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求助-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625求助

笔龙胆2018-3-6 16:54:47Ctrl+D 收藏本站


                    或许,虚张声势是政治手段必学的一招。



    回去的路,梁建一直在想,刚才跟王非凡的那场心理博弈。其实,他并没有太多的把握,虽然他心里十分肯定,这王非凡跟黄金军之间必然是干净不了。



    他只是赌了一把。他赌如今的这种局势变化,王非凡心里恐怕也没有无所畏惧。他运气好,目前来看,他暂时是赌对了。



    不过,接下去事情发展是不是会如梁建的意,还不一定。



    重新回到单位后,梁建想来想去,觉得这件事还是不是很稳妥。或许,他该去拜访一个人。



    只是,如果要去找这个人的话,恐怕要让项老知道这件事了。



    梁建有些犹豫。



    午的时候,梁建吃过午饭后,思虑再三,还是拨通了项老的电话。



    一如之前,项老忽然联系他他接到电话时的惊讶,项老在这个时间接到他的电话也挺惊讶。



    项老问:“什么事?”



    “我想问您要一下,那位赵叔叔的电话。”梁建有些难以启齿。



    项老沉默了两秒后,问他:“你找老赵什么事?”



    “有些事想找赵叔叔帮个小忙。”梁建说道。



    项老估计是猜到他不想说实话,犹豫了一会后,道:“我短信发给你。”



    项老没有多问,梁建心里一松,也很是感激。



    很快,项老把电话发到了手机。梁建没有立即打过去,这个时间是休息时间,事情进行到现在,也不差这一两个小时了。



    等到了两点多后,梁建才拨通老赵的电话。



    项老给梁建的是老赵的私人电话。所以,当老赵得知梁建的身份后,立即意识到了,这电话应该是从项老那里弄来的。



    老赵问梁建:“你找我什么事?”他语气甚至有些冷淡,仿佛他跟项老之间并没有什么来往。



    梁建心里不由得有些忐忑,但电话已经打了,这脚都迈出来了,路通不通没道理不走一走试一试。梁建便心一横,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想请赵叔叔帮我个小忙!”



    电话那头,老赵眉头微微一皱,然后说道:“你要知道,在我这里,没有小忙。”



    梁建知道老赵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他这样的身份,口里面随便说出来的话,那都有可能引起很多人的注意,研究……



    于是,梁建又将话重新说了一遍:“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老赵抿着嘴,寒着脸,沉吟了一会后,道:“什么事情,你先说来听听。”



    “我想请您打个电话给华京市公安局局长王非凡同志,提醒一下,别和某些不法商人走得太近。”梁建一口气将他的目的说了出来。



    老赵听完后,直接说道:“听你的语气,好像是在命令我做这件事。”



    “不是的,赵叔叔,我怎么敢命令您。这是我的请求,希望赵叔叔能帮我这个忙。”梁建忙说道。



    老赵问他:“这个事情倒是不复杂,甚至很简单。不过,你想让我帮你这个忙,总得告诉我,这其的来龙去脉?”



    梁建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事情说来有些话长。”



    “那你长话短说。”老赵立即接过话。



    梁建心却是有些犹豫,这事情,可以说是一个丑闻,虽然他可以对天发誓他的清白,但听的人未必信他。而且,老赵的身份不同其他人,被他知道了这件事情,未必是件好事。可是,如果不说,似乎是没办法说动他了。



    梁建斟酌了一下后,道:“赵叔叔,您是我的长辈,我不想编谎话骗你,但这事情,我只能跟你说个大概,有些地方,请您原谅我没有办法跟你说得太清楚。”



    “行,你先说个大概我听听。”老赵说道。他似乎对梁建要隐瞒他一些内容的决定,并没有生气。这让梁建忐忑的心里,略微轻松了一些。



    梁建将他跟王非凡之间的交易大概说了一下,不过,关于他跟黄金军之间的事情,只是一笔带过了。



    老赵听完后,问梁建:“那你知道,如果我打了这个电话,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梁建凝声说道。



    老赵说:“不,你不知道。”



    梁建微微一愣。



    老赵接着说道:“我打了这个电话,那说明我这里已经在注意他了。这种注意,很可能会引起他的反弹,从而引起一连串的反应。这叫蝴蝶效应。你从政这么多年,应该知道这个词。”



    “嗯。”



    “既然知道,那你应该清楚,一旦这个蝴蝶效应起来了,那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可预料的。”老赵接着说道:“你有想过这些吗?”



