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 随您指挥-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377 随您指挥

笔龙胆2018-3-6 16:47:25Ctrl+D 收藏本站


                    丈母娘一怔,立即就有些慌,但还在强撑着:“我不信!”



    “那我们就打个赌,好不好?”梁健笑着说。



    丈母娘头一撇,道:“谁跟你打赌!你走开,不要拦着我!”



    梁健道:“你要是能保证不吵了,那我就让开。否则的话,我就只能让保安进来请你出去了。”丈母娘一听这话就要急,梁健则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这里是工作的地方,您要过来看看豫元同志,跟他好好聊聊,那我是欢迎的,我作为豫元的领导,您是他的长辈,我十分欢迎您过来。但您要是在这里吵架闹事,那我就只能对您说一声抱歉,毕竟我们要工作,您不能因为你们家的私事,影响别人对不对?如果您要是对他,或者对我有什么意见,我们可以到办公室里,关上门,坐下来慢慢聊!我相信,没什么事是不可以商量的,您说呢?”



    丈母娘看着梁健,神色里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市委记的身份放在那,老人家也不是真不懂事,不过就是想借机撒泼,梁健一说要让保安轰她出去,她自然就老实了。



    这边安抚下来后,梁健看了眼禾常青那边,两人站在另一边,广豫元手扶着额头,神色颓败,显然十分沮丧和难堪。



    梁健叹了一声,旋即将丈母娘先送进了豫元的办公室,把门一关,走到广豫元这边。还没开口,广豫元就开口说道:“梁记,对不起,让您看笑话了。”



    梁健道:“这哪是什么笑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理解。我已经跟你丈母娘说过了,她应该不会再吵了,你进去跟她好好说说。”说到这里,梁健犹豫了一下,道:“如果他们真的坚持希望你去省里的话,你也考虑一下。毕竟夫妻两人长期分居两地,对你夫人来说,确实不公平。”梁健说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了项瑾的,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酸涩。



    广豫元低着头不说话,他没注意到,梁健声音的变化。倒是旁边的禾常青,看了他一眼。



    梁健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广豫元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抬头歉疚地看了梁健一眼,然后转身往办公室那边走过去。



    梁健看着他进了办公室后,在门外站了一会,确定里面不会再吵起来后,才招手和禾常青翟峰两人离开了那里。



    走的时候,禾常青看了梁健一眼,道:“看来豫元同志回省里的事情应该是没什么悬念了!”



    梁健叹了一声,没接话。



    跟禾常青分开后,梁健想了想,给沈连清打了个电话。最近有段时间没联系了,沈连清接到他的电话比较惊喜。那边声音挺嘈杂,梁健就问:“你在外面?”



    沈连清回答:“陪楚市长吃个晚饭。”



    “那晚点你空了,给我回电话。”梁健挂了电话后,脑子里依然在想广豫元的事情。看今天的情况,广豫元回省里的可能性很大,十之**。他一走,市委秘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到时候必然会有很多人打这个位置的主意,甚至不用等广豫元走,只要今天的事情传出去,有心人略微一打听,多少都能知道点风吹草动,不少人估计都要坐不住了。



    这个位置虽然梁健的意见也是重要的,但到底还是要通过省里的,如果省里不肯让沈连清过来,那这件事就成不了。想到这里,梁健的心就沉了下来。



    梁健一边想,一边车子往家开。最近有段时间没在家吃晚饭了,天天不是办公室里加班就是在外面应酬,霓裳看到他回来,开心极了,扔下手里的玩具就要他抱。抱了一会,梁父过来从他手里接过霓裳,让梁健去吸收准备吃饭。他话刚说完,就咳了起来。霓裳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稚嫩的声音带着焦急忧虑,转头就喊在厨房和保姆在一起忙乎的梁母:“奶奶,爷爷又咳了。”



    梁健见梁父咳得厉害,也皱起了眉头,问:“爸,你怎么了?怎么咳得这么厉害?”



    这时候,梁母走了出来,道:“让他戒烟他不戒,感冒了还抽,这不支气管炎又发了。”



    梁健刚要说话,梁父缓过起来了,笑着说道:“现在酒也不怎么喝了,烟还戒了,那这日子过着还有什么劲!”



    “感冒了还是别抽了,等好了再抽也行。不过,尽量还是少抽一点,身体第一。”梁健心疼地唠叨了一句,说完又问:“去看过了吗?”



