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鲁山夜访-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044 鲁山夜访

笔龙胆2018-3-6 16:58:47Ctrl+D 收藏本站


                    回去的路,梁建一路的心情都有些沉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跟康丽之间虽说没有太深厚的感情,但当初康丽也帮过他,对他也不错。如今听到她身体不好,心里多少会有些难过。再加,刚才那个小焦莫名其妙地话带刺,仿佛是在责怪梁建多年不联系康丽一般。这种责怪,虽然有些无来由,但梁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内疚的。



    车子到酒店后,王雪娉和洪兵下来要送梁建他们楼,被梁建拦了下来。他们准备走的时候,梁建叫住了王雪娉,然后说道:“你待会帮我问那个小焦要一个康丽的联系方式,然后发给我。”



    王雪娉看了一眼梁建,眼神里有些复杂的情绪。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梁建见她不出声,便问。



    王雪娉收起那些情绪,扯了扯嘴角,道:“没事,我知道了。”



    “行,那你们回去吧,你有身孕,早点休息,别太劳累。”梁建叮嘱道。王雪娉嗯了一声。



    梁建看了看她,先转身往里面走去了。



    他们走后,洪兵站到了王雪聘的旁边,看着梁建他们的背影,然后低声道:“你跟这位梁副省长关系好像挺好啊,以前怎么没听你怎么说起过他。”



    王雪娉转身的时候,看了他一眼,道:“怎么?吃醋了?”



    洪兵耸了耸肩,道:“正常男人反应。”



    王雪聘微微一笑,伸手挽住他的胳膊,道:“我好像晚饭没吃饱,怎么办?”



    “回家给你下面?”洪兵一边说,一边伸出另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她挽着他胳膊的那只手,手指轻抚在那光滑如雪的肌肤。



    “好,我要吃牛肉的。”王雪娉抬头看着他的侧脸,眼角的笑意里都盛着幸福。



    洪兵先护着她了车,然后才走到自己那一边了车,车子离开酒店后,开出了一段距离后,忽然间,他问王雪娉:“梁副省长不是让你帮忙要一下那个谁的电话号码吗?”



    王雪娉一拍脑袋,道:“哎呀,你看我,记性现在怎么这么差了!”



    洪兵笑道:“别人都说一孕傻三年,正常。”



    王雪娉一边拿手机,一边瞪向他:“你这是在变相地说我傻吗?”



    “怎么会呢,我的意思是,你很伟大,谢谢你愿意给我生孩子。”洪兵转头看了她一眼,眼里的温柔,嘴角的轻笑,都让王雪聘心情愉快。



    王雪娉给小焦打完电话后,刚放下手机,洪兵忽然问道:“对了,我怎么觉着你那个朋友小焦,好像对梁副省长有些意见。”



    王雪娉一听这话,也微微皱起了眉头,抿嘴沉吟了一会后,也说到:“是有点这个感觉。”



    “那个他们说的康丽,跟你的这位梁副省长,是不是有些什么关系啊?”洪兵又问。



    王雪娉一听这话,蹭地转过头,看向洪兵,眼睛微微一眯,道:“以前没发现你还有这个八卦的潜质啊!”



    洪兵讪笑一下,然后说道:“这不是跟你正好说到了这嘛!”



    “行了,这事跟你我也没关系,你别操心了。”王雪娉说着,还瞪了他一眼。洪兵嘿嘿一笑,道:“不操心不操心吧,我只要操心你行了。”



    王雪聘脸微微一红,嗔道:“我怎么觉得,你次被这么折腾了一下后,怎么变得有些贫嘴了呢!”



    洪兵嘿嘿地笑,也不反驳。



    酒店房间里,金灿他们见梁建情绪不对,早早地回了自己房间,把空间都留给了梁建一人。



    梁建站在阳台,看着远处迷离的灯火,往事如电影一般,一幕幕地从眼前掠过,有些鲜活,有些模糊。



    虽说往事不可追,可有些时候,回忆起来,难免心会多出些怅然。



    梁建这一路走来,工作情感,从一团乱麻,到如今还算顺风顺水,这其经历的心酸和苦闷,不是用言语能表达清楚。在旁人看来,用现如今一个较流行的字来说,梁建是有些作。明明有那么好的背景,却不利用,非要自己瞎折腾。



    可,常人又怎么能明白,他对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亲生父亲有多茫然,甚至还有点恐慌。三十多年的人生,竟然只是一个谎言,这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冲击。再加,那时候老唐来认亲,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唐家并不欢迎他,甚至连李园丽心都还有她说不出口的不情愿。



