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冤家路窄-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432冤家路窄

笔龙胆2018-3-6 16:49:3Ctrl+D 收藏本站


                    主楼前,梁健去车里拿了水壶后,又转了一圈,才往回走。回到花园里,老唐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



    梁健笑了笑,道:“接了个工作上的电话。”



    说起工作,胡景然就问:“听你爸说,你前段时间升副局长了?”



    梁健点头回答:“是的。”



    “虎父无犬子这话还是没错的。”胡景然笑道。



    梁健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



    “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成绩也不错了。”胡景然道:“就是脾气上,还是要稍微内敛一点。官场可是比战场更要黑暗。”



    梁健点点头:“我以后会注意的。”



    胡景然点头赞许地笑了笑,而后忽然说道:“上次的事情,很抱歉。”



    梁健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老唐已经抢先开口:“说抱歉就见外了,再说了,这事情跟我们也有一定关系。”



    胡景然摇摇头,脸上掠过些伤心的颜色。老唐见这情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现在主要任务就是养好自己的身体,其他的什么都不要想,有什么情况,我都会留意的。”



    胡景然转头朝老唐用力地笑了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行了,你休息,我们走了。”老唐说完,就站了起来。胡景然也要站起来,被老唐按住了。



    梁健也跟胡景然道过别后,两人就一起往外走。刚走到主楼外,忽然前面走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梁健还没认出来,对方先认出了两,立即迎着走了过来。



    老唐站住了脚步,梁健也停了下来。金大壮满脸带笑地走过来,目光在梁健身上一扫后看向老唐,道:“来看老胡啊?”



    老唐不答反问:“你来干什么?”



    金大壮笑道:“我来看老胡啊!怎么?难道还有规定不许我来探望?”



    老唐神色有些冷,哼了一声,道:“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是吗?”



    “我之前还在想,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果然是你唐宁国!”金大壮眼神蓦地一冷,可脸上笑容依旧,继续说道:“不过,我金大壮想做的事,没人能拦得住。你唐宁国也不行。”



    老唐眯起了眼睛:“是吗?”



    “不信,你尽管来试。”金大壮笑得嚣张极了。



    老唐眯着眼睛看着他,几秒后,忽然一扫阴冷的神情,微微一笑,道:“既然你邀请我了,我要是不试试,岂不是不给你面子!不如,我们就玩点大的怎么样?”



    老唐这么一笑,金大壮的笑容立即就有些端不住了,神情微微严肃,沉声问:“大的?你什么意思?”



    “给金氏集团改个姓怎么样?”老唐笑着说道,声音云淡风轻,不含丝毫硝烟味。可就这么一句话,却让金大壮瞬间变了颜色,他阴沉了脸,道:“唐宁国,你好大的口气!想吃下金氏集团,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么大的胃口!”



    老唐笑着回答:“我有没有这么大的胃口不重要,重要的是,金大壮你这些年仇家可没少结。你别忘了,你这金氏集团当初是怎么起来的!不少双眼睛,都等着看你金大壮落魄的那天呢!”



    金大壮一下就皱紧了眉头,急声喝道:“唐宁国,你……”



    “我劝你,最好赶紧回去好好准备,现在的人,最会做的就是落进下石。”老唐说完,还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看着他难看的脸色,带着梁健,擦着他的身边,扬长而去。



    车子已经停在门口了,梁健给老唐拉开车门,上车后,梁健看了眼老唐的神色,有些阴沉。梁健犹豫了一下,问:“这个金大壮跟胡叔叔之间有什么……过节?”梁健斟酌了一下,才用了过节这个词,实在是老唐把关于胡景然生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瞒得太好,梁健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比较好。



    老唐看着窗外,过了一会才回答:“说来话长,比较复杂。”



    老唐还是不肯说。梁健虽然好奇,但也不想强人所难。想了想,便换了个问题:“你刚才说要让金氏集团换个姓,真打算这么做?”



    老唐的目光一下子幽长起来,他开口反问梁健:“金氏集团资产雄厚,算是个强劲的对手。如果是你,你打算怎么搞垮他?”



    梁健怔了一下,对于企业他的了解真的不是很多,而且他们谈论的是将一个资产要过千亿元的集团弄垮,这就像是要把一座山给推倒一样,对于梁健来说,是一个从未思考过的话题。



    梁健一下子难住了。这时,老唐从窗外收回目光,看了梁健一眼,道:“回去好好想想,给你一个星期时间,给我一份计划。”



    梁健没料到,老唐竟然突然给他不知了一个任务,一下子就懵在了那里,好半响才回过神。不过,难题虽难,倒也是个不错的挑战。梁健没拒绝。



    车子回到城里后,直接将梁健送到了局里,下车的时候,老唐对梁健说道:“有空带项瑾和孩子来家里走走。”



