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月亮酒店-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87月亮酒店

笔龙胆2018-3-6 16:44:38Ctrl+D 收藏本站


                    秦海明嘿嘿一笑,回答:“是的。梁记不远千里地过来,蕲州作为东道主,吴秘长出席迎接一下,尽尽地主之谊是应该的。不过刚才吴秘长临时有点事拖住了,要晚点来,还请梁记见谅!”



    蕲州那边不出现人的事情,梁健是跟蕲州约定好的。现在突然发生变化,其中很难说没有秦海明的想法。



    不过,秦海明的话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是从见面至今,秦海明身上已经表现出了很多奇葩的地方了,梁健心里的不满堆积的愈来愈多,真有些担心自己扛不住这奇葩的所长。



    正在他努力压下心中那些烦躁的情绪的时候,还没坐下来的广豫元忽然走到梁健身边,在梁健耳边耳语道:“梁记,徐部长说,组织部部长应该下星期就会来上任了!”



    梁健怔了一下,这组织部部长的人选好像都还没公示过,怎么一下就说要来上任了?梁健轻声问他:“是谁?”



    广豫元回答:“省纪委的一个主任。”



    梁健又震了一下,这和之前消息出入太大。原本说的是组织部的一个主任,并且消息传出已经基本定了,为何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



    梁健没再问,场合不适合。但心里却被这个消息给击了一下,组织部长谁来坐这对于梁健来说,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如果梁健能把组织部长这个位置拿捏在手里,那么娄江源就算有刁一民在背后撑腰,梁健也不太担心。但如果组织部长站到了娄江源那里,那对于梁健来说,这一下子失掉的分数就不是一点两点了。



    这件事太影响心情了,但眼前不是担心这件事的时候,梁健只能将这件事先压下来,全心全意先将眼前的事情搞定。



    被广豫元这么一打岔,刚才关于吴秘长出席的事情,也就过去了。梁健心里对秦海明的那些不满也压了下来。



    再抬头,又是微微笑容,十分得体。



    一会儿后,所有人都落了座。梁健的左边是秦海明,右边空了一个位置,留给吴秘长,吴秘长下面是广豫元。



    按理吴秘长和广豫元的职位高低是一样的,广豫元是客,应该在吴秘长前面,但吴秘长是代表了市委记来的,自然就又比广豫元高了一位。



    所有人坐好后,秦海明嚷嚷着要上菜,被梁健拦了下来。既然吴秘长要来,梁健要是不等他就上菜,就有些说不过去,人家到底是代表市委记来的。



    幸好,吴秘长也没让他们等太久,进来看到宴会厅里这么个局面,他似乎也是愣了一下。走到梁健桌边的时候,吴秘长跟梁健握过手后,朝秦海明笑道:“秦所长,你这怎么又搞得跟你要结婚一样?”



    梁健听到他话里有个又字,瞬间明白,这秦海明这么估计也不是第一回了。看吴秘长脸上那带着点无奈的笑,看来他们蕲州这边也没少见识过秦海明的奇葩。



    秦海明朝吴秘长笑,道:“秘长你这话可就不爱听了,我这不是也是为所里的同志着想吗?你也知道,现在所里福利不好,省里又不允许我们自己抓收入,正好今天梁记来,大家又都想见见梁记,我就趁着这次机会,自掏腰包请大家吃顿饭,这还错了?”



    “没错!没错!您心地善良,对下属体贴,对得很!我说不过你!我闭嘴!”吴秘长说着就赶忙转向了广豫元,伸手道:“广秘长?久仰久仰!”



    “吴秘长客气了!今天麻烦你们了!”广豫元笑道。



    “哪里哪里!是我们蕲州失礼,本来我们陈记要亲自来的,但是有个会早就排好了,不能不参加,所以就只能让我来代替,给梁记还有你和楚记赔个不是!”这吴秘长显然也是八面玲珑的人,话说得很谦虚得体。



    两人又谦让了一番后,才坐下来。



    一坐下,秦海明就大手一挥让上菜。菜上到一半的时候,吴秘长来之前就走出去的明月又回来了,一会儿的功夫,她又换了一身衣服,一身宝蓝色的贴身长裙,低胸的设计,裸露着胸前大片的雪白,看得让人晕眩。一头秀发高高挽起,露出粉嫩修长的脖子,更加显得她身材高挑,气质不凡。



    她踩着银色细带的高跟鞋,一步一摇曳的走过来,浑圆的臀部在灯光下扭出一圈一圈淡蓝色的涟漪,看得人移不开目光。



    梁健都有些不舍得移开目光,但自己身份不一样,这女人又是和秦海明之间有些关系,目光就更加不好放肆了。所以,只看了两眼,梁健就忙将目光移开了。



    明月走过来,在秦海明旁边空着的一个位子上坐了下来。梁健看着她坐下来,忽然想到之前吴秘长没来之前,秦海明说让明月坐梁健旁边,明月岔开了话题,而现在她走过来就坐在了秦海明旁边。这张桌上,空着的位置不止一个。



