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花枝乱颤-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010花枝乱颤

笔龙胆2018-3-6 16:57:47Ctrl+D 收藏本站


                    吃饭的地方是熊叶丽选的。梁建多年不怎么来,对这宁州城已经有些陌生了。



    熊叶丽也是个懂得享受的人。她选的是一家法国餐厅,在一家五星酒店的二十八楼。坐在窗户边,能从窗户里直接看到整个东湖,风景十分不错。



    再见东湖,梁建心内不由得生出一些感慨。熊叶丽见他看得入神,在旁笑道:“怎么?勾起什么甜蜜回忆了?”



    梁建回过神,转头看向她,笑了笑,道:“甜蜜回忆倒是不多,心酸回忆倒是有好些,你要不要听听?”



    熊叶丽摆手,道:“不用!这日子已经过得挺心酸的了,还听什么心酸回忆!”



    “你现在都已经是副部长了,还心酸什么?”梁建笑道。



    熊叶丽白了他一眼,道:“副部长难道就可以两脚翘在桌上,高枕无忧了?”



    “那你说说,你都心酸什么呀?”梁建笑问她。熊叶丽摆摆手道:“一言难尽,还是不说了吧。先点菜吧。我下午有个会,得早一点回去做准备。”



    “行。”梁建也不跟她贫了,拿了菜单过来看了一会,点了一份主食,一份水果和一杯咖啡。



    熊叶丽就点了一份蔬菜沙拉,和一份前菜。



    “吃得这么少?”梁建惊讶地问。



    熊叶丽道:“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女人要美丽,就要管住嘴,迈开腿。”



    梁建的目光往她身上一打量,然后道:“你就吃这么一点,那来法国餐厅可是有点浪费。”



    “来法国餐厅,未必是要点很多吃的,氛围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嘛!我觉得,你以前也是很懂得情调的一个人呀,怎么现在有些退步了呢?”熊叶丽笑道。



    梁建看着她笑道:“可能多年不见你,技生了吧!”



    “这嘴贫的功夫倒是比以前厉害了。”熊叶丽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



    梁建也跟着笑了一会。



    服务员上前菜的时候,梁建准备开始切入正题。



    梁建看向熊叶丽,她今天穿着一件薄的灰色针织镶钻外套,外套里面是一件字领的黑色的连衣裙。此刻,她正在拿着刀叉对付她点的那份前菜,身体微微前倾。于是,梁建视线落处,就不由自主地看到了两抹雪白的隆起。



    梁建脑子里一下子就冒出了一些旖旎场景,顿时,目光就有些不老实了,下意识地带着一些暧昧的色彩将又打量了一番。



    起先他还没注意,此刻认真打量了,才发现,多年不见,熊叶丽的身材反倒是比以前更好了。



    脑子里还在不断地浮现当时的那些让人羞涩的画面,梁建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幸好,此时服务员上来给他们加水,打断了他那满脑子不该有的想法,没让他在熊叶丽面前失态丢人。



    梁建喝了一口水,压了压惊,理了理思绪,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看向抬头的熊叶丽,道:“我想换个秘书,你在组织部干了这么多年,政府里的人你大部分应该都比较清楚的,你帮我推荐一个靠谱的。”



    熊叶丽道:“你找我吃饭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啊?”



    梁建笑道:“也不全是。这个事情是次要的,主要还是想请你吃顿饭,叙叙旧。”



    “我看,事情是主要的,叙旧是次要的才是真的。”熊叶丽笑道。



    梁建道:“不管哪个是主要的,你肯出来才是最关键的。这说明呀,你还拿我梁建当朋友。”



    熊叶丽闻言,忽然就瞧了他一眼。这一眼里,有些异样的风情,勾得梁建心里猛地跳了一下。起先压下去的那些羞人画面,似乎又要浮上心头。



    梁建忙又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借着喝水的当口,避开了她那勾人的目光,然后道:“说正经的,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推荐?”



    熊叶丽道:“人选自然是有的,这样吧,我待会回去整理个几个人的资料发给你看看。”



    “这样也行。那麻烦你了。”梁建忙说道。



    熊叶丽瞧他一眼,道:“跟我还这么客气?”



    “这不是客气!”梁建一边说,一边有些心虚地想躲她那机具诱惑力的眼神。



    熊叶丽似乎看出了他的窘迫,嘴角兀地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然后身体微微一动,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足就离了那双灰色水晶面的高跟鞋,轻悄悄地攀上了梁建的小腿。



    梁建身体猛地一震,无比惊讶地看了熊叶丽一眼,发现她那充满了挑逗性的眼神后,立即躲开了,桌下的脚也缩了回来。



    梁建还红了脸。这让感觉有些不爽,自己是个男人,竟然还被个女人给调戏了。正当他犹豫着是不是该调戏回去的时候,忽然,脑海里就冒出一个身影。这身影就好像是一桶冰水,一下子浇在了梁建的头上,将他浇了个透心凉,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而此时,对面的熊叶丽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捂着嘴,笑得花枝乱窜,明显是开心,甚至可以说是得意至极。



    梁建只能是无奈,和苦笑。



    半响,熊叶丽才平静下来,看着梁建,微笑着说道:“你别想多啊,我刚才就是逗你的。”



    梁建假装惊魂未定地拍拍胸口,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打算要把我给吞了呢!”



