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瞬间心动-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300瞬间心动

笔龙胆2018-3-6 16:45:2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明月的私事,梁健不感兴趣。



    聊了两句徐丽,梁健就岔开了话题。明月能做明黄集团的董事长,必然不会是笨人,梁健问得太多,难免会被猜到些什么。



    明月这次过来的意图很明显,她有意买下月亮酒店,但月亮酒店那边意愿不是很强烈,所以她希望梁健能出面帮忙调和一下。



    月亮酒店现如今的人事如何梁健并不清楚,明月这请求,倒是有些难住梁健。



    明月见梁健犹豫,以为是另有想法,便隐晦地提到,可以适当地给梁健一些好处。梁健没接她的话,只是道:“太和市的经济需要广纳贤能,明黄集团愿意收购月亮酒店,进驻太和,这是好事,只要能出力的地方我肯定会出力。不过,明黄集团和月亮酒店的谈判,这一点恐怕我就帮不上忙了。”



    明月见梁健不肯松口,有些失望。但立即又堆起笑脸,道:“梁记有这句话我就很放心了。既然谈判的事情,梁记不方便说话,那就算了。只要我能成功谈下来,想必以后我们能合作的地方还很多。”



    明月是个情商很高的女子,这句话没有刻意地摆低自己身份,一个合作的词,将自己的身份放到了和梁健差不多平等的位置,不卑不亢,正是能让梁健欣赏的地方。



    梁健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明月轻笑了一声,道:“梁记要是觉得拒绝了我不好意思的话,可以请我多喝几杯酒。”



    梁健笑了笑,道:“酒就不喝了,不过可以请你喝茶。”



    明月道:“喝茶,这也不错。如果我没记错,好像梁记喜欢茶,对吗?”



    梁健没有回答只说:“看来明女士已经把我调查过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想请梁记帮忙,自然要了解梁记,投其所好才能让人您松口呀!不过,今天梁记的回答可是证明了我这工作还是没做到位!”明月笑着说道。



    梁健道:“这个没什么必然的联系。”说完,他站起来,道:“换个地方喝茶?”



    明月跟着站起来。两人往外走。刚打开门,迎面就看到徐丽过来。梁健暗自皱了下眉头,怎么都是凑得这么巧。



    “两位不会是这么快就要走了?”徐丽笑着迎上来,道:“不会是我这边的饭菜不好吃?”



    梁健道:“徐老板这里的东西自然是美味。”



    “既然美味,那两位再给个面子,再坐会。正好我刚才让厨房准备了几个特色点心,马上好了。梁记,你们帮忙尝尝,看看做得地道不地道。”徐丽笑着说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徐丽和成海似乎有着不浅的关系,梁健不好说话,便将目光看向了明月。



    明月聪慧,会得梁健的意思,立即笑着对徐丽说道:“丽姐,这点心今天恐怕还真是没时间尝了。我和梁记刚约了一个项目的负责人,要立即赶过去。”



    徐丽闪过失望的神色,道:“这样啊,那还真是不凑巧了。那这样,你们稍微等等,我问问厨房好了没有,好了的话,给你们打包,你们路上尝尝。”



    明月看了梁健一眼,笑着应下来。



    徐丽去问了厨房,没多久,就拿着打包好的点心过来了。明月接了过来,梁健谢过之后,就上了车。从后视镜中看,徐丽一直在门口站到梁健的车子离开视线才转身进去。



    明月没和梁健坐一辆车,她自己开了车。



    梁健带着明月找了一家梁健曾经去过几次的茶楼,没啥特别。老板是个当地人,曾经在江中那边念了四年大学,两年研究生,然后回来开了一个茶楼。这家茶楼开在一个广场大楼旁的一个弄堂里,在晚上的时候,要穿过一条约一百米的昏暗的弄堂才能看到这家茶楼略暗的一个咖啡色的招牌。



    茶楼名字叫“今昔会”。梁健也是无意中发现这个茶楼的,茶楼里有很多的架,上面放满了。这是梁健最喜欢的一点。



    梁健带着明月走到这弄堂里的时候,明月还打趣着问梁健:“是不是当官的都喜欢来这些隐蔽的地方。”



    梁健看着她笑了一下,道:“你说得不算错。”



    明月眨了下眼睛,道:“你是说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梁健反问她:“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明月回答。



    说话间,已经到了茶楼门口。推开门,叮铃一声响,带着眼睛的年轻老板便从台后面站起来,看着这边。



    看到梁健,他朝着笑了笑,道:“过来了啊!今天喝什么?还是老样子?”说完,才看到站在梁健旁边,正好隐在阴暗里不太显眼的明月。于是,又道:“今天两个人啊!”



