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出发北京-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08出发北京

笔龙胆2018-3-6 16:42:16Ctrl+D 收藏本站


                    “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带上几个同学,要能打的那种,现在就去公安总局把胡东来从那里接出来,然后把车子开到城里随便某个地方,先等着。请大家(%¥¥)”梁健想了想,说道:“另外,你跟公安总局那边知会一声,别到时候产生什么误会。现在总局那边应该还没收到消息。”



    沈连清尽管诧异,但大概也猜到了梁健想做什么。虽然他不太明白梁健为何这次要这样不顾一切,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遵照梁健的吩咐一一做了。



    高格倒是个老实的人,竟什么都没问,沈连清吩咐之后,他立马就挑了四个同学,开了两辆车,直奔总局。



    这边安排好,梁健也走到了那间关着那些村民的会议室门口。门口守着的两个人正在说话。听到脚步声,一抬头看到梁健,慌忙站起来喊梁记。



    打开门,门里的村民看到门开了,变得很激动。看到梁健,就更加激动。



    梁健站在门口,没走进去。看着他们从激动瞬间又变得愤怒的脸庞,梁健忽然有些怀念许单。娄山村的村民当中,他接触最多的只有许单。许单和这些村民不一样,他的眼中有这些村民所看不到或者不想看到的东西。与这些村民说话,梁健难免会有种秀才遇到兵的无奈感,就好比之前那个朱大勇。但许单不一样,许单是个聪明人,跟他说话,省心省力。可惜,许单昨天之后就失去了音讯。



    梁健心中这一感慨,那些村民就已经全部涌到了门口。里面和外面守着他们的工作人员担心这些村民有个什么过激举动,都十分紧张地护在了梁健周围,拦着门口,不让他们靠近。



    “放我们出去!你凭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不少人七嘴八舌地喊着,只为了表达这样一个意思。



    梁健似乎能感受到口水喷到脸上的感觉,他皱了下眉头,然后开口说道:“你们不用急,我待会就让人放你们出去,不过,你们想过没有,出去之后你们去哪里?”



    “什么去哪里,当然是回家啊!”梁健的话刚说完,立即就有人接过了话。



    但是他这一说,其他人倒是安静了下来,目光盯着梁健,眼睛里都有些忽然涌现的不安。他们应该也明白一些的。



    梁健道:“目前你们娄山村周围都已经被封锁起来了,任何人禁止出入。所以说,你们暂时是回不去了。”



    梁健的话像是一滴水进了油锅,顿时噼里啪啦的声音一阵响个不停。梁健微微皱眉,等他们略微冷静下来后,道:“你们心里应该清楚,整个娄山村下面基本上都已经是空了的。你们如果回去住在那里,随时可能发生危险。我们这么做也是出于对你们的安全考虑……”



    “放屁!什么为了我们的安全,都是放屁!”一个年纪略大的村民爆了粗口,打断了梁健的话。他精瘦的脸颊上,两只眼睛用力瞪着,格外的凸出。



    梁健看向他,听到他翻动的那两片薄且干裂的嘴唇里继续喷出义愤填膺的粗鄙之言:“你们这些人,说得好听是叫当官的,说得不好听那就是强盗!什么为了我们的安全,还不就是想趁机把我们的地给占了去,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以为自己手里有点权力,还真把自己当土皇帝了!我告诉你,要么你就一直关着我,要么我一出去就到北京去上访,我还不信了,这天底下,难道就没有王法了!”



    梁健看着这位六十岁上下的大叔,心中实在有些不喜他的这种不识好歹的愤怒和责骂。但对于百姓,你又能如何?



    梁健无奈地将心中的怒气咽下,而后尽量平静地回到:“这天底下当然有王法,所以我现在来跟你们谈一谈,关于你们收胡东来那两百万的事情!按照法律规定,你们是没有权力私自买卖国家土地的!”



    “什么国家土地!那是我们自己的地,我们想卖给谁就卖给谁!”这大叔恨不得都将眼睛瞪出来了。



    忽然间,那种秀才遇到兵的无奈感再次涌上梁健的心头。看着那位大叔,梁健知道自己费再多的口舌,恐怕也扭转不了这位大叔心中对他的看法。他们喊叫,怒骂,其实都不过是在掩饰他们内心的心虚,他们害怕他们拿到手里才焐热的那两百万会因此而没了。明白这点后,梁健也就不再多言,转身和沈连清退到了一个那些村民看不到的角落。



    梁健这一走开,这些村民又急了,在门口又喊又叫又跳脚的。那几个守着他们的工作人员,一个个脸拉得跟马脸一样长,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个苍蝇,心里恐怕也将梁健骂了一万遍。



    而梁健和沈连清走到一旁角落里后,梁健交代沈连:“你待会让办公室的小叶来给这些村民录个口供,不用其他的,就证实一点就行了,就是那两百万!务必要让这些村民亲口承认!如果他们愿意拿出当初他们签的那份合同,那就更好了!”



