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615无辜与精明-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615无辜与精明

笔龙胆2018-3-6 16:54:29Ctrl+D 收藏本站


    吕薇薇就像是一只无辜的小白兔,那双清澈眸子里的惊慌,甚至能让人有种犯罪的感觉。



    “喊什么喊!”站在梁建后面的那位同志显然很有经验,也很有定力,一声吼,吕薇薇虽然更加惊慌,但确实没有再喊了。



    梁建倒也没因为她那无辜清纯的外表心软。只不过,也没必要非要装出一副凶狠的模样。他平静地对她说道:“你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就不会对你怎么样。相信你心里应该已经猜到,这次请你过来,是为了什么事了。”



    吕薇薇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眼神躲闪着不敢看梁建,口中呢喃着:“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一,我们没有严刑逼供,二,我们也没对你图谋不轨,我们只是请你来坐坐,何来违法?”梁建说道:“倒是你,陷害一名政府官员,这是要坐牢的,你知道吗?”



    原本就已十分惊慌的吕薇薇听到这个话,顿时就瞪圆了眼睛,十分震惊,也十分恐慌。



    “我知道你是受人蛊惑,只要你配合我们,那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梁建蛊惑道。



    吕薇薇却在听到这个话后,却忽然闭上了眼睛,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腿,头往双膝中间一埋,不说话了。



    梁建见她这样,微微皱了皱眉头,看来吕薇薇虽然看着惊慌,但抵抗的力量还是很大的。不过,梁建原本也没想着会十分容易地就从这个吕薇薇身上取得什么进展。黄金军找吕薇薇来陷害他之前,肯定对这些情况,也早有预备。



    梁建猜测,黄金军应该给这个吕薇薇允诺了什么,或者吕薇薇有什么把柄在黄金军的手里。



    这么想了一会后,梁建就对吕薇薇说道:“你现在不说也没关系,我们的时间还很多,我可以慢慢等。不过,如果你是想等那个人来把你从这里弄出去,那我劝你还是别抱希望了。第一,他没这个能力。第二,他即使有这个能力,他也不会来帮你。像他这样的人,根本不会在乎你这样一个女孩子的死活。”



    吕薇薇缩成一团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可还是倔强的不说话。



    梁建背后的同志,犹豫了一下,俯身跟梁建耳边轻声建议:“秘书长,要不让我来试试?”



    梁建想了下,道:“不急,等吃过饭再说。”



    没多久,小龚就回来了,他开门将饭送了进来。一份递给了梁建背后的同志,另一份,梁建示意小龚送过去给那个吕薇薇。



    小龚走到她旁边,轻声叫她:“先吃饭吧。”



    吕薇薇没动。小龚就将饭放在了她身边,然后退了回来。



    梁建便让另外那位同志先出去,小龚留下陪他。



    这一等,就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小龚几次忍不住,想开口提醒那吕薇薇,都被梁建拦住了。终于,可能是吕薇薇那个姿势累了,也可能是饿了。



    总之,她动了,一抬头,看到梁建盯着她,不由得一愣。旋即就又要低头,将自己尽量藏起来。



    梁建开口了:“你如果实在不想配合也没关系,先把饭吃了吧。”



    吕薇薇有些惊讶地看了梁建一眼,又看看那份饭,犹豫了一会,拿起那份盒饭,打开来,慢慢地吃了起来。



    “去倒杯水给她。”梁建吩咐小龚。



    小龚立即去旁边的柜子里,找了一瓶矿泉水出来,拧开了之后,放到了吕薇薇旁边。小龚走过去的时候,吕薇薇就往后缩,小龚一走开,她就会放松一些。



    一份盒饭,吕薇薇吃了一半放下了,然后犹豫了一下,把矿泉水拿过来,喝了一口。喝完,又准备缩起来。



    “你一个还没结婚的大姑娘,在我车上做出那样的事情,需要很大的勇气吧?”梁建忽然开口说道。这话一下子就让吕薇薇的动作停住了,脸上瞬间变得苍白。而后很快又涨得通红。



    梁建没等她回答,就接着说道:“像你这样的年轻姑娘,肯做这种事,要么就是为了钱,要么就是为了名。你是为了什么呢?”



