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冤家路窄-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335冤家路窄

笔龙胆2018-3-6 16:46:10Ctrl+D 收藏本站


                    小许对他算是一点信息都没藏。消息刚下来,他就去北京,想必是去维护关系的。不过,梁健本身也不是为了饭局而打的这个电话,便说:“不是吃饭,我知道省长这几天肯定是很忙的,我肯定是排不上号的。我就是想让你帮个忙!”



    “你说,只要办得到!”小许爽快应道。



    梁健便说:“我想让你帮我送点东西到省长家里。”



    “这个啊……”小许有些犹豫。



    梁健忙道:“放心,也就是些小东西,首长高升,我聊表一下心意。”



    小许听完,便道:“那你先拿过来,我试试,但要是省长他不肯收,你可不能怪我!”



    “你放心,绝对不会怪你。你肯帮我,我谢你还来不及呢!”梁健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拿过来?明天下午,省长就要出发去北京了。”小许说道。



    时间有点紧,梁健想了下,道:“那我待会下班就过来,怎么样?”



    “好。那你到了给我电话。”小许刚说完,电话那头似乎有人喊他,便匆匆挂了电话。东西梁健早就备好,梁健看了看时间,离下班也快了。



    梁健给小五打了个电话,问了问成海那礼物的事情,小五说,确实之前有人拿了东西给他,说是送梁健的。小五不肯收,人放在车后备箱上就跑了。东西现在在车上。



    梁健问小五:“是什么东西你看过吗?”



    小五回答:“没有。东西都用布袋子包着,他没打开。”



    “你放放好,这东西不是给我的。”梁健嘱咐完后,挂了电话。然后等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就出发了。



    快到晋州的时候,梁健给小许打了个电话,又是打了好多次,才终于打进去。



    “我快到了,要不一起吃个晚饭?”梁健说。



    小许道:“我正想打电话给你呢,晚饭就不吃了,省长有事,我得跟着。你大概还要多久到我这边?”



    “大概还要一刻钟左右。”梁健说。



    小许沉吟了一下,道:“来得及。那我在办公室等你,你门口了打电话给我,我出来。”



    “好。”梁健应下。



    梁健车子到了省政府门口后,就没开进去,在路旁的树荫下停了。刚要打电话,忽然有人敲了敲车窗,打开一看,竟是小许。梁健走下车,一边去拿东西,一边问:“等了一会了?”



    “没有,刚走出来就看到你的车在这。”小许说道。



    梁健将东西拿出来后,先将自己准备的两份递给了小许,道:“红色这一包是给省长的,这蓝色的,是给你的。你别嫌弃。”



    小许也没推辞,感谢了一句就收下了。梁健又将成海准备的两份礼物也递了过去,道:“这是我那边组织部部长成海同志准备的。一样,一份是你的,一份是省长的。”



    小许诧异地看了梁健一眼,没说什么,就收了,他都将东西都收好后,又返回来跟梁健聊了几句,不过没提成海,他不提梁健也没提。



    小许赶着要去和徐省长汇合,两人就没多聊。他一走,梁健也就没事了,正好肚子饿了,就上车,准备找家饭店吃一点。



    这个时间正好上下班时间,城里车多,梁健就让小五往城外开。开到外环路的时候,忽然见旁边有个路标,有个农庄就在这附近。



    小五说:“要不过去看看?再往外估计也没什么饭店了,只能去服务区了。”



    梁健听后,看了看时间,七点还没到,吃个晚饭,十点前到家还是可以的。梁健便点头了。



    车子照着指示牌拐进那条小一些的柏油马路,路两旁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倒也别有风味。没开多远,就看到了一个小山庄。山庄看着不大,一排三层的大木屋,两边还有几栋小的。一扇大木门,一半开着,一半掩着。



    小五的灯闪了两下,立即就有人出来将门打开了。车子开过去,开门的人问:“几位来吃饭的吗?”



    “是的。”小五回答。



    车子挺好后,就有人过来引着他们往大木屋那边走。从外面看这排木屋里灯火通明,可走到里面才发现,这木屋里都是一间间的大小包厢。



    站在大堂,很安静,没什么声音传出来。站在柜台里的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到梁健和小五二人,笑得很甜:“两位订的是几号包厢?”



    梁健愣了下,问:“这边都要订的吗?”



    小姑娘眼珠一转,笑道:“一般都是要订的,因为我们这边来吃饭的人比较多。不过今天正好还有两个空的,你们就两位吗?”



