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旧爱重逢-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480旧爱重逢

笔龙胆2018-3-6 16:50:28Ctrl+D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MPXIAOSHUO.】,无弹窗网络小说!

    “很忙?”胡小英拉着黄真真的手,巧笑嫣然。她变了,却也没变。依然如从前一般,充满着女性魅力,但她的身上,已然没了从前那股上位者的气势,此刻的她更恬静。



    她跟黄真真说这话,梁健就仿佛是空气一般,站在门口,他无法控制自己此刻砰砰乱跳的心跳,也无法控制自己被她吸引住的目光,就那么像根木头似的盯着她,好似,一眨眼她就会没了一般。



    许久,这两个女人才像是突然想起了梁健这个空气在,一起回过头看向梁健。胡小英松开黄真真,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又站住了。



    “你来了啊!好久不见。”她的声音依然温柔,梁健看着她,恍若隔世的感觉,让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他应该笑得很难看。



    坐下后,基本上都是胡小英和黄真真聊天,聊得都是些女人的话题,梁健坐在旁边,插不上嘴,甚是尴尬。



    可要走,他却也舍不得。她就在眼前,他甚至都不想眨眼睛。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样,失去的时候不觉得,等你失而复得的时候,才会恍然察觉到,原来内心里是这样的在乎。



    曾经的假装,连自己都骗了。可终究还是得要拆穿这个谎言。



    大概十点左右,黄真真忽然手机响了,她说出去接个电话。她走出去后,房间里就剩下了他和胡小英两个人。



    胡小英看他一眼,便去鼓捣桌上的茶具,梁健却盯着她,一动不动。



    “我脸上没有花。”胡小英终于忍不住。



    梁健沉默了一会,道:“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胡小英摆弄茶具的手顿了下,然后微微一笑,道:“说起这个,上次的事情,还要多谢你。”



    梁健听着她这话,胸口便猛地疼了一下。



    她怪他?还是,她已经放下了?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都觉得,那么的难以接受。总有话说,男人易变,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偏偏就无法放下这段感情。



    梁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在心底挣扎了良久,最终也只是涩涩地笑了一下。



    胡小英忽然给他倒了杯茶,并递了过来。他伸手去接的时候,也不知是自己下意识中的故意,还是真的是无意,就碰到了她的手。纤长的手指,有些凉。刚一碰触,她便往后要缩。梁健没有经过丝毫考虑,一把就抓住了。



    杯中的水晃了晃,洒了一些,烫的胡小英啊地惊呼了一声,梁健清醒过来,慌忙松开了手。



    胡小英收回手,梁健尴尬地问:“有没有烫伤?”



    “没事。”胡小英将手放到了桌下。梁健只能抬头看她,她略垂着脑袋,眼神盯着桌面,让人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房间里陷入一种让人要抓狂的安静,或者说,让梁健要抓狂的安静。这种安静,就好像是千万只蚂蚁在梁健身上疯狂的撕咬,把人逼疯。



    梁健想开口跟她说话,可千丝万缕,不知从何说起。或者说,他更害怕,他一开口,露了深情,得到的却只是她的坦然,她的放下。



    当然,也有挣扎。一边是儿女娇妻,美满家庭,一边却是旧爱重逢,旧情重现。



    何去何从,又岂是从来多情的梁健能够冷静果断地处理好的。



    黄真真的这个电话似乎打得时间很长,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个人在这间房里像是坐成了雕塑。



    大概十点半多一点的时候,梁健的手机忽然响了。铃声像是寂静夜里忽然炸响的春雷一般,将两人都给惊醒了。



    梁健拿出电话,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从今天傍晚一直持续到现在的那种不知何去何从的茫然,激动,伤感等种种复杂情绪,在此刻忽然之间,像是一下子就沉淀了下来。一瞬间,梁健就清醒了不少。



    梁健抬头对胡小英说:“我接个电话。”说完,他拿着手机站了起来,一边接通,一边往外走。开口说话的时候,已经将门带上了。



    电话是项瑾打来的。



    电话一通,梁健就问:“还没睡?”



