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 选择伤害-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670 选择伤害

笔龙胆2018-3-6 16:56:10Ctrl+D 收藏本站


                    特别是老唐,好像情绪很激动的样子。



    在父与子的关系里面,当父亲本身很成功的时候,也许也想要看到儿子走他一样的路,然后享受他已经为儿子打下的基业,但是非常可笑的是,生活当往往会演父与子的冲突,儿子往往不想按照父亲的意思去经营自己的生活和工作。



    如今的梁建有这样一种情况,他想要去走自己的路了,而且他的想法一直很坚定。



    等老唐摔门而去之后,杨健坐了下来,抽起了一根烟,他倒并不是很郁闷,而仅仅是因为把话对两老说清楚了,他倒是反而轻松了。接下去,他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动了。



    在抽烟的过程,随着一缕缕的烟丝向着天花版漂移,梁健的思绪也慢慢有了,他想到了第一个要找的人。



    这个人的名字叫,是组工部最年轻的女副部长,背景很深厚,同时为人很正直,是难得敢挑担子的女领导,而且对梁健来说最好的一点是,申约对自己的印象还可以。



    梁健跟她也吃过几次饭,算得是可以说话的,这么想着,梁健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她。



    组工部的副部长可不是开玩笑的,一般都很有架子,梁建也不期望自己打过去的电话,对方能马接起来,而且能叫出梁建的名字。



    但事情是这样出乎梁健的意料之外。



    他电话刚打过去,对方马接起了电话,而且还直接叫出梁建的名字,说:梁秘书长难得啊,怎么记得给我打电话了?



    对方这么一说,搞得梁健倒是非常不好意思了,因为平常实在是疏于与这样的领导接触了,现在有事求人家,反而变得很被动。



    梁健只好说:实在不好意思啊,部长,平常知道你很忙,也不敢随意地来打扰你,现在反而自己有事情了才打给你,我做得很不好。



    梁健也没有打马虎眼,反而说得非常坦诚,一来说自己有事情找她。



    如果她不愿意帮忙,那肯定会直接拒绝他,说一句“不好意思我很忙”“待会儿给你打电话”这样的话,说明对方是不愿意帮他的。



    如果对方不愿意帮忙,那你说太多的话也是废话,所以梁建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虚与委蛇,所以,他直接说出自己打电话的原因。



    没想到对方很高兴地说:我们组织部门是干部的娘家,梁建你有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帮得忙的,肯定帮。



    这话说得很干脆利落了。梁健心里面对这个女领导,暗自有些佩服,又有些敬重。



    他说道:那我开门见山地跟领导报告了,我想要暂时离开京城,去地方工作一段时间,给自己再锻炼一下。



    对方听了微微有些愣神,她没想到梁建打电话给自己,竟然是为了回到地方去。



    她有些不解地问: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回地方呢?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从基层一步步走来的领导干部呀,现在好不容易在京华站稳了脚跟,怎么反而想要下去?很多干部想要你的位置还要不到呢!



    梁建觉得对于这个副部长,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对方既然答应帮助他,那么应该把自己的所有想法都告诉她,好让她得到对称的消息,否则很容易造成误解。



    于是梁建说:我也不是觉得京华有什么不好,但是我却觉得自己按照目前的年纪和阅历,还是想要到省里去大干一番。另外,说实话,我心里面还有一些心结,想要去解决。



    在电话的另一端,她微微地点着头。



    她没有想到,梁建会直接告诉她,说自己还有一些心结去解决。如果换作是其他领导的话,可能会觉得梁健这么说实在是太幼稚了,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怎么可以把私人的心结带到工作去呢?



    对方也微微地觉得梁建是不是有些不大成熟?



    但是她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领导跟她说起过,最近想要选一批年轻干部到地方进行历练,他们还正在物色人选呢。这件事情,正好她在主管,如果梁建真的是幼稚,那么让他去历练一下也未尝不可。



    于是对梁健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去地方历练一下,我这里或许可以帮你推荐一下,但是问题有一个,那是到了地方之后,也只有副省级而不是重要岗位的副省级。



    同样是副省级市,是有重要岗位和一般岗位的区分。像副书记那是重要岗位了,这样的副省级,其实人大政协主任主席这样的正省级还要有分量。



    梁建现在担任的是京华市委常委秘书长,如果要动他,组织一般会考虑到提拔任用。那样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冲到一些重要部位的正部级或者省里面的重要岗位去,如果平调出去,那实在是太吃亏了,很不划算。