    “我看上去像有这么大胃口的吗?”熊叶丽白了他一眼。



    梁建笑了笑,没再接话。他担心,一不小心这话题又聊偏了。跟这熊叶丽聊天,总是容易将话题聊偏。或许是因为她那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又或许是因为她那毫不顾忌地性格,总之,仿佛只要跟她面对面坐到一起,这脑子里的想法,就跟不是自己的一样,容易跑偏。



    尤其是,梁建曾经尝过她的味道,更是容易跑偏。



    被熊叶丽这么一逗,梁建反倒是冷静了许多。接下去的聊天,他都是点到为止是。吃完后,坐了一会,闲聊了几句,时间差不多了,两人就回来了。



    梁建担心被人看到说闲话,就在离单位门口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就要求下车。熊叶丽靠边停了车,转头看向梁建,道:“怕被人说闲话啊?”



    梁建道:“怕影响你,我男人无所谓,你不一样。”



    熊叶丽道:“我现在是单身,我也无所谓的。”



    梁建笑了笑,道:“就当我消食了。刚才你吃得少,我可吃得不少。”



    “行吧。那我就先进去了。资料我晚点发给你,我要先开会。”熊叶丽道。



    梁建忙说:“不急,你有空的时候给我就行。”



    熊叶丽朝他摆了摆手,就开车走了。梁建看着她的车拐了个弯消失,自己慢慢地踱在没什么人的街上,走了没几步,也转了个弯,然后就看到了省政府门口正在站岗的士兵。



    梁建过去后,刚准备进去,就被拦了下来。这让梁建一下子就想起了当时他还在境州的时候,来宁州见张强那会,也是被这样拦在门口。只不过,那会儿他年轻气盛,还差点跟他们打了起来。如今,他却是不会这么干了。第一,是身份不同了,心境也不同了。第二,冉家士兵也没做错,如果是个人就放进去,那就有问题了。加上,梁建今天才第二天到这里上班,这门岗的士兵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梁建跟士兵说:“我是新来的副省长,叫梁建,你可以打电话给省政府秘书办的金灿副秘书长跟她确认一下。”



    士兵说:“你身份证带了吗?让我看一下。”



    梁建掏出身份证给了他,士兵看了一眼后,道:“您稍等,我去打个电话。”说完,立即去岗亭里打电话去了,没一会儿,他立即跑过来,先给梁建敬了个礼,然后躬身道歉:“对不起,梁副省长,没能认出您来。”



    “没事。我刚来,你不认识正常。你也是工作嘛,我理解。行了,你忙你的,我进去了。”梁建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紧张,然后笑着往里面走了进去。



    士兵有些呆愣地盯着梁建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哎,小宝,你傻看什么呢?”另一个士兵喊了他一声。



    士兵小宝收回目光,道:“这个副省长跟其他的领导有些不一样。”



    士兵问:“有什么不一样?”



    小宝刚要回答,正好有一辆车往这里过来了,小宝忙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去站好了。



    梁建回到办公室,发现林飞还没回来。他的办公室门还锁着。



    梁建心想,他不来也好,自己还少操点心。他想了想,给金灿打了个电话,让她暂时先将办公地点搬到林飞的办公室来。至于林飞,他要是来了,就让他先回秘书办吧。



    金灿问梁建:“这样,万一林飞闹意见怎么办?”



    梁建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打电话去请他回来继续上班?”



    金灿忙说不是。



    梁建又对她说道:“我这个人对于下属就两点要求:第一是要完成好我安排的工作,第二就是忠诚。这两点,林飞同志一点都没达到。这样的人,我还留着干什么?秘书的职责是给领导服务的,而不是让领导来给他擦屁股的。”



    “我知道了,梁副省长,是我错了。”金灿立即认错。



    梁建听她这么说,也马上缓和了语气,道:“你的顾虑呢也有你的道理,但是有些时候,做事就是应该要强势一点,不然的话,只会让情况更加恶化。如果到时候林飞真的闹意见,你让他来找我就行。”



    “好的。”金灿应道,然后问:“那我现在就过来吗?”



    “恩。”



    作者题外话:喜欢我的文,就加一下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吧,有免费的官文“江南往事”可以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