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见老爷子-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35见老爷子

笔龙胆2018-3-6 16:43:3Ctrl+D 收藏本站


                    北京之行依然成行,梁健心里多少有点郁闷。



    不过,转念再想,省里这个时候让他去述职,同时又下了停职的通知,恐怕也是此行非善。



    梁健宽慰自己,去北京也好,正好尽快把罗贯中的事情给办了。所有的证据,梁健之前都已让小五备份了一份,以防万一。



    到了北京后,梁健先去了老赵那里。到了那边,老赵不在。梁健想了想,将那个大信封交给了门口的警卫,然后才跟着唐一去唐家,胡东来也被带着一起过来了。唐一的说法是,最安全就是唐家的大宅。在唐家,哪怕别人明知道人就在里面,也没胆子进来要人!



    他的自信,让梁健对于唐家的感觉,愈发的复杂一些。



    车子在城里绕了一圈后,又开出了城,停在了城郊的一处别墅外面。



    这次的别墅虽然比不上上次的富贵豪气,但也应该价值不菲。别墅造型古朴,周围花园面积很大,后面还有个小山,山上树林茂密。



    唐一带着梁健进去的时候,老爷子和唐宁一在客厅里坐着说话。唐一咳了一声,唐宁一的声音就停住了,回头看到唐一,神情有些不自然,目光落到梁健身上时,他扯着嘴角说:“梁健来了啊!”



    梁健觉得他的笑是不怀好意的。梁健没理会他,跟着唐一走过去,看着那个靠在沙发里的老爷子,此次见面,比上一次,多了些老态,精神也不似之前。



    梁健想到唐一说他时日无多的话,心里不由得抖了一下,难道是真的?



    梁健不是什么冷血狠心的人,虽然不喜欢老爷子,但到底也是血缘至亲,看着他此刻老态龙钟,透着虚弱的模样,想着他时日无多的可能,心里难免生出些复杂的情绪。原本那些理直气壮的火气,也就顺势弱了下来。



    “坐,站着干嘛!”老爷子笑着拍了拍身旁,又道:“你坐这来!”



    他没指名道姓,梁健知道他是说自己。梁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坐过去,在旁边的一个沙发上坐了。唐一见状笑了笑,道:“你们先聊,我去办点事!”



    唐一转身出去了。



    老爷子扭头看向唐宁一,道:“你也出去,让我们两个单独聊聊!”



    唐宁一看了眼梁健,起身走了。



    他一走,老爷子就看着梁健似笑非笑地说道:“来看我这个糟老头子很不情愿?”



    梁健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实话似乎有点太残酷,可假话他又觉得说不出口。梁健抿着嘴沉默,老爷子自嘲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跟你爸一样,心里都不待见我这个老头子!不过,哪怕你们再不待见,你们身体里流的始终是我唐家的血,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老爷子说这话时,目光忽然犀利,盯着梁健,竟让梁健不敢与之对视!



    梁健心中惊了一下,看来有些人几十年上位者的经济沉淀下来的气势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直面的。



    老爷子目光中的锋利也就一两秒的时间,立即就缓和了下去,一下子眼前的老头又变成了人畜无害的衰老模样。



    老爷子继续说道:“唐一应该跟你说了,我日子不多了!”



    虽然已经在唐一那边听过,看到他时,心里也肯定了几分,可此刻听到他亲口说出,梁健的心里,还是忍不住震了一下。他的语调很平缓,似乎对于自己即将临近的死亡毫不在意。梁健不知道他这份豁达,是来源于对死亡的无畏,还是来源于对谁也抗不过时间轮回这一点的明悟。



    梁健还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哄他,说些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虚伪话?梁健讲不出来,也不愿意讲,何况,老爷子这样的人物,也未必愿意听这样的虚话。除此之外,说些什么?



    梁健的沉默,让老爷子脸上染上了一层薄怒。老爷子将手往两边的一放,身子微微往后一靠,目光略往下地看着梁健,淡淡道:“你既然来了,难道就打算跟个木头一样在我跟前坐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现在就走!”



    梁健皱了下眉头,心里也有了些怒气,反问道:“那你想让我说什么?说你一定可以长命百岁?你爱听?还是说你为什么不……”



    话到这里,梁健蓦然惊醒。他看着眼前这个一只脚已经踏进了泥土的老头子,后背上泛出些凉意。眼前的人,再坏,也已经是个即将入土的老人了,再不好,也终究是他的亲爷爷,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还要拿着刀去捅上刀?幸好,那半句话还未出口,否则,或许接下去的这半生,梁健会一直后悔曾经这样的尖酸刻薄。



    老爷子应该也意识到了梁健想说什么,对于梁健的及时刹车,他轻蔑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讥讽梁健,还是在嘲讽自己。



    一瞬间,就变得尴尬起来。



    梁健坐在那里,浑身难受。他忽然后悔,为什么要上唐一的套,来这里。



    这时,老爷子忽然叹了一声。



    梁健抬头看他时,他站了起来。



    梁健愣了一下,他走了两步,回过头来,朝梁健说道:“过来!”