    明月轻声说:“看来这里是一个你的秘密据点喽!”



    梁健也是诧异老板能认出他。他这里来得并不多,总共也就三四次的样子。梁健朝老板笑了笑,道:“我还是老样子。”又问明月喝什么,明月说:“我不怎么喝茶,你有什么推荐?”



    梁健回答:“你可以让老板推荐。”



    年轻老板给明月推荐了一款他们这里独有的玫瑰花茶。他这里的玫瑰花茶和其他地方的花茶不一样,虽是玫瑰花茶,但茶里没有玫瑰花,只有随着热气而散开的玫瑰花香,飘荡在对坐的两人中间,将原本没有其他心思的两人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梁健约明月过来喝茶,并不是一时兴起。他想跟明月聊一聊她收购月亮酒店的事情。之前在九号公馆,梁健不放心,不好细谈。



    此刻坐了下来,地方合适了,可以谈了,可这玫瑰花香,却弄得他有些心猿意马。低垂的铁艺灯散着昏黄的灯光,明月胸前的雪白晃得人眼花,让人根本移不开目光。偶尔她微微弯腰,那开得很低的v字领就会毫无忠诚地将本该它守护的那片珍贵土地隐隐约约地暴露在梁健面前。



    梁健不是柳下惠,这明月也不是丑女,这样的诱惑,确实让人无法抗拒。可好在,梁健目光虽然不老实,但心境毕竟不是几年前,那么容易冲动。



    梁健移开目光,冷静了之后,才开口说起正题。



    “明女士买下月亮酒店,打算做什么?”这个问题梁健之前就问过,但她没有正面回答。这一次梁健又问了。



    明月和上次一样,并没有正面回答,打着岔:“梁记,你老是叫我明女士,不觉得别扭吗?”



    “那你觉得叫什么合适?”梁健问她。



    明月微微一笑,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却如钻石一般璀璨,让梁健的心忽然就跳动了一下。这种跳动,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梁健有一瞬间的慌张,但他还是保持了表面的平静。



    “宛宛。”明月忽然道:“梁记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宛宛。”



    梁健愣了一下,道:“宛宛是你的小名,我叫不合适。”



    明月道:“梁记要问我该叫什么合适,我说了,你又说不合适。”



    梁健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便笑了一声,道:“既然你都说合适,那就听你的。”



    明月又是微微一笑,明亮的笑容,和那弯起如月的眼睛里闪烁出来的光亮,再次让梁健惊艳,心砰地一声跳了一下。



    那声音,他听得很清楚。



    梁健又慌张了一瞬间。



    梁健不敢再跟明月聊这些私人的话题,忙将话题又扯回到了正事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明月眨了下眼睛,笑道:“其实我自己也还没想好。梁记,有什么建议吗?”



    梁健看着她,觉得她这话不似作假,犹豫了一下,便道:“我觉得酒店在那个位置不太合适。”



    “那你说,我该做点什么好?”明月问。



    梁健下意识地就回答:“你可以把这块地卖了,重新在其他地方买一块,做酒店。”



    明月捂嘴笑了起来,道:“梁记你要是做生意,肯定会很成功。”



    梁健有些不好意思,他刚才也是下意识的一个想法。对于月亮酒店的那块地,梁健确实想过,做酒店在他看来的确不合适。如果明月买下来的话,要是还做酒店,梁健刚才的建议比较划算。梁健问明月:“你怎么看?”



    明月答:“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听你的。”



    梁健惊了一下,道:“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不必太认真。”



    明月道:“认真不认真是我的事情,我觉得你说得方案很好。”



    梁健还想再说什么,明月抢先问道:“那重新买一块地,你有推荐吗?”她说话时,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梁健,那带着点灼热的目光几乎要将梁健融化一样,让梁健不敢直视。



    有股火在梁健心头窜动,怂恿着梁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梁健低头去喝茶,以掩饰自己不定的内心。他说:“这个还没想过。我刚才也只是随口一说,你要是真有这个打算,那我回头帮你看看哪边合适。”



    “好的。那就先谢谢梁记了。”明月说话时,她的目光还在梁健身上,还是那么的灼热。



    梁健不敢再多待,怕犯错误。又胡乱扯了几句后,借口要回去照顾霓裳,就离开了。



    回到酒店,霓裳还没睡。梁健诧异,一般这个时间,霓裳都睡了。梁健先哄睡了霓裳,刚准备洗澡,梁母来敲门,说要跟梁健说几句话。梁健跟梁母坐到沙发里,梁母看着梁健,叹了一声,道:“阿健啊,我知道你工作忙,但是是不是偶尔也应该陪陪霓裳。等项瑾一回来,霓裳就得回北京……”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