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改道宁州-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033改道宁州

笔龙胆2018-3-6 16:58:27Ctrl+D 收藏本站


                    换掉秦璐这个念头,也不过是梁建脑海里一闪而过,带着些许恶作剧心理的念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个念头,很快被梁建抛到了脑后。



    而且,秦海也不是傻子,自己女儿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他能将碧海集团做到世界五百强,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不过,秦海之前能说出将秦璐许给梁建这样的话,还是让梁建现在想起来都有些惊讶。看来,这一次的事情,对于秦海来说,应该冲击很大。



    确实,现如今的房产行业虽然看似如火如荼,行业前景非常之好,但之所以那么多房企敢这样大刀阔斧的拿地开发房地产,背后不过是政策加银行贷款的支持。一旦银行断贷,对于这些房企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他们自身流动资金,根本没有办法支撑那么多项目和员工。



    再加,这一次碧海集团这个事情,背后显然是有人在动手脚的。前有银行断贷,后有对手虎视眈眈,前后夹击之下,秦海的心里在这几天里应该也是饱受折磨。



    这可能也是导致秦海能下如此决心的原因。



    而梁建在想这些的时候,秦海看到了送完梁建回去的秦璐,也想到了这个事情。对于秦海来说,他提出让梁建娶秦璐这个想法,并不是那一瞬间突然冒出来的。而是他昨天在接到莫军的电话后,想了许久后,而冒出来的。当然,也并不是什么人,他都准备这么做。



    他之所以对梁建这么说,一是他在来的路,花了几个小时去对梁建做了一个相对深入的了解。他当然知道,梁建已经结婚了。不过,要是能和唐家联姻,这对于碧海集团来说,无疑是将自己绑在了一辆浑身穿满了铠甲的战车,如无意外,接下去他的碧海集团起码可以再辉煌十年,甚至二十年。更何况,梁建本身也不差,不到四十岁,做了江省的副省长,如此年轻有为,又有如此雄厚的背景,长得也算一表人才,这样的人配他的女儿,也不算委屈了秦璐。综合这几点一考虑,加当时梁建故意流露出对他女儿感兴趣的样子,秦海一冲动,便将那话说出了口。不过,梁建拒绝了他,秦海倒也没失望。相反,他还有些轻松。



    秦海本身也不是什么恶人,他跟自己的妻子相濡以沫相互扶持三十多年,如今不过是大难之境下,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还好,梁建也不是什么见异思迁之辈,当时也不过是试探罢了。



    梁建回到房间后,跟老唐说了一下他跟碧海集团谈判的结果,顺便也将唐家和碧海集团合作的事情也说了。老唐听后,笑道:“这个倒是可以试试。行,那回头你让碧海集团的人直接联系唐一行,唐一会跟他们谈。”



    “好的。”梁建道。



    莫军和秦海谈得很顺利。梁建他们打算走的时候,秦海已经和莫军达成了初步的共识,秦海也准备离开,回去准备合作协议,不日过来与莫军签约。



    酒店楼下,秦海与梁建握手,然后说道:“这次时间匆忙,没能好好谢谢您,回头有机会,您一定要赏脸让我请您吃顿饭!”



    梁建朝着秦海笑道:“秦先生你应该我年长不少,这个您字不要用了,听着也别扭。今后,我们也算是合作伙伴了,你要是不介意,以后没外人的时候叫我一声梁老弟,你看怎么样?”



    秦海一听,忙说道:“这会不会有些不太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梁建说道。



    秦海笑道:“行,那我托大,叫你一声梁老弟了。”



    梁建朝他笑了笑,然后目光一环视,没看到卢天河,梁建问莫军:“天河同志呢?”



    莫军回答:“他去处理印染厂的事情了。他跟我说了,让我跟您说一声抱歉,没办法过来送您了。这印染厂的员工情绪反应较激烈,天河担心出事,亲自去现场盯着了。”



    这卢天河之前还是个躲懒的货,没想到现在倒是一下子积极了。梁建看着莫军,笑了一笑,道:“正事要紧,没事。你跟他说,让他注意安全。”



    莫军点头。



    梁建又嘱咐了莫军几句后,扭身车。秦海亲自给梁建扶的车门,梁建朝着他道了声谢谢,然后坐进了车里。



    车门一关,梁建收起了笑容。



    “定海那边通知了吗?”梁建问金灿。金灿点头,回答:“早已经通知过了。”



