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新人旧人-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5新人旧人

笔龙胆2018-3-6 16:42:45Ctrl+D 收藏本站


                    禾常青犹豫了一下,道:“地址应该是真的。那个房子里,有很多生活用,应该是有人在里面长期生活过一段时间。而且我的人拿了梁丹的照片问过周围的邻居,他们都表示梁丹就是之前住在那里的人。他们还说,梁丹经常会带一些不同的男人回来,应该是在做那个行业。最近的一次见她,是在前天的晚上。她的邻居说,那天晚上半夜都过了,梁丹这边忽然很吵,他在家里看到梁丹门口站着两个男的,梁丹出来后,立即跟着这两个男人走了!”



    前天晚上?梁健眉头顿时皱得很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好像张启生找他就是前天晚上。梁健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张启生找他,当天晚上,梁丹就从原来住的地方走了。然后昨天晚上,张启生就出事了。这三件事情单独看,似乎都没什么问题,但连在一起就成问题了。



    难道,有人知道张启生来找梁健说了什么?梁健想。



    “接下去,我们怎么办?是立马把人撤回来,还是联系川边的警方,让他们搭把手?”禾常青问。



    梁健回过神,琢磨了一下后,道:“先让他们周围打听一下,如果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的话,可以考虑让川边的警方配合一下。”



    梁健说完这个,犹豫了一下,叫住准备挂电话的禾常青,道:“张启生同志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



    “嗯。”禾常青发出一个重重的声音。



    梁健叹了一声,道:“告诉我梁丹位置的就是张启生同志,而且就在前天晚上的时候。这几件事情这么凑巧,你有什么想法?”



    “你说梁丹的位置是张启生透露给你的?”禾常青显得很惊讶,连您都变成了你。



    梁健并不计较这个,道:“是的。”



    禾常青沉默了下来,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凝重。正如梁健所担心的,禾常青也认为,这三件事的时间如此凑巧,必然不可能是巧合。



    一会儿后,禾常青先打破了安静,问梁健:“张启生有没有说,他是怎么知道梁丹的消息的?”



    梁健道:“这个他倒是没说。”



    关于张启生说的罗贯中的那些话,梁健还是决定先不告诉禾常青。



    禾常青又问:“那他跟你说这些的时候,有没有其他人在场?”



    “没有,就我跟他两个人。”梁健清楚记得,当时张启生突然来找他,连沈连清都不在。



    “那这件事,你有跟其他人说过吗?”禾常青又问。



    “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人!”梁健十分肯定的回答。禾常青听后,沉默了一会,同样十分肯定的回答:“从时间上可以推断,张启生跟你透露梁丹信息后不久,梁丹那边就有了动作。也就是说,消息不可能是从我这走漏出去的,如果你那边不可能走漏消息的话,那么很可能就是张启生那边走漏出去的。”



    禾常青的推断,十分合理。不是梁健,就只有张启生那边。但是,张启生一边将信息透漏给梁健,一边又将信息去透漏给梁丹,让梁丹提前逃跑,这又是为什么呢?



    “没道理啊!”梁健呢喃着。



    禾常青也如此觉得,但这又是最合理的解释。除此之外,似乎想不到其他可能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后,这个最合理却又最不合理的解释,只能暂时放到一边。禾常青问他:“您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和沈连清问了同样的问题。



    梁健犹豫了一会,道:“还不确定。再说。”



    禾常青静默了一会,道:“现在市内形势变化很快,你最好是能尽快回来。不然的话,很多事情,恐怕就是无力回天了!”



    梁健的心里沉了沉,问:“罗贯中还在太和?”



    禾常青回答:“他就在你的办公室里。”



    梁健心里涌起一股怒火,怒火涌上头时,他恨不得立刻冲回太和市,将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一样样都夺回来。可稍一冷静,这股冲动就淡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项瑾已经不在那里了。



    他对禾常青说:“我知道了。那梁丹的事情就辛苦你了!”



