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火烧沁海园-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352火烧沁海园

笔龙胆2018-3-6 16:46:41Ctrl+D 收藏本站


                    小许已经给他倒上了茶和酒。放过去的时候,徐京华将酒往边上一堆,道:“酒不喝了,喝点茶。你们酒应该也差不多了?”说话时,瞟了一眼小许,小许将头低了下去,通红的两颊更红了。



    梁健和广豫元赶紧换上了茶,徐京华又吩咐小许:“把该撤的都撤了。”



    小许慌忙动手整理,梁健给了广豫元一个眼神,后者也立即伸手帮忙,一会儿将桌子空了出来。小许将餐车推到门外交给了门外候着的服务员。



    梁健又给徐京华空了一半的杯子里添了点茶水。



    刚放下壶,徐京华忽然开口:“这次过来,是为了路的事情。”



    他一语点穿,倒也不奇怪。吴波去省里找刁一民他们的事情,他应该已经听到消息了。梁健也不隐瞒,点头承认:“是的。”



    徐京华慢慢悠悠地喝了口茶,道:“你们呀,太急。这路该修,迟早会修。”



    广豫元想说话,被梁健一个眼神制止了。他微微笑了一下,道:“我知道。省里一直都是想着下面的,只不过,区里的人嘛,突然有了这么大件好事,耐不住性子,也是可以理解的。”



    徐京华眉毛一挑,目光忽然盯着梁健,问:“那你呢?你怎么也耐不住性子?”



    梁健心中一凛,知道徐京华八成是对吴波去找刁一民和相国平有些不开心。虽然梁健知道这是吴波的自发行为,但是在徐京华看来,吴波是梁健的下属,梁健如果连自己的下属都管不好,那还做什么领导。



    梁健心里心思急转,几秒后,笑着回答:“我的性子,省长您是清楚的,您不是也长批评我性子太急躁嘛!这一下子也改不过来。”他假装不懂徐京华背后的意思,继续说道:“我呢主要也是着急安吉拉项目的事情,这迟迟定不下来,心里落不定。”



    徐京华语气缓了些:“安吉拉项目的事情主动权不在我们手里,你急也没用。”



    “我知道我急也没用,这不是瞎急嘛!”梁健继续笑呵呵地:“不够,我倒是有个想法。”



    “什么想法?”徐京华边说,边拿起茶杯喝水,显然没认真。



    梁健只当是看不出来,答:“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先把路修起来。”



    徐京华眉头顿时一皱,杯子一放,脸色又沉了下来,哼声道:“行啊!只要你有这个钱,你想什么时候修就什么时候修!”



    “省长,您要不先听我说完?”梁健尽量赔着笑。



    徐京华哼了一声,虽然不再嘲讽,但脸色没好多少。梁健只得忍着,继续说道:“我认为安吉拉那边之所以迟迟不肯松口,无非就是想从我们这争取更多的好处。而安吉拉项目要是落户山口区,那么首先要解决的最大问题是什么?肯定是路。要不然他的项目就算再好,这样的路,走路都吃力,又能有多少人愿意过去。除非酒店安排直升飞机专门负责接送,但是这样的话,就扼杀了至少一半的中产阶级顾客。他的酒店虽然定位高端,但主要客户人群还是以中产阶级为主,如果使用直升飞机作为进出主要交通工具,那么所产生的费用相对会提高房价,而且必然是大幅度提高。房价的提高,必然会直接导致一大波客户群的流失,安吉拉肯定是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的。所以,他们的项目要落户山口区,那么第一件事必然是要解决路的问题,否则修建酒店也是极大的困难。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能提前将这个横亘在他们面前的大石头给搬走了,那就是相当于帮他们节省了起码一个亿以上的投入。”



    梁健说完,以为徐京华会有所动容,起码会思考一下,可他没什么反应,脸色有点冷,口中淡淡说道:“如果安吉拉的项目落户山口区,那么路肯定是省里负责修的!这一点,我们早就和安吉拉方面达成了共识。”



    徐京华这话是在告诉梁健,你刚才那一大堆,都是废话。你想得到的,我们会想不到?我们难道比你还蠢?



    但实际上,梁健想表达的意思,还没有表达完全。他刚要补救,徐京华却没了耐心,一挥手,道:“你们今天过来要是就是为了路的事情,那就没必要说了。该修的迟早会修,你们急也没用!”说罢,他就准备站起来,打算走了。



    如果就这么走了,那梁健这一趟,可算是白来了!



    梁健慌忙说道:“可是,省长,这路虽然迟早会修,但是谁修的,可不一样!”



