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7貌似‘新欢’-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487貌似‘新欢’

笔龙胆2018-3-6 16:50:41Ctrl+D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MPXIAOSHUO.】,无弹窗网络小说!

    因为一个黄真真,再加一个忽然出现的胡小英,梁健再看到梁珀,都感觉有些害怕女人了。不过,毕竟是同事,梁健还是开了门。



    “有事?”梁健问梁珀。



    梁珀一听便皱了下眉头,道:“怎么听着似乎不太欢迎我呀?”



    梁健意识到自己刚刚语气不佳,忙解释道:“怎么会?”



    “那你怎么连请我进去坐坐这句话都没呢?”梁珀道。



    梁健只好说:“这不是怕影响你吗?”



    “这光天化日的,有什么好影响的。”梁珀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是怕我吃了你呢!”



    梁健只能笑着搭腔:“怎么会?你也没这么大的胃口。”说着,只好让开了门,将梁珀请了进去。



    梁健将门半掩了,没关。



    梁珀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坐下后,梁健给她泡了茶,又道了个歉,梁珀这才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过来的目的。



    她是想来问问梁健,关于早上这环球项目工地调研的报告怎么写。原本计划上,今天早上是去环球项目工地调研的,结果成了谈判大会。关键是这谈判的内容,根本不能写进去。可是,调研考察的工作一点也没做,这可就愁坏了梁珀,根本无从下手。



    梁健问她:“那你问过曲秘长的意见了吗?”



    “没找到他人。”梁珀回答:“估计是在陪蔡市长,不敢去打扰。”



    梁健想了一下,道:“那这样,你去问问田秘,看看他那边有没有蔡市长的指示。要是实在把握不了,那就先空着。反正这报告也不急着交上去。”



    梁珀迟疑了一下,才道:“也行。”



    事情说完了,梁珀该走了。可她坐着没动。梁健见她不动,有些急。他这两天,已经被胡小英和黄真真弄得有些焦头烂额,甚至都快六神无主了,实在是没精力再招架一个梁珀。正准备婉言暗示的时候,梁珀像是看出了他的逐客之意,微微沉下了脸,质问道:“梁健,我难道就这么招你讨厌?我好像也没得罪过你?”



    梁珀沉了脸质问,梁健不好意思了。毕竟,梁珀说得也没错,说实话,她确实也没怎么得罪过她。可梁健也不能说,是因为曲魏的忠告,外加她这姣好的身材和气质,才使得他决定敬而远之。



    没办法,梁健只好赔笑解释,胡扯了几个理由,才算是让梁珀脸色好看了。不过,梁珀脸色好看了,梁健心里却是愈发的郁闷。



    但他没想到,接着梁珀就说出了另一句话:“其实,要不是没办法,我也不想这个时候打扰你。”



    梁健见她眉头深锁,像是有事,便问:“怎么了?”



    梁珀道:“还能怎么了?不就是那个徐申嘛!也不知道曲秘长哪根筋错了,非得临时把这个徐申给加上。”



    梁健听出了一些味道,再加上之前徐申的那些表现,心里顿时就清楚了。不过,这是徐申和梁珀的私事,梁健不好插嘴。



    但见她坐在那,愁眉不展,内心也有所不忍,犹豫了一下,便道:“明天就回去了,再坚持一下。”



    梁珀翻了个白眼,道:“这一次坚持过去了,那下次呢!”



    梁健只好不接话了。这个话题,他根本没办法接。



    话说到这份上,梁珀都已经表明了难处,梁健也不好再赶她走。可梁珀在这,梁健无论是做事还是休息都不方便。所以,梁健在陪着她大眼瞪小眼地瞪了一刻钟后,决定出去,将这房间留给梁珀。



    梁健找了个借口就出来了,可出来之后,又没什么地方可去。他也不敢走远,万一待会领导有事找他,他要是走远了,就容易耽误时间。所以,梁健只好在楼下的花园里绕圈,绕了一圈又一圈。



    绕到第三圈的时候,梁健碰到了国斌。



    国斌也是一个人,两人相遇,各自都惊讶了一下。梁健先跟国斌打的招呼,国斌礼貌地笑笑后,问:“梁主任也来散步吗?”



