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 酒色撩人-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576 酒色撩人

笔龙胆2018-3-6 16:53:20Ctrl+D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MPXIAOSHUO.】,无弹窗网络小说!

    梁建刚要拒绝,话还没出口,许莉就在旁边帮腔:“秘长,您就答应。”



    “秘长不会是怕了?”陈斌又在旁边煽风点火。



    这时,黄真真也插进话来:“要我看呀,秘长不是怕输了,而是怕回去不好跟他夫人交代。秘长可是很尊重他夫人的!”



    黄真真这话说完,陈斌立即就笑了起来,嘿嘿的笑声,充满了阴阳怪气的味道。黄真真和许莉立即脸色就变了。



    “陈斌,你帮忙出去喊一下服务员,让她们送壶热水进来。”许莉反应快,立即就想支开陈斌,可陈斌不买账,扫了一眼许莉就面无表情地说道:“怎么,嫌我在这碍事了?”



    许莉脸色有些难看,说起来陈斌也算是许莉的下属,可是他之所以敢这么嚣张,是因为他跟黄金军的关系比许莉和黄金军的关系要近。所谓打狗看主人,许莉顾忌着黄金军的这层关系,终究还是没怎么样。



    这时,于梅梅又出声了:“秘长,你是个男人就爽快点,赌不赌一句话。”说话时,她看着梁建的目光里,带这些轻蔑。



    梁建知道,这些都是激将法。可当着这么些人的面,梁建要是退缩了,那恐怕他这秘长的威严就要扫地了。虽然说,这在场的几个人里,除了许莉和黄真真两人对他有些忌惮之外,其余陈斌和张东明二人其实是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可即使如此,梁建也不能破罐子破摔,否则,今后在与他们的来往当中,梁建只怕是会更加被动。



    所以,梁建明知是激将,也只能跳进去。



    他开了口,问:“你说,要怎么赌?”



    于梅梅见他松口,顿时笑了起来:“很简单,我们就来赌,今天我跟你两个人,谁能赢!”



    梁建一愣之后,就道:“你这个赌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是你赢。于经理,好算计啊!”



    “秘长怎么能说我算计呢,您要是觉得自己吃亏,那你来说,我们怎么赌。”于梅梅笑道。



    梁建还没说话,陈斌先接了过去:“梁秘长,我要是你,我早就跟于经理喝了这酒了,就几杯酒,至于这么扭扭捏捏,像个娘们似的!”



    “陈斌,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许莉还是没忍住,瞪着他斥责了一句。陈斌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怎么?说真话难道也是罪?”



    梁建不想搭理这个摆明了刻意针对他的陈斌,也不想再与于梅梅纠缠,他明白,于梅梅今天这架势,他要是不喝这酒,恐怕是不会罢休的。既然躲不掉,那梁建也不怕!



    他想了想,就对于梅梅说道:“我先去打个电话,回来再跟你喝酒。”



    “好。”于梅梅往后退了一步,让开了一些。



    梁建拿过手机,起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刚拉开门,还没出去,就听到陈斌嘁了一声。梁建当做没听到,径直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他给小龚打了个电话,让他在四十分钟后,到这里来接他。安排好后,梁建才放心地回到房间里。



    于梅梅的酒量,应该是不浅的。而他,今天跟于梅梅开了这个头,其他人的酒多少也是要喝的,所以,今天清醒着走出去的可能性不太高。一旦喝醉,在这群都是黄金军的人中,梁建还真是不放心,所以他要让小龚过来接他。



    而且四十分钟的时间,他应该还不至于烂醉如泥。



    梁建回到房间后发现,于梅梅已经和许莉换了位置,看来于梅梅真的是打算让他不醉不归了!



    坐下后,于梅梅立即就端起了酒杯,梁建知道这酒是逃不掉了,自然也不再忸怩,也痛快得拿了起来。



    一来一往,没多久,两人已经干了一瓶52°的白酒。梁建来之前,什么都没吃,刚才又光顾着说话和喝酒,虽然桌上佳肴不少,可也就是只闻着了味。这半瓶高度白酒下肚,梁建已经觉得有些头晕,虽然还没多,但也差不多了。再看于梅梅,除了脸红了些,竟是眼神清澈,毫无熏然之意。



    梁建趁着于梅梅倒酒的时候,看了眼时间,才过去二十分钟,要再照这个速度下去,不用二十分钟,他准保是要趴下了。



    今天这里有张东明,黄真真,还有陈斌,梁建是绝不能趴下的。梁建看着于梅梅将自己的酒杯熟练地倒得刚刚好的状态,心想,得要想个策略了。



    这时,于梅梅将酒杯递了过来,梁建接过,微微一笑,道:“大家很安静嘛,许莉,今天你是东道主,这气氛得热起来嘛!不然,光看着我和于经理两个人喝,有什么意思!”



