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0针对-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050针对

笔龙胆2018-3-6 17:1:5Ctrl+D 收藏本站


                    章平心是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是从国家部委纪-委派驻机构下来的领导,五十来岁,在江省呆了已经一届多了,为人正直、刚正不阿,被认为是江省政界的良心。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一颗不近人情的良心。



    他这个人不仅对其他干部严苛,对自己的要求近乎残酷。他几乎不下基层,很少到地市走动,一般都是呆在省里研究干部管理工作,要么是到华京去汇报干部情况。如果他下基层,在200公里以内的,从不住宿;200公里以外的,住宿也必须在300块钱以下的房间。搞得有些地市没有办法,在他来的时候,硬生生让五星级的酒店,挂出300元以下的协议家。



    章平心给全省干部的感觉是严酷、低调、直愣。全省的干部包括一些省级领导,听说章平心都会感到炸毛。如果是厅级干部犯了事,他会一追到底;省级干部有反映,他也会找他们谈话,曾经有一个副省长因为在开会的时候拿出软华来抽,被他谈话谈了18个小时,那个副省长差点求饶。



    其实他没有职权,也没必要这么做,但他是这么干了。



    梁健到了江之后,除了党政班子会议以外,还没有私下里与章平心交流过。因为他觉得,章平心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还是少接触一些较好。况且,人家现在是省委常委,自己这个副省长排名还靠前。



    没有想到的是,梁健不去找他,章平心却来找自己了。梁健接起了电话,笑着道:“章书记,您好。”



    章平心传过来的声音,却是平淡无:“梁省长,在办公室吗?”



    梁健今天恰巧在办公室,但他却道:“章书记,现在可是晚,休息时间啊。”



    章平心却说:“对于一个副省长,还有什么休息时间、不休息时间啊。我们的时间都是党和国家的。这个时候,在办公室很应该啊。今天,省委省政府这边本来有很多干部在加班呀。”



    天啊,这老头是这么要求别人的吗?梁健有些无语,很想给他灌输一点工作和生活要兼顾的理论,但想想还是算了。章平心恐怕不会接受他的理论,搞不好还会得罪他,没有必要。



    于是,梁健说:“章书记说的很对,我也在办公室。莫非章书记也在办公室吗?”



    章平心回答说:“在。有个事情我想找你聊聊,有空吗?”



    梁健不知章平心要找自己聊什么,但是纪委书记找自己,不可能不去。如今的纪委很强势,负有监督同级的职责。梁健说:“我这过来。”章平心也不客气,说:“好。”



    梁健和牛达一起过来了。牛达留在了章平心秘书的办公室里,交流工作经验。



    章平心的办公室,装饰极其简朴,但却一尘不染,一切都井井有条。显然他刚才是在办公,但是桌子却还是干干净净。梁健的第一印象是,这人有强迫症。



    他对于太过整洁的人,并不是特别喜欢,感觉他们难以接近。



    章平心的脸没有什么表情,梁健进去之后,章平心也没有站起身来,更没有邀请梁健到边的木质沙发坐。这等于是不把梁健看成是朋友,或者同级,而是把他看成是一个下属了。这让梁健不大舒服。



    但是他早听说过章平心这个人,所以也不太计较,只想早点谈完走人。于是,催问道:“章书记,您早我来,是有什么事找我商量嘛?”



    章平心不紧不慢地打开了一份件,递给了梁健说:“这是镜州市纪委打来的一份报告。你看看。”



    梁健很是疑惑地拿过来看了看,镜州市纪委报告了前天晚突击检查了梁健的事情,还说什么因为正风肃纪工作小组的人擅自出动,给梁省长带来了不便等等,并已经向梁省长道歉之类的话。



    看完之后,梁健简直无语,这镜州市纪委到底是要搞什么?他不是已经原谅他们了吗?对那些做错事的干部,也要求按正常制度处理行了。他梁健并不想惹事啊,现在镜州市纪委却把这么一份报告呈送给省纪委,这是什么意思呢?



    章平心问道:“梁省长,这个事情是真的吗?”



    梁健定了定神,猜测章平心这么问的目的是什么?然后他才回答说:“没错,章书记,这是真的。镜州市纪委突击检查公款消费,以为我和我的几个朋友也是这种情况,可我们是自己埋单的。”



    章平心说:“我问的不是这个。”



    梁健说:“那你问的是哪个?”



