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7大戏开始-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497大戏开始

笔龙胆2018-3-6 16:51:0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问她是什么主意。请大家(&¥)项瑾摇摇头不肯说。梁健也不好强求。等项瑾拿着碗出去,梁健就组织了一下语言,给姜仕焕打了个电话。



    他和姜仕焕也有段时间没见,姜仕焕听说梁健请他吃饭,有些高兴,也没多想没问,立即就应下了。



    梁健觉得姜仕焕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下来,心里有些意外,也有些过意不去。这就好像,梁健给姜仕焕摆了一个鸿门宴一般。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第二天晚上,梁健提前了一会下班,去学校接了项瑾后,一起奔赴吃饭的地方。地方是项瑾安排的。



    今天早上起来,项瑾自己提出来,说吃饭的地方她来安排。梁健也没意见,项瑾对北京比她熟,而且,她也不是一般姑娘,这种事交给她做,梁健还是放心的。



    项瑾安排的地方,是一家店一样的私家厨房。不过,虽说是如同店一般,但这家店,跟一般的店不同。一走进这家‘店’就好像进了一家文学史的陈列馆。不仅中国文学史,还有外国文学史。甚至,国外每个国家的文学变迁历程中那些有名的籍,都有陈列。这家店里,起码有上千本的藏。



    店不是很大,上下两层。可一进门,举目望去,都是。连空气里都飘着页的味道。梁健无疑是震撼的。他也去过不少有特色的饭店茶室,可却没见过这样的。



    梁健一到这里,心里就已经肯定,姜仕焕肯定会喜欢这个地方的。他本身就是一个对文学史十分感兴趣的人,这地方就像是一个文学史的陈列馆,他到了这里,岂会不喜欢。



    果然,姜仕焕一走进这里,这眼睛就直了一下。而后,甚至顾不得跟梁健打招呼,就满屋子转悠去了。直到上菜,他才恋恋不舍地被杨秀梅给叫回来。坐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对梁健说:“等我以后退休了,我也得弄这么一个屋子。”



    杨秀梅看了他一眼,道:“你现在家里的也没比这个差多少。”



    姜仕焕一听,立即就说:“那不一样!”



    “我看就一样!”杨秀梅像是故意跟他抬杠一样。姜仕焕有些不满意地看她一眼,杨秀梅噗嗤一声笑了,然后对梁健和项瑾说道:“他这人就这样,其他都好,就是这个爱好,别人说不得一句。”



    梁健笑着接过话:“爱好嘛,因为爱才能被称为爱好。对于所爱之物,自然是不能随便让人说的。这一点,我理解。而且,姜大哥这爱好也不是什么不好的爱好,杨姐,你说是不是?”



    “那倒也是。”杨秀梅笑着说道。



    姜仕焕却在这时插进话来,看着梁建问:“你认识这里的老板吗?”



    梁健问他怎么了,姜仕焕说,他刚才看到二楼的藏里有两本是孤本,外面市面上已经找不到了。他想着,如果认识老板,想试试能不能从他手里把这两本买回来,哪怕是一本也好的。价格贵一点也不成问题。



    梁健没想到,姜仕焕还有这个念头。不过,也可以看出,姜仕焕是真的很喜欢。不过,这家店是项瑾联系的,梁健就转头看向项瑾。



    项瑾微微一笑,对姜仕焕说道:“姜大哥看中的是哪两本?”



    姜仕焕眼睛一亮,道:“弟妹认识这里的老板?”



    项瑾微微点头,道:“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



    “这样啊,那会不会不太好?”姜仕焕忽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项瑾道:“没事。你先把你喜欢的那两本名字告诉我,我回头先去他那边探探口风,如果他愿意的话,你再跟他当面谈,怎么样?”



    “好!行!那就麻烦弟妹了!”姜仕焕高兴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顿饭的开头很好。梁健认识姜仕焕至今,还没见过姜仕焕这么开心过。梁健顿时对这次事情的谈成多了些信心。



    接着就是晚饭。这家私家厨房的菜式没有什么特别的花样,都是些常见的家常菜,可是口味却是格外的鲜美。项瑾说,这家店里的菜用的每一种食材都是天然无污染的,有一部分是老板自己种的或者养的,有一部分是跟合作的几户深山农民里弄来的,还有些则是当天空运过来的。再加上这家店比较独特的烹饪方式,所以味道就格外鲜美,外面很少能吃到这样鲜美又健康的东西。



    显然,姜仕焕夫妇对这里菜的味道也很是满意。项瑾菜点的不是很多,四个人吃刚刚好。吃过后,梁健刚准备说,要不换个地方坐坐喝杯茶。可他话还没出口,就有服务员过来问,茶是现在上,还是休息一会再上。



    梁健诧异地看了眼项瑾,项瑾朝他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对服务员说:“先给我们四杯白卡水,茶等一会儿。”



    服务员退下后,项瑾对姜仕焕夫妇说道:“不好意思,没问你们的意见就把茶都点了。这里的茶也比较有特色,所以我就自作主张了。”



    杨秀梅接过话:“没事,你比我们熟悉,你做主自然是最好的。”



    姜仕焕心里还惦记着这里的,哪里坐得住,白开水还没上,他就已经先离桌了。他刚走,项瑾就对梁健说道:“你不是也很喜欢看的吗?不一起去看看?”



