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推手不成-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424推手不成

笔龙胆2018-3-6 16:48:49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那个有些熟悉的车牌,梁健心里忽然一亮。()之前总觉得不太对的事情,一下子就对了。



    江河被带走,不是因为他的那封信,是因为还有人举报了他。而这个人,应该就是甄东文。



    江河两天都没回来了,再回来的可能性不大。只不过,关明明还在。难道说,这件事的锅都让江河一个人背了?



    对梁健来说,江河走不走的影响倒不是很大,只不过也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一下,但关明明要是能走,却是让梁健心里清净不少。



    而且,这关明明也干净不到哪里去。就光净水项目那件事,她应该就拿了有五十万左右。这女人,胃口不小。而且,她不但胃口不小,而且肆无忌惮。



    回到办公室,关明明正好从办公室里往外走,和梁健碰面,她抬头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就踩着她那双十公分的高跟鞋噔噔噔地往外走,昂着头,就像是一头骄傲的孔雀。那天,她和赵静吵架,梁健先是把她关进办公室,又是在甄东文面前替赵静说话,所以关明明这几天把对梁健的厌恶都写在了脸上。



    梁健本来对她就不喜欢,经过这一桩事,就更不喜欢了。此刻看到她拎着包往外走,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喊住了她:“关明明,你去哪?”



    关明明停了下来,转过了半个身子,斜着眼睛看着他,神色骄傲不屑地回答:“我出去办事,怎么了,梁处长这也要管?”



    梁健见她态度如此嚣张骄傲,心里也有了傲气,立即就说道:“难道我管不得?”



    关明明听了,眼睛一白,哼了一声,道:“那也要你有这个权力管才成!”



    关明明这话说出口,今天刚回来上班的杨秀梅立即就上来打圆场:“明明,你怎么说话呢,梁处长问问你去干什么,也是应该的嘛!毕竟,他是处长,我们做什么事情,也是应该要跟他汇报一声。”



    杨秀梅虽然是个市领导夫人,但人还算低调,用通俗的话说,情商比较高。她这话,不仅给了梁健面子,也给了关明明台阶。梁健虽然不需要她帮助给面子,但也还是感激她的这番话,不过关明明就不太识趣了,杨秀梅递了个台阶,她立即就一脚把这台阶踢开了,冷着脸说道:“他是处长怎么了?我跟他汇报?他算哪根葱?行了,秀梅姐,我赶时间,先走了。”关明明说完,还不忘剜了梁健一眼,才扭身像只高傲的孔雀一样噔噔噔地走了。



    杨秀梅带着不好意思地笑容来跟梁健替关明明道歉:“梁处长,你别生明明的气,她也就是小孩子脾气,一时的。”



    梁健笑了笑,岔开了话题:“你伤怎么样?”



    “没事了。多谢梁处长关心。”杨秀梅回答。



    梁健又道:“其实处里也没什么事,你多休息几天也没事的。”



    “不用,在家也没事,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来上班,起码还有人陪着不是。”杨秀梅笑道。



    “那也行。那这两天,你工作少做点,分一点给其他几位男同志。如果感觉累,也可以早点回去休息。”梁健道。



    杨秀梅笑着谢过梁健。



    梁健回到自己的那间小办公室,坐下来后,想着刚才关明明那态度,心里便有些生气。虽说,好男不和女斗,但工作和生活是两回事。这关明明虽然是个女人,可也是个下属。摊着这样的下属,梁健算是运气不好呢,还是不好呢。



    想着那封信,送过去都几天了,怎么就一点动静也没有呢?如果说,纪委重视了这封信,当回事地查这件事,那么不应该只是江河被带走,关明明应该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梁健清楚地记得,那封信中,对于关明明在净水项目中拿钱这件事,可是有确凿证据的。



    可现在,江河被带走都三天了,关明明还好端端地在这跟他吵架,这只能说明,那封信虽然送到了陈亭的手里,但肯定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什么问题呢?