    不过,幸好,这一路走来,虽然经历了诸多的坎坷和还有荒唐,但最后,还是走到了大路,没有跑偏。如今,事业家庭都还算顺利。但,也正因为如此,梁建才要在今后的生命旅程,更加的小心,呵护好这得来不易的一切。



    王雪娉的短信发来的时候,梁建正在想着这些。他听到手机的声音,转身走进了房间,拿过放在茶几的手机,打开看到了王雪娉发来的电话号码。



    他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后,拨通了这个号码。



    电话响了许久,都没人接。梁建苦笑了一下,正准备算了,忽然,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一声有些嘶哑地“喂”。



    这声音,有些陌生,和梁建记忆康丽的声音不一样。梁建忽然觉得有些茫然,他愣了一会,才在对面第二声喂之后,开口问道:“是康丽吗?”



    “我是,你是哪位?”电话的另一头,海滨市,浦江边的一座大楼里,二十六层的某个房间内,康丽站在窗边,正望着浦江对岸的灯火。那身蓝色及脚踝的深紫色真丝睡裙的衣服下,是骨瘦如柴的身体。她的脸,也很苍白,看着很是虚弱。



    梁建犹豫了一下,才说出口:“康姐,我是梁建。”



    千里之外,康丽一下子怔在了那里,半响后,她那没什么血色的脸颊挤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然后说道:“是你啊。”说着,顿了顿,仿佛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该怎么说出口。她顿了顿后,故作轻松地问道:“听说你回江了,怎么样?还好吗?”



    “还好。我今天碰到小焦了,她说你最近身体有些不适,怎么样,还好吗?”梁建问。



    康丽另一只空着的左手,抬起放在了自己左侧脖颈,用力地按压着。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还好。无非是些老毛病。”



    “那好。”梁建说道。



    接着,两人沉默了下来。曾经也能缱绻到一起的人,如今多年过去,却只能是沉默无言。这也是一种悲凉。



    梁建苦笑了一下,问:“小焦说你现在在海滨市,在哪个位置?”



    康丽看了眼窗外那绚丽的浦江夜景,然后道:“浦江边。怎么,你要来看我啊?”她故作轻松,可眼里却是满满地悲凉。



    梁建其实根本没想好要不要去看她。毕竟两人之间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再见面,难免尴尬。打这个电话,更多是因为听小焦说她身体不好,心有歉疚,想关心一下。可康丽这么一问,梁建不好回答了。



    他迟疑了一下,道:“嗯,有空了想去看看你。”



    康丽的回答,和之前小焦说的差不多:“我听小焦说,你现在是副省长,哪里来这么多时间。没事,不用来。等过段时间,我去看小焦的时候,顺便看看你也是一样的。”



    梁建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两人又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后,梁建微微吸气,道:“时间也不早了,那你早点休息,好好养身体。”



    “恩,好。”康丽应下。



    梁建拿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后,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后,梁建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打这个电话。本来都已经是过往,又何必再去打扰她,扰了她的心。



    梁建叹了口气,刚才电话里,康丽的声音多少能听出一些虚弱感,看来她的身体确实是不太好。



    正满腹感慨,门外忽然传来了笃笃地敲门声。



    梁建回过神,抬手看了下时间,已经九点过了。这个时间,会是谁?



    他走过去,透过门孔,往外看去,鲁山那张微胖的脸在里面变了形。



    梁建皱起了眉头,不是让他们今天别来找他么,怎么又来了。



    他打开门,看向门外的鲁山,问:“怎么了?”



    鲁山道:“也没什么大事,是有些情况,我想先跟您汇报一下。明天人多事多,恐怕不太方便。”



    梁建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转身往里面走去。鲁山立即跟了进来。



    “喝什么?”梁建问他。



    鲁山一听,忙道:“梁副省长,不用麻烦,我不渴。”



    梁建顺手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放到了茶几坐了下来,抬头看着还站在那鲁山,说道:“怎么不坐?”



    鲁山忙坐了下来。



    坐下后,梁建问他:“什么事非得今晚说?”



    鲁山看着梁建,答:“是关于一次洪兵同志被栽赃陷害的事情。”



    梁建一听这话,心里便起了心思,看了他一眼后,道:“这事情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鲁山道:“表面看是结束了,但实际,到底是谁栽赃陷害了洪兵同志,一直都没个结果。不过,最近我这里有了些收获。”



    “有收获,去查,该怎么来怎么来,你来跟我说,是什么意思?”梁建说道。



    鲁山被梁建这么一抢白,顿时有些尴尬,他讪讪一笑,解释道:“我是觉着,您应该会对这件事情有些兴趣,所以想着先来跟您汇报一下,让您也知道一下。”



    梁建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后,道:“那你说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