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鸡蛋里挑骨头-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549鸡蛋里挑骨头

笔龙胆2018-3-6 16:52:32Ctrl+D 收藏本站


                    那位副董点点头,道:“嗯,确实应该喝一杯。这说明,我们奇特和你们有缘。中国人不是常说要珍惜缘分嘛?”



    说着,他也举起了酒杯。



    他都举了杯,剩下还没表态的郭铭泰,自然也只能举杯了。



    酒喝了之后,话题就从梁建和胡小英两个人身上离开了。梁建又坐了一会,曲魏就走过来,吩咐梁建去看一下会场布置得如何了。



    其实这事情,完全不用梁建现在去看。吃过饭还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足够检查会场那边了。何况,外面还有李芬芳和徐申呢。



    梁建明白,这只不过是想支他出去。毕竟,他坐在这里的意义已经没有了。



    梁建就出去了。回到他么自己的包厢,其余人都已经散得差不多了,就剩田望和李芬芳,还有何金华在。徐申也走了。



    李芬芳看到梁建进来,就问:“那边有什么吩咐吗?”



    梁建就说:“曲秘长说,让我们去检查一下会议室那边。”



    李芬芳听后,就说:“那就辛苦你去检查一下,我在这边守着,以防那边有什么要求。”



    “好的。”梁建没跟他争。她想在这里守着的那点小心思,梁建也清楚。



    他刚要出去,何金华就站了起来,说道:“梁主任,我跟你一起去,反正这里有李主任守着,我待着也没事做。”



    “好的。那就一起来。”梁建笑了笑。



    何金华立即跟了上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包厢,走了一段,旁边没人的时候,何金华压低了声音说道:“李主任这一回好像很急着表现嘛!”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想表现是很正常的,你不也是一样。”



    何金华被梁建这么一说,讪讪地笑了笑。但,过了没几秒钟,他又说道:“这李主任今年好像有50多了,就算延迟退休的政策下来了,她这个年纪,也要退到二线去了。她现在还这么积极,没意义嘛!”



    “二线也是有区别的。”梁建说道。



    何金华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紧接着,他似乎又想说李芬芳,梁建就说道:“与其有心思想这个,不如先想想你自己,我估计回头蔡市长不找你,曲秘长肯定会找你。”



    何金华一听这个,脸上就露出了苦色,道:“梁主任,您看,要不您帮我在秘长跟前求个情!”



    梁建瞪了他一眼,道:“我已经帮你说过话了,再说,那就不是帮你说话了。”



    何金华也明白,立即也就不求梁建了。



    两人到了会议厅这边,检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梁建就准备回去休息。何金华没地去,这酒店里没安排他的房间,正好看到曹丽在这边,梁建就让曹丽去给何金华安排一个房间。



    会议是三点开始。



    梁建休息了一会,大概二点出头一点就起来收拾了一下准备过去会议厅那边再检查一下会议室布置等会前工作有没有什么遗漏,刚准备出门,忽然田望给梁建打电话,说蔡根叫他过去。



    梁建只好先去蔡根那边。



    田望在门口等他。梁建过来,田望就说到:“这几天辛苦了。”



    梁建笑了笑,道:“真正辛苦的是李主任,我就是来打了个酱油。”



    田望应该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听到这话,也没多问,就是朝梁建我懂得的那么笑了笑。



    田望给梁建开了门,梁建进去后,他就关上了门,没跟进来。



    郭铭泰竟然也在蔡根的房间里,倒是曲魏没在。



    梁建看到郭铭泰也在,立即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走过去,看了看正靠在沙发里闭着眼打盹的郭铭泰,再看看旁边坐着的蔡根,开口说道:“郭记,蔡市长。”



    蔡根朝他点点头,然后道:“坐。”



    梁建坐了下来。



    蔡根看了郭铭泰一眼,郭铭泰还是没睁眼。蔡根又收回目光,看向梁建,微笑着说道:“是这样的,刚才跟郭记商量一下,待会会议的记录工作就让小曲来做了,你还是按照原来的安排,负责好后勤工作就可以了。”



    梁建看了蔡根一眼,又瞄了郭铭泰一眼,心里明白大概这个决定的变化是郭铭泰的缘故。梁建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惜,就应了下来。



    蔡根又问梁建:“这个何金华是怎么回事?”



