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开光玉佛-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331开光玉佛

笔龙胆2018-3-6 16:46:2Ctrl+D 收藏本站


                    相国平笑着看了他几秒钟后,道:“你说得也对,在西陵省,你到底还只是个市委记。”



    梁健笑了笑,没接话。这话他自己说出来和从相国平嘴里说出来,总是感觉有些不一样。梁健心里开始琢磨,相国平这个时候来找他,到底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要说他是来套近乎的,可是听他说话,又不太像,刚才那两句话,味道总是不太对。可相国平也能爬到副记的位置,总不至于傻到这个时候来跟梁健过不去?那么,他到底是来干什么呢?



    梁健心底琢磨的时候,小曹拿了杯茶过来,放在了相国平面前。梁健一时没注意到,就没来得及伸手去接。相国平看到这一幕,笑了下。



    “小曹,你去把东西拿来。”相国平忽然抬头对小曹说道。



    梁健听到声音,心里一惊,脱口就问:“东西?什么东西?”他刚才给他们开门的时候,好像并没有看到他们手里拎着什么东西。



    相国平笑着说:“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曹去玄关晃了一下,就拿了一个盒子过来,就跟变戏法一样。盒子小曹放到了梁健的面前。



    “打开。”相国平吩咐小曹。



    小曹就打开了。梁健一看,里面是尊玉佛。佛不大,也不小,用金布垫着躺在盒子里。玉好像不是很纯的玉,但色泽不错。关键是雕工,栩栩如生,纤毫毕现。梁健没靠近,肉眼似乎都能瞧见玉佛的眼睫毛。



    这东西,就算不是什么好玉,就凭这雕工,应该也价值不菲。梁健心里已然警惕起来,这相国平忽然送这么一个大礼,肯定是有所求的。



    “这雕工真不错。相记,这东西不便宜?”梁健装傻问道。相国平笑着说道:“便宜不便宜不好说,不过这东西是我去年在台山寺求来的。”



    台山寺,国内知名的寺庙,据说台山寺的主持在玄学这一块造诣颇深。如今北京那边有个大佬曾经在年轻时曾受台山寺主持的点拨,然后才得以一飞冲天。当然,这只是传说,事实是不是这样,不好说。不过,台山寺确实很受政策的照拂,甚至台山寺的主持前两年还入选了人大代表。



    相国平说这玉佛是台山寺求来的,那就这一点,就已然是十分珍惜之物。每年去台山寺求开光之物的人数不胜数,但真正能求到的,一年不超过百位。求到之人,都会将求到的东西视若珍宝,供在家中或戴在身上,哪里舍得送人。



    可相国平却将这个东西放在了梁健面前,这绝对不会只是拿来给梁健看看,炫耀炫耀?



    梁健心里更加警惕,他斟酌了一下,决定继续装傻,道:“台山寺的东西可是不好求。相记花了不少心思!”



    相国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道:“确实花了些心思。”然后,他就不说话了。



    顿时,房间里陷入一种尴尬紧张的安静。当然,这种尴尬和紧张应该只是针对梁健的。而相国平,这个导致这种尴尬紧张的‘罪魁祸首’却十分地淡定。



    梁健目光下意识地看向身前的这个玉佛。梁健对佛教并不了解,这玉佛雕的是一个笑脸的佛。此时此境,那笑容竟像是在嘲笑他一样。



    这时,相国平终于打破了这种安静,道:“我听说崔部长是个信佛之人。”



    相国平这话,一下子就让梁健一直紧张的心微微放松了一丝。可是这一丝放松还没落地,梁健又想到另一个可能,刚放松的那根弦,一下又绷紧了。



    相国平带着这个东西来找他,肯定不会只是为了告诉他这个。



    梁健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果然,相国平接着又说道:“你和崔部长的关系,我不打听。不过,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西陵省和上面的关系,以后就靠你了。”



    梁健一听这话,心里就震了一下。但相国平话没说穿,梁健就继续装傻:“相记,我就是个小小的市委记,省里和上面的关系,我怎么能说得上话!”



    相国平笑着道:“你也不用谦虚了!毕副部长都成你大哥了,你要是还说不上话,那我们岂不是更加说不上话了?”



    梁健心里暗暗吐槽了那位毕华一句,就算老唐真的跟他私下交情很好,那又何必在饭桌上如此高调地说出来,私下里谈一谈不也一样。西陵省这潭水,一直都很深,他们岂会不知道。这个时候,把他的家世抖出来,未必都是好心?



