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9 放下-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659 放下

笔龙胆2018-3-6 16:55:48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很重要吗?”梁建反问道。



    老唐点头:“当然重要。如果你只是找了你在宁州的朋友,那我劝你,最好立马让你那朋友停手,不要往下查。否则的话,后果可能不是你想看到的。”



    老唐这么一说,梁建就更加确定,他们肯定是知道一些什么的。他顿时就生气起来,他不明白,胡小英的那件事,无论真相如何,他们为什么要瞒他?



    梁建刚要说话,老唐抢了先,道:“你别急,我会把真相告诉你……”



    “老唐……”唐一似乎想阻止,不过他刚开口,就被老唐抬手给制止了。老唐继续对梁建说道:“不过,你必须得立马就让你的朋友停手。”



    梁建盯着他看了一会,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告诉我真相。”



    老唐点头,然后他看向唐一,道:“你来说吧,这个事情,你比较清楚。”



    唐一看了眼老唐,又看向梁建,然后叹了一声,道:“再说这个真相之前,我想告诉你,我们之所以决定瞒着你,是担心你一冲动,做出极端的事情来。我和老唐都清楚,胡小英这个女人在你心里有多少分量。所以,你要想听我说也行,你得保证,你不能冲动,你得保持冷静。”



    梁建深吸了一口气,道:“好!”



    其实不用唐一说,梁健也不会再在这个事情上冲动的。他和胡小英之间,早已今非昔比。他之所以对这件事的真相如此在意,一部分是看在往日情分上,另一部分也是为了自己。



    唐一把当时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没有很详细,但梁健想知道的,都知道了,除了那个幕后最oss,江中省的某位领导。唐一没有说出他的具体名字。



    梁健问他:“是不是乔任梁?”



    唐一摇了摇头,道:“乔任梁非但没有陷害她,还帮了她。要不是他,当时胡小英也没那么快能从那件事中脱身。”



    “那是谁?”梁健追问。



    唐一却不打算告诉梁健了。



    梁健顿时又有些烦躁了。他想不明白,事到如今,唐一为何还要瞒他。



    可唐一却跟他说:官场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想你肯定清楚。一个没有背景,偏偏又有几分姿色的女人,在这种地方,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难猜。其实,如果胡小英她没有那么要强,或许并不至于走到那一步。但是她太要强了,太想要往上爬了。一旦你的野心暴露,总会有人投其所好,接下去的,不过就是等待着你被套住而已。当时的那件事,胡小英确实是被陷害的,但她自身并非完全没有责任。



    这不是梁健想听到的。无论胡小英自身有没有责任,但只要她是被陷害的,那么她就有权利得到公正。



    如果这个世界,连最起码的公正都没有了,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以让人为之奋斗的?



    梁健还想再逼问唐一。一直没说话的老唐,开了口:“梁健,别再问了。唐一之所以不说那个人的名字,也是为你好。”



    梁健看向他,道:“如果是真的为我好,为什么不问问我,我想要什么?”



    老唐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后,道:“因为有些时候,你未必清楚地知道,你要的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什么是对?难道纵容那些罔顾王法的人,任由他们继续胡作非为就是对的?”梁健气势咄咄。



    老唐神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道:“你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吗?只看利益,不看公正大义?”



    梁健没说话。他想说不是,可又有一个声音在他心里高声反对。



    老唐有些受伤,他叹了一声,道:“梁健,我和唐一并不是万能的。我们也有不能随心所欲的时候。我承认,我当时是有些私心。我希望,你跟胡小英之间的关系能够借着那件事而从此彻底划清界限。所以,有些事,我没让唐一告诉你。但是,对于胡小英,我能做的,我都做了。而且,当时那样的结果,对于胡小英来说是最好的。你以为,发生了那样的事,她还能再回到江中继续当她的宣传部长?她只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女干部,中国那么多公务员,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少。”



    老唐的这番话,让梁健的心里泛起了许多的涟漪。



    “梁健,听我一句,放手吧。真相你已经知道了,够了。”老唐语重心长地说道。



    梁健低着头沉默,心里无比复杂。



    这时,唐一开口:“梁健,我希望在你心心念念想替这个胡小英伸冤的时候,想想项瑾,想想你那两个孩子。我不知道,你在宁州找了谁帮忙。那个人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你有想过他和他的家人吗?梁健,人不能太自私。过去总是要过去的,你不能拉着所有人,都陪着你一起为你的过去买单!”



    唐一的话,像是一把刀。尖锐,尖锐无比。



    他自私吗?