    徐京华顿时转头盯着他。



    机会来了,梁健赶紧接着说道:“您想,如果我们先把路修了。那在山口区百姓的眼里,那是您体恤山区百姓生活辛苦;在安吉拉集团的眼里,那是您先把诚意送到了他们面前。”



    徐京华眯起了眼睛,不说话。



    梁健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汤姆无非是想待价而沽。路是我们的诚意,剩下的,只要我们能给得起,多给他一点,也无妨。对您来说,只要让安吉拉松口的,是您就行!”



    梁健终于说完,片刻后,徐京华忽然一笑,道:“你倒是看得很透彻嘛!”



    梁健听这哈,刚想松口气,忽然一直没说话的广豫元开了口:“我们都是您的兵,您教导得好!其实,刚才这些想法,也是受了吴波他们的启发。吴波这一次来省里,我们也是措手不及。本来梁记还想着跟韩国明他们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找个时间,一起过来请教一下您的意见,没想到吴波没打招呼就过来了!”



    广豫元这话说完,徐京华的脸色缓了不少。梁健看在眼里,心里忽然有些心惊。看来徐京华刚才那笑,并不是真的在夸梁健呢。



    梁健偷偷看了一眼广豫元,果然还是广豫元了解徐京华。他跟徐京华难么多年的关系,也不是白来的!



    徐京华到底还是没给一句肯定的话,但他最后还是松了口,能松口就不错了。回去的路上,梁健跟广豫元说了句谢谢。



    广豫元憨厚一笑,道:“没什么。”



    梁健犹豫了一下,问:“你有没有觉得徐省长最近变了?”



    广豫元脸上笑容消失,沉默了一会,道:“人嘛,总是会变的。在不同的环境,就会有不同的心境。其实,徐省长已经算不错了。要不然,他做第二个罗贯中,也是轻而易举的!”



    这句话中的罗贯中当然并不是后来落马的罗贯中,而是最辉煌时期的罗贯中。



    梁健吃惊地看了一眼广豫元,没接话。



    车厢里,气氛有点沉重。



    那天晚上的谈话,应该是起了作用的。因为,之后一个星期后,省里忽然派了个团队下来,说是要来对山口区的地形情况进行测绘,规划一条合理的道路。



    既然流程已经开始走起来了,那么说明修路应该不远了。



    梁健趁着广豫元回家的时候,让他给徐京华的家里带了点东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太和宾馆的点心,还有一些小玩意。



    徐京华的夫人喜欢这些。



    广豫元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两件小衣服,都是给霓裳的。粉嫩嫩的公主装,霓裳很喜欢。



    徐京华跟夫人关系不错,跟沁海园老板玉兰的关系也不错。



    某天,禾常青来找梁健,半聊天半谈事。谈完工作唠嗑的时候,禾常青忽然提到了沁海园。



    禾常青提到沁海园,是因为一桩暴力事件。最近的新闻头条。梁健倒是没注意,据禾常青说,闹得挺火。不过,梁健没从禾常青嘴里听到禾常青的名字,应该是没牵扯出来。



    等禾常青走后,梁健特地在上查了查。事关徐京华,多关注一些,心里有个底,总是没错的。



    新闻上说,起因是因为有一伙人晚上喝多了去了沁海园,非要在沁海园定个包厢。可是当天包厢据说是已经定完了。可是那伙人不信,闯进去后发现有一个包厢是没人的,就一定要在那个包厢里坐下来。服务员不准,就闹了起来。



    对方是喝醉的,酒壮怂人胆,借着酒劲,这伙人把两个服务员给揍了,一个被捅了七八刀,命悬一线,差点没救回来,还放了把火,把沁海园烧了一半。



    沁海园这地方,虽然外面看着一般,可里面活脱脱就是一个古代的私家庭院,里面这装饰,没有千万下不来。这一把火,烧得不是房子,都是钱。



    问题是,纵火伤人的人找到了,是几个混社会的混子,根本没钱。问他们为什么要去那里闹事,都说是喝多了。



    可也有人说,这些人是受人指使的。具体是谁指使,没人点穿,但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来,指的是政府里的。



    也有人说,沁海园的背后,就有政府关系。有人看到,到了晚上这沁海园进进出出的都是政府车。



    不过,传言不少,目前为止,还没见到徐京华的名字。



    这事情发生已经有两天了。梁健猜测,徐京华这两天估计是不好受。沁海园背后老板到底是不是玉兰,不好说。不过玉兰跟徐京华的关系不简单,感情应该挺深,出了这么大的事,徐京华恐怕也很想弄清楚到底是谁干的。



    梁健也不信,那几个混混真的是喝多了碰巧到了那里。沁海园地方不在闹市区,附近也没啥酒,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碰到的。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