关系是更加的不清楚了。



    所以,也很难判断。



    对于省里的情况,目前也就只有广豫元比他更了解一些。梁健想了想,将广豫元叫了过来,他也没说祁秘打电话来的事情,就问广豫元,姚庆国和祁秘的关系怎么样?



    广豫元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道:“姚庆国这个人原本在省里的时候比较低调,很少听到他的事情。至于祁秘嘛,他比较高傲,很少卖人面子的。这两个人,好像没什么交集。”



    听广豫元这么一说,梁健皱起了眉头。如果广豫元说得是真的,那么能让祁秘冒这个风险的,会是谁呢?



    广豫元见梁健沉思,问:“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梁健回过神,不答反问:“那省里面,谁跟祁秘的关系是最密切的,当然刁记除外!”



    广豫元想了半天,道:“好像听到过他跟谁关系很好,一定要选一个的话,可能跟徐部长的秘小许关系还可以。两人有时候会一起喝个茶!”



    这倒是让梁健有些意外。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