    “行,那我先休息一下,到宁州了再喊我。”梁建说完闭了眼睛,开始休息。



    原本滨州市结束,是直接去定海市的。但是,昨天老唐说到沈连清会在月底过来,而且要在曲魏收下办事,这让梁建改变了行程。



    今天已经是二十号了,离月底已经没剩下几天了。梁建得在沈连清来之前,给他先把路给铺一铺。



    曲魏和他之前在华京的时候,虽然不算结仇,但关系也不算太好。沈连清突然从西陵省调到江省,这样的调动,必然会引起曲魏的注意。只要曲魏稍一调查,那他和沈连清之间的关系,肯定是藏不住的。所以,与其曲魏自己发现然后生出反感,还不如现在梁建先主动‘送门’,与曲魏主动谈这个事情。



    在华京时,曲魏对他态度一直不好,有大部分原因都是对于梁建入京然后升迁这个过程所隐隐约约显露出来的幕后势力的反感。可以说,曲魏是一个不太喜欢那种靠关系位的人。所以,他那时候对于梁建又先入为主的不喜欢。但,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不喜欢,而对梁建做出过任何过分的事情。从这一点,梁建对曲魏这个人虽然有时候也讨厌,但大体还是较认可的。起码,曲魏能一码归一码。这一点,现如今很多人都是做不到的,尤其在官场。



    如今,两人都在江,曾经是旧识这在官场是一个也是较难得的关系。梁建不想让这样的关系,白白浪费掉。何况,此次沈连清过来又在他的手下当差,所以,梁建无论如何都得要想办法收伏曲魏这头有些桀骜的豹子。



    下午三点,梁建的车子下了高速,到了宁州。金灿叫醒了梁建,问:“我们是直接去宁州市政府吗?”



    梁建犹豫了一下,道:“去曲市长家。”



    金灿听到,微微愣了一下。她似乎有什么话说,可又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直接说。”梁建道。



    金灿道:“我觉得,我们这样直接过去,会不会有些冒失?”



    梁建看了她一眼,道:“有些时候冒失,也可以是惊喜。”



    金灿心想,惊喜肯定是不可能的,不是惊吓好了。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出口。但她不说,脸表情的波动,梁建却看在眼里,岂有不明白的。



    但,梁建如果是直接找曲魏,很可能曲魏会找借口不见梁建。梁建不能让他找到借口躲着他。所以,直接来他家门口守着,这是最好的方式。



    曲魏住的是市政府配的排屋。排屋所在的小区,是宁州市内较高档的一个小区。梁建开的车子,在小区门口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



    金灿去交涉了之后,才得以放行。



    梁建让车子找了个停车位停下后。他让牛达和金灿还有司机留在了车里,自己一人下车,拎着那盒卢天河送的老茶叶,下了车。



    曲魏回来得很晚,梁建在门口的,等了三个多小时,才终于等到了他的车子回来。车子从他身边经过时,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来,车里坐着的曲魏看到他时,脸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梁建……”曲魏名字一出口,顿时意识到了自己已经不能这么喊了,神情一变之后,立即改口:“梁副省长,你怎么在这里?”



    梁建道:“我过来看看老朋友。怎么,不欢迎我?”



    曲魏讪讪一笑,道:“怎么会?”说着,他立即下了车。司机将车子开走后,曲魏问梁建:“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打个电话给我?”



    梁建看着他说道:“我要是打了电话给你,我今天估计等不到你了。”



    曲魏脸讪讪之色更重,他立即岔开了话题:“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梁建看着他,问:“难道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喝口茶?”



    曲魏看着梁建,神情是难以描述的复杂。他略一迟疑后,立即引着梁建往家里走。



    开门的保姆,看到曲魏让进来的梁建,愣了一下,然后趁着梁建打量房子的时候,她凑到曲魏身边,低声说道:“曲市长,这个人之前在房子外面等了有两三个小时了。这个是谁呀?”



    曲魏看了她一眼,道:“这位是梁副省长,你赶紧去泡茶。”



    保姆一听梁建的身份,脸色顿时白了一下。也不敢再多言,立即去准备茶水去了。



    曲魏带着梁建去书房坐了下来。



    “我听保姆说,你在外面等了我将近三个小时?”曲魏神情复杂地看着梁建。梁建低头看了眼手表,然后说道:“确切地说,是三个小时十二分钟。”



    曲魏眼神波动了一下,眼底掠过些许惊讶,疑惑的情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