    梁健怔了一下,而后忙应下。



    老唐看了他一眼,然后将门给拉上了。梁健站在那里,有些失神。刚才这一眼,梁健又感觉到了去的时候,他在老唐身上感觉到的那种感觉—他老了。



    看着车子开远后,梁健转身走进局里。回到办公室没多久,李启东就来了。一进门,他就问梁健晚上有没有时间,想请梁健吃个饭。



    “你有什么事吗?”梁健看了他一眼,问。



    李启东忙摇头回答:“没事,就是想请您吃个饭。”



    “没事的话,饭就算了。我得回家陪孩子。”梁健一边给自己倒茶,一边回答。李启东站在那里,神色有些尴尬。



    梁健泡好茶,转身看到他呆呆地还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下,说:“你要是有什么事就说,在我这里,不用弄那套虚的。”



    李启东回过神,忙道:“真没事。那您忙。”



    梁健看着他转过身去,往门口走。梁健总觉得这个李启东有事,但他不说,梁健去逼问也没意思。只是,这饭么,梁健不想去吃,不想开这个头。



    不过,李启东也算是梁健在这里的第一批比较靠近他的人。梁健想了想,叫住了他,道:“你上次送的茶叶味道不错。”



    李启东听了,一怔之后立即笑了起来,道:“您喜欢的话,我回头再让家里人寄一点过来。”



    “那倒不用。等喝完再说。”梁健笑着拒绝了他。



    李启东笑着点头:“也行。那您喝完了就告诉我一声。”



    “好的。”梁健应道。



    李启东笑着走出去了。



    门一关上,梁健就在脑子里找了找,试图找出这李启东到底是为了什么事。上次李启东来送茶叶那次,也像是有事情要说的。



    不过,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出什么头绪来。



    过了两天,甄东文忽然打电话叫梁健过去,上次嘉利的事情过后,甄东文对梁健可以算是“敬而远之”,一般事情都不会找梁健。



    梁健接到电话后,稍微坐了坐,才出发。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遇到白秀琴。她看到梁健,就扭过了头。



    梁健也懒得跟她打招呼。



    两人一前一后,很快就到了甄东文办公室门口,白秀琴在前,抬手轻轻敲了两下,就打开门进去了,梁健刚要跟进去,白秀琴却在里面猛地用力一甩门,那扇门径直就朝梁健的脸上拍过来。要不是梁健动作快,立即伸手抓住了门把手,抵住了,恐怕今天就要‘血溅当场’了。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涌起的怒气,神情平静地走了进去。



    甄东文抬头看了看两人,道:“都来了啊,坐。”甄东文说话的时候,没有打算从办公桌后起来的意思,办公桌对面就一张椅子,白秀琴走过去毫不客气地就坐下了。梁健看了一眼,转身从角落里搬了个椅子过来,然后坐下。



    坐下后,甄东文还在看他的文件,过了好一会儿,才将文件夹合上,抬头看向两人。他的目光先在梁健脸上扫了一扫,然后落到白秀琴身上,微微一笑,道:“秀琴今天很漂亮嘛!”



    白秀琴一听,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一笑,道:“是吗?前两天老公从国外回来给我带的衣服,他说特别适合我。”



    梁健闻言,转头打量了一下白秀琴,她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贴身连衣裙,蕾丝钩花,领子到胸口和大腿中部以下的位置都是半透明的蕾丝,妩媚性感,确实比平常穿着套装的样子要好看一些。



    不过再好看的女人,要是不明事理无理取闹,那在梁健心里也就是个令人讨厌的女性而已。梁健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甄东文又跟白秀琴聊了几句后,转回了正题。



    “今天叫你们过来,主要是为了督查处处长一职。”说着,他看向梁健:“梁健你升任副局长也有段时间了,这个位置不能总空着。”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又转到了白秀琴身上,问:“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白秀琴立即就回答:“这种事,您一个人定就可以了,我肯定是跟着您的想法走的。”



    白秀琴的这个想法显然是让甄东文满意的,他笑了笑,转向梁健,问:“那梁健你呢?”



    梁健这时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件事,他想到了李启东之前来找他吃饭的事情,之前想不到他到底是有什么事没说,这会倒是想明白了,应该就是为了这个处长的位置。



    梁健收回思绪,朝甄东文说道:“我来这里时间不长……”



    “对啊,他到这里总共也才三个月左右时间,局里总共几个人他都不清楚呢!”白秀琴立即接过了梁健的话。



    甄东文一听,就要接话,梁健却抢先接了上去:“不过,我在督查处也待过两个月,对督查处那几个人的情况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白秀琴被梁健这话一噎,脸色微微变了变,她立即就要反驳,被甄东文看了一眼,才作罢。甄东文看向梁健,问:“那你的意思是什么?”



    梁健看着甄东文,说:“不如,您先说说您的意思?”



    甄东文微微眯了眯眼睛,眼里掠过些不悦,不过还是照着梁健的话,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觉得,彭明和杨秀梅都可以考虑。”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