    梁健感觉在项瑾旁边,自己的反应都慢了半拍,忙也跟着过去了。



    餐桌旁,就留下了项瑾和杨秀梅两个人。白开水上来后,项瑾就对杨秀梅说道:“秀梅姐,其实今天约你们出来吃饭,我们的目的不单纯。”



    杨秀梅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道:“你说,什么事。”



    项瑾刚要开口,杨秀梅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一个人是做不了主的,我得和我先生商量。”



    “我明白的。”项瑾说道。



    杨秀梅看了她一眼,这才道:“你说。”



    项瑾就将梁健昨天晚上跟她说的事情,又跟杨秀梅说了一下。杨秀梅听后,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杨秀梅是知道董斌的,东城发电站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一些的。



    项瑾之所以跟杨秀梅说这个事,也是因为清楚这些。



    “那个董斌不简单的。”杨秀梅看着项瑾说道。显然,她心里是不太想跟梁健合作,这个意思已经在这八个字中表达出来了。



    这并不意外。人的本能都是会趋于先保护自己的。董斌的实力,作为身在环保局跟东城发电站项目有过多次接触的杨秀梅就算不是十分清楚,也是有七八分的感觉的。她选择明哲保身,而且话又说得很含蓄,没有直接拒绝,从某种程度上已经体现了她是将项瑾当做朋友的。



    项瑾对她这样的态度,并不意外。项瑾笑了一下,说:“确实不简单,所以,想找姜大哥帮忙。”



    杨秀梅的眉头又蹙了一下,她抿着嘴沉默了一会,道:“这件事,我说了不算,得问我先生。”



    项瑾朝她摇摇头,道:“你在姜大哥心中的分量,我和梁健都是清楚的。所以,我希望秀梅姐你能帮梁健在姜大哥面前说句话。”



    杨秀梅眉头皱得更紧。但她还是忍着,没有正面的拒绝项瑾。



    但项瑾也知道,她不说话,不代表同意。于是,项瑾又道:“姜大哥才华横溢,一个副部长太委屈他了。其实,这次的事情对于姜大哥来说,何尝不是一次机会呢!他现在还年轻,只要能抓住机会,再往上一个台阶,甚至两个台阶也是很有可能的。”



    杨秀梅神色微微动了动,但还是没松口。



    项瑾又道:“而且,董斌虽然不简单,可是我项家也不简单。秀梅姐,你说是不是?”



    杨秀梅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项瑾笑了笑,接着说道:“其实,如果姜大哥愿意帮忙,你也不用很担心。这正面的事儿,都让梁健干就行了。如果失败,梁健也是董斌的首要目标。姜大哥不会有什么大的影响。如果成功了,梁健的为人您应该也清楚,他是不会跟姜大哥抢功劳的。而且,我听说,姜大哥他们部门的朱部长最近似乎准备离开北京了。”



    项瑾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杨秀梅的脸色再次变了一下。想来,这个消息她应该还不知道。而这个消息,项瑾也是今天白天从项部长那里磨了半天才打听来的。姜仕焕能走到今天这位置,和杨秀梅的父亲有很大关系。可如今,杨秀梅父亲已经不在了。这次,朱明堂一走,姜仕焕如果没人帮忙,要想竞争这个部长的位置,有些艰难。



    而项瑾这么说,其实也是在告诉杨秀梅,如果姜仕焕愿意帮他们,那么部长的位置,他么也会帮他。



    杨秀梅显然是动心了。不过她还是没说话。



    项瑾见她这样,犹豫了一下后,刚刚微微皱起的眉头又松开了。她重新淡定下来,慢慢喝了口水后,岔开了话题。



    再聊其他事情的时候,杨秀梅显然有些走神,项瑾也不在意,她走神,说明刚才项瑾说的,已经打动到了她。正如项瑾预料,杨秀梅看似淡然,但实际上,她心里也是对有些事,一直抱着很大的执着。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梁健让服务员上了茶。这时梁健也和姜仕焕回来了。姜仕焕的神色没了之前的兴奋,想来,梁健已经跟姜仕焕说过事情了。



    “姜大哥,你尝尝这茶,看看怎么样。”梁健一坐下,就说道。



    项瑾则说:“这茶的合法跟一般的不太一样。”说着,她就自己做了一遍。姜仕焕见她喝法奇怪,倒是被吸引了过来,脸上也没了刚过来的时候那种略微凝重的神色。



    茶是好茶,喝法也足够奇怪,可心里装着事,总是也没办法专心茶。所以,四人也没久待。



    分开的时候,梁健对姜仕焕说道:“姜大哥,那件事你不用急着答复我,不过,我是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



    姜仕焕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朝他道:“我会尽快给你答复。”



    杨秀梅眼神复杂地看了两人一眼,然后跟着姜仕焕上了车。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