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 两手安排-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591 两手安排

笔龙胆2018-3-6 16:53:47Ctrl+D 收藏本站


                    梁建一上车,就让小龚联系了从市局赶过来的那三位经侦总队的同志,确定了他们的位置后,就径直赶了过去。请大家(&¥)



    梁建没想到,王非凡不仅安排了经侦总队队长过来,还安排了一位副局长过来。这位副局长名叫李光明,带着一副金边眼镜,看着很是精干。



    梁建之前跟王非凡借人的时候,提到过通州段的事情。梁建刚听他们做完自我介绍,李光明就直接说道:“秘长,来之前,王局长跟我说过,说您这一次找我们过来,是为了通州段的事情,是吗?”



    梁建点头:“确实是有些关系。”



    李光明就说:“刚才您没过来的时候,我们对通州段的承建公司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做了一个初步的背景调查,获取了一些信息,您要不要听一下?”



    李光明的主动和迅速动作,让梁建颇有些意外。他好奇地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好,你说。”



    李光明说:“据我们刚才的初步调查发现,这个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的成立时间很凑巧,他成立的时间,就在通州段项目正式招标前一个月左右。另外,该公司的法人陈斌,其实有很多黑历史。但这些问题都是小问题,这个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它似乎是一个空壳公司。”



    李光明说到这里就停下来,看着梁建,等待着他的评语。



    此刻,梁建则是在心想,李光明明显是还没说完,他们对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的了解,肯定不止这些,应该还有更深入的东西。只是,即使是刚才李光明说的这点东西,也不像是梁建来之前突击调查而调查出来的,倒像是早有准备。亦或者说,他们应该是早就注意了通州城市道路建设有限公司,并且这个时间不短。否则,空壳公司这样的结论,不可能是轻易就能定下的。



    梁建想了一下,对李光明说道:“光明同志,既然非凡同志让你们过来配合我,那我希望,我们互相之间能坦诚一点。你对通州城建公司的了解,应该不止这么点?”



    李光明被梁建拆穿,也没觉得尴尬,反倒是爽朗一笑,道:“果然是瞒不过秘长。确实,我们对通州城建的了解,可以说已经非常全面了。只不过一直以来,都缺少一个机会。这一次,您联系了非凡同志,可以说是给了我们一个机会。”



    梁建笑了起来,道:“既然如此,那就好办。我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



    “那我们就单刀直入!通州城建的最大问题,就是在于这个公司实际上是一个空壳公司,我们怀疑它的存在就是为了替某些人洗黑钱的!”李光明一下子就抛出了一个大炸弹,梁建一直以来都怀疑中海投资和通州城建的账目是有问题的,但仅止于怀疑他们涉及到了贪污受贿这一块,洗黑钱倒是没想到过。所以,李光明忽然抛出这样一个点,让梁建愣了一下。



    梁建问李光明:“你们有证据吗?”



    李光明点头:“我们一直以来都有在监控通州城建的资金流动,这么长时间下来,证据确实有搜集到一些,不过并不是实锤。”



    “你先说说。”梁建说道。



    李光明转头看向一旁坐着的刑侦总队队长赵峰,道:“赵峰,你来给秘长具体汇报一下。”



    “是。”赵峰应下后,剩下的那位刑侦队的同事立即就递了一份文件过来,赵峰接过来后,翻开扫了一眼,然后就开始向梁建汇报。



    等赵峰汇报完,梁建简单地总结了一下,李光明他们所掌握的所谓的证据,大部分都是基于他们的主观猜测。简单的来说,就如李光明说的,他们并没有实锤。他们目前所掌握的,并不能把通州城建怎么样。对于这样的结果,梁建心里有些失望。



    他看向李光明,说道:“我这次借调你们过来,主要是想让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李光明见梁建听完赵峰的汇报后,竟然直接跳过了那个话题,不由得愣了一会,还是坐在他旁边的赵峰轻轻碰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忙接过梁建的话,道:“秘长,您直接吩咐就行。来的时候,非凡同志说了,让我们一定要服从您的安排。”



    梁建摆摆手,道:“那倒也不用,有什么意见你们也可以提。不过,这件事,并不轻松。甚至,还可能会有些危险。”



    “我们做公安的,危险这个东西早就见怪不怪了!”李光明笑着说道。



    梁建也笑了笑道:“其实这件事,跟你们刚才说的,也有一定的关联。我想让你们想办法查清楚通州城建从通州段项目开始至今的每一笔资金流动去向。你们刚才也提到了,你们一直在监控通州城建的资金流动,我想,这个事情,你们做起来,可能相对来说,会容易一些。”



