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香馍馍-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014 香馍馍

笔龙胆2018-3-6 16:57:54Ctrl+D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mpxiaoshuo.】,无弹窗网络小说!

    这一路上,梁建脑子里一直想的都是沈伟光这个人。梁建想不明白,他和沈伟光无冤无仇的,这沈伟光为什么要给他下绊子。而且,这手段也不太高明。



    梁建本想问问李端,这沈伟光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李端也不知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愿意说,无论梁建怎么问,他都是一样的回答。梁建也只好作罢。



    到了杜明亮家里。李端去敲的门。



    开门的保姆,看到李端,就亲切地笑道:“李秘书长,您怎么来了?”



    “我陪梁副省长过来看看杜省长。杜省长知道的。”李端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将带来的果篮鲜花礼品等递了过去。



    保姆接过去后,目光往李端身边一瞧,目光飞快地一打量,然后立即笑道:“这样啊,那请进。杜省长在书房,李秘书长您是知道书房在哪的,我就不送你们过去了,我去给你们泡茶。”



    李端点点头。



    保姆先走了,李端转头对梁建说道:“这杨姐在杜省长家待了很多年了,人挺不错的,杜省长很信任她。”



    梁建转头去看了一眼那位杨姐的背影。这杨姐,刚才看,大概四十多岁的模样,长得倒也不显老,皮肤挺白,五官也挺柔和,笑起来还挺有几分姿色。



    梁建没接话,跟着李端就走到了书房门口。李端敲了敲门,在门外喊道:“杜省长,是我,李端。梁副省长来了。”



    话音落下后没一会儿,杜明亮就亲自过来开的门。门一开,他目光先落到了梁建脸上,一打量后,笑道:“多年不见,你倒是一点没变,还是这么年轻。”



    “杜省长也依然是风姿依旧啊!”梁建笑着说道。说完,两人相视一笑。



    接着,杜明亮让开了身子,道:“进来坐。”



    进了屋,在那一套红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后,杜明亮看着梁建,说道:“当时听说你要来江中,我还不信呢。没想到,你还真来了。当初,你在江中的时候,我就跟老张说,你将来必成大器,没想,才这么几年,这话就成真了。”



    杜明亮有没有跟老张说过他必成大器这句话,梁建不知道,也不会去跟张强证实。但杜明亮能这么说,这说明了两点。第一点,梁建如今已成气候,杜明亮虽比他要高上半阶,但也要对他笑脸相迎。第二点,杜明亮能这么说,说明他在对梁建示好。



    杜明亮示好,梁建自然是求之不得。尤其是,他知道了林飞是沈伟光安排过来后。



    梁建对杜明亮说道:“杜省长过奖了,这一切不过是运气罢了。”



    “哎,话不能这么说。运气是一部分,但你能不能抓牢这个运气才是关键。古话说,攻城易,守城难。你能这么一路走下来,走到今天,这说明你本身除了运气之外,实力也是有的。”杜明亮道。



    梁建谦虚地笑了笑,道:“论实力,在杜省长面前,我还是得甘拜下风的。以后,还要杜省长多多指教,多多提携。”



    杜明亮笑着说:“提携就算了。以你的背景,应该是你提携我才对。”



    梁建的身世,如今早已不是秘密。杜明亮作为江中省常务副省长,也早在得知梁建要来江中的时候,也差不多时间弄清了梁建的身世背景。



    梁建如今对这些话也早已学会了坦然和镇定。他笑了笑,道:“远水解不了近渴。您在江中这么多年,要论在江中的影响力,恐怕戚省长都未必能比得过您。所以,以后还得要您多多提携我才是。”



    杜明亮哈哈笑了起来,摆摆手,道:“相互提携!相互提携!对了,说起来,你在华京已经是市委秘书长了,再待两年,常务副市长应该是不成问题的。现在的领导干部都是挤破了头想去华京,你都已经去了那边了,又何必再调到江中来呢?”



    “我这个人没啥进取心,就想着做点实事。再者,江中是我的家乡,老朋友也都在这里,所以,我想趁着现在还年轻,就下来待一待,也算是回报家乡了。”梁建笑着说道。



    杜明亮朝他竖了竖拇指,道:“这才是一个好党员应该有的想法嘛!值得学习!”