    “还在忙?”几乎是同时,项瑾也问道。



    “嗯!”“嗯。”两人又是同时出声。两人都是一愣,两三秒后,项瑾噗嗤笑出了声,梁健没笑,可心底里忽然有歉疚的感觉慢慢地弥漫开来。



    他转头去看那扇关着的门,心内再次冷静了不少。



    “那你先忙。忙完了再说。”项瑾说。



    梁健忙道:“你先睡。我这边估计还要一会,明早我给你电话,别等我。”



    项瑾沉默了一下,道:“好的。”



    她挂了电话后,梁健在门口站了一会,重新推开那扇门时,目光再次落向那个曾经与他纠缠了那么多年的身影,内心虽然还有波动,但已能冷静地面对。



    他坐下后,胡小英忽然问他:“项瑾的电话?”



    梁健愣了愣,然后坦然点头:“是的。”



    “她怎么样?身体还好吗?”胡小英问。



    “还行。”梁健回答。



    胡小英看着他,脸上第一次浮现出一种略带悲伤的复杂表情。梁健一触她眼里流露出来的那种无奈的悲痛后,刚刚冷静下来的心,又忍不住波动了一次。



    “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胡小英声音略沉,带着微微的嘶哑,像是一把钝刀,慢慢地在他胸口切割着。很疼,可还忍得住。



    梁健沉默了一会,回答:“想说的挺多,不过不知道从何说起。”



    胡小英看着他,眼神愈来愈深沉。梁健却不敢再看,他怕深陷进去。他已经辜负项瑾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



    许是感觉到了梁健的躲避,她脸上的悲伤更浓了一些。过了一会,她忽然伸手过来,轻轻地放在了梁健的手背上。



    微凉的手心,如一把重锤,悄然锤在了梁健的心上,蓦然间,刚才好不容易堆彻出来的防御,再次瓦解。



    “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很意外,也很开心。”胡小英的字,再次一下一下地撞击在梁健的胸口,让他难以呼吸。他盯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正在这时,门忽然推开了。手背上的微凉,也一下子消失了。梁健心里有轻松,更多的却是怅然若失。



    进门来的是黄真真。梁健以为她已经走了,却没想到她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



    “不好意思啊,有点事情处理了一下。”黄真真一边笑,一边走过来在胡小英身边坐了下来。



    黄真真的出现,让梁健刚才差点崩溃的防线又重新稳定了下来。他重新冷静了下来。看了看时间,也已经快十一点了。



    梁健便道:“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今天就这样?”



    黄真真看看梁健,又看看胡小英,然后笑问:“梁主任不会是生气了?我刚才真的是临时有点急事要处理,所以才耽搁了这么久。”



    梁健听黄真真这么说,便开门见山地直接问:“黄记有什么事要说吗?”刚才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挣扎得太累。所以,面对黄真真,就少了些耐心。



    何况,他清楚,黄真真必然是有目的的。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请梁主任帮个忙。”黄真真倒也没再拐弯抹角:“蔡市长很器重你,我想让你帮忙在蔡市长跟前说一说,环球主题公园的项目真的不适合再由国斌同志负责了,这个项目对通州的发展十分重要,万一要是出了问题,对于通州来说,也是打击性的挫折。”



    梁健没想到黄真真找他是这个事情。他想到之前黄真真在蔡根房间里时,她和蔡根之间的谈话,沉吟了一下后,就说道:“这个事情,蔡市长不是想让你接管吗?你为何不答应下来呢?”



    黄真真道:“我不答应的原因之前我也有提过,而且徐副区长确实要比我更合适接管这个项目。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国斌同志本身存在的问题。”



    “其实这件事,你跟我说也没什么用。蔡市长虽然看重我,但在这些事情上,他未必会听我的意见。我觉得,这件事你去找曲秘长可能会更管用。”梁健说道。原本一开始黄真真说到国斌嫖宿幼女的时候,梁健心内是十分愤怒,甚至巴不得蔡市长当场就发话要彻查这件事,可之后梁健又听了蔡根跟国斌的谈话,他发现,有些事情未必真的就如黄真真所说了。所以再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梁健也就没了之前的愤慨,而是能够相对冷静的对待。黄真真此人野心很大,她说的未必是真。国斌到底如何,梁健相信,蔡根比他更清楚。



    就算他相信黄真真说的,那也要他自己去亲自验证过后,才能下最后的论断。



    所以,对于黄真真提出的这个要求,梁健并不想答应下来。蔡根问过他相信哪一位,如果他明天或者什么时候去蔡根跟前替黄真真说这番话,那岂不是等同于表明了立场。万一黄真真说的不是真的,那岂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再说了,蔡根虽然没有直接表明立场,但通过他分别和黄真真与国斌的谈话,也能略微出一二,蔡根恐怕是偏向国斌要多一些。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