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 脚下的皮球-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583 脚下的皮球

笔龙胆2018-3-6 16:53:33Ctrl+D 收藏本站


                    林飞和徐立华的这一番考察,梁建更中意林飞。但徐立华略微软弱的性格,相对来说更好控制。只能说这两人身上都有梁建看中的点,只看如何取舍了。



    梁建想了许久,才去的组织部。组织部对于梁建,也算是轻车熟路了。他先去了姜仕焕的办公室。



    他和姜仕焕昨天晚上才刚见过,梁建刚一进门,姜仕焕就说到:“老弟,你回头有事就直接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就行,不用亲自跑一趟。”



    梁建一边坐下一边说道:“大哥嫌我烦了?”



    “你这是什么话!你现在身份跟以前不一样,我担心你跟我走动得多了,别人说些什么话传到了记耳朵里,对你有意见!”



    姜仕焕担心的也不是没可能,梁建点点头道:“行,我记住了。”说完,紧接着说起正事:“我这次过来,是有事要找你。”



    “你说。”姜仕焕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要去给梁建泡茶。梁建拦下他,道:“你别忙乎,我不喝茶。”



    姜仕焕重新坐了下来。



    “办公厅的孙海明走了也有段时间了,他的位置一直空着。今天早上我跟记商量了一下,记让我过来跟你们组织部商讨一下。”梁建看着姜仕焕说道。



    姜仕焕说:“这事情,前两天,朱部长还跟我提起过。那记那边有意向人选吗?”



    “我跟记商量了一下,觉得行政处的徐立华同志和机要局的林飞同志都还不错。记的意思是想让你们先考察一下这两位,如果这两位有什么问题,就由你们组织部再重新物色人选。如果这两位各方面都还好,那就从这两位当中选一位。”梁建说。



    姜仕焕听完这话,略微沉吟了一下,道:“老弟啊,你老实跟我说,是记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梁建迟疑了一下,说了实话:“是我的意思,不过记也是点了头的。”接着,他立即又问:“这两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姜仕焕摇摇头道:“有没有问题,现在还没考察过,不清楚。不过,据我所知,办公厅现在空出来的这个副主任的位置,不少人都盯着呢,光我们组织部,都已经有好几个人来过了。”



    这话梁建倒是也不意外,他笑了一下,道:“香饽饽人人都想要吃,不意外。”



    “朱部长对这个位置也是很关注啊!”姜仕焕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意味深长。梁建看了他一眼,问:“你的意思是朱部长也有意推自己的人上这个位置?”



    “是不是自己的人我不清楚,不过,我建议,这件事你还是亲自跟他去谈一下比较好。”姜仕焕的回答有些含糊。



    梁建道:“我会去跟他谈的。”



    姜仕焕想了一下,道:“要不这样,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看朱部长这会有没有空,有空你就顺路过去一趟,反正来也来了!”



    “行。”梁建点头。



    姜仕焕说做就做,立即就起身出去了。没一会儿,他就回来,告诉梁建:“朱部长这会正好有空,你过去。”



    梁建站起来,走到门口,姜仕焕说:“我就不送你过去了。不太好。”



    梁建点头。



    朱明堂看到他,很客气,站起来迎着梁建到了沙发边坐下。梁建还有些不习惯,坐下的一瞬间,忽然意识到自己如今的身份已经今非昔比。在明面上,如今两人的级别是平级,不过在权力上,梁建还是要略微差一点。但梁建如果能和蔡根处好关系,那就又不一样了。



    朱明堂让秘给梁建泡了茶后,笑问梁建:“梁秘长今天忽然莅临我这小办公室,不知道有何指示啊?”



    梁建忙谦虚地说道:“朱部长快别这么说,您这么说,我可就无地自容了。我来,是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一下。”



    “什么您不您的,我们现在是平级。”朱明堂笑道。



    梁建道:“您是前辈,这一声您,您当得起!”



    朱明堂道:“行,那我也不客气。你刚说有事跟我商量,什么事?”



    “前段时间办公厅的孙副主任忽然离世,现在他的位置空下来也有段时间了,今天我跟记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个位置老是空着也不是回事。所以,记让我来跟您商量商量,看看是不是该找个人来填上这个位置。”基于刚才姜仕焕说朱明堂心里可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梁建没直接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打算先试探一下。



    朱明堂听后,沉吟了一下,道:“孙副主任走得太突然,大家都没什么准备。一般干部调动,都是要提前考察的。但孙副主任的情况确实特殊,他的位置要是一直空着也不是事情,确实该找人将这个空填上。”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忽然问梁建:“那你和记商量了,有人选吗?”



