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秘书长的唯一职责-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606秘书长的唯一职责

笔龙胆2018-3-6 16:54:13Ctrl+D 收藏本站


                    林飞身份的问题刚在梁建心里转了个圈,姜仕焕的电话来了。..



    姜仕焕说,检察院那边他联系好了,没什么问题。



    梁建一听,不由得一喜,林飞身份的问题也被抛到了脑后。



    检察院要去通州区接管陈斌,必然不会是那么顺利的。梁建还不想和黄金军直接冲突,所以这件事,只能全权委托给检察院那边出手。



    由于陈斌的事情不宜拖,一面夜长梦多。所以,梁建同姜仕焕表达,希望可以今晚与这位检察院的同志见个面,聊一下具体的操作问题。



    姜仕焕却说:“不用聊,你等着捷报行。”



    姜仕焕信心满满,梁建虽然有些不太放心,却也不好去拂姜仕焕的意,只好按捺下来,耐心等着他的捷报。



    对于梁建不出面的行为,梁建侧面跟姜仕焕打听了一下检察院那边的态度,貌似并没有什么不满,这让梁建又略微放心了一些。看来,姜仕焕的这层关系,还算牢靠。



    电话挂了后,梁建想了想,觉得这层检察院的关系,或许应该好好维护一下。



    陈斌的这件事,稍微有些了解的人,估计都不愿意来这趟浑水。要不然的话,通州段当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陈斌的通州城市建设有限公司哪还能这么潇洒地又蹦跶了这么久。估计,凡是知道通州城建,知道陈斌的人,都知道这背后牵扯到了是那位前途一片光明的郭委员。



    姜仕焕在检察院那边的关系,肯定也知道这一点。但人家能答应下来,无论这背后到底是不是姜仕焕使出了浑身解数,都足以让梁建感谢一下这位检察院的同仁。毕竟,人在官场,好浑水摸鱼,摸得不好,说不定摸到的是一条躲在水的毒蛇。检察院虽然是半独立的系统,但面对一个高高在的郭委员,却也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姜仕焕没跟梁建说,这位身在检察院的同仁是什么职位,是什么名字。倒不是梁建没问,而是姜仕焕说,等事情成了,有机会见面。



    姜仕焕这么说了,梁建也不好再刨根问底。



    检察院的动作很快,夜里十点多,姜仕焕跟梁建说,检察院的同事已经到通州,正在跟负责看管陈斌的通州区公安分局的局长在进行交涉了。



    姜仕焕还说,最迟明天早,事情必然会成。姜仕焕胸有成竹,可梁建心里却多少有些打鼓。



    因为惦记着这件事,梁建也睡不着,在床辗转了半个小时,非但自己没睡着,还把项瑾也给吵醒了。梁建索性起来了。



    刚走到房,还没坐下呢,手机忽然响了。



    梁建找出来一看,竟是黄真真的电话。



    梁建可以肯定,这黄真真深夜来电,必然是为了陈斌的事情。他想了想,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放到了抽屉里。



    黄真真连着打了三个电话,梁建都没接。



    市检察院的人深夜突然出现在通州,并且目的很明确,是冲着陈斌去的。如果换做梁建在黄真真的位置,估计也会第一时间联系自己的。这倒不怪。



    只是,陈斌的事情牵扯到黄金军,以免生出什么新的幺蛾子来,此刻不与黄真真接触,在梁建看来是最保险的。话多易失嘛!



    而且,他已经将这件事全权交由检察院去出面,即使以后有什么问题,梁建也可以推说当时在睡觉没听到。



    过了一会,抽屉里安静下去后,梁建想,黄真真连着打了三个电话,看来此刻她的心情应该是较着急的。



    她着急什么呢?



    没过多久,梁建的电话再次响起,梁建拉开抽屉看了一眼,是姜仕焕的电话。



    “老弟,是不是吵到你休息了?”姜仕焕微微笑道。



    梁建忙说:“没有,我还没睡。”



    “等我的捷报?”姜仕焕笑问。



    梁建笑答:“是的。怎么样?成了吗?刚才通州区委记黄真真连着给我打了三个电话。”



    “你接了?”姜仕焕问。



    梁建道:“当然没接。”



    姜仕焕呵呵笑了一声,道:“没接是对的。人已经在回市里的路了,应该会直接送到检察院那边的招待所。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办?”



    接下去的事情,梁建倒是还没仔细想过。他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已经让检察院出面了,那陈斌的事情,不如由检察院全权接管?”



