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关系-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057 关系

笔龙胆2018-3-6 16:59:10Ctrl+D 收藏本站


                一秒记住【猫扑小说 .MPXIAOSHUO.】,无弹窗网络小说!

    057 关系



    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金灿的这颗心,到底是怎么样的?真相仿佛包裹在那封未读邮件里,触手可及。



    梁建犹豫了一下后,手指轻轻一用力,这封邮件打开了。



    金灿今天一天接到的电话并不是很多。他们午在休息站的那个时间,梁建能记得个大概,那个时间段里,金灿接了两通电话。一通是座机,看号码应该是省里某个部门的。另一通是个手机号。



    现在手机号虽然是实名制了,但有些单位,会给领导配专用手机外加当地号码,这些号码在移动公司那边的登记名字都不会是本人的。所以,直接去查这个人的号码在移动那边登记是谁的,这一点基本是行不通的。能让金灿汇报梁建具体行踪的人,肯定不会是一般人。



    梁建将那个座机和手机号都记了下来,然后又重新发给了姚勇。查明这两个号码是哪里的,这两通电话是谁打的,这样的事显然姚勇更擅长。



    没多久,姚勇给梁建回电话了。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梁建问。



    姚勇回答:“座机我查了,是省里行政办的,但谁打的这个电话不知道。手机号的话,如果没猜错,我觉得应该是省政府的秘书长李端同志的。”



    李端?梁建心里不由得一跳。



    关于李端,梁建在这一趟调研还没出发之前,对他已经在心里生出了那么一丝丝的不信任。这会儿,姚勇一说出李端的名字,梁建几乎是下意识地认为背后的那个人是李端了。他的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姚勇忽然问:“哥,这个李端是不是以前跟您认识啊?”



    梁建回过神,道:“恩,以前在永州的时候共事过。”



    “哦。”姚勇很识趣,没有再多问。他清楚,每次梁建让他查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的事情。这一次,估计也不例外。



    “其他还有什么要我查的吗?”姚勇岔开话题。



    梁建道:“不用了,麻烦你了。”



    “哥,你说这话见外了。”姚勇说道。



    “婷婷还好吗?”梁建问。



    姚勇说:“还好的。对了,她让我跟你说,让你回宁州后,有空来家里吃饭。”



    “好的。那回去之后,我再给你打电话。”梁建说道。



    挂了电话后,梁建坐在沙发呆了很久,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他没想到,不过是牛达的一个怀疑,却牵扯进两个他想要信任的人。



    李端是故人,而且以前的时候,他们也关系还好。他这次回来,这本来应该是一段能够成为助力的关系,却隐隐约约间已经变了味。而金灿,是他来这里后,第一个欣赏的人,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虽然,还不能完全肯定金灿有问题,但难免心有些受挫。



    梁建很想找金灿好好问一问,但目前证据不足,如果金灿真有问题,倒也罢了。要是没问题,不过是场误会,反倒是不好了。所以,梁建想了想,便将这个念头给压了下来。



    这一夜,梁建没睡安稳。



    第二天早,梁建很早醒了。他起床的时候,牛达他们都还没起。梁建先一个人去下面散了个步。



    散到一半的时候,牛达来了。梁建看到他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牛达回答:“楼下前台告诉我的,说是看到您往这边过来了。”



    梁建哦了一声后,不说话了。牛达跟在旁边,陪着他安静地走着。大约又走了七八分钟左右,梁建忽然停下脚步,对牛达说道:“你带手机了吗?”



    牛达回答:“带了。您要用吗?”说着,掏了出来。



    梁建摆摆手,道:“你给李秘书长打个电话。”



    牛达愣了一下,然后立即翻出李端的电话拨了过去。通了之后,他递过来准备给梁建。梁建没接,道:“你跟他说。”



    “说什么?”牛达有些懵。



    梁建道:“你跟他说,让他针对定海市的海水养殖,尤其是林海峰市长提出的环保养殖概念准备一份详细的报告给我。”



    梁建这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有人接电话了。这会还不到七点,李端显然是刚醒。牛达自报身份后,看了梁建一眼,便说道:“李秘书长,梁副省长让我跟您说,麻烦您准备一份有关于定海市海水养殖产业,尤其是林海峰市长提出的环保养殖概念的报告。”



    李端这睡意还在眼角呢,忽然听到牛达说了这么一串,顿时没反应过来,揉了下眼睛,又看了一眼床头柜那电子钟后,又开口问牛达:“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牛达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李端皱了眉头,心想,这梁建怎么突然搞了这么一出。他沉吟了一下后,问牛达:“梁副省长在你边吗?”



    牛达看向梁建,梁建已经往前走出一段了。他收回目光,道:“没在,他刚出去了。您找他有事吗?需要我帮您去喊一下他吗?”