    章平心盯着梁健说:“我问的是,梁省长,你没有向组织报告,直接跑到镜州去了?”



    原来章平心套的是这一条啊!看来,今天章平心是要对自己履行监督职能了。



    梁健知道章平心跟自己只是同级,最大的权限也是监督自己,并不能对自己怎么样,如果真要处置自己,也轮不到章平心,他最多无非是把情况报华京,所以梁健并不惧怕章平心。



    但问题是,这个章平心非常难缠,梁健不由想起,曾经一名副省长被他谈了18个小时不让走的事情。



    梁健没有这份闲心、也没有这么多时间来陪他玩。为此,梁健在跟他对话的时候,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说道:“章书记,这话可不能怎么说!什么叫没有向组织报告直接跑去镜州?我的情况可不是这样。”



    “不是这样吗?”章平心不依不饶,“按照华京的规定,你这样的省级领导,离开工作地区要向组织备案,除了参加组织清楚的会议,如果私事离开24小时要向面报告了。可是我们省纪委并没有接到你的任何备案、报告。这怎么解释?”



    章平心钉是钉卯是卯,他一旦盯着什么,会咬住不放。



    梁健看到章平心这般认真的态度,自己反而轻松了下来,他说道:“这件事情,我可能真的有做得不够的地方。但是,关于省部级领导的个人报告制度,目的其实是孔子说的‘游必有方’,是让组织知道你去了哪里,避免做出无组织纪律的事情,破坏组织纪律和规矩。但是,这些底线我都没有碰触。第一点,我去镜州是下午去的,然后第二天午回的,拼凑起来,都不足一天,我所知,只要在24小时内离开工作地并返回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第二点,我们省政府是知道我去了哪里的。”



    章平心对梁健说的第一条辩解无可反驳,但是对第二条却追问说:“省政府有谁知道你去哪里?你的秘书和你的驾驶员,都不能算,因为他们都是为你服务的,他们的行为也只听从你的意志。”



    除了秘书牛达和驾驶员小傅,梁健前天去镜州还真没有告诉其他人。梁健本来想直接对章平心说:“老章,你别瞎操心了,这事是-组部毕部长让我去办的。”



    但是,话到嘴边他还是不说了。因为把毕部长牵扯进来,只能说明自己没本事,这么简单事都处理不好。而且,章平心本来一根筋,说不定真会给毕部长去电话,到时候毕部长是承认让梁健去办事了好,还是不承认好?



    考虑到这些,梁健决定不提毕部长,转念一想,说道:“当然不是只有我秘书和驾驶员知道,我还交代了我们政府秘书长李瑞,随时跟他保持联络,如果有事第一时间能找到我。”



    “李瑞?”章平心毫不犹豫,当即拿起了电话,打给李瑞,确认这个事情。



    李瑞也是聪明人,而且经过了昨天晚的事情,他与梁健的关系已经不同往常,他立刻回答说,梁省长去镜州,的确交代过自己,并且梁省长在回来的路,还救了一名妇女的性命。



    听了李瑞的话之后,章平心的脸色有些缓和了,他对梁健说:“梁省长,我是履行监督职责,对事不对人的。我相信你一定能理解。我希望通过我的监督,能保护好我们每一名省级干部。”



    梁健笑了笑说:“我非常理解。章书记,-纪-委把你派到江,也是用心良苦啊。有你在,对我们每个省级班子的成员,都是一件好事。”梁健心想,不称职的纪委书记,算是明知你的问题,也不会给你指出来,当你小事变大事、最后不可挽回的时候,才会马后炮般的说一句:我早知道他有问题。



    但是,当初为什么不指出呢?因为怕得罪人。纪委书记,也只有像章平心这种不怕得罪人的人来做,梁健暗自想,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章平心这样的。



    章平心也没有想到,梁健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意见。要是换做别人,恐怕要在心里记恨他了。所以他第一次站起了身来,伸出手对梁健说:“理解万岁。希望以后我们能早点一起成为省委的同事。”



    省委的同事?那不是他梁健要进常委的意思吗?难道章平心听到了什么?



    如果他听到了什么,之前为什么又要针对自己呢?梁健有些搞不懂了。



    喜欢的亲,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