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小小意外-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472小小意外

笔龙胆2018-3-6 16:50:14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中午,梁健吃过午饭回来,李启胜过来跟他确认晚上的晚餐,梁健这才想起这事,可他昨天晚上还说了今天晚上要带项瑾去逛街,去买钻戒。



    毕竟是先答应的李启胜这边,梁健只好给项瑾打电话,跟她保证晚上早点结束,然后陪她去逛街。



    项瑾表示可以改日,梁健却觉得,要是改日了,恐怕这事情会耽搁下来,所以还是坚持就今天。



    项瑾也没说什么。



    下午,四点左右,李启胜就先带着伍兵出去安排晚饭的事情了。梁健则是下班时间一到和其余人一起过去吃饭的酒店。



    一群人一起吃晚饭,一些话自然就不好说了,大家只能聊一些寻常的话题。女性聊八卦,男性讲荤段子,李启胜因为经常在外面跑,很会搞气氛,加上那位家里做生意的杨阳,也是能说会道的主,所以饭桌上气氛十分融洽,笑声不断。



    大约到了七点多一点,不喝酒的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喝酒得也都满面红光了。梁健还要去陪项瑾逛街,就准备走了。



    刚跟李启胜说,要先走,这时,那位坐在杨秀梅旁边的许一一忽然站了起来,端着酒杯就朝梁健走了过来。



    大家看出来她是朝梁健过来时,立马就开始起哄。尤其是酒喝了不少的杨阳和吴海涛,杨阳甚至还吹了声口哨。李启胜瞪了他一眼,他才回过神来,立即收了声音。



    梁健见这动静,皱了下眉头,看到许一一手里端着的那杯酒,加上她绯红的脸颊,于是不等她开口就抢先说道:“酒就不喝了,你也喝了不少,回头我再把你灌醉了,就不好了。这样,心意呢我领了,你回去坐着。”



    许一一一听杏眼一瞪,就说道:“不行!”



    梁健眉头一皱,这小姑娘从第一天梁健见她开始,就一直在彰显一种与别人不一样的行事说话的方式。



    比如此刻。在这样的场合,哪怕是再新的新手,恐怕都不会用这样果断的语气回答梁健,哪怕意思一样,也会选择一种委婉的表达方式。可是这个姑娘,偏偏就是如此的‘不一样’!



    梁健其实是不太喜欢的,不过并不是因为她的拒绝或许会让他有失面子,而是因为她说不行这两个字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世界就应该围着我转的迷之自信。



    “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但是我想说,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说着,许一一朝梁健一抬手中的杯子:“这杯酒呢,不是来敬你的,我只是想来告诉你,其实你也没那么优秀。”说完,她仰头就将这满满一杯葡萄酒给一口闷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杨秀梅,立即就代替她给梁健道歉:“不好意思,她喝多了,梁局长,您别跟往心里去,她胡说的。”



    李启胜也回过神来了,朝着杨秀梅使了个眼色,然后说道:“秀梅,你陪她出去清醒一下再进来。”



    杨秀梅立即就站起来拉着许一一要走。许一一却没顺从,一把将杨秀梅的手给甩开了,然后走到自己座位旁,拎起包就走了。杨秀梅还想追,许一一一摆手,道:“我没醉!说实话,跟你们一起工作这么些天,我还真有些看厌了你们整天戴着面具的那张脸。”



    说完,她无比霸气地就走了。



    所有人都怔住了,估计谁都没想到,这平时不怎么说话的一个小姑娘竟然会在今天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来。



    李启胜是组织者,许一一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是最挂不住面子的,想给梁健解释道歉,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人家醉了,这解释太牵强,只能说人家不懂事,可翻来覆去就这句话,又显得苍白。



    李启胜有些手足无措了。



    梁健笑了一下,拍了拍李启胜的肩膀,道:“小姑娘脾气大。我们之间可能之前有点误会,没事。行了,你们继续吃,我还得陪我老婆去逛街,就先撤了。”



    李启胜想挽留,但发生了刚才许一一的事情,也感觉不好开口,只好站起来送梁健出来。



    走出包厢,梁健就拦住了李启胜:“别送了,回去。”



    李启胜欲言又止,梁健宽慰道:“你放心,我犯不着去跟一个小姑娘计较。行了,你回头也别难为她。”说完,梁健又笑了笑,道:“其实想想,她最后说的那句也挺对的,现在的人呀,都带着面具过日子,想想也挺累的。”



    李启胜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很是尴尬。



    梁健转身走了,他没敢送。



    梁健走到外面,忽然发现许一一还站在门口,估计在等车。梁健想了一下,走过去问她:“你去哪?要不要送你一段?”