    “那倒不用了。没事。其他还有事吗?”李端问。



    牛达回答:“其他没有了。”



    “行,我知道了。”李端说完,准备挂电话。牛达的这个电话,可是把他早的好心情给破坏了。这定海市的养殖业这一块他并不了解,虽然林海峰的环保养殖这个想法刚提出来的时候,他了解过一些,但要他现在写一份报告出来,这点了解肯定是不够的。也是说,他接下去估计得要花两三天,甚至一个星期的时间在这个事情。他实在想不通,跟着梁建去调研的是金灿和牛达,这事情,怎么轮也不轮不到他身啊?可偏偏,这事情找了他!李端心里是越想越郁闷。



    再说牛达,挂了电话后,他的心里也同样郁闷。之前梁建跟他说这个话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可这会,他是已经反应过来了。他的想法和李端差不多,这个事情他也觉得是不该轮到李端去做的。毕竟跟着下来调研的是他和金灿。



    但,牛达李端想得更多。牛达想到了自己昨天晚后来在梁建房间里跟梁建说的那番话。牛达想,莫不是那番话起作用了,所以梁建不让金灿去写这份报告?



    牛达觉得很有可能,要不然的怎么解释这一异常的行为。



    牛达原本昨天晚被梁建这么一说,心里还挺郁闷。此刻这么一想后,心里豁然觉得开朗了不少。再看向梁建的背影时,心里顿时充满了斗志。



    前头,梁建慢慢地走着。这清晨的空气,听清新,带着点夏日里露水的湿气,吸入肺,微凉湿润的感觉,容易让人清醒。



    他们二人的心理活动,梁建心里是大概清楚的。他之所以让牛达打这个电话,其也不无安抚牛达的心思,但这只不过是其一部分。



    又走了一会,差不多七点的时候,梁建带着牛达了楼。刚回到房间没多久,梁建洗了把脸从洗手间出来,看到金灿已经过来了。



    打了招呼后,梁建在沙发坐下来,拿过报纸的瞬间,他问金灿:“你这几天有跟李端同志联系过吗?”



    金灿毫不犹豫地回答:“昨天午的时候,李秘书长给我打了电话。”



    “是吗?没听你提起呀?他有什么事吗?”梁建状似随意地问,可心里却是已经有了波澜。金灿能这么坦荡地说出口,是不是可以证明,她是没问题的?



    这边梁建想着,对面金灿回答:“也没什么重要事情,他是问了问我们这几天的大概情况,他可能是觉得我们出来得时间也长了,心里有些担心您的身体。”



    这话也能和之前牛达说的大概能对。不过,牛达所说的,对方问得似乎很详细,金灿答得也很详细。这并不是一个秘书长应该做的事,也不是金灿应该答的。



    梁建想了想,心里还是有那么点疑虑暂时没办法打消。看了金灿一眼,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地,有什么好担心的。你回头告诉他,别老这么操心。”



    “好。”金灿笑道。说完,她又问:“您怎么忽然想到问起李秘书长了?”



    “是突然想起来了。”梁建微微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准备去看报纸。金灿疑惑地站在那,愣了愣。见梁建没有跟她再说话的意思,便转过身准备走开。这时,梁建忽然抬头,看向她刚转过去的身影,道:“对了,我之前让牛达交代他让他准备一份有关于定海市养殖业的报告给我。你明天的时候,再提醒他一下,我怕他忘了。你跟他说,我回去的时候要用到这份报告,让他抓紧。”



    金灿愣了愣,看了看梁建才开口答道:“好的,我明天会打电话提醒他的。”



    “你这些天跟着跑来跑去也辛苦了,所以这个报告,我不麻烦你了,让李端来写了。你只要把现有的事情都安排好行了。”梁建又说道。



    金灿道:“谢谢梁副省长。”



    “关心下属,也是我的职责范围之一啊。”梁建说着,还朝金灿微微笑了一下。



    金灿顿时一愣,接着低了头,道:“您要是没其他的事情吩咐的话,我先去给酒店打电话,让他们把早餐送来。”



    “不用送来,再坐一会,下去吃。”梁建说道。



    “那我先回房间,待会再过来。”金灿又道。



    梁建点了点头。



    金灿走了,牛达还在这。



    梁建坐在沙发,想了一会后,喊了他一声,然后道:“刚才金灿同志的话你应该也听到了,昨天的电话,应该只是个误会。回头,你对金灿同志的态度稍微好一点。”



    牛达脸掠过些尴尬,道:“我知道了。”说完,犹豫了一下后,又道:“对不起,梁副省长,是我没弄清楚跟您说了这个事情。我保证,没有下回。”



    “行了,都过去了。你也先回房间吧,待会八点钟再过来,我们去吃早饭。”梁建看着牛达说道。



    牛达点点头,然后将梁建的杯子里又添了点热水后,出去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