    梁建确实没想过这些,时间也容不得他去想这些。梁建回答:“我只能说,我会尽量你所说的这些发生。”



    “梁建,这是你所保证不了的。人性,是最难把握的。”老赵说道。



    梁建听到这话,心里不免沉了沉。看来,老赵是不打算帮他这个忙了。



    他犹豫了一下,道:“谢谢您肯听我说这么多,如果您觉得为难,那算了。是我打扰您了,抱歉。”



    老赵犹豫了一下,道:“替我给你丈人问个好,让他有空来找我下棋。”



    “好的。我会转告的。不打扰您了,再见。”梁建挂断电话,心里不免沮丧。没有老赵的这个电话,王非凡那边,总还是不能够百分百地保证会行。



    梁建心里没底。



    三天时间,眨眼要在眼前了,可成功,却还离着较远。他心里怎么可能有底。



    梁建坐了好一会儿,才又振作起来。重新打起精神后,梁建又联系了朱铭。他想问一问朱铭那边,陈斌的事情到底进展怎么样了。他昨天说快要突破了,可今天都快要过完了,却还没有好消息传来,梁建心里没底。



    他在给朱铭打电话的时候,在家里的项老也在打电话。



    院子里,项老一边拿着手机,一边拿着剪子给院子里的那些草木修一修一些枯萎的枝干树叶。



    “老赵啊,是我,老项。”项老笑着说道。



    坐在办公室的老项,拿着电话,神情根本没有老友来电的愉悦。



    “老项啊,我刚刚还跟你那个女婿梁建说,让你有空来找我下棋呢,怎么,他这么快把话转达给你了?”老赵说道。



    项老呵呵一笑,道:“他倒是没给我打电话,之前他跟我要了你的电话,我想来想去,担心这小子没个轻重,到你这闯出什么祸来,所以我打个电话来问问。”



    老赵听完,立即接过话:“你倒是也清楚这小子的性格,这小子确实没轻重,来想让我给市公安局局长王非凡打电话,警告一下他。”



    “这小子,果然被我猜到了。”老项说道:“你没答应他?”



    老赵回答:“你觉得我能答应他吗?这句话,可不是那么好说的。说了,我得负责。一个华京市公安局局长可不是小人物。”



    老项走到一旁,将剪子放了下来,然后将手里的电话换了个手,继续说道:“这小子果真没个轻重,你别生气,待会他回来了,我教训他。”



    “教训他算了,我看他,应该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对了,你清楚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老赵问。



    项老叹了一声,道:“知道是知道一些,不过也不是很清楚。他不太说,我也不好多过问。毕竟,我现在是个闲人嘛!”



    “你这个闲人,可不是一般人!”老赵说道:“对了,我听说,张强去祁东省之前,去找你了?”



    “你是不是派人整天盯着我呢,怎么我这里有点什么动静,你都知道?”项老笑着说道。



    老赵呵呵一笑,道:“我要是敢派人盯着你,你还不得来我家里把我家拆了!”



    项老哈哈笑了两声,然后忽然话锋一转,道:“话还是说回来,我这女婿也是头一回找你帮忙,你真的不卖这个面子?”



    老赵那头不由得一愣,旋即骂道:“知道你这老头突然给我打电话没好事。”



    “你先别生气,我告诉你,你帮他,对你没坏处。”项老说道。



    老赵飞快地接过话:“帮他对我也没什么好处呀!”



    “这可未必。”项老笑着说道。



    老赵眉头一拧,道:“说话别说半句,什么意思?”



    “梁建的父亲要回来了,你不知道吗?”项老眯起眼睛,幽幽说道。



    电话那头,老赵忽然沉默了,神情变得凝重无。



    “这唐宁国是最护犊子的,你帮了梁建,等于是帮了他。你自己好好想想,别到时候后悔错过了这个机会。”项老慢慢说道。



    老赵沉默了一会后,蹦出一句:“我看,你也挺护犊子的。”



    项老笑着问:“那你是答应了?”



    老赵哼了一声,也没说其他的,直接把电话挂了。项老也不生气,将手机放了下来,拿过剪子,继续修建他的草木。



    市政府,市委秘长办公室。



    梁建刚给朱铭打完电话,朱铭说陈斌虽然招了一些,但恐怕没梁建想要的。可梁建朱铭说话的时候,似乎说的不是完全的实话,他似乎隐瞒了一些东西。



    梁建觉得,可能朱铭知道那个三日之约之后,也要开始先静观其变了。如果梁建三日后,没成,那么他现在帮梁建帮得太多,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树敌吗?反正时间也只剩下一天多时间了,离局势明朗不远,他何不略微等一等。



    梁建觉得自己猜测的十有**应该是真的。这样的情况,他没有办法去责怪朱铭太多,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而且朱铭毕竟也已经帮了他很多了,而且他也没做什么不利于自己的事情。他只是选择了明哲保身而已。



    本来自:///html/book/30/30650/index.html(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