    许一一看了他一眼,眼里掠过些惊异,然后回答:“不用了。我想我们不顺路。”她声音清冷。



    梁健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走到一旁去等服务员取车过来了。



    车子来了后,梁健刚上车准备走,忽然之前一直站在那的许一一很快地就走到了车子旁边,拉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五一路。”许一一刚坐稳就开口说道。说完,她就低头看手机,也不看梁健。



    梁健哭笑不得,人家坐上了车赶下车也不好,毕竟之前是他邀请的。梁健只好乖乖地当一回司机。



    将许一一送到指定位置后,许一一生硬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就下车走了。梁健笑了笑后,很快就将这事给抛到了脑后。



    然后又去接了项瑾后,去市中心逛街。



    说是去逛街,其实就是带着目的性的直奔某个地方。而且,时间也不早了,留给项瑾挑的时间也不多。还好,项瑾从来都不怎么犹豫,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素来都很果断。没多久,她就在梁健的惊讶中选中了一款钻戒。



    钻戒不小,梁健掏卡的时候心中还在想,万一卡里钱不够就尴尬了。



    还好,最后刷完还剩几块钱。项瑾将钻戒带上后,瞄了一眼,就不看了。挽着梁健胳膊走的时候,梁健问:“不再逛逛?”



    项瑾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我没什么缺的。而且,小的还等着呢。”



    项瑾比梁健更清楚他卡里有多少钱,这是给梁健台阶下。梁健自然也就顺着下来了。



    回去的时候,车子到了家门前,项瑾下车,不知为何忽然就打开了后座的门,然后就看到后座上有个女人用的口红。



    项瑾微微皱了下眉头,问梁健:“今天有女同事坐了你的车?”



    “嗯,晚饭出来顺路送了一个女同事。”梁健如实回答。



    项瑾将那支口红放到梁健手里,道:“东西落了,你回头还给人家。”



    梁健看了一眼,也没多想,就放在车里,准备明天拿给许一一。



    第二天,梁健刚到办公室,许一一就来了。一进门,她就问:“梁局长,你昨天有没有看到我落在你车上的口红。”



    梁健立即就说:“看到了。”然后他想起,口红在车里他没拿上来。便说:“在车里,我忘了带上来了,要不我把车钥匙给你,你自己去拿下?”



    许一一也没拒绝。拿了车钥匙就出去了。过了有一会儿,她把车钥匙还回来了,梁健拿过车钥匙的时候,还说了一句:“锁了?”



    许一一十分肯定地说锁了。



    结果,梁健下班下去的时候,就找不到车了。梁健先前还以为自己记错地方了,结果他在局里转了一圈都没找到。然后,他才意识到,恐怕是那位许一一姑娘做了什么。



    他立即给伍兵打了电话,让他把许一一的电话给他。然后他打给许一一,结果这小姑娘根本不接他的电话。



    梁健打了好几个没接,只好去找警卫科,让他们看监控。幸好,局里的摄像头不少,最后查到,车子被停到后门外面去了。



    梁健又花了十多分钟才找到自己的车子,车子除了被挪了位置,倒也没什么毛病。梁健略微松了口气,但心里对这许一一,印象分也是直接拉到了零点。



    他跟这许一一,要说矛盾,无非就是第一次见面那回他误解了她的意图,但实际上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语气上略微差了一点。结果,她昨天来那么一出还不够解气,今天又整了这么一招,梁健甚至觉得,她昨天那口红落在车上,估计是故意的。



    不过,郁闷气愤是一回事,找她算账,梁健也没这个心情。男人去跟一个女人计较这么点事,难免显得太小气。而且,她虽然给车子挪了个位置,但车子还是好的。就从这一点上,梁健也不打算计较了,反正在这里也没待几天了。



    回到家,梁健跟项瑾说了这事,项瑾笑着说:“这古话怎么说的?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所以说,古人还是没错的,这女人呀,你们男人最好不要惹!你看,自己糟心了?你还不能跟她计较,不然你就是个小气的男人!”



    梁健无奈地朝项瑾笑笑,道:“本来想让你宽慰我几句,结果你还取笑我了!算了,以后这种事跟你说不得!”



    项瑾瞪他一眼,道:“你还想有以后呢!你要知道,这要是换了别的女人,昨天在你车上发现那只口红的时候,就该要跟你吵得不可开交了!”



    梁健忙拍马屁:“我知道,你不是一般女人嘛!”



    项瑾笑了起来:“现在嘴不是一般的甜!”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