    “是的。”梁健回答。



    小姑娘沉吟了一下,笑着说道:“里面有个六人的包厢,就是房间有点小,你们要是介意的话,也可以换十人的包厢。不过,我们十人的包厢,都是有最低消费的,你们就两个人,不太实惠!”



    “就六个的好了。对了,六个的,也有最低消费吗?”梁健问。小姑娘笑了一下,露出两个小虎牙,声音甜甜地回答:“是的。六个人的最低消费是3888。”



    梁健吃了一惊,就算是按照六个人来算,人均也要六百多一个人了,这个消费,就算是放在整个西陵省,也算是比较高的消费了。何况他们就两个人,本来也就是打算随便吃一点,犯不着吃这么贵的。



    这种事,没必要为了个面子跟钱过不去。梁健说了句:“那算了。”就准备往外走。



    刚转过身,听到门口有说话的声音,抬头一看,竟还碰到个熟人。进来的人,看到梁健,也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堆上了笑脸,快步迎了过来,惊喜喊道:“梁记!”



    梁健也是没想到竟会这么巧遇上潘长河,还真是‘冤家路窄’。握了个手,客套了两句后,梁健就想走,电池厂的那份计划,梁健一直扔在办公室的抽屉里都没拿出来过,现在要是不走,潘长河肯定要说这个事情。



    可潘长河也是差不多的心思。之前那半个多月,他也旁敲侧击地问过,梁健就是没给他正面答复。今天好巧碰上,他岂会让机会错过。



    当时,就跟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介绍了梁健后,就道:“梁记就两个人?晚饭应该还没吃?要不一起吃!”



    说着,就招呼那个前台小姑娘道:“包厢里再加两个位子。”



    “好的。”小姑娘立即就拿对讲机吩咐人加位子。梁健见势不妙,立即就说:“不用加!我赶时间,我们回头再一起吃饭。”



    “梁记,这俗话说,这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您大忙人,我平时都找不到你,今天好不容易碰上了,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潘长河说道。



    潘长河毕竟是徐京华介绍的,梁健也不想太抹了他的面子,犹豫了一下,只好退了一步,说:“行,那我就稍微坐会。”说着,他看了下时间,道:“我坐到七点半,怎么样?”



    “现在都七点了,半个小时,这菜都还没上齐呢!这样,八点,八点怎么样?”潘长河好像是去买菜的,讨价还价。



    梁健不想站在这里跟他扯皮,便点了头。



    进了包厢坐下后,梁健打量了一下喝潘长河来的这群人。今天明显是潘长河做东。潘长河带了一个女秘,女秘身材不错,长得也算中上之姿,就是脂粉太重,有些风尘气。



    除了女秘外,还有五个人,其中两个女的,三个男的。两个女的,一个年纪有些了,估计有四十出头,另一个很年轻,是跟其中一个男的一起来的,进门的时候还挽着手,应该是一对。另外那个女人好像是单独一个人,因为坐下后,她也不跟任何人说话,穿得是职业装,衬衫,西装裤,挺严肃的样子。



    三个男人中,两个都是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一个是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那个年轻女的,就是和他一起的。



    这男人在这群人里好像身份要高一些,那两个中年男人说话时总是有意无意地捧着那个男人。



    潘长河一一给梁健介绍了一下,梁健收了几张名片,记住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叫闫如玉。一听到这个姓,梁健就想到一个人,前任西陵省组织部闫部长。不过,罗贯中下台后,他也被挖了出来,据说判刑了。不过具体消息梁健也没注意。



    梁健也只是正巧想到了,这应该只是个巧合。中国那么多人,别说重个姓,就是重个名也很正常。



    另外一个让梁健记住的人,就是那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叫王子豪。那两个中年男人,老是喊他王少爷。潘长河也喊,介绍的时候,还特意介绍了一句,王子豪是世界百强企业之一王子集团老总的侄儿子。



    侄儿子……梁健在心底笑了下,没说什么。



    很快,菜就上来了。上的都是些大菜,梁健看了一眼,都是不知道什么动物的肉。潘长河介绍过后,梁健才知道,这家农庄是专门是山味的。而且,都是野生的。怪不得,这消费这么高。



    面前的肉,除了野山鸡这些常见的,还有一道大菜,是穿山甲的,不过潘长河所,这穿山甲是人工饲养的,不过饲养的方式比较生态,都是放养的,所以也可以当野生的。



    潘长河似乎对这个农庄的事情很清楚,梁健问了问,原来这个农庄是潘长河的一个亲戚弄的。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