    这时,李端插进话来:“梁副省长能来江中,是我们江中省的福气。以后,杜省长可是有帮手了。您二人双剑合璧,必然是我们江中省人民的福气。”



    杜明亮看了一眼李端,笑得很开心。显然,李端这马屁拍得他很舒服。



    梁建看了看李端,心里有些惊讶。看来,这些年不见,故人终究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故人了。只希望,变化不要太大。



    梁建收回心思,对杜明亮说道:“以后,我就给您打下手了,还望您别嫌弃。”



    “你客气了,我可不敢用你这样级别的下手。以后呀,一起做事,一起为了江中省的美好未来奋斗就是。”杜明亮说道。



    梁建点点头。



    这客套话也说得差不多了。梁建正想岔开话题,杨姐送茶进来了。放下茶后,梁建就对杜明亮说道:“我听李秘书长说,您这次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点意外,受了点伤是吗?”



    杜明亮点了点头:“是的。不过,万幸,没大碍。”



    “没大碍就好。”梁建道:“我一开始听李秘书长说起这个事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听说是对向的大货车司机走神了是吗?”



    杜明亮点头:“是的。估计是疲劳驾驶,当时可能犯困了吧。看来,以后得要跟交通部门的领导提一提这个事情,让他们要想办法对这种疲劳驾驶的事情进行一定管理,尤其是这种大货车,实在是太危险了。”



    梁建听了这话,忽然脑子里就一亮,道:“您说到这里,我倒是忽然想到了一个点子,您要不要听一听?”



    杜明亮一愣,他刚才那话可能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梁建还真有了个点子。回过神后,他立即说道:“说来听听。”



    一旁李端也好奇地竖起了耳朵。



    梁建说道:“这上高速公路不是要取卡么,即使不取卡,也都是带着卡的。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在高速公路上设点配置感应器。通过感情器读取高速公路卡或者卡上的时间数据,来判断车辆行驶时间。如果超时行驶,就按照相应的规定进行扣分或者罚款处罚。您觉得,如何?”



    杜明亮眼睛一亮,道:“这个想法不错。”说完,他沉吟了一下,又道:“不过,实施起来,恐怕会有些难度。技术上,是不是可以达到你刚说的感应,读取等功能?”



    梁建道:“现在科技发展如此迅速,感应器这种东西早就已经有了,功能上可能不太一样,但只要有类似的东西,我想,如果我们下决心要去做这个事情,技术上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杜明亮听后,沉思了一会,然后道:“你说的这个,确实有一定的应用可能。这样,下次有机会,我找戚省长商量一下,要是他也觉得这个想法可以,我们就上会讨论一下。”



    “好的。”梁建道。



    接着,杜明亮看着梁建,就笑着说道:“到底是年轻人,脑子转得快啊!梁建,你现在还没到四十岁吧?”



    梁建点头:“嗯,今年三十八。”



    杜明亮听后笑道:“听听,才三十八。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想想我自己三十八的时候,好像还是个小处长呢。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梁副省长是一帆风顺,您是厚积薄发。”李端接过话,笑着说道。



    梁建悄悄看了他一眼,然后对杜明亮笑道:“李秘书长说得对。每个人爆发的方式不一样。而且,您是靠自己,一步步踏踏实实走上来的,跟我不一样,我这说白了,那是走了后门。要不然,也没今天这位置。”



    杜明亮再次哈哈笑了起来,显然心情是十分开心的。他看着梁建,说道:“你看你又谦虚了。谦虚虽然是美德,但年轻人嘛,偶尔还是要张狂一下的,不能太谦虚了,要不然不白白浪费了这大好年华?”



    梁建笑了笑,道:“您说的是。”



    杜明亮低头看了眼时间,道:“差不多也该吃午饭了。你们待会还有事吗?没事的话,就都在这吃午饭吧。就当是,我给你接风了。”



    梁建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端笑着插进话:“杜省长这里的杨姐做得菜味道是一流的,今天我们有口福了。”



    杜明亮看了一眼李端,道:“你要喜欢吃呀,就经常来。”



    “这我可不敢!回头您看着我烦了,我可就得找地方哭去了。”李端笑着说道。



    杜明亮笑道:“那我还真就得看看你哭的样子。”说完,他就笑了起来。梁建和李端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一幕,看似和谐。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着他们自己的小九九。这种和谐,不过是三个人都为了隐藏自己心里的小九九而故意设下的屏障。



    对于李端来说,无论杜明亮和梁建如何,他们两个都是他的领导,都需要他捧着。对于杜明亮来说,他这一把年纪的人,如果能拉上这位背景深厚的副省长,对他今后的安排,必然也是有好处的。而对于梁建来说,他刚来这里,没有什么根基,而杜明亮在江中待了这么多年,必然是根基深厚,人脉深广,是梁建眼里的香馍馍。正好他也想拉拢梁建,梁建又何乐而不为呢?送上门的香馍馍,岂有让它飞走的道理。



    作者题外话:喜欢本文,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这里可以读作者的免费“江南往事”和其他故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