    梁建想了一下,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早上九点多,他突然就带着人过来了,说是叙谷县的相记安排他过来的。正好那会儿李主任出去了,我也不好赶他走,就让他留下来了。不过,他倒确实是帮了一些忙。招待所调过来的员工跟这边酒店的员工之间磨合不是很好,何金华带过来的人正好起到了调和的作用。”



    蔡根听完,刚要说话,郭铭泰忽然睁开了眼,说道:“两边员工磨合不好,那是你的工作没做好。何金华做得再好,那也是擅作主张。这政府工作,最忌讳就是下面的人不听从安排。这种人,太不把纪律放在眼里了!”



    郭铭泰这一句话,不仅将何金华的问题放大了,也给梁建定了罪。梁建当即心里就有些不痛快。



    这时,蔡根倒也没由着郭铭泰说,将话往回拉了一下:“这次事情毕竟时间紧张,两边员工磨合不是很好,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何金华这边,虽然是有些问题,但毕竟也是听从了叙谷县县委记的安排,我认为也没必要太过严重地看待这个问题。要我说呀,问题最大还是那个相太民。我听小田说,今天他还带着人去高速出口那里守着了?”



    郭铭泰那边眉头皱了一皱。



    “是的。我们原本也不知道,是何金华来了之后,才得知的。李主任知道后,立即就赶过去了,生怕到时候出点什么问题。”梁建说道。



    蔡根点点头:“李芬芳同志做得不错。目前来看,这一次你们的工作还是不错的。行了,你先出去,会议厅那边盯着点。”



    “好的。”梁建点点头。



    出来后,田望还在门口。田望笑问梁建:“蔡市长是不是表扬你了?”



    梁建苦笑了一下,道:“差点就被批评了。”



    田望惊讶地说道:“不会,我看你们工作做得很到位啊!”



    “再到位也挡不住有人鸡蛋里挑骨头呀!”梁建说道。田望愣了愣,旋即就明白了,梁建这个有人指的是谁了。



    田望拍了拍梁建的肩膀,道:“没事,也没多久了。”



    梁建笑了笑,然后闲聊了两句,就走了。



    到了会议厅这边,何金华已经在了。他倒是挺主动的。梁建想到之前在蔡根房间里,郭铭泰的态度,就将何金华叫到一边,轻声问:“你们的县委记相太民跟郭记是不是关系比较好?”



    何金华沉吟了一下,道:“跟郭记的关系好不好我不知道,不过,他跟黄金军的关系不错,都快称兄道弟了。”



    这话倒也不意外,梁建一下就想明白了。黄金军开的这家酒店,能有那种业务,必然跟县政府有点关系的。想到此处,梁建不由得多看了何金华一眼,不知道这个何金华跟那个黄金军关系又如何呢?



    要是也很好,那梁建可得要考虑考虑了。



    但是这事情,梁建肯定不能问何金华,得自己回头找个机会再慢慢调查一下了。



    梁建暗暗将这个事情记在了心里。



    很快,会议时间就到了。人都到了会场之后,梁建就到旁边的小房间里去靠着休息。李芬芳和徐申都没来,不知去了哪里。



    这忙碌的一天,也算是有条不紊的过去了。第二天就是签约仪式,该布置的都早已布置好了,梁建只要守着不出问题就行。



    签约仪式结束后,奇特的人就会立即离开,蔡市长他们也会返程,他们一走,这收尾的工作就不需要梁建盯着了,自然会有下面办公室的人来做。



    从叙谷县回来,已经是下午快四点了。梁建索性就不去办公室了,直接回了家。霓裳刚从幼儿园回来,看到梁建,开心得不行,挂在梁建身上,半个小时都不肯下来。唐力也在旁边闹,要让他抱,两个孩子就像抢糖吃一样,抢着梁建,让梁建幸福的头大。



    项瑾正好有课,回来得时候,已经快六点了。梁建早已跟她发过短信,所以也没有格外地惊喜。但俗话说,小别胜新婚,这多日不见,自然也是要格外温存一番。



    夜里,难得项瑾主动,梁建自是格外地配合。一番翻云覆雨后,两人靠在床上,闲聊。说着说着,项瑾就说到了王海锦。



    项瑾说,已经跟他女儿联系到了,问梁建打算怎么做。



    梁建则是想到了那家制药厂,最近因为跟奇特合作的事情,都忙得没顾上这件事。看来,他得抓紧时间了解一下。



    梁建一边想,一边问项瑾:“他女儿目前在北京吗?”



    项瑾摇头:“没有,在美国。不过,过段时间,可能会回来。”



    “那等她回来再说。”梁建道。



    项瑾点点头。一会儿,就开始打哈欠,倦意已经掠上眼角。梁建在她额上亲了一下,道:“我们睡。”



    “嗯。”项瑾温柔一笑。



    【作者题外话】: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什么时候来都不晚。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