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面子里子-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79面子里子

笔龙胆2018-3-6 16:44:24Ctrl+D 收藏本站


                    这钱的问题,梁健心里也憋屈。太和市这烂摊子,也不是他一时半会能给救活过来的。梁健压了压心底的情绪,道:“我这里什么情况,你也清楚。有什么想法,你先去做。跟人命比起来,这钱还是其次的。”



    “话是这么说……”楚阳似乎想反驳,梁健打断了他,看着他,沉了声音道:“这外面的人都说政府无赖,企业说,百姓也说。你何不索性做一回无赖呢?”



    楚阳一震,惊讶地看着梁健。可能是实在想不到梁健会说这么一句话。



    梁健站了起来,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做一回无赖和荆州的未来比起来,哪个更好。钱嘛,也不是不给对不对,不过就是要拖延点时间嘛!”



    其实这话说着,梁健自己都有些脸红。但没办法,谁让他是真的没钱呢!



    楚阳走的时候,神色都是复杂的。但其实梁健说得不错,不做这一回无赖,这些事都跟陷在了一个泥沼里一样,任凭你怎么挣扎,就是出不来。



    不过,梁健自己也被这无赖一说给提醒了。



    他可以让楚阳无赖一把,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正好没过多久,禾常青过来找他。梁健将他的想法跟禾常青说了说,禾常青微笑着说到:“反正我是没意见,你要是这么说,我肯定照着做。不过,单从个人讲,这主意听起来似乎有那么点不太好,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这俗话说得好,豁得出去才能收得回来。”



    禾常青这话一说,梁健也就没了犹豫。



    他仔细想了想,又跟禾常青研究了一下,最终将方案定了下来。太和市不是没钱,没钱怎么办?抢啊!



    说完梁健的事情,禾常青道明了来意。



    他是来跟梁健汇报之前干部培训的事情的。干部培训的报名表他都已经审核过了,还是有存在想要蒙混过关的人。比如就市政府内某个部门的一个办公室主任,六七年没动了,听到这个事情就心动了,可人家的年龄过了,超过了两岁,今年47周岁了,人家在报名表上写了45岁,还把身份证的复印件上的数字也给改了。要不是禾常青要求下面的人在核对时,一定要把资料跟系统里的资料比对过的话,肯定就被他蒙混过关了。到时候考试一考,万一过了,你不给他升职,他要闹也难看。这样改岁数的人有五六个,都是年纪超过个两三岁,又有些年头没动过了,一听这事情,心里就开始活泛了。多好的一个机会呀,对于没背景没势力的人来说,可以说是一次公平竞争的机会。他们当然会不甘心。



    梁健听完后,倒也不是很诧异。当初在决定要做这个干部培训的事情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到了一些大概会发生的事情,其中也包括这改岁数的事情。



    梁健想了想,对禾常青道:“这些人,也不用怎么样,单独把他们找来把报名表退回去就可以了。至于原因,对外就不要说了,都是不小年纪的人了,都爱面子,让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



    “还是您想得周到。我刚才还在想,这种欺瞒的行为,必须得严肃处理呢!”禾常青笑道。



    梁健知道他这话肯定有夸大成分,不过这马屁梁健受用。他笑了笑后,对禾常青说道:“资料的事情,回头你也跟江源同志去说一声。这件事的主意毕竟是他的,我们不能抢了人家的功劳。”



    “我来的时候就已经让秘过去了。”禾常青道。



    一边是秘,一边是他亲自来。这亲疏立显。以前觉得禾常青稳重,话不多。现如今熟了,倒是发现,这禾常青其实也是一只老狐狸。这政府里的门门道道也很清楚。



    不过,不管他是老狐狸还是什么,只要是自己这边的就没什么问题。禾常青时时刻刻,每件事都在跟梁健表示他的立场问题,梁健没有理由去怀疑他。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禾常青就提出离开。梁健也没留他,等他一走,梁健将沈连清叫了进来,让他安排一下明天的工作会议。市政府内,除了后勤部门之外,其余各个部门的领导都要参加,另外六区两县的政府一把手都要到场。



    会议安排有些临时,但还有一夜时间可以准备,也不算十分紧张,就是要辛苦办公室这边的要加个班。至于会议内容,梁健没有透露。



    沈连清走的时候问梁健:“那要不要通知娄市长参加?”



