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 家宴-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710 家宴

笔龙胆2018-3-6 16:57:22Ctrl+D 收藏本站


                    ,权路迷局!



    华京篇就快要结束了,接下去,梁建会回到江中。作者的心情就如同梁建的心情一般,有些复杂,也有期待。



    等老唐定了地方后,梁建又去了屈平那里,通知了他。



    出门的时候,屈平站在门口,看了站在旁边的他一眼,淡淡道:“梁建,只要你父亲他们能做到我的条件,我保证,等你去了江中,胡小英我还是会想办法给你送过去。”



    梁建听后,微微一笑,道:“胡小英的事情就不用屈书记操心了,我要是想让她回去那边,我会自己想办法。”



    屈平抿着嘴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走了出去。梁建跟在后面,锁上了门。



    梁建本想是跟屈平一同过去,但是梁建跟着屈平到了楼下,准备也跟着上车的时候,却被屈平拦了下来。



    “你就不用去了。这件事,我跟你父亲谈就行了。”屈平说完,没等梁建回答,就伸手将门给拉上了。



    梁建愣了一秒,反应过来后,无所谓地笑了笑,看着屈平的车开走后,他也转身准备上楼。



    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梁建掏出来一看,是姜仕焕的电话。他最近有段日子没跟姜仕焕联系了。此刻看到他的来电,电话还没接通,就先笑了起来。



    “姜大哥,你今天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电话接通后,梁建笑着说道。



    话音落下,电话那头也传来了姜仕焕爽朗的声音:“我不给你打电话,也没见得你打个电话给我。”



    梁建不好意思地道:“这几天有点忙。”



    “这么说,今天晚上是没空了?”姜仕焕说道。梁建一听,一愣,然后问:“今天晚上有事?”



    姜仕焕回答:“本来想找你和弟媳妇一起来家里吃个晚饭,你要是有事,就算了,我们回头再约也一样。”



    梁建一听,忙说:“没事,你这个电话打得巧,要是再晚一点,说不定就有事了。那我问问项瑾看,看她有没有事。”



    “行。有事没事都跟我说一声,我好通知你嫂子准备。”姜仕焕笑道。



    “好的。”梁建应下,然后问:“今晚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姜仕焕道:“没什么特殊的,就是觉得也好长一段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了,就想一起吃个饭,正好你嫂子这两天休了假在家休息,就让她给你们露一露手艺,家里吃了。”



    “嫂子不舒服吗?”梁建忙问。



    姜仕焕笑道:“没有。她前段时间忙,连着加了一个月的班,所以最近忙完了,就调休了几天。”



    “那应该让她好好休息,调整一下嘛,自己做饭太辛苦了,要不我们还是出去吃,或者来我家也行。我让周姨多去买点菜。”梁建说道。



    姜仕焕忙说:“不用,她已经休息了两天了,也调整过来了。再说了,在家吃这主意是她自己提出来的。你放心好了,这一顿饭,还是没问题的。”



    “那好吧,那就辛苦嫂子了。”梁建笑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给项瑾打个电话问一问,她那边没事的话,我就让你嫂子开始准备了。”姜仕焕说。



    梁建点头。



    挂了电话后,梁建立即就给项瑾去了个电话,跟他说了姜仕焕请他们去家里吃饭的事情。项瑾没什么意见,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他和姜仕焕的夫人杨也挺合得来的。



    回到办公室后,梁建给老唐发了条短信,问他屈平是否到了。老唐说,他还没到。然后问他为什么没去。梁建将屈平不想让他去的意思说了一下。



    老唐没说什么。



    屈平没再回单位。梁建等到快六点的时候,收到老唐的短信。他说,他们已经谈妥了,这件事没问题了。



    梁建本想问问,他们具体是怎么谈的。可老唐说,下回见了面细说。梁建便不好再追问了。



    既然已经谈妥,梁建也就放下了心思。收拾了一下后,赶紧先回家接上了项瑾,带上礼物,然后赶去姜仕焕的家里。



    他们到的时候,姜仕焕在小区停车场旁边的绿化带那里等着。梁建拎着项瑾准备的礼物,和项瑾走上前,笑道:“怎么还在这里等着?我们又不是什么贵客?”



    姜仕焕道:“什么是贵客?在我看来,你们就是贵客。不过,我也不是特意在这里等你们的,我是下来买点东西,想着你们差不多也该到了,就等等你们,一起过去。”说罢,看了一眼梁建两手拎着的东西,道:“怎么还拿东西来?”



    梁建笑道:“空手上门,可不是我的风格。”



    “行!”姜仕焕笑着应了一声,然后招呼道:“走吧,菜都做得差不多了。”



    到了家里,一进门,便闻到香味。项瑾嗅了嗅,笑道:“真香,没想到秀梅姐的手艺这么好呢!”