    “人选有是有一两个,不过我和记都觉得,干部调动这种事您比较在行,所以想听听您的意见。”梁建说道。



    朱明堂笑道:“办公厅主要就是替记服务的,这个事情还是要以记和你的意思为准的,我的意见不重要。”



    “您有多年的组织工作经验,您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梁建恭维了一句。



    朱明堂笑眯眯地朝梁建看了一会,交叠在一起的双腿忽然换了一个姿势,然后问梁建:“那记和你是打算从内部提拔呢还是从外面选调?”



    梁建如果回答了这个问题,那就等于是直接跟朱明堂表态了。朱明堂如果真有意想让谁上这个位置,梁建即使表明了意思,恐怕他背后还是会想办法的。所以,梁建还是想先看看朱明堂是怎么个意思。所以,他对于朱明堂的这个问题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您觉得哪个更合适?”



    朱明堂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要说合适的话,我觉得这两个选择,各有各的好处,就看你怎么取舍了!”



    果然是‘老狐狸’,这话说得滴水不漏,梁建踢过去的皮球,又轻飘飘地踢了回来。梁建想了一下,不好意思地一笑,道:“这取舍就是最难的地方了。”说完,梁建略微一顿,然后假装随意地开口问道:“您有推荐的人选吗?”



    朱明堂看着梁建的目光里,神色略微一变,旋即答道:“人选的话,我得想想。”



    梁建看着他,等着他。



    过了大约半分钟时间,朱明堂开口说道:“我想起来一个人,这个人或许合适。”



    梁建听到这话,立即问他:“是谁?”



    “塘定区的区委政研室主任何建华同志。”朱明堂说:“此人今年好像是四十多岁,不超过四十五岁。前两年,好像还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据说前段时间塘定区那个比较有名的‘三光’政策最初还是他提出来的呢。”



    何建华这个名字梁建没听说过,不过这个‘三光’政策,他还是有印象的。前段时间,梁建还没当上秘长的时候,这个所谓的‘三光’政策在机关内上火过一段时间。当时有些部门还专门开会学习研究这个政策。不过,梁建当时心思不在这些上面,没有多关注。



    从这个人的成绩上看,朱明堂提起这个人倒也合情合理。只不过,姜仕焕之前说的话梁建还记着,此刻朱明堂提到这个何建华,梁建就下意识地想,这个何建华是不是就是那个朱明堂选中的人呢!



    梁建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朱明堂提到的这个何建华成绩突出,梁建好像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但往往这样锋芒毕露的人,必然是不甘愿人下的人,梁建现在的处境,将这样一个人弄到手下,是否明智呢?



    梁建迟疑了一下,道:“这个‘三光’政策我倒是也有所耳闻,只从工作成绩上讲,这个何建华确实比较出色。”说完,梁建朝朱明堂微微一笑,道:“您干了多年的组织工作,果然在选调干部这一块上目光就是要比我全面多了。要是我来定,肯定就会漏掉这么优秀的干部了。”



    梁建这句奉承对朱明堂来说很受用。他呵呵一笑,道:“我只是比你对这些人多了解一些而已。对了,你之前提过,你和记其实已经有人选了?”



    梁建微微点头,道:“都是我们办公厅的人,一个是机要局的林飞,一个是行政处的徐立华。不过,我和记也就是初步商量了一下,刚才听了您推荐的,我觉得这个何建华也挺合适的。”



    朱明堂笑眯眯地看着梁建,道:“年纪大了,这考虑就不周全。你和记既然都已经有了人选了,我还给你瞎出什么主意。这不是扰乱你们的思路嘛!”



    “您这是哪里的话,您给我出主意,那也是给我们提供多一条选择,也是为了办公厅的工作负责嘛!而且,这也是我求您给我出的主意,哪里是您思虑不周全!”梁建忙说道。



    朱明堂笑笑,没接话。



    过了会,朱明堂说:“那,这个人选的问题,怎么定?是三个都考察呢?还是现在你就定一个?”



    梁建忙摆手:“这事情我一个人怎么能定。这样,要不您和部门的同志辛苦下,三位同志都考察一下,我呢待会回去再跟记商量一下。”



    “也行。那我们两步同时进行,你跟记如果商量出结果了,还请第一时间通知一下我。”朱明堂道。



    梁建忙说好。



    事情说完了,梁建也没多待,略微寒暄了两句,就出来了。路过姜仕焕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梁建本想进去转转,后来想到之前姜仕焕说要避嫌的话,就又作罢了。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