    吕薇薇紧咬着下唇,两只手紧紧地拽着自己身上的那件黑色牛仔裤,满脸都是羞怒的神色。



    “做都做了,不必不好意思说。如果是黄金军胁迫你的,你说出来,我或许还能帮你。”梁建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淡定地说道。



    梁建是刻意用这种带着点羞辱意味的语气的。这女孩子性格倔强,梁建也担心她一直不松口,那这时间就白浪费了。



    虽然,吕薇薇这边即使松了口,也不能作为制胜的关键,但如果吕薇薇能够还他真相,最最起码他能在一些人那里挽回一些自己的形象,尤其是蔡根那里。再说远一点,如果以后某一天,这件事又被别有用心地人拿出来说事,有吕薇薇的证词,梁建也能更好的反击。



    性格倔强的人,往往容易中激将法。



    梁建只是试了一试,没想到还真被梁建试中了。吕薇薇终于开口了:“事情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是吗?那你说说,事情是怎么样的!”梁建语气依然轻蔑。吕薇薇被一激,脱口就道:“是他威胁我的!我要是不同意,他会毁了我的!”



    吕薇薇终于开始松口。梁建心里顿时也松缓了一些。其实,就这一句话加上梁建之前说的那些,对于梁建的清白来说,已经足够了。虽然不够详细,但只要有脑子的人都能听出其中的真相了。但是,如果在有些心怀鬼胎的人面前,这样含蓄的东西是没办法让他们承认这个真相的。



    而且,吕薇薇说她是被黄金军威胁的。一个大姑娘敢做出这样的事,背后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威胁,能给她这么大的勇气,让她能这么豁出去。



    直觉告诉梁建,或许他再挖一挖,也许能挖出一点惊喜来呢!



    这么一想,梁建就接着吕薇薇的话就说:“他毁了你?他打算怎么毁你?你一个小姑娘,只要洁身自好,能给他机会?”



    吕薇薇怔了一下,眼眶里已经蓄积了许久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了,啪嗒就落了下来。这女孩子落泪最是容易让人心软,尤其还是一个如此漂亮青春的大姑娘。



    梁建心里也是一下子就软了,可是他的理智还在。他明白,如果他心软,那么回头倒霉的就是他自己。这件事关于他的前途名誉,他的家庭是否能够和谐,不可儿戏。梁建即便再心软,也不能表现出来。



    “哭是没用的。你说他威胁你,他是怎么威胁你的?我倒是想知道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威胁,能让你一个黄花大姑娘不顾羞耻,在我的车上脱光了衣服陷害我!”梁建狠狠心,冷声说道。



    小龚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之前听梁建说的那些话隐约提到的一些已经满是震惊,此刻再次听梁建提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露出了惊容,低头无比震惊地看了梁建一眼。



    梁建不是忘了小龚在身边,之所以没有隐瞒地直接说出来,第一也是对小龚的信任,第二呢是想让小龚知道,他是信任他的。



    就是不知道,小龚能否感受到梁建的用意了。



    吕薇薇再也克制不住,低头呜呜哭了起来。



    梁建心有不忍,可又能如何。他转头示意小龚将纸巾给吕薇薇送过去,然后等着她哭完。过了大约好几分钟,吕薇薇终于不哭了,只是肩膀还在不住的抽动着。



    “哭也哭过了,可以开始说了吗?”梁建依然冷漠。



    吕薇薇扯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流了一脸的泪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显然,一通情绪的宣泄,她已经冷静了许多。



    她看向梁建,道:“要我配合你也可以,但你也得帮我做一件事。”



    几分钟前她还是惊慌的小白兔,没想到,一下子她就变成了冷静地小狐狸了。梁建冷笑了一下,问:“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吕薇薇吸了一下鼻子,竟然十分冷静地说道:“我是没资格跟你谈条件,但是我相信,你会愿意帮我的。”



    此刻的吕薇薇真的跟之前的她,判若两人。梁建都愣了一下,看来之前吕薇薇那场无辜怯懦的表演,只是一场演给他看的戏。梁建在看戏的同时,吕薇薇也在心里掂量自己在梁建心中的分量,看这个分量,是不是足够自己提出交易。



    不过,梁建很快就笑了起来。精明也有精明的好处。精明的人都会为自己打算。只要她会为自己打算,那么就不怕她不会坦白。



    “行,我可以帮你,不过,前提是这件事不违法。”梁建说道。



    吕薇薇接过话:“这件事绝对不违法,甚至,可以说这本来就是你们这些政府领导应该做的事情。”



    梁建兴趣更大了,就问:“你先说是什么事情,我听听。”



    吕薇薇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坐姿,一改刚才一副戒备十足的姿态,身体放松了不少。然后,她开口了:“你刚才不是一直问我为什么要做那件事吗,原因就是我想让你帮忙的这件事。校园贷,你听说过吗?”



    校园贷?梁建听到这三个字立即一愣,脑子里立即就想到了之前那个梁山森林温泉的事情。梁山森林温泉死得那两个学生好像也是因为校园贷的事情,也是跟黄金军有关的。



    梁建面上不动声色,道:“听过,你继续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