    话音刚落,杨秀梅正好从厨房里端着一个盘子走出来,听到声音,放下盘子后,从餐厅走到了玄关,一边忙从梁建手里接过东西,一边说道:“来就来了,还带东西干什么?”说着,又赶紧迎了梁建和项瑾进了屋子。



    四人寒暄了几句后,项瑾和杨秀梅一起去了厨房,梁建则和姜仕焕,帮着开酒瓶,布碗筷,没多久,最后两个菜出锅,四个人坐了下来。



    坐下后,梁建想起要去江中的事情,便觉得,应该要跟姜仕焕提前所一声。毕竟,他算是他在这里最好的朋友了,没有之一。



    如今,突然要去江中,也该要跟他有个交代。想着,梁建就趁着举杯的时候,抢先说道:“姜大哥,秀梅姐,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有件事,我想跟你们说一下。”



    姜仕焕放下酒杯,看着梁建,道:“什么事,你说吧。”



    梁建转头看了眼项瑾,她似乎有所察觉他要说什么。



    “我要去江中了。”梁建转回头,对姜仕焕说道。姜仕焕愣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看着梁建,微微皱起了眉头,问:“你在这里好好的,去江中干什么?你现在是市委秘书长,熬两年等资历有了,往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一调,以你的背景,和你的年纪,今后还不是一片坦途,何苦现在又去江中?”



    姜仕焕语气中,透着焦急。梁建知道,他是真心关心自己的。另外,姜仕焕说的也没错。目前看来,他留在华京继续发展确实是最好的。



    不过,梁建去江中,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老唐和项老同意他去江中,也并不只是因为不希望他留下遗憾。他们肯定也有他们觉得有必要去的理由。



    姜仕焕焦急地看着梁建,等着他的解释。



    梁建朝他轻轻笑了一下,道:“姜大哥,你放心,去江中,我是认真考虑过的。华京不比其他地方,这一点我想你在这里这么多年,应该是感触颇深吧。”



    姜仕焕犹豫了一下后,点了点头,不过,他立即又说道:“你又不是那种遇到点困难就退缩的人。华京确实不比地方上,这里工作不好做,但这里机会也相对来说,要大得多。而且,你跟一般人不同,项老和你那位父亲都是你的助力,在这里,你的优势才能最大化。”



    梁建慢慢摇了摇头,道:“姜大哥,你忘了吗?你曾经跟我说过,现在很多人当官只是为了当官。我可不想做这些人!在华京,当个官,想做点实事,太难。我想趁着自己还年轻,简简单单的,做一个能为民做事的公务员!”



    姜仕焕愣了愣,旋即苦笑了一下,说道:“你这么一说,显得我格局小了。不过,你说得没错,是我忘了曾经自己说过的。这一点,我要向你学习。你能在这样的浊流之中,不迷失自己,这是值得令人敬佩的。”说到这里,姜仕焕举杯,对着梁建:“来,我敬你一杯。”



    梁建抬起举杯,朝他笑了笑,道:“我们一起来吧。”



    “好。”



    于是,四人一起举杯,喝了一杯。放下酒杯后,姜仕焕却还没打算让这个话题就这么算了。他看着梁建,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不建议你去江中。只要你想做实事,华京未尝不可以。我今天听说,你帮着抚河巷的老百姓争取到了一个老年公寓,这不就是实事吗?”



    梁建没想到抚河巷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传了开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没想到,这一点小事,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说着,他又收起了笑容,严肃了起来。他继续对姜仕焕说道:“姜大哥,在这里我是市委秘书长,我身在这样的位置上,却只能做做这些小事,是不是有些对不住这个名头?其实,去江中的缘由,也不仅仅只是这一个缘由,我在这里,如果始终难有政绩,如果没有杰出政绩,年纪轻轻再往上,就不是一件好事了。俗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可不想我的政治生涯早早地就结束了。”



    “你太悲观了!”姜仕焕立即反驳道:“一个人的政治生涯哪有这么容易说结束就结束的,何况是你的!”



    梁建苦笑了一下,道:“正因为是我的,才容易。姜大哥,虎塌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梁建没有明说,也没有多说。不过,聪明如姜仕焕,自然也是一点既透。他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就说道:“你说得也有一定道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说什么了。来,敬你,祝你接下去的江中之行,一切顺利。”



    梁建收起脸上的凝重之色,笑了起来,举杯与姜仕焕轻轻一碰,道:“谢谢姜大哥。今后,华京这边,就有劳姜大哥多多帮忙照顾一二了。”



    “你放心去江中就是。”姜仕焕说。



    看清爽的就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