    梁健之前没想到娄江源,沈连清一问才想起来。他犹豫了一下,道:“通知。”



    娄江源是政府一把手,这事情要是不让他参会,有些说不过去,显得梁健小气,更是站不住理。



    第二天一早,梁健就到办公室来了,梳理了一下会议思路后,就开始等会议开始。



    九点,会议开始,八点五十分左右,基本人都来齐了。因为这次与会人员不少,所以会议室是安排在楼下的大会议室的,就是上一次梁健和罗贯中吵架的那个会议室。



    梁健是九点差两分的时候下楼的,到会议室九点多一分钟。梁健进门,会议室里满满一屋子人都站了起来。最前面的娄江源放下茶杯,也缓缓站了起来。



    梁健走过去坐下后,其他人才缓缓坐下。



    梁健扫过全场后,让沈连清开始。



    沈连清讲了‘前情提要’后,这话筒就转到了梁健这里。梁健道:“今天把大家叫过来,主要就是想跟他大家讲讲钱的事情。”



    旁边的娄江源皱了皱眉头。下面不少人也皱了眉头。



    梁健看在眼里,继续往下说:“我们缺钱这一点,大家都清楚。今天我们就来重点说一说,缺钱我们应该怎么办!”



    下面没人说话。旁边的娄江源忽然插嘴,道:“看来梁记想到什么好办法了。我,洗耳恭听。”



    梁健看了眼他,道:“这办法对大家来说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方法。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个是个好方法!”



    娄江源皱了皱眉头,还想在说话,被梁健抢在了前头:“在讲这个办法之前,我先跟大家来说说有关于这个面子问题。”说完,他头朝边上一转,问娄江源:“不如娄市长先来说说,这面子到底是什么?”



    娄江源皱着眉头,完全摸不准梁健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正因为摸不准,他也不太好接话,仔细斟酌过后,回答:“面子?不知道梁记说的是什么面子?是吃的那种面子呢?还是指什么?”



    娄江源装傻,梁健也不想拆穿。笑了笑,又转头问其他人:“其他人有没有想说一说的!”



    大家都摸不准梁健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是,所以没人敢开口。半响,心中有数的禾常青打破了沉默:“如果是常意的面子的话,我认为得要先有里子才能有面子。”



    “常青同志说得很好。”梁健大声夸道:“得要有里子才能面子。要是没里子,所谓的面子,那不过就是一块遮羞布罢了。那我再问问大家,对于太和市来说,里子是什么?面子又是什么?”



    话到这里,有些人渐渐琢磨出味来了,娄江源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梁健,没说话。



    梁健也不强迫他们说话,没人说话,他就自说自话。作为市委记就一点好,他手里有相对绝对的决策权。再加上现在组织部还没人来接班,就等于组织部和纪委这两个重要部门都在他手里,这些人哪怕心里不服,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梁健自己接自己的话:“太和市的里子就是钱!太和市没钱,那我们的面子就是一块遮羞布。在场的各位,每个人身上都穿得光鲜亮丽,我相信大家身上的衣服都要上千的!有没有衣服不过千的?来举个手,我看看!”



    目光扫过去,没人敢举这个手,梁健不意外。



    梁健笑了笑,道:“你看看,你们都穿得这么光鲜亮丽,乍看着似乎挺有面子。可是,你们走出去的时候,敢说自己是哪个政府的吗?就算说,也说得没那么气壮!”在场无一人说话。



    娄江源似乎有些听不下去,插嘴道:“在场的人大大小小都是领导,工资也都不低。用自己的工资给自己买个过千的衣服,这没什么不可以的!”



    梁健反驳他:“我没说不可以!但是,你这享受着领导职位带来的高工资,是不是也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你们的责任是什么?就是发展太和市的经济。无论哪个部门,你们存在的意义,说到底就是为了太和市的经济发展,为了太和市能够发展得更好。你们说,我这句话,说得对不对?”



    没人敢反驳。这样的大帽子,谁敢反驳。



    梁健扫了眼众人,缓和了一下刚才略微高扬的语气,接着道:“我呢,这么说,不是在批评你们买这贵的衣服。衣服买多贵,那是你们的权力,只要你这钱来得正当。但是,你们要时刻记住,你们这工资是哪里来的?是政府给你们发的!拿了钱就要替人办事,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我宣布……”梁健故意停了停,看着在场的众人紧张的神情,他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快感,让他甚至都有一瞬间的陶醉。



    “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每个部门都会分到相应的业务。当然,有任务,肯定也会有奖励。年底,完成得好的部门,会额外获得奖励。至于具体的业务内容,和奖励细则,待会会议结束之后,会有整理好的文件下发到各位的办公室里,请注意查收。”梁健说完,旁边的娄江源神色阴沉如水。突然,他手里的杯子重重往桌上一放,砰地一声,在安静的会议室里,清晰无比。所有人,顿时都看向了他。



    “梁记,你这是什么意思?”娄江源看向梁健质问。



    梁健也收了笑意,道:“怎么?娄市长对我这个任务安排有意见?”



    “对,有意见!”娄江源似乎铁了心要今天在这里跟梁健开撕,“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跟我商量一下就独自下决定?请问梁记,你把我这个市长放在眼里了!先不说,这太和市的经济,本该是我的工作范畴……”



    “好,娄市长这句话说得好!”梁健忽然打断了他!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