    梁健有些想不明白。



    没等梁健想明白,江河被撤职的消息就传来了。这环保局中,一片哗然。江河在环保局中,素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另外那位副局长手里的权力跟江河完全没办法比。大家都在说,等甄东文把位子让出来,轮到的肯定是江河。



    可,这世事变化得太快了。江河被撤职,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这事情就已经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梁健去吃饭的时候,听到食堂里不少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每个人都在拼命地从江河这位‘失败者’身上寻求正义感。



    吃过饭,回到办公室,原本每天都要休息一会的他,靠在椅子里,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江河的事情,进展得太快,他连其中到底产生了什么猫腻都还没想清楚,这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一种挫败感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第一次当一个幕后推手,去推动一件事的进展,结果却是以失败而告终。很明显,这次的事情,实际上并不难。因为真相大部分清楚,梁健要做的,只是化身东风,在那条借箭的草船上推上一把。可他,却推歪了。这就证明了,他在这方面的能力,是不成熟的。



    挫败感在心里一旦产生,就会容易滋养长大。梁健不想让这种挫败感放大,影响他的今后,所以,这件事,他还是得要想办法‘拨乱反正’,重新那这条偏航的船回归正途。



    梁健在快下班的时候,将李启东叫到了办公室。最近这几天,李启东的工作明显少了许多,甄东文已经开始表现出他对李启东的不待见。所以,短短几天,李启东在局里的地位和人缘,可谓是一落千丈。



    李启东进门,脸上就露出了一些不信任的神色。看来,他也不笨,应该也猜到了,那封举报信,最终还是没能产生什么效果。



    毕竟,关明明还好端端的在那。



    “梁处长,你找我什么事?”李启东站在门口,就不肯往里走了。梁健看了他一眼,目光又落到那扇没关好的门,道:“你先把门带上。”



    李启东犹豫了一下,转身将门带上了。但神色总是不太和善,隐隐中还露着一丝怨恨。



    梁健装作没看到,指了指桌前的椅子,道:“坐。”



    李启东没动,道:“我还是站着。梁处长有事就说,我还有事,赶时间。”



    “心里在怪我?”梁健看着他道。李启东神色微微一变,目光闪烁着回答:“我能怪梁处长什么。梁处长说笑了。”



    梁健呵地笑了一声,岔开了话题,问:“赵静最近怎么样?”



    提及赵静,李启东的神色忽然就冷了下来,立即回答:“我不知道。”语气中的怨气,可比他对梁健时的要浓厚多了。



    梁健觉出不对,就问:“是不是出什么情况了?”



    李启东抿着嘴沉默,但几秒过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她被调到东城区环境保护局去了。”说完,他顿了顿,又道:“她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接我电话了。我去她家找她,她也不见我。”



    梁健听他说完,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之前想不明白的事情,忽然间,好像就透彻了。赵静忽然被调去东城区环保局,而且又和李启东断了联系。赵静的这些变化,都在暗示着,或许问题就出在赵静身上。



    对于一个局长来说,将一个科员安排到下属部门去,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要是想悄无声息地进行,那就有一定的难度了。赵静调去东城区,正规程序肯定还没走。



    不过,这其中还是有矛盾。赵静是甄东文亲自开除的。甄东文如果想将赵静调走,何必绕这么大一个圈,这就说明,这中间肯定是有缘故的。



    梁健想到,当初那封信最后是让赵静交给陈亭的。或许,问题就出在了那个环节上。赵静很可能没将信送出去,也有可能,信被赵静换了,然后导致了这件事并没有朝着梁健期望的方向走。但,赵静这样做,肯定有她的理由。



    那么理由是什么呢?



    或者说,赵静和甄东文之间,又产生了什么样的交易?



    梁健甚至想到,或许从赵静跟关明明吵架,就是一个局呢?



    但无论怎么样,梁健心里都是不舒服,原本以为想得很周到的局,却没想到被人悄无声息的给破坏了。这种感觉可不爽。



    旧的疑问解决了,但又出现了新的疑问。不过,大概可以确定,赵静未必真的就那么无辜,这一次的事情未能如愿的关键,说不定就在赵静身上。



    知道这个后,梁健反倒是沉下心来了。



    晚上回到家中吃过晚饭,他就躲进了房,给小五打电话。



    小五刚开始没接,过了一会,才给他回过电话来。



    梁健仔细问了问他,那天让他去找赵静,见到赵静之后发生的事情。每个细节,梁健都问了。



    虽然没发现什么,但更加确定了问题就出在赵静身上。



    原本对这件事,梁健是出于一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外加自身好奇的心思,才插手这件事。可事情到了这里,梁健心里却已经被激起了好胜心。



    这么简单的一桩事,他要是都不能完美的处理好,那么他又该如何去应对以后那些必然会降临的更复杂的事情。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