    姜仕焕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道:“检察院接管问题也不大,不过,既然黄真真之前已经给你打过三个电话,她也不是没可能直接联系蔡记。你做好准备。”



    这一点,梁建早有想到,也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他回答姜仕焕:“嗯。这个我已经想到了。”



    “行。”姜仕焕说完准备挂电话。梁建想起一事,赶紧问他:“对了,那什么时候你帮忙约一下检察院那边,我跟对方见个面,第一好好谢谢人家,第二陈斌这件事我还有些地方可能需要他帮忙。”



    姜仕焕听完,说:“我的建议是,短期内你们最好是不要碰面。既然这件事你没有出面,那在这件事没有结束前,最好都不要跟检察院那边有直接联系,以免被人抓到什么把柄。你现在根基不稳定,还是保守一些较好。如果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我来转达行。”



    姜仕焕的考虑也有一定道理,梁建没有坚持。



    陈斌已经在检察院手里,梁建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放松下来后,倦意立即袭来,哈欠也开始了。梁建连忙关了灯,回卧室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梁建到办公室后,照例去蔡根那边转一圈。



    刚进办公室门,没说几句,蔡根的话锋偏了。



    “陈斌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吗?”蔡根目光紧盯着梁建,忽然问。



    梁建心想,看来要来的始终要来。当即,他苦笑一下,道:“怎么可能会不记得。通州段发生那么多的事情,都跟这个人有关系。我可是印象十分深刻。”



    “昨天晚半夜,检察院从通州把这个人带到市里来了。”蔡根说。



    梁建故作惊讶,道:“检察院插手了?”



    蔡根眯了眯眼睛,道:“你不知道?可我怎么听人说,是你授意检察院这么做的?”



    蔡根目光如电,仿佛要将梁建剖开,将他身体里的那些想法都看一看,梁建感觉自己心跳都在加快。



    梁建努力镇定下来,皱起眉头,沉吟了一下,答:“是通州区委黄记说的?她昨天半夜的时候给我打了三个电话,我睡着了没听到。早给她回电话,没打通。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现在听您这么一说,我想她应该是为了这个事情。”



    “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是不是你指使检察院这么做的。”蔡根继续追问。



    梁建回答:“记,您也清楚,这陈斌背后是谁。检察院我也不认识什么人,我说句话,检察院能替我去冲锋陷阵,得罪人,这不太可能。”



    蔡根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然后移开了目光,道:“既然不是你授意的,那么检察院那边怎么突然对陈斌这件事重视起来了?”



    梁建斟酌着回答:“这个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有人到检察院举报去了。”



    “举报?”蔡根皱眉:“举报什么?”



    梁建见蔡根顺着话问,也顺着话答:“陈斌身问题很多,还牵扯到一些贿赂的事情。这些,在通州当地也不是什么秘密。而且,陈斌这个人行事嚣张,估计仇家也不少,遗体调包的事情闹得不小,有人趁机落井下石,也不是没可能。”



    蔡根听后,脸透出些凝重,沉吟了一会,道:“听你这么说,检察院带走陈斌,也是合情合理。不过,检察院私自行动,也有些不妥。”



    梁建犹豫了一下,道:“依我看,检察院这个事情,从情理确实有些不妥。要不这样,我给检察院那边打个电话,让他们跟通州区委那边解释一下,如何?”



    “不用。”蔡根拒绝了梁建的提议,然后接着说道:“这件事既然和你没关系,那你不用管了。”



    梁建略微有些失望,但还是立即答应下来。



    这时,蔡根拿起电话,准备拨打电话,手伸出去后,忽而又抬头看了梁建一眼。梁建顿时明白,他该走了。于是,立即告辞。



    刚转过身,忽然蔡根在背后叫他:“梁建,你等一下。”



    梁建又转回去,问:“记还有什么吩咐?”



    蔡根看着他,目光犀利,似乎还有一丝让人心跳加速的阴沉。梁建的心情立即沉了下去。



    “也没什么事,是提醒你一句,市委秘长这个位置,最大的职责也是唯一的职责是服务好市委的各个领导。”蔡根盯着梁建,轻描淡写般地说道,仿佛他说的只是普通的一句家常话而已。可这话,落进梁建的耳朵里,好是春雷在脑海炸开,轰隆隆的作响。



    “谢谢记提醒,我会牢记的。”梁建低头回答,努力地让自己显得平静。



    “行了,你出去。”蔡根说完,不肯再多看梁建一秒。梁建躬了躬身,转身往外走。一到门外,门一关,梁建感觉自己背后一阵凉意。



    这寒冬腊月里,他竟然出了一身汗。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