    “没事,应该的。我也一直放不下吴万博的案子!”禾常青说完后,电话挂断。梁健收起手机,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压下心底的那些情绪,返身去找项瑾。



    项瑾已经回到了楼上,在哄唐力。



    梁健刚走近,唐力就往项瑾怀里缩了缩,但总体来说,相比较于昨天,今天面对梁健时的情绪已经好了许多。



    梁健伸出手指逗他,好半响,小家伙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项瑾看看他,又看看唐力,眼里泛出那种亮晶晶的光。



    忽然,项瑾开口道:“你吃过饭就回太和。”



    梁健刚要说话,就被项瑾拦住,她继续说道:“在美国的时候,爸爸跟我说了很多以前的事情。包括妈妈生病的那段时间。”说着,她朝梁健坦然一笑:“其实,这么多年,我在心里一直对我爸爸又怨言。不过我现在想开了。这世界上,有些事恐怕真的是没有办法的。你来之前,我听爸爸说过,现在太和那边的形势不太好。我不希望你以后心里有遗憾。你去,我会好好照顾自己!”



    “你知道吗……”梁健叹了一声,道:“有些时候,我真的希望你能无理取闹一样,不要这样的明事理,这么会替别人着想。”



    项瑾白了他一眼,道:“那你的意思是嫌我太懂事了吗?”



    梁健搂过她,将她们一大一小都抱在了怀里。唐力睁着黑黝黝的眼睛,有些茫然地看看妈妈,又看看爸爸。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我跟你保证,我每个星期都来陪你两天。”梁健低声说道,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心里是满满地愧疚感。



    他终究还是放不下太和的那些事,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放不下这份工作。



    吃过午饭,他启程回太和。临走前,唐力竟一反常态,扑到梁健的怀里,让梁健抱了一两分钟的时间。这一两分钟时间里,梁健有好几次的冲动,想要留下来,太和的一切都不再管了。



    但冲动只能是一时的。现实还是存在,梁健放不下太和的那一切。



    车子飞驰在西京高速上,车内回旋着一首日本艺人手嶌葵的whatisayouth,低缓略带哀伤的曲调,让梁健的心很安静。



    车子下了高速后,梁健没有直接回宾馆,也没有去政府大楼。而是在市中心找了一家咖啡馆,车子停好后,在里面坐了下来。



    他给小五打了下电话,还是打不通的状态。正准备打电话问问沈连清小五的情况后,忽然想起,昨天因为张启生的事情,本来要嘱咐沈连清去娄山那边打听一下小五的情况给忘掉了。



    梁健放下手机,拿起服务员送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开始仔细梳理现如今他手里所掌握的证据和线索,和现在太和市的形势,以及他和罗贯中之间的关系。



    到目前为止,梁健手里最有分量的,就要属胡东来这个人了。



    胡东来和罗贯中一直来往密切,胡东来的手里一定掌握着不少罗贯中的信息。虽然胡东来未必会松口,但是就如禾常青曾经跟他说的,胡东来的作用,除了那些信息之外,还在于他能震慑罗贯中。



    但是,胡东来不可能一直在梁健手里。现在罗贯中那边的人还能理智地跟梁健来要胡东来这个人,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还没急。但一旦急了,他们会使用什么手段就很难说了。



    让高格他们这样闷声不响地藏着胡东来,始终不是妥善地办法。万一,他们找到了胡东来,梁健丢了这个筹码的话,那梁健想赢就很难了。



    所以说,梁健还是得要好好想想,胡东来这颗棋子,该怎么用!而且得尽快用!



    除此之外,许单那边却是一直没消息。像是,真的放弃了打算从梁健这边入手的想法。如果是这样的话,梁健也就只能拉下脸再求上门去了。不过,他那边倒也不急。两千万的事情毕竟过去太久,如果第一个先将两千万的事情翻出来,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反而会影响其他的事情。



    倒是老丈人项部长跟他说的那番关于高井,王一柄,胥清流三人间的那些关系,胥清流如今重病住院,能否安全出来都成问题。那抛开胥清流,王一柄和高井之间,梁健能选择的,只有王一柄。与其拿着鸡蛋去撞石头,不如先拿着鸡蛋跟鸡蛋对对碰一下,看一看,他那颗里面到底是真的鸡蛋黄,还是人工合成的假鸡蛋黄。



    这也就是项部长那番话的意思。



    王一柄……梁健念叨了一声这个名字。如今,娄山古墓被唐家掌控,如果胡东来偷盗古墓的行为真是高井授意的,那么此刻王一柄肯定不会安心呆在北京,至少也会有些动作。但是王一柄虽然只是个秘,但却是人大委员长的秘,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接触的。想查他,很难。像姚松他们,如果想查出点什么,恐怕也得动用非常手段。但是这样很危险,容易打草惊蛇不说,还容易连累他们。



    但是除了以前江中的旧人,太和的新人之外,还有谁能做这件事?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