    沈连清记下后,问:“那这些人呢?怎么办?”



    梁健想了下,道:“要是就这么放他们走了,估计他们肯定都会想办法回娄山村。现在那里不安全,万一出点什么事,也不好。但一直关在这里也不是回事!”梁健说到这里,顿了顿,然后接着道:“这样,我待会给娄市长打电话,这件事就让他处理。你先去联系小叶!”



    沈连清联系小叶的时候,小五来电话了。



    小五说他已经在来市政府的路上了。最多半个小时,他就能到。



    梁健在原地等了会,看到小叶匆匆地跑下来,气喘吁吁地站到面前。



    “梁记,除了刚才沈秘说的,还有什么其他需要的吗?”小叶问。梁健摇头:“没了,你只要跟他们确认这一点就行了。记住,录音和纸面材料都要有。弄好之后,谁都不要给,录音即刻发到我的邮箱,纸面材料放好。我待会要出去一趟,如果广秘长回来了,你让他立即联系我!”



    小叶寻常接触梁健并不多,只不过因为那次青山湖钓鱼的事情,而与梁健算是熟识了一些。许是因为这样,平常在领导面前基本不问话的她,今日看见梁健神情凝重的样子,竟也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到:“梁记,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说完,她略微犹豫了一下,不等梁健回答,就又接着问道:“是不是就是那个娄山村的事情啊?”说着,还扭头朝那边已经被工作人员把门关上的房间看了一眼。



    梁健没点头也没摇头,看着这小叶姑娘,忽然觉得她有点陌生,似乎和那天去青山的路上,梁健所认识的那个有点不一样。梁健仔细看了她一眼,一时也说不清到底哪里有什么不一样,便也没深想,道:“你只要把我刚才交代你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好的。”小叶识趣地没有再多问。



    梁健看着她,忽然脑海里想到一事,再联想到她身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改变,不由眉头一皱,问:“小叶,你这两天跟霍省长有联系吗?”



    梁健看到小叶脸上有一丝慌乱一闪而没。她很快恢复镇定,看着梁健的眼睛回答:“没有啊,怎么了?”



    梁健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我有点事想请霍省长帮忙,但是他好像很忙。”



    小叶犹豫了一会,迟疑着问:“我能问问是什么事吗?”



    梁健道:“现在不重要了,对了,我马上要出去,估计没那么快回来,要是霍省长找我的话,你就帮我跟他说一声,我去北京了。”



    小叶点头。梁健看着她,眼里有些不忍。



    他说完这些,就将这里交给了小叶,然后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给娄江源发短信,让他帮忙把这些村民安置一下,同时也要看好他们,尽量别让他们回娄山村,免得闹出什么事情来!



    他们下去后没多久,高格就发来了信息,他们已经准备就绪,在外环路等着了。



    沈连清将这个事告诉梁健后,小五就来了。比之前说好的最多三十分钟,还快了五分钟。小五下车看了看梁健,刚要开口说话,就被梁健抢了先:“先去外环路,赶紧的!”



    小五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又吞了回去。



    三人上车,迅速驶离了市政府,一路直奔外环路高格所在的位置。



    外环路中段的一个十字路口旁边这大冬天的,竟然还摆了不少水果摊和几辆大卡车,上面装着一车车的绿植。两辆深蓝色的七座suv停在那几辆大卡车的后面,闪着双闪。梁健让小五将车子靠了过去。



    车子刚停下,高格已经下了车,奔着车过来了。梁健没下车,只打开了车门,看着高格,问:“人带来了吗?”



    高格点头:“在车里呢。”



    梁健朝着那两辆车子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看向高格,嘱咐道:“这个人对我很重要,所以你必须得帮我看牢了。我要去一趟外地,在我回来之前,这个人只能在你们手里,懂我的意思吗?”



    高格连忙点头应道:“懂!您的意思就是,除了我们几个,谁都不能知道他在哪里,对吗?”



    梁健赞赏地点了点头,道:“是的。而且为了你们的安全起见,我建议,在我来把他接走之前,你们的所有通讯工具最好都受到管制,并且尽量不要跟外界联系。”



    “梁记,你放心。我保证,等你回来把这个人完好无损地交到你手里!”高格拍着胸脯跟梁健保证。



    “好!时间紧,我也就不多说了。那就拜托你和你的同学了!”梁健说道。高格像是受到了什么崇高的任务一般,眼神里充斥着一种神圣的使命光芒。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