    所以,对方想,她这么说了之后,梁建也许会打退堂鼓了。



    没有想到,梁健却说坚定地说:没有问题,只要是能去地方,是一个副省长也没有关系。



    她心里面都有些要笑了:这个梁建还真是有些个性,为了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地方,把职务看得这么小!这样的人在整个系统里,恐怕也是少数吧!除非有些人屁股底下不干净,才会采取这样的做法,算是给组织一个交代。



    但是她对梁健这个人还是了解的,他们曾经跟纪委对于年轻干部进行过摸底的联审,发现梁建为人一直很正直,从他的履历看,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年轻领导干部。所以说,梁健肯定不是因为自己有问题才选择这样的路径。



    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可能他真的是想去历练吧。于是她对梁健说:那好吧,你的事情我记下来了,我会向组织去推荐你到地方去,但是如果你以后后悔自己被平调或者是不升反降了,可不要怪我。



    梁建笑着说道:我非但不会怪领导你,而且会好好地谢谢您。一旦调令来了,我请部长吃饭。



    她笑着说道:像你这样的饭倒是可以吃。如果你让我帮助提拔你,那么你的饭,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吃了,但现在你要我把你从京城调出去,而且不是提拔,那这顿饭我绝对要吃。



    好吧,那一言为定!



    梁建关了电话之后,心里面更加安定了。



    第二天的午,梁建的父亲老唐意外地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从组工部打来的,所以老唐非常的重视,看到这个号码后立刻接起电话,非常客气地说道:部长好啊,您打电话来,老唐很荣幸啊,这说明组织还想着我们这些老干部呢!



    对方说:组织当然是想着啦,你们可是我们的国宝啊!我也一直想着老唐您这样的老前辈,但是平时工作实在是有些忙,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来烦您老人家。但今天这个事情啊,必须跟你汇报一下。



    老唐一听觉得这个味儿有点不对,连忙问:到底是什么事?



    对方,那个部长详详细细地跟老唐说了一遍。



    老唐听了之后吹胡子瞪眼,差点心脏病发,直接送医院去。但是,老唐毕竟也是老革命,最后还是被他撑住了。



    老唐在电话抱歉地说道:部长真不好意思啊,我那个逆子实在是做着荒唐的事情,我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竟然不要提拔,直接到外面想要去做一个副省级!真是脑子进水了,我回头要好好地批他!



    那个部长说:老唐啊,批评不要批评了,这件事情反正组织已经知道了,我也已经跟你沟通过了。年轻人嘛,有时候做事有些冲动。部长跟我一说,我想这梁建不是您老的儿子嘛!所以他的一举一动啊,我们也不能任他自己随意地去走。我们会给他设定一条路线,培养他的,这点你放心。



    这个部长还给老唐出了一个主意:另外你也不要去批评他了,到时候我们组织会告诉他,说条件不符合,所以不能派出去,这样得了。



    老唐对这个部长千恩万谢:部长你的手段高明,谢谢你给我出的主意!这件事情,虽然我不会直接批评他,但是以后我还真的要好好改造他的思想,不能再这么意气用事了!部长啊,过两天老唐我好好请你吃顿饭,到时候把老项也叫出来。



    部长说:跟你们老同志吃饭我是最开心了,到时候啊,可不要吝惜把你们那些丰富的革命经验交给我呀!



    老唐开心地说:我们可不会倚老卖老,直到你们都是已经青出于蓝了。到时候我们好好地喝点酒。



    老唐挂了电话之后,想要直接冲到梁建那里,把他臭骂一顿。但是一想这小子脾气倔,搞不定要出什么事,所以他还是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但是,他心里面还在暗笑:你这小子自己想出去,可是部长不让你出去看你怎么办!



    那天晚,老唐听到梁建时也暗暗在笑。



    梁健感觉自己的老爸笑得很贼,好像有什么事情,问老爸:你在笑什么?



    老唐打马虎眼,说:没笑什么,没笑什么!



    梁建本来还想再继续问下去,但是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是看去也不像是那些骚扰电话。



    梁建接了起来。



    对面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梁建几乎不用辨别,听出了那是旻儿的声音。



    您好,我是旻儿,次您帮了我爷爷一个大忙,我爷爷让我打这个电话,说明天晚想请您到我家来吃饭,不知你有没有空?



    旻儿马想起来,前两天在河边公园里帮过一位轮椅老者。那老人说,要请他喝二锅头,梁建当时以为这只不过是说说的,但没想到对方还真打电话过来邀请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