    梁建这一岔话,于梅梅就停了下来。许莉听到这话,讪讪一笑,道:“您说得是,那要不这样,我们大家一起走一个?”



    “行!”梁建爽快地说道。



    话音刚落,张东明就说到:“走一个没问题,不过我这酒量不行,比不上秘长,这白酒我喝不下,能不能换成红酒?”



    许莉看向梁建。



    梁建立即点头:“行,你们想喝什么酒就喝什么酒。”



    “那我也喝红酒!”黄真真也跟了一句。



    许莉去开红酒,梁建就等着。这一分一秒的时间,对梁建来说,都是在为他今天能站着走出这个房间增加一丝一毫的把握。



    开了红酒,又陆续给他们倒上,梁建趁着这个时间,夹了点菜吃了垫了下肚子,又喝了点热汤,之前有些灼烧感的胃顿时感觉舒服了一些。



    没多久,酒都已经满上,许莉说了几句后,大家一齐举杯,梁建借着碰杯之际,耍了个小手段,将被子里的酒晃掉了不少,因为他的杯子小,只要拿得好,这动作没人看得到。然后迅速地一饮而尽,表情到位,坐在他旁边的于梅梅也没看出什么来。



    杯子放下,于梅梅立即就来给梁建倒酒,梁建也没拦,抬头看向许莉,问:“今天许经理把我们这么几个人聚在一起,不会只是为了来请我们喝顿酒?”



    许莉笑了笑,道:“当然不只是光喝酒,还有吃顿饭,聊一聊,联络一下感情嘛!毕竟,我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大家熟悉一下,多联络联络,也方便以后合作,您说呢?”



    梁建笑了笑,没接他这话。



    这时,张东明转头问黄真真:“黄记,我最近听说,通州段事故的那几个上访户已经解决了?”



    黄真真听到这话,下意识地看了梁建一眼,然后神色不太自然地点头:“是的。这事情,其实主要还是秘长的功劳。”



    “秘长新官上任,这第一把火烧得很旺啊!恭喜恭喜!”张东明转过头来,顺手就拿起了酒杯,道:“秘长,我敬你一杯,今后,我们合作的地方还很多,还希望秘长多多包涵!”



    “好说!”梁建笑道。两人的笑容都一样,皮笑肉不笑。



    张东明一口喝了,梁建喝了一口,就放下了。张东明朝他的酒杯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跟黄真真去说话了。



    两人压低了声音,梁建只能隐约听到几个字,大约是聊通州段的一些事情。



    这会,已经过去三十三分钟了,还有七分钟。梁建暗自往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疼痛让自己有些混沌的脑子略微清醒了一些。



    于梅梅又凑了上来。梁建不能做得太明显,又跟她喝了两个满杯。这两杯刚下肚,梁建顿时自己感觉这酒量到顶了,再喝,估计要趴了。他的感官都已经模糊,昏沉的脑袋,让他看出去的人都有些重影了。



    这时,许莉忽然出现在身旁,拿着杯热水,道:“秘长,先喝杯水。”



    梁建真是头晕目眩的时刻,她递过来一杯水,梁建下意识地就很感激他。伸手就接了过来,同时还不受自己控制地朝许莉笑了笑,道:“这屋子里的人,就你最贴心!”



    许莉脸上微微一红,就在他们两人旁边的于梅梅听到了这话,当即就笑着揶揄打趣道:“秘长不知道,自从昨天晚上见了您之后,许姐这心里就装不下其他男人了,连黄哥都要稍逊一筹了呢!”



    许莉一听这话,就瞪了于梅梅一眼,道:“你才喝了这么点,难道就醉了?怎么尽说胡话?”



    于梅梅的声音不小,旁边凑在一起说话的黄真真和张东明都听到了。张东明插进话来:“秘长风流倜傥,长得帅气不说,又是年轻有为,许经理爱慕是人之常情。我要是女人,恐怕也是要动心。”



    “现在男人动心也没事。”于梅梅笑着调侃了这么一句。



    张东明笑道:“于经理说这话就不应该了,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性取向?”



    梁建虽然晕,但却从这话里听出了一点其他的味道。于梅梅含羞带涩的白了张东明一眼,然后又来揶揄梁建和许莉两人。



    许莉红着一张脸,也不怎么反驳,偶尔瞧梁建一眼,那双温柔的眼眸里,竟带着些异样的情绪,这些情绪,看的梁建心头一惊,竟是一下酒也醒了不少。



    这许莉可不是随便能沾的女人,石通快速这一个烂摊子就在她身后,沾了她,这烂摊子可是无论如何也甩不掉了。再说了,即使没这个烂摊子,梁建也不能沾。他有项瑾了,人不能再同一个地方跌倒一次两次数次!



    【作者题外话】: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昨天发布了一篇好文,大家有空可以关注,并去看看。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