    梁健扪心自问,他想要的是一个否定的答案,可是心里的声音回答他的却是一个字的答案。



    梁健是自私的。



    他苦笑了起来,笑了一会,掏出手机,给姚勇发了条短信:“胡的事情,不用再查了。”



    姚勇没给他回信息,梁健心思都在自私那两个字上,也没多想。



    他收起手机,抬头看向老唐,道:“我已经发短信给我宁州的朋友,让他不用再查了。”



    老唐一听,神色就轻松了许多。他看着梁健,道:“你放心,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想办法给她一个说法的。”



    梁健点点头,然后就起身:“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老唐立即说道。



    梁健勉强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我自己打车回去好了,方便的。”



    老唐又说要送他出去,梁健也拦住了。他想自己一个人走一走。



    出了酒店,一个人走在昏黄的路灯下,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显出几分无力地忧伤。



    他不想回去,却也不知道去哪里。停下来,看着车来车往的街道,远处漆黑的夜空,就像是一块哀伤的幕布,朝着他铺天盖地的卷来。



    梁健终于还是没忍住,拨通了胡小英的电话。



    “你在哪里,我想见你。”电话一通,梁健不等胡小英回答,就说道。



    某家酒店的包厢里,胡小英正跟几个企业老板在吃饭喝酒。听到梁健的声音,她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即就捂住手机,然后跟这几个企业老板,道了一声抱歉,匆忙就走了出来。



    “你怎么了?”胡小英有些担忧地问道。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问她:“现在不方便吗?”



    胡小英犹豫了一下,道:“你告诉我地址,我过来找你。”



    梁健看了看周围,道:“我也不知道我在哪,我过来找你吧。”



    胡小英想了想,给梁健报了一个地址。是一个酒店。



    胡小英在北京没有家,她就像一片浮萍,飘荡在这番话的华京市。她不是没有钱,她只是不想买房子,对她来说,没有人的空房子,哪怕写了她的名字,也给不了她家的感觉。



    她要的是人,不是房子。



    可她想要的人,从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再也不会是她的了。



    胡小英坐在车上,往那家酒店赶的时候,心里冒出了好多个计划,可终究,她还是狠着心,将这些计划,一个个都划掉了。



    唐一说过,她和他再也回不去从前了,这是她没办法否认的。



    梁健靠在车窗上,看着车子慢慢绕过花坛,驶上缓坡,他看到她从一辆绿色出租车上走下来,凹凸的身段包裹在一身合身的套裙中,显得那么婀娜多姿。



    岁月在她身上,仿佛留不下痕迹一般,她依然那么动人。



    只是……



    梁健闭上了眼,再睁开,眼里已经冷静了许多。



    车子停下,他走下来,快步赶上去,追住了正走向电梯的她。



    她转头看到他,惊讶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说道:“你来得很快!”



    梁健勉强笑了笑。



    进了电梯,两人都没说话,隔着半米的距离,站在电梯里,各自听着各自的呼吸声,各自在心里与无数个各不相同的声音斗争着。



    终于进了房间,胡小英有些拘谨地让他坐,又毛手毛脚去烧水准备泡茶。梁健看着她走动的背影,开口道:“你别忙了,我有些事,想问你。”



    胡小英停了下来,顿了顿后,放下水壶,走到梁健对面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你想问我什么?”胡小英低着头问,内心的直觉已经告诉她,接下去的问题必然不会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她,盯着她的眼睛,问:“当时我父亲他们把你送去美国,你是自愿的吗?”



    胡小英愣了一下,然后回答:“是的。我自愿的。”



    梁健停了一会,又问:“为什么当初你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



    胡小英再次怔愣了一下,旋即她苦笑了一下,道:“告诉你又能如何?”



    “起码我能还你一个公道!”梁健立即回答道。



    胡小英看着他,脸上掠过复杂的表情,不一会儿后,她忽然笑了起来,笑容灿烂。良久后,她说:“谢谢你,梁健!我之前还一直放不下一些东西,今天听到你这句话,我想那些东西,我都能放下了。唐一说得不错,我确实该放手了。你不属于我,你值得更好的。”



    梁健愣住,此刻她的笑容,就好像多年前。以往的一幕幕,如同电影一般,流水似的划过眼前。



    她说她放下了。



    那么他呢?



    他沉郁的心情,在她的笑容中,渐渐的轻松明亮了起来。她都放下了,他还有什么好放不下。



    老唐说得没错,过去终究要让它过去,他不能拉着其他人一起被他的过去所受累。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