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风流与猥琐-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051 风流与猥琐

笔龙胆2018-3-6 16:58:59Ctrl+D 收藏本站


                    晚饭是朱怀遇安排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鲁山再次表现了他的玲珑心,晚饭还没开始,他找了个借口先撤了,将空间留给了朱怀遇和梁建,还有莫菲菲他们。



    原本应该是一顿工作性质的晚餐,却变成了梁建的叙旧会。不过,这样也好,大家都自然一点,能放得开。



    莫菲菲早见面时自如了许多,跟梁建说话时,也显得随意了许多。



    一开始,金灿和牛达都在,不过两人也都识趣,填饱肚子后,迅速撤了,房间里留下了梁建和莫菲菲,还有朱怀遇三人。



    安静了大概有半分钟时间后,莫菲菲忽然说道:“要不喝点酒吧,光说话,没有酒,有个什么劲!”



    梁建看向莫菲菲,笑着说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好酒了?”



    莫菲菲瞧了他一眼,道:“这不是今天看到你高兴嘛!喝不喝?”



    “喝,弄点红酒吧。”梁建说道。他话音刚落,旁边朱怀遇忽然出声,道:“要不你们喝,我不喝了。我最近正在戒酒。”



    一听他这话,梁建想起之前鲁山跟他说的。他能有戒酒的这个心思,倒也是好的。不过,今天也是难得,莫菲菲没提他也没觉得,一提喝酒,梁建还真倒是有些像喝一杯。于是,他对朱怀遇说道:“戒酒也不差这一天。今天,我们久别重逢,应该要庆祝一下。少喝一点,没关系的。”



    朱怀遇舔了下嘴唇,有些心动。



    “行了,你别装了,以前整天嚷嚷着酒和美女的人,今天竟然说要戒酒了。你骗谁呢!”莫菲菲一边嘲讽他,一边起身往门口的柜子那走去。



    没一会儿,她从柜子里掏出了两瓶红酒,一手一瓶拎着,走了回来,然后砰地一声往朱怀遇面前一放,带着点得意的神情,说道:“这酒还记得吧?我可跟你说,这最后两瓶了,你要是今天不喝,回头想喝都喝不到了。”



    朱怀遇忽然抬头瞪了莫菲菲一眼,道:“算你狠,我喝还不行嘛!”说着,又转过头对梁建说道:“梁副省长,你这妹妹可是个人精!”



    梁建笑了笑,道:“现在没外人,叫什么副省长!”



    朱怀遇咧嘴笑了两声,道:“今天叫了一天,顺口了。”说完,他站了起来,从莫菲菲手里拿过酒和开瓶器,开始开酒瓶。



    “这酒有些年头了,最好稍微醒一醒。我们先聊会,老朱同志,你开了瓶,记得把酒倒醒酒瓶里醒一醒。”莫菲菲在位子坐了下来,像一个女王一样,吩咐着。



    梁建看着不由得笑了起来,看来他不在这几年,莫菲菲和朱怀遇的关系处得还不错。不过。两人间的这种关系,应该还是较纯洁的。朱怀遇这个人虽然看似花花肠子挺多,但实际是只敢嘴花花,真让他做出点什么实际行动来,多半又是要怂的。不过,这也是梁建喜欢朱怀遇的其一点,要真是个荤素不忌的人,梁建当初多半也是不会和他走这么近的。



    而莫菲菲,虽然如今如何梁建不知,但以前的时候,她也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姑娘。朱怀遇这个有妇之夫,多半是不会碰的。



    朱怀遇朝着梁建挤了挤眼睛,然后乖乖地去倒酒去了。



    莫菲菲看向梁建问:“那你这次过来,姐姐不过来吗?”



    “她等孩子这一学期结束过来。大概还要一个月左右。”梁建回答。



    “霓裳现在很大了吧?”莫菲菲问。



    梁建点点头:“嗯,她有时候还会问起你呢。”



    莫菲菲惊讶:“她还记得我?”



    “别小看小孩子的记忆力。她还是挺喜欢你的。”梁建说道。



    莫菲菲讪讪地笑了一下,然后偏过头,避开了梁建的目光。梁建见她这样,便岔开了话题,看向正在跟个酒瓶战斗的朱怀遇,道:“怎么回事?这酒瓶打不开?”



    朱怀遇道:“这开瓶器不太好用!”



    梁建笑道:“要不我来!”



    “别,你现在算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动手。”朱怀遇忙说道。说罢,他又鼓捣了一会,这酒瓶终于开了。朱怀遇将酒倒到了醒酒瓶后,又将另一瓶也开了,放到了一旁。



    接着,他拿起那个醒酒瓶走回了桌子边,然后给梁建和莫菲菲斟酒。



    “马喝的话,味道可是要差一点的。”莫菲菲说道。



    朱怀遇笑道:“没关系,还有一瓶呢,我们慢慢喝,一边喝一边醒,不浪费时间,正好。”



    “听听你自己说的这话,还想戒酒呢!”莫菲菲磕碜道。



    朱怀遇嘿嘿地笑,也不反驳。



    他倒好酒坐下后,梁建问他:“我听你们鲁书记说,你次喝多了酒,闹了笑话,怎么回事啊?”