    当然,这也只是梁健的猜测,毕华和崔部长跟唐家的关系,梁健还没来得及和老唐确认过,也不好下定论。但始终,梁健还是不喜欢这样高调的方式的。



    面对相国平看似亲切的反问,梁健只能笑着说道:“这也只是家里长辈的私交,工作归工作,还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相国平却立即反驳道:“这年头,当官的里面有几个能把公和私分得那么清楚?你也别嫌我话糙,事实就是这么个事实。这官当得越大,这公私就越是分不清楚。你想分清楚,也未必分得清楚。”



    这话,梁健倒是不反对。可事实归事实,相国平当着他的面如此毫不避讳的说出来,还是有些别扭。



    相国平似乎失去了耐心,忽然站了起来:“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他说完,抬脚就走。



    梁健一下就急了,他要是走了,那这东西怎么办?梁健忙伸手将装着玉佛的盒子捞在手里,然后追了过去。



    “相记,这东西,您还是带回去!”梁健再装傻,估计这东西就得留在这了,只能直说了。



    相国平回头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没了,目光有些冷,道:“梁健,这东西,不是给你的。”



    “我知道。”他没了笑容,梁健反而倒是放松下来,也严肃回答:“所以我才更不能接。”



    “为什么?”相国平问。



    为什么?当然是不想做这种容易被背锅的事情呀!当然话不可能这么答。梁健脑子里一转,索性就将这锅给扔到了崔部长身上:“崔部长虽然信佛,但是我听说,他和台山寺主持私下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这话纯属瞎编。相国平肯定不会真的去跟崔部长求证,梁健用的是听说,万一哪一天这谎话穿帮了,梁健顶多将责任推给听说这两个人就行了。最主要,还是眼前这事情。这玉佛,梁健是坚决不想去送的。



    虽然他不明白,相国平既然打算把这玉佛送给崔部长,为什么不自己去送。



    相国平一听梁健这话,神色变了变,沉声反问:“有这事情?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梁健随口扯淡:“我也是听家里人说的,不过真假不敢肯定。但是这种事,我觉得没必要冒险,相记,您说呢?这不送还好,要是松了,万一他真的不喜欢呢?岂不是留下个坏印象?”



    相国平似乎是信了,脸色有些难看。沉默了一会,他示意小曹将他手里的盒子接了过来。小曹接过来后,忽然转到门边拿起了一个包,就把盒子塞了进去,然后将包背在了身后。看来之前梁健没发现,估计是因为小曹将包背在伸手,小曹又站在相国平身后,所以梁健一时没注意他才没发现。



    把相国平送走后,梁健松了口气。坐在之前相国平坐的位置,看着先前小曹泡的那杯茶,梁健忽然想,这个相国平也是个奇怪的人,既然要送东西,想拍崔部长的马屁,为什么不亲自去送,这玉佛看雕工就不是个寻常之物,又是台山寺的开光之物,崔部长信佛,应该会喜欢的。



    其实,梁健不知的是,相国平来找他之前,就已经找过邵康了。他当时也将这东西放到了邵康面前,希望他能替崔部长收下。邵康一开始还问了几句,可是问到这东西是哪里来的时候,相国平一说是台山寺的,邵康就沉默了。出门的时候,邵康就将这东西又塞到了相国平的手里。



    相国平以为是邵康这边出了什么问题,所以才转战梁健,希望梁健将这东西送给崔部长,但话又不好直说,只好推说希望他替西陵省在崔部长面前说说话。



    可梁健也是走了狗屎运,胡乱搪塞的借口,竟是说中了真相。邵康拒绝了相国平的真正原因还真的是因为崔部长和台山寺的主持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应该说,两人因为某些事情,在暗地里有过矛盾。但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屈指可数。可恰恰就被梁健猜中了。



    而对于这个真相,梁健根本毫无知觉,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没想明白,就准备去洗漱下睡觉,时间也不早了。



    刚进浴室衣服脱了一半,忽然门笃笃地响。梁健不悦地皱了下眉头,慌忙又将脱了一半的衣服套上去。



    开了门看到小许站在外面。



    “是不是睡了被我吵醒了?”小许问。



    梁健摇摇头苦笑了一声道:“睡倒是没睡,就是衣服脱一半,早知道是你,就不用穿这么整齐了!”梁健一边说一边让他进来。



    小许开玩笑道:“是我就不用穿整齐,怎么,你对我有意思啊!”



    这小许,似乎熟了之后,开玩笑就愈来愈没有顾忌了。不过,梁健倒也不反感这种相处。轻松的气氛总是容易让人相处。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