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3巧合-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053巧合

笔龙胆2018-3-6 17:1:11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对曹也兴存了另外的想法,等他们下去之后,他从安全楼道出来,摁了一个向下的按钮。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梁健坐着电梯下去,今天毕部长见不到,曹也兴因为沈伟光等人放自己鸽子,不过也是正好,自己难得与项瑾单独在一起,今天权当陪老婆。



    这么一想,梁建的心情放松了许多。毕竟,老婆才是自己一生当最为重要的人,但正是这个最重要的人,也是自己陪得最少的人。所以,梁健今天打算好好陪老婆了。梁健的脸也微微露出了些许笑意。



    正在这时,电梯已经到了楼下,打开的时候,外边正好站着一个人。梁健一愣,这不是毕部长吗?



    “毕部长好。”梁健赶紧称呼,没有想到自己打算走了,毕部长却来了。



    毕部长瞧见梁健脸的一丝笑意,眉毛微微动了一下道:“有喜事吗?在笑?”



    梁健当然没有把自己刚才的心理活动说出来,说道:“毕部长,我这是苦笑。刚才去您办公室拜访了,可秘书说您今天休息。我这才想到,今天是周六,自己却忘了。”梁健的这个解释,很有些讨巧,一方面说了自己的来意,一方面又说明自己不分工作日和休息日,也暗示了自己的工作态度。



    果然毕部长较接受梁健的说法,他道:“我们当干部的,哪还有工作日和休息日之说。我本来周六都在的,今天正好家里有个人来,我白天没来。但是总觉得不到办公室,好像又少了点什么一般,所以又来了。”



    梁健道:“毕部长,也要劳逸结合啊。”



    毕部长笑了:“如果我劳逸结合,今天你见不到我了。对了,这么晚过来,难道想要请我吃饭啊?”梁健顺势说:“对,不知道毕部长有没有空?”



    毕部长笑着说:“今天还真被你给赶了。以往我一般都在家里吃,可今天老伴被女儿女婿接出去买衣服,我落单了。这样我请你吃,这附近有个小胡同。”



    梁健尴尬地说:“毕部长,我媳妇项瑾也在,车子在楼下。”毕部长一点都不介意,笑着说:“那敢情好呀!项瑾侄女好久不见,走,今天我请你们俩个吃顿好的。”



    梁健笑着:“那怎么行啊,当然是我们来请你呀!”毕部长却说:“这个事情没得商量,咱们走吧。”



    梁健心想,让毕部长请自己肯定是不行的,但这会儿还是不要跟他争了,呆会提前买单得了。两人来到楼下,一起走到车旁,毕部长敲了敲驾驶室的门。



    项瑾正坐在里面,听到敲门声,以为梁健把二局局长曹也兴请下来了,“曹局长”的称呼在嘴边。然而,当她看到毕部长的时候,为之一愣。梁健不是说要请曹也兴的吗?怎么最后把毕部长给请了下来了!



    她赶忙下车,本来还要问梁健,曹局长的人呢?可是她马瞧见了梁健的神色,心领神会,不提曹也兴,而是称呼:“毕部长,您好。”



    毕华打量了项瑾一会儿,然后说道:“项瑾侄女,看来梁健没有欺负你。”



    梁健和项瑾都互看了一眼,都不明白毕部长到底是什么意思。毕华看到他们不解的神情,笑着说:“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项瑾还是长得跟二十来岁的丫头一般。”梁健和项瑾听了,忙都说:“毕部长才是越来越年轻呢!”



    “年轻个啥呀,我是知道自己这两年老得特别快!”不过,毕部长听到自己被说成年轻还是高兴的,他说:“明知道你们是哄我开心,我还是要请你们吃饭。项瑾侄女,把你的车停在这儿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



    这个地方在一个小胡同里,是一家很小的店,是五十来岁的夫妻俩开的。



    丈夫负责掌厨,媳妇负责端菜、收拾、洗碗。这里面只有两个小包厢,大厅也最多做八个人。梁健和项瑾以为毕部长会带他们来什么高档的地方,没有想到却是一家再平常不过的小店。



    要了一个小包厢,毕部长好像察觉到了梁健和项瑾疑惑的表情,他说:“这里红烧肉、酱鸭和臭豆腐是一绝。平时,因为有高血脂,这些东西老伴碰都不让我碰。今天,呵呵,借请你们的机会,也满足一下口腹之欲吧。”



    梁健和项瑾都笑了,没有想到尊贵如毕部长,竟然还馋红烧肉、酱鸭和臭豆腐,这简直让人不能相信。但换个角度看,也许这才是真实的毕部长。



    梁健当即点了红烧肉、酱鸭和臭豆腐,还点了黄豆蹄膀和一个蔬菜,然后问毕部长:“要不要来点酒?”