    “嗯。”梁健点点头,笑容里总是不受控制地流露出些尴尬。



    国斌似乎没注意到梁健的异样,不过梁健倒是看出了国斌有心事。梁健跟国斌不熟,也没想着打听,跟他错身而过的时候,国斌的电话响了。国斌拿出来看了一眼,就摁掉了,然后脚步就匆忙起来。



    梁健看着他走远后,心里又忍住将这位国斌同志和黄真真放到一起比较了一下。黄真真这个女人的厉害,梁健已经领教过了。而且黄真真不仅厉害,还是个‘记仇’的女人。而国斌,似乎城府挺深,但因为梁健跟他接触不多,却也不敢轻断虚实。总之,这两人之间,接下去恐怕也还有大戏要唱。



    说到戏,梁健又想到今天晚上的晚宴,顿时心里就愁了起来。



    黄真真送的东西,还在房间里,他也没看具体是什么。让项瑾帮忙想的东西,他已经通知田望去准备了。到时候到底是用黄真真送的呢?还是用项瑾提议的?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宴时间了。



    晚宴就安排在下榻酒店。梁健提前了一些,到田望的房间,手里拎着黄真真准备的东西。进门,梁健就问田望:“东西准备了吗?”



    田望回答:“准备好了。已经交给曲秘长了。”



    梁健心里一跳,没想到曲魏动作这么快。东西已经交给曲魏,那么如果梁健先换成黄真真的,就可能要费些口舌了。曲秘长身份不同于田望,要是田望问起,梁健糊弄一下也能过去,可曲魏不一样。首先,不一定糊弄得过,其次,他是秘长,是蔡根的左膀右臂,深得蔡根信任。



    梁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东西,心里犹豫起来。



    这时,田望也注意到了他手上的东西,就问:“梁主任,这是什么?”



    梁健迟疑了一下,回答:“我担心就准备一样东西,可能显得不够隆重,所以我又准备了一样,本来打算给你,让你一起交给曲秘长的。”



    田望一听,便道:“没事,那你给我,我待会拿过去给曲秘长就行了。”



    “那算了,你忙自己的,我跑一趟就行了。”梁健笑了笑,婉拒了田望。田望也没推辞,晚宴时间马上到了,他得准备起来了,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梁健出了田望房间,转身去敲开了曲魏的房间。曲魏正在换衣服,给梁健开了门后,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什么事?”



    梁健就将他之前跟田望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曲魏听后,扭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手上的东西,然后又扭了回去,沉默着往洗手间走。



    梁健站在那里,拎着东西,有些尴尬。



    “我刚还想去找你。”正在梁健进退两难的时候,曲魏说话了:“刚才田望已经把另外的一份礼物送过来了,你待会一起拿走。回头,你出面送给奇特的胡主管。你们熟,这种事,你出面效果应该会更好。”



    曲魏这话,让梁健心里又是微微沉了一下。



    他其实之前就有想到这一点,没想到,还真成了真。



    昨天晚上到今天跟胡小英的接触,让梁健有些不是很希望面对她。可,曲魏已经发话了,梁健只好应下。



    他将东西一拿,回了自己房间。没想到,梁珀还在那,而且还半倚在沙发里睡着了。梁健看了看时间,距离晚宴到场时间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他只好将东西一放,走过去,想将梁珀叫起来。



    刚弯腰准备拍她的肩膀叫醒她,目光却不小心落在她的胸口。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真丝衬衫,领口不知道是本身就解着三个扣子,还是睡着后不小心开了。总之,春光大泄!白色文胸的蕾丝紧紧地裹着那两团白面粉团子一般的饱满,白嫩的肌肤,一线天一般的深沟,简直让人犯罪。



    梁健一眼看过去,立即就怔住了。他纵使再正人君子,依然还是忍不住盯着多瞧了两眼,才幡然回神,忙移开了目光,然后快速地拍了两下,就走开了。



    梁珀醒过来的时候,梁健已经站在另外一边。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梁珀揉着眼睛,没什么诚意地道了歉。



    梁健没回头看他,假装随意地回答道:“快到晚饭时间了,你赶紧去收拾一下!”



    梁珀一听,立即抬手看了眼时间,一看已经五点都多了,不由惊呼了一声:“呀!这么晚了!”



    她说完,赶紧起来,说了两句就匆匆走了。



    她一走,梁健顿时就松了口气,可脑海里却忍不住浮现了刚才那香艳的一幕。



    这个女人,难道就这么放心他吗?梁健忍不住在心里猜想,为什么她就能这么放心地在他房间里就这么睡着了?梁健想来想去,总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梁珀这女人,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有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举动。这么一想,倒也没那么奇怪了。



    没多久,田望就给他发短信,通知蔡根准备要出门了。梁健赶紧拿了东西也出去了。在电梯口跟蔡根汇合后,蔡根看到他,就问:“奇特的胡主管过来了吗?”



    梁健根本没联系过胡小英,一听这话,顿时就有些愣。



    幸好,田望解了他的围,道:“之前梁主任让我打过电话了,其他的胡主管已经在路上了。这会儿,应该也快到了。”



    蔡根似乎没听出问题来,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梁健感激地看了田望一眼,田望朝他眨了眨眼。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