    梁父道:“去过社区医院了。老毛病了,吃点药就行了。”



    “老毛病才要重视,现在很多大病都是这样来的,这样,明天我带你一起去医院检查下。”梁健道。



    梁父忙摆手,道:“你忙你的,我要去自己会去。”



    梁健看了梁父两秒,脑子里想到广豫元的事,犹豫了一下,道:“那这样,明天让翟峰来陪你过去,我正好要去趟省里。”



    “不用麻烦人家小翟,放心好了,没事,就是点老毛病。我保证,明天就不抽烟了,等好了再抽!”梁父坚持不去医院,梁健拗不过,也就松了口。不过他吃过晚饭,还是去房给翟峰打了电话,让他明天抽个时间带梁父去医院检查下。



    沈连清是八点多的手打电话来的,梁建刚吃好晚饭,正准备陪霓裳读。梁健让小五陪霓裳读,自己则走到房去接电话。



    沈连清声音听着很清醒。梁健问:“没喝酒?”



    沈连清道:“嗯。今天是陪那个潘长河的人吃饭。楚市长喝多了。我正好这两天胃不舒服,才躲过了。”



    潘长河这个名字也有段时间没听到过了,这会听到沈连清提到他,梁健立即想到了他那个电池厂的项目,就问:“项目现在进行得怎么样?”



    沈连清回答:“其他都还好,就是钱到位得太慢。这个潘长河太狡猾了。”



    梁健听后沉默了一会,潘长河的狡猾,梁健是有数的,要不是他狡猾,当初他的电池厂项目也不能落户在荆州。梁健在心底叹了一声,楚阳太忠厚,跟这个潘长河玩,有压力。他问沈连清:“楚阳怎么样?”



    这含糊的一句话,沈连清却听得懂。他回答:“各方面都不是很好,比较焦虑。赔偿款项,上一次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潘长河不打款,这边就付不出去,付不出去,当时的承诺就成了笑话,楚市长压力很大。”



    梁健听后,心底多了些阴霾。潘长河的电池厂项目虽然当初梁健是让楚阳自己做的决定,但荆州毕竟是隶属于太和市的,现在潘长河那边闹幺蛾子,梁健心里到底还是不舒服的。这时,沈连清可能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忙转移了话题:“记,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还是以前的称呼。



    梁健回过神,想起刚才沈连清的话不由犹豫了一下。这个时候,把沈连清弄回来,无疑楚阳的压力更大。但就像徐京华无人可用之外,市委秘长的位置无论谁坐,都不如沈连清坐来得让梁健放心。



    梁健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最近市里可能会有调动,我想让你到市里来,你有兴趣吗?”



    沈连清那边安静了一会,不知是惊讶还是在考虑。大约过了有七八秒钟,梁健听到沈连清回答:“我听记您的安排。”



    对于这个答案,梁健还是满意的。沈连清从永州跟着他到这里,对于沈连清,梁健的心里除了是秘,助手之外,还有朋友,甚至是家人这样的情感在其中。



    “豫元可能要调去省里了,到时候我希望你来坐这个位置,有信心吗?”梁健问他。



    沈连清尽量平静,声音中却依然难掩惊讶:“这会不会太快了?我怕我自己做不好。”



    “没有人是生来就会当官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做官这事,三分运气,一分天赋,还有六分都是靠努力!你不笨,运气已经来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想不想了。”梁健平静地说道。



    电话里安静了一两秒时间后,听到沈连清回答:“您以前说过,不想往上爬的人当不好官。按照这个标准,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当不好官,不过,我喜欢跟在您身边。我会努力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的!”



    听了这话,梁健忽然响起,当时在永州时,自己本来曾打算在离开那里前,将他安排好的,但当时他却提出要跟着他到太和来。想起那时候的事,梁健就笑了起来,道:“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等以后结了婚,有了家庭,你不想往上爬,也得往上爬的。”说到这里,梁健顿了顿,又问:“说到这里,你现在自己的终身大事,打算什么时候解决?”



    沈连清沉默了一会,道:“这种事,急也急不来,看缘分!”



    毕竟是私事,梁健也不好多说,略微唠叨了两句后,正好霓裳过来找他,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梁健就从家里出发了。他要去见刁一民。为了避开徐京华,梁健特地赶在一大早,在刁一民出门前,去他家里找他。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