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9 自作孽不可活-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609 自作孽不可活

笔龙胆2018-3-6 16:54:19Ctrl+D 收藏本站


                    办公室内。请大家(#¥)..



    梁建看着站在那里,尴尬地不知道该站成什么姿势的徐立华,心情是哭笑不得的。



    “还有其他事吗?”梁建问他。



    徐立华看着梁建,欲言又止,估计还是想再争取一下。不过,梁建实在不想听他这捕风捉影般的怀疑了,不耐烦地说道:“行了,你出去。该忙什么忙什么。”



    徐立华红着脸,张了张嘴,又合了。然后点点头,转身往外走。



    走了两步,估计还是不甘心,又停下来,转头对梁建说道:“秘长,这个蒋美丽今天真的不对劲。”



    梁建真是被他这固执弄得没脾气了,便也索性沉下心来,问他:“那你说说,她到底哪里不对劲?”



    徐立华想了一下,回答:“具体哪里不对劲,我也说不来。只是她慌慌张张的,我觉得肯定有事。”



    “行了。”梁建刚聚集起来的耐心又被他这回答给打散了,手一挥,沉声道:“出去。”



    徐立华还不死心,一着急,张嘴喊道:“我觉得,她很可能是打算跑路了!”



    这话倒是一下子让梁建提起兴趣了。梁建盯着他,问:“跑路?她为什么要跑路了?”话虽这么问,可脑子里,梁建已经将联系到了其他一些人和事。



    纪委和他自己都在查肖正海。蒋美丽明显跟肖正海之间是有猫腻的,那会不会是纪委和他这边查肖正海的事情走漏了风声?



    想到这里,梁建心不由得一跳,如果真是走漏了风声,蒋美丽都要逃了。那么肖正海,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



    顿时,梁建有些坐不住了,当即要拿手机,准备打电话。他刚要伸手,忽然徐立华又开口说道:“其实,蒋美丽和肖副主任之间的那些事情,我多少有些耳闻。只不过,没有证据,我也不敢说。之前,我听说,有人向纪委举报了肖副主任,我估计蒋美丽是为了这个事情,所以准备跑路了。”



    徐立华的声音,倒是让梁建冷静了下来。他放弃了打电话的心思,饶有兴致地问徐立华:“你说有人向纪委举报肖正海,这消息是从哪里听来的?”



    徐立华支支吾吾不敢说。



    梁建看他那样,也没逼问,不管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件事情目前已经不是秘密这一点基本是可以肯定了。而且,徐立华这么一说,那么蒋美丽跑路这件事还是很有可能性的。



    “秘长,蒋美丽手里应该是有很重要的证据的,她如果跑了,可能没办法证明肖副主任做的那些事了!”徐立华说这句话时,表情里露出了几分焦急。这模样,跟他以前那胆小怯懦的形象可有些不太像。不过,墙倒众人推,这狮子垂死的时候,还有鸟敢来啄食,何况肖正海也不是狮子。现如今这样的情况,徐立华落井下石也是十分正常的。



    梁建想了一下,问徐立华:“她走了多久了?”



    徐立华回答:“半个小时不到。”说完,等了几秒,见梁建只沉思,不说话,又有些着急,犹豫了一下,又道:“她现在肯定还没出城,要是现在让交警去拦的话,肯定是能拦住的。”



    梁建看了他一眼,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



    “那您打算让人去追她吗?”徐立华不放心地问。



    这个徐立华还真是不太识趣,梁建不耐地答了一句:“这个不用你操心,行了,赶紧出去。”



    徐立华见梁建有发火的迹象了,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言行不妥,忙讪讪地出去了。



    门一关,梁建坐着沉思起来。



    要说,这两人是不是真的逃了,对梁建来说,并不是很重要。其实,肖正海逃了对梁建来说,更好。他不逃,如果纪委找不到确凿的证据,可能还没办法对他怎么样。可他现在逃了,那是不打自招,基本是定为有罪了。如此一来,他这副主任的位置肯定是得要让位了。到此,梁建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不过,徐立华还说,蒋美丽手里有关键的证据,徐立华这话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不过他这性格虽然胆小,但这些事情,之前一直不说,藏到了今天,也足以说明他的性格是十分谨慎的。恐怕,除非纪委将这两个人抓住了,否则他是不会把他知道的那些东西,都说出来的。



    梁建想,虽然这件事发展到这里,对他来说,已经是达到目的了。但如果,能稍微出点力能帮着让这件事再完美一些,梁建也不会吝啬。



    于是,他将小龚叫了进来,吩咐小龚,立即去找个人到外面公用电话亭去打个电话,匿名举报一下,说蒋美丽伙同肖正海准备潜逃。



    他相信,如果纪委真的有认真地查肖正海,肯定不会无视这个消息的。



    小龚立即去办了。



    没多久,纪委的人伙同公安交通部门一齐出动。



    办公室内,梁建听着小龚的汇报,心情还算不错。



    小龚汇报完,打量了一下梁建的神色,然后微微笑了笑。



    城郊的一处会员制俱乐部。



    离俱乐部大门还有个十来米的路边,停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汽车,汽车外表灰突突的。它已经在这儿停了有五六分钟了。这家俱乐部里的服务十分周到,也很隐秘。俱乐部门口保安亭的保安担心着车里是一些‘不务正业’的偷拍记者,其一人拿着个对讲机,走了出来,直奔这桑塔纳。