    可见,这明月和秦海明之间必然是有关系的。



    梁健的目光在明月身上轻轻溜了一圈,在她那修长的脖子和胸前那片雪白上流连了一下就赶紧收了回来。这种尤物,没人不喜欢,但不能沾的,哪怕多看一眼都是不好的。



    因为多了些无关紧要的人,这饭桌上,就只好聊些附庸风雅的话题。话没说几句,秦爱明就说要喝酒,明月也附和,还提到之前说要敬梁健一行的话。梁健赶忙拦住了,道:“这次来是有重要事情要跟秦所长谈了,喝了酒不好谈事,还是算了!”



    明月似乎不想强求,但这秦所长却有些不懂事,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装疯还是真不懂事,竟一定要喝酒。愣是喊着服务员拿来了两瓶茅台。



    以前的时候,谈事情总要喝酒。都是,酒到位了,这要办的事情肯定也到位了。但,梁健最不喜欢工作时候喝酒,喝得醉醺醺的,事就算办成了,也是件浑事。何况,前两年,关于酒桌办事的行为中央还特地批评过,勒令要杜绝,所以现在很多地方都已经不敢在工作是件内喝酒了。这秦所长倒是行事无所忌惮,好像什么都不怕。



    酒一到,秦海明就让服务员将两瓶都开了,吴秘长见梁健脸色严肃,神色一动,开口也劝秦海明:“秦所长,这下午还要办公,茅台就算了,要不就开一瓶红酒,助个兴,怎么样?”



    茅台见吴秘长这么说,拿着瓶子也不敢开。



    秦海明看了眼吴秘长,似乎是妥协了,道:“好,那就换瓶红的!”说完,又朝梁健笑道:“梁记别见怪,我就是个酒鬼,一顿不喝酒就不行!而且,还喜欢喝白的!为这个事,省记还特意批评过我,但我就是改不掉,也没办法了!”



    省记?是指刁一民吗?梁健在心里转了一下,然后笑道:“每餐喝一点,只要不多,也是个养生的法子。看秦所长面色红润,中气十足的样子,应该平日里身体不错!”



    “年纪大了,再好也总归还是比不上你们年轻人。”秦海明笑答。



    “这可未必。现在年轻人整天电脑面前坐着,运动少,身体亚健康的很多。”梁健道。



    秦海明笑:“这倒也是。”



    服务员很快将红酒拿来了,开了瓶后,秦海明作势要给梁健倒酒,梁健还没来得及拦,就被明月将秦海明手里的酒接了过去,起身走到梁健身边,道:“我知道梁记平日里不喝酒,这样,我喝酒,您喝茶。我敬您一杯,算是给刚才的不周到之处给您赔个不是,行不行?”



    明月说话的时候,酒已经给自己倒好了。一个美女都这么说了,梁健要是真的以茶代酒,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关键是,今天是在人家蕲州的底盘,不是在太和市。



    梁健只好道:“美女都喝酒了,我哪还能喝茶!”



    明月微微一笑,给梁健倒上了酒。



    明月这个头一开,梁健知道,接下去这瓶酒肯定是要喝完的。果然,很快这瓶酒就喝完了,梁健虽然喝得不多,但广豫元喝了不少。梁健看他,脸上都泛起了红晕。秦海明说自己爱酒,倒反而没喝多少。



    桌上其他人,包括楚阳在内,倒是没怎么喝。



    秦海明还想要叫服务员上酒,被梁健拦住了。今天是有正事来的,万一误了事,就是个大笑话了。



    秦海明这一次倒也没坚持。



    没了酒,加上梁健也不想在这里多耗时间,所以没多久,这顿饭就吃完了。梁健他们这一桌先离开,其他人留着继续吃。



    出去的时候,秦海明跟明月说:“这顿饭先记我账上,到时候我来付。”



    早就被梁健交代过的广豫元,立即道:“这顿饭怎么能让秦所长破费呢!明老板,结账在哪里结?”



    秦海明客气了几句后,也就顺水推舟了。



    广豫元和沈连清去结账,梁健和吴秘长还有秦爱明,在明月的陪同下,往外走。



    明月走在秦海明和梁健中间,忽然她开口问梁健:“梁记,我听说现在太和市正在广招商,有这件事吗?”



    梁健转头看她,阳光从门口照进来,照在她脸上,泛着晶莹的光芒,十分惊艳。



    “怎么?明老板有兴趣?”梁健问。



    明月微微一笑,道:“太和市的月亮酒店最近有意出手,我想把那块地买下来。”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