    梁健犹豫了一下,起身走过去,站到了离他大约一米的地方。老爷子将眼睛一瞪,喝道:“难道我还能吃了你!”



    梁健觉得脸上有火在烧,是啊,在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面前,还有什么好计较!



    “过来,扶着我!”老爷子伸出手,梁健克制住心底的那点别扭,伸手扶住了。



    老爷子带着梁健去了别墅的二楼一间很大的藏室。里面恐怕有百平米面积不止,一排排架上,都是。一进门,便有香扑面而来。



    梁健诧异于唐家的豪气时,老爷子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一份文件递到了梁健面前。梁健疑惑地接过。



    “打开!”老爷子朝梁健点头。



    梁健打开,把的里面东西刚拉出来一个头,便看到了最上面的那行大字,房产继承协议。



    梁健手顿了一下,没再往外面抽,抬头看老爷子,沉声问:“这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没回答他,转身走到藏室的窗边,那厚重的深红色窗边,被他一把拉开,外面的阳光一下子洒进来,空气里无数细小的颗粒都清晰可见。



    老爷子似乎是被这突然扬起的灰尘呛到了,弓着身子声嘶力竭地咳嗽。脸都涨红了。梁健看着,莫名地有点不忍心,上前抬手想拍拍他的背,手准备落下时,却又停住了。



    这样的亲昵,心里总是有道跨不过去的坎。



    还好,这时他自己停住了。梁健也就顺势收回了手,不用为难。老爷子没注意到他的动作,目光望向窗外,那围墙内大片的绿地,还有整齐精致的花园,和围墙外,秀丽的青山绿水。他说:“这块地原本就是属于你父亲的。只不过后来他……”话到一半,也许是他也觉得,过往的事情此刻会议并不适合,主动打住了。笑了笑后,又说:“现在给你,也是在情理之中!”



    “既然是我父亲的,你应该给我父亲!”梁健说道。



    老爷子转头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投向了窗外,抬手点了点外面的那片绿地,问:“你知道现在这块地值多少钱吗?”



    梁健反问他:“值多少钱重要吗?”



    老爷子愕然,而后笑了起来:“也是,值多少钱已经不重要了!不过,这里既然给了你,那就是你的了!我唐平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道理。你要是真不想要,也可以还给你父亲!”



    他那种毋庸置疑的口气,梁健不喜欢。本想争辩两句,但想到他刚才咳嗽时那浑身颤抖,仿佛随时会倒下的样子,忽然又不忍心了。



    梁健忍了下来。



    老爷子在窗边站了好久,目光望着窗对面的那片青山,目光迷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笃笃”



    敲门声忽然响起,打断了梁健,也打断了老爷子。两人同时回头,看到唐宁一走进门来,看到两人,堆着笑道:“你们果然在这。”说完,往前走了两步,又道:“爸,你该吃药了!”



    老爷子皱了皱眉头,露出些不愉快,但却没说什么。



    唐宁一上来想扶老爷子,被老爷子躲开了。老爷子看向梁健,道:“你扶我!”



    瞬间,唐宁一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但一个转身,他的脸上又堆上了刚才的笑。



    那份文件,还在梁健的手里。唐宁一的目光便时不时地落到这个上面。终于,到了楼下,趁着老爷子在吃药,唐宁一便站到了梁健旁边,轻声问:“梁健,你这手里的是什么?”



    梁健还没开口,却不料老爷子耳朵贼灵,一眼就瞪了过来,冷冷训道:“你没有事情了吗?整天围着我这个老头子转什么转!”



    唐宁一的神色僵了一僵,然后腆着笑脸说道:“我这不是不放心您吗?您说您现在身体又不好,还总是……”



    “哼!”老爷子冷哼了一声,唐宁一的声音戛然而止,在梁健的注视下,他脸上讪讪。



    “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以为我信吗?你心里那点算盘,我不清楚?”老爷子鄙夷地看着他。



    唐宁一好歹也是梁健的长辈,却被老爷子当着梁健的面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训斥,这脸皮再厚,也挂不住了。他脖子一梗,一咬牙,喝道:“那您既然清楚,为什么还要把这个谁知道到底是不是我们唐家人的杂种找出来干……”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