    这车子的车膜贴得很霸气,前后左右六面玻璃,愣是没一面能看清里面到底坐了个啥人。保安小伙子转了一圈,在驾驶座旁停了下来,抬手敲了敲窗。



    过了一会,窗户一动不动。小伙子耐着性子,又敲了几下。这回终于有动静了。车窗一下来,保安小伙子看到里面那个人的脸,顿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肖先生,您今天开这个车,我都没认出来。”保安小伙子立即堆起笑脸,躬下了身子,恭敬地说道。



    里面,肖正海寒着一张脸,对小伙子的笑容视而不见,冷冷说道:“该干嘛干嘛去,别来烦我,我等个人。”



    小伙子可是对眼前这个人很熟悉,这儿俱乐部的常客,一个月总要来个两到三回,有时来得勤的时候,一个星期一回也有。



    能来这俱乐部的非富即贵,何况还是个常客,小伙子哪敢得罪,立即点头哈腰地说好,然后往后退回了自己的保安亭。



    没过多久,又一辆车出现了。是一辆白色的五系宝马。车内的肖正海,从后视镜看着这车慢慢地靠进,顿时眉头都打成了结。



    “妈的,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肖正海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但骂归骂,他还是按了一下喇叭,提醒了一下那辆白色宝马。



    宝马里的人原本还没注意那辆不起眼的桑塔纳,一听喇叭声,略一犹豫,车头微微一歪,在桑塔纳的后面停了下来。



    然后,蒋美丽拎着个包,从车里匆匆地下来了。



    她快速地走到桑塔纳副驾驶座旁,然后拉开车门,迅速坐了进去。



    “怎么这么久才来?”肖正海怒声质问。



    蒋美丽一边如一只受惊警惕地羔羊左右打量,一边回答:“回去拿了点东西。我们接下去去哪?”



    肖正海瞪了她一眼,道:“这个你不用知道。”说完,他手一动,启动了车子,然后准备离开。



    车子的方向盘才刚打出去,忽然警笛声大作。肖正海大惊,第一时间怀疑地自然是蒋美丽,可一转头发现,蒋美丽他还慌,伸手要来抢他的方向盘,同时大喊:“快开车啊!你还愣着干什么!”



    肖正海反应过来,一脚油门下去,车子蹿了出去。



    “是不是你把警察引来的!果然,女人都他妈是靠不住的!我告诉你,我要是被抓住了,你也别想好过!”肖正海气得破口大骂。



    蒋美丽面色惨白,双手一手抓着肖正海的胳膊,一说抓着旁边门的把手,整个身子紧贴着背后的靠椅,眼睛紧盯着正前方,眼里都是恐惧。只是不知道,她这恐惧是因为前面忽然出现的警车,还是因为肖正海这仿佛要同归于尽的车速。



    肖正海的车,最终还是被警车逼停了下来。



    车子一停,纪委的人和警察一下子围了来,三下五除二,把肖正海和蒋美丽给控制了起来,然后押纪委的车,开走了。



    保安亭里的两位小伙子,哪里见过这场面,一个个瞪圆了眼睛,满是惊讶。



    梁建收到消息,是快要下班的时候了。还是田望给梁建打的电话。



    田望说:“秘长,我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梁建原本心情不错,一听有好消息,便笑道:“既然是好消息自然是要听的。”



    “肖正海已经被控制了,同时控制的还有行政财务处的副处长蒋美丽同志。”田望一口气说完了。



    梁建并不是很意外,但还是假装惊讶,道:“纪委这回动作很迅速嘛!”



    田望说:“听说是有人向纪委举报,肖正海和蒋美丽要逃,所以纪委提前动手了。如果他们不逃,估计这事还要再拖两天。”



    梁建不由得笑了起来,但他控制着没笑出声,只是,这事情,怎么听怎么爽!或许,这叫做自作孽不可活!梁建想。



    田望还对梁建说:“办公厅现在一下子没了两位大员,您可得要多操心了?”



    梁建道:“这两位可不是什么大员,没了也不可惜。”



    “也是。”田望笑了起来。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没营养的话,挂了电话。电话一放,梁建忍不住笑了起来,起先还控制着,后面索性放开了,哈哈大笑。



    小龚在隔壁办公室听到这里有动静,进来一瞧,见梁建笑得跟个白痴一样,不由得呆住了。



    梁建见到他,忙收敛了起来。



    “有事吗?”梁建掩饰起尴尬,一本正经地问。



    小龚讪讪地回答:“没事。您先忙,我出去了!”说罢,不等梁建回答,立即退了出去,将门给带了。



    梁建愣愣地看了一会,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桌,那尊弥勒佛,也正看着梁建,在笑。



    【作者题外话】:欢迎大家来到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我连载的《江南往事》已经略肥了。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