    次在江的时候,他没有看到毕部长喝酒,所以也没擅自拿酒。毕部长说:“我难得请你们吃饭,喝一点吧。我们来点绍兴黄酒。”



    菜来了,酒也打开了。都是最平常的菜,最平常的酒。梁健给三个人都倒了,是用碗来喝酒的。开始的时候,毕部长没有多说什么,很投入地吃着红烧肉、蹄膀,还说梁健点得好,他不知道这里的蹄膀也这么好吃。



    梁健和项瑾也开始投入的吃起来,味道倒还真是不错。



    吃得喝得差不多了,毕部长才放下了筷子,感叹一声说:“今天,吃得可真是舒服,把两个月红烧肉的量都吃掉了。”项瑾笑着说:“原来毕部长一个月吃肉是有量的控制的?”毕部长说:“对啊,我们有专门的保健医生,每个月都给我们膳食建议,我老伴特别相信这些。”



    梁健心想,官当到了像毕部长这个级别,有专门的医务人员为他们定期作检查了,这体现的也是政治待遇。没有想到,毕部长说:“其实啊,我这人有时真的有些嘴馋。所以经常来这里解一解馋,但是每次回去之后,都会被我老伴说。”



    项瑾却说:“毕部长,其实你解馋的过程,也是满足自己的过程。满足了,心情也愉快了。心情愉悦有时候其他事情都重要,心情愉快了身体不会太差。”



    毕部长说:“项瑾侄女的这个理论我喜欢,下次你帮我去说服一下你阿姨。”项瑾笑着说:“没问题啊。”



    毕部长与梁健、项瑾又碰了碗,把碗里的黄酒都喝了。三个人两瓶黄酒,毕部长说:“我们不再喝了。”梁健自然也不勉强。



    毕部长开始问梁健,这些天都在忙些什么。梁健把自己关注的定海市环保养殖、镜州市地下管建设、宁镜交接的十里桃花度假小镇等项目,向毕部长进行了汇报。



    毕部长听了后说:“梁健,你关注的点很好,要尽快去落实掉。另外,你也要关注宁州的发展,次你说宁州冲入一线城市的事情,真的可以把这个想法与宁州市的一二把手谈谈。他们书记叫做陈筱懿、市长叫做曲魏对吧?”



    梁健说“是的”。毕部长说:“你也可以跟他们交流交流。”梁健心想,陈筱懿是省委常委,自己只是副省长,自己去做陈筱懿的工作,恐怕有些不妥。但是毕部长对此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但还让他与陈筱懿去交流交流,这是什么意思呢?



    当然,梁健也没有把这个疑惑表露出来,反正毕部长也是随口说出,做不做也是自己完全可以定的。



    毕部长又问道:“法华寺的智空大师那里,你去看过吗?”梁健忙说:“周一的时候我专程去了一趟镜州,第二天午见到了智空大师。智空大师的状态很好。我和他在禅房里聊了一个时辰左右。智空大师,还让我给您带了四句话的诗。”



    毕部长目光炯炯地说:“哪四句?”



    梁健把这四句诗记得很熟悉,当即背诵了出来。“三十年前曾相逢,一生一路不相忘;世事多舛如流水,华毕空智不留痕。智空大师还说,想让毕部长趁智空大师身体还好,早点去看看他。



    智空大师的话,原本是“趁智空和尚还未圆寂,早点来看看老衲吧。”但是,梁健转述的时候,稍作了改动。



    毕部长听后,沉默良久,说道:“梁健,等你的事情成了,你陪我去看看智空老友。”



    等你的事成了?这难道不等于是毕部长向梁健做出的承诺吗?梁健立刻说:“好,我随时等候毕部长。”



    第二天午,梁健接到了曹也兴的电话。曹也兴在电话说:“梁省长,昨天实在不好意思。今天还在华京吗?有空可以见一面,不一定吃饭。”



    梁健想到昨天的事情,心头还是有些不爽,对曹也兴有些看法。而且,他已经得到了毕部长类似于承诺的话,那么曹也兴可以直接跳过了。最主要的还是,他答应了霓裳和唐力,今天要陪他们一整天。



    所以说:“不好意思,曹局长,今天我要回宁州了,我们再找机会见面吧。”



    曹也兴一愣,没有想到梁健直接拒绝了自己,这样的情况近年来他都没有碰到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