    李光明听了之后,立即皱起了眉头,迟疑了一下,就说:“秘长,如果要查清楚每一笔资金的去向,可能会惊动到对方。”



    梁建道:“这个不要紧。不过,有一点,你们要注意一下。凡是通州城建跟中海投资之间的资金来往,千万要小心,在保证不会惊动到中海投资的基础上查。”



    “这个……”李光明有些犹豫:“秘长,这个恐怕有些难。通州城建和中海投资是从属关系。通州城建作为一个小公司,有些大的资金流动,很有可能利用中海投资来做掩护。如果要避开中海投资的话,很可能查不到什么有力的东西。”



    梁建这一次,逼着中海投资那边放弃了陈斌,已经是极限了。这一点,梁建能感觉得到。中海投资对于黄金军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阵地,这一点梁建也明白。如果这个时候,梁建如果要准备对中海投资出手,很可能逼得黄金军反击,到时候黄金军将他手里的那些照片满世界一发,即便梁建能解释得清,组织上考虑舆情也肯定不会再让他待在秘长的岗位上了。雪藏几年是轻的,严重的话,也有可能开除党籍,以平群愤。



    如今信息社会,舆论的力量是十分恐怖的。而,舆论最恐怖的一点是,它太容易被有心人利用煽动。



    现在梁建根基未稳,跟黄金军对着干,实属不明智。所以,这个中海投资,暂时只能留着。梁建就对李光明说道:“中海投资背景复杂,暂时不疑惊动。不过,先把通州城建给拿下,也算是一个胜利。我们一点点来,不用急。”



    李光明看着梁建的目光里,还有些疑惑,但也没再多说。



    至于这项工作具体如何开展,这方面李光明他们才是专业,梁建就没有参与。他让小龚留下来配合一下他们工作,然后下楼,上车,直奔区政府。



    梁建刚到区政府,国斌和许莉他们也到了,同时到的还有陈斌。陈斌进来的时候,还是一副大摇大摆的姿态,仿佛自己才是这间区政府会议室的主人。



    梁建看到他,顿时就皱起了眉头,看向国斌,质问:“他为什么在这里?”



    国斌欲言又止。



    梁建瞪了他一眼,然后下令:“遗体掉包的事情没查清楚之前,就麻烦陈经理先去公安局坐上一坐。国斌同志,麻烦你派人将陈斌送到区公安局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能离开半步。”



    梁建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可以说是当着陈斌的面说的。陈斌一听,当即就不乐意了,质问:“梁秘长,你凭什么抓我!”



    “就凭我是市委秘长。”梁建将他的话堵回去后,就转头去看国斌,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



    陈斌当即就想跑,跑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陈经理,不好意思了,只能委屈你去局里先待上一两天了。等事情查清楚了,只要跟你没关系,我保证,立即放你出来!”梁建看着他说道。



    陈斌怒容满面,喊道:“梁建,你这是公报私仇!”



    梁建没理他,吩咐国斌将这个人先带出会议室。国斌立即就让门口控制着陈斌的人先带他出去了。



    许莉站在那里,面色难看。



    梁建视而不见,问国斌:“人都已经安顿好了吗?”



    国斌点头:“都已经送到当地片区的派出所去了。”



    “医院那边怎么样了?那位重伤的,现在脱离危险了吗?”梁建又问。国斌摇摇头:“目前还在icu,能不能度过危险,就看今天晚上。”



    国斌说完,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回来的路上,我跟许经理商量了一下,关于那两位死者,许经理愿意出每位三十万的赔偿费,另外重伤的十万,其余轻伤的人,按照伤情,一到五万不等。您看,这样的赔偿是否可以?”



    “这个可以不可以,你要去问那些人。对了,那两位死者,确实是**的吗?”梁建问。



    国斌忽然迟疑了一下。这一下迟疑,让梁建心里顿时紧了一下。该不会这其中还有隐情?



    不过,很快国斌就抹除了梁建的这个担心。国斌说,现场有人拍了视频,视频拍到了那两个人**的整个过程。



    梁建又问了问那两个人的身份,国斌说,两位都是那三位遗体还没找到的死者的家属。梁建就想到上次见过的那四位,梁建问国斌是不是其中两位。



    国斌回答:“其中一位是,另外一位上次并没有出现!”



    【作者题外话】: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每天我们在这里交流。欢迎你。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