    朱怀遇神色顿时尴尬了一下。这时,旁边莫菲菲却接过话,道:“哥,喝酒提这个有点扫兴啊!现在主要是叙旧,一切跟叙旧没关系的话,都不要提。不然,都浪费我这好酒了!”



    “行!是我不好,不该提这话。那当我没说过。”梁建笑着说道。



    可此时,朱怀遇却开了口,道:“那天确实是有些没把握好分寸,喝太多了。从饭店出来的时候,还没事,大意了,把人都支走了,以为自己能回去,结果没想到,到了半路已经不清醒了。后来第二天早醒来发现我自己躺在小区门口的花坛里。幸好,衣服都穿着,不然的话,我估计我也没脸再继续在镜州混下去了。”



    朱怀遇这样的经历,其实对于每一个喝酒的男人来说,应该都不算陌生。梁建也碰到过这样的事,不过他还好,基本都是有人来带他回家。



    “下回在外面喝酒的话,记得让人送你回去,要么让家里人来接。这一次是躺在小区门口花坛里,这万一是躺在马路呢,这可不是丢人这么简单了。”梁建说道。



    朱怀遇苦笑着点头:“那次之后,我不怎么敢喝酒了。正好家里那位也跟我闹,所以呀我现在是立志戒酒。今天是为了你们破了戒。”



    “你这么说,那我必须得先敬你一杯,感谢为了我们破了戒!哥,你说是不是啊?”莫菲菲在旁边故意抬杠。



    “那我们一起敬老朱同志一杯吧。顺便恭喜一下他成为这度假区的党组书记,虽然来这里算不升职,但对于老朱来说,也是一个进步了。”梁建说着,拿起杯子。



    这时,朱怀遇拿过杯子,抬眸看向梁建,道:“酒是该喝,不过,我觉得,这第一杯,得我敬你。”



    “怎么说?”梁建问。



    朱怀遇道:“首先,恭喜你再次回到江,也算是回家了,对不对?”



    梁建点点头。



    朱怀遇又道:“其次,你之前在华京是市委秘书长,现在是副省长。要论级别,谈不升,倒刚像是降了。但是华京局势和江不一样。华京的市委秘书长或许是要江的副省长要风光,但要论做实事,那还得是江的副省长要顺手。我猜你这次回来,并不是外界传的是因为犯了错所以被发配过来的,我觉得你是自己想过来的,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梁建再次点头,笑着问:“还有吗?”



    “还有第三点。”朱怀遇笑着说:“这第三点是,你现在是儿女双全,工作又是顺风顺水,可以说是人生赢家。总结这三点,你说,我是不是该敬你一杯,以表示我的一颗向你学习的心!”



    朱怀遇又开始嘴贫了。梁建笑了起来,道:“你要是真想向我学习,不能光在嘴说,得要有实际行动。不如,你先努力把这个度假区搞好,搞出色,然后努力再往走走,进市委常委。这样的话,以后也能在工作,帮到我一点。”



    朱怀遇一听这话,立即打哈哈道:“这个,看缘分看缘分!”



    “现在缘分不是正好?”莫菲菲忽然插进话来:“你们那个鲁书记对你也挺器重的,现在我哥又来了江,这么好的机会,你要是抓不住的话,那你以后可别再说自己是什么怀才不遇了,你那是不求进!”



    “菲菲,这话有些重了。”梁建看了眼莫菲菲,又看向朱怀遇,然后道:“怀遇啊,该的时候还是得,慌是没必要慌的。机会这个东西,是失不再来的。错过了,没有了。菲菲刚才有句话说得没错,你们鲁书记还是挺器重你的,你得把握住了!”



    朱怀遇看看两人,迟疑了一下,道:“你们说的,其实我心里都明白。不过,我也有我的顾虑。”说着,他又看向梁建,道:“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个人呢,喜欢简单一点。但官场里呀,没有简单的事。我现在当个这度假区的党组书记,已经开始有人在背后编排我了,这要是再往,这些背后的暗箭,恐怕都要到明面来了。我一想到以后要应付这些明枪暗箭,这个心里发慌!”



    看来,朱怀遇在这个位置,待得并不是那么轻松。



    不过,无论哪个位置,都是不轻松的。好梁建现在的这个位置,他到江来,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嚼他的舌根。甚至,他刚来,被人摆了一道,林飞那事不是这样吗?但,梁建不能因为这么点事,放弃了。这位置,他既然坐去了,得想办法坐稳,还得坐好了。



    他看着朱怀遇,说道:“你朱怀遇以前也算是一个风流才子,我怎么觉得你现在变得有些畏畏缩缩,倒像是个猥琐才子了!”



    朱怀遇坐在那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接话。 使用凤凰书城官方客户端”翻阅小说“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