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60出主意-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060出主意

笔龙胆2018-3-6 17:1:23Ctrl+D 收藏本站


                    又是周六,又是午的高铁,下午到达了华京。 梁健事前跟项瑾通了电话,说晚与曹也兴有约,暂时不回家了,等吃过晚饭再回去了。项瑾问梁健曹也兴怎么突然又约他了?梁健说,一切都还不知道,要等见了面才知道。



    因为时间尚早,梁健去逛了距离-组不远的米库书城,这家书城的书种类非常齐全,里面还有可以消费的咖啡吧。梁健取了几本书,带到了咖啡吧里,要了一倍咖啡。



    他要的是一杯牛奶咖啡。自从喝了用胡小蓝送的咖啡豆和咖啡机做的咖啡之后,梁健有些咖啡瘾了,看到一些咖啡店,想进去尝一尝。



    其实他的目的,与其说是想要尝一尝不同风味的咖啡,倒不如说是想要找出一种咖啡能胡小蓝送的咖啡豆好的。



    当他喝了一口这书城的牛奶咖啡之后,他只好又把这里的咖啡给pass了,跟胡小蓝送的咖啡根本没有办法。他心头不由想,这个胡小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等下次她让李瑞来约自己的时候,倒不能再爽约了,一定要见一见她的庐山真面目!



    梁健喝着并不好喝的咖啡,一本书一本书的翻过去,最后一本书名是《美军野外生存手册》。这类书好像跟梁健从事的工作八竿子都打不到,但是梁健向来有一种读杂书的习惯。在他看来,作为一名领导干一定要多读书,广泛涉猎。在当前的政界,领导干部的实践有很多的机会和平台,这也导致领导平时很忙、私人空间压缩,所以也使得很多领导除了看看报纸和手机新闻,一年都没有读完一本书。大家也不注重读书。



    但是,梁健却很注重读书,工作实践越是丰富,更要挤出时间来读书。这样更容易学用结合、产生工作灵感。所以,只要一有时间,梁健会往大书店去跑。所以,这本《美军野外生存手册》,虽然好像用不着,梁健却看得津津有问,特别是对其伤口处理、淹溺急救、兽蛇咬伤等问题,更为留意地连看了两遍。



    两个小时悄然过去,梁健将翻过的书都买了,然后走出了书店,打车前往了-组附近。曹也兴已经下班了,梁健给曹也兴发了一个定位,说在那里等他。梁健选择的小饭店,是次毕部长请他和项瑾吃饭的那家饭店。一家其貌不扬、家常随便的小店。



    曹也兴来得很快,这也算是一反组织-部作风的常态。梁健以往也没少跟各级组织部门的领导吃饭,一般他们都要到最后才会到,不管他们是真的很忙,还是装作很忙的样子,仿佛不让人家等一等,显示不出他们的重要。可是,今天曹也兴来得很是速度,梁健还没有开始点菜,他已经到了。



    曹也兴颇为惊讶地看着梁健说:“梁省长,你为什么会选择这里?”梁健笑笑说:“因为这里便宜啊!我知道现在我们华京的领导都以身作则,贵的饭都不肯吃,所以在小餐馆与曹局长聚聚,曹局长也不会抢着买单了啊!”



    曹也兴听梁健这么说,笑了笑道:“梁省长跟我开玩笑的吧?你肯定知道,这里是毕部长经常来的吧?”梁健也不否认,问道:“曹局长,红烧肉、臭豆腐、白蒸鱼、蕃茄蛋汤,再加两瓶绍兴黄酒怎么样?”曹也兴点头说:“好,这几个菜都是我喜欢的。”



    粗菜淡饭,酒过三巡。



    之前,曹也兴和梁健都在聊一些华京和江的官场新近发生的事体,也算是交换信息了。当然更多的是,梁健从曹也兴嘴里了解到了华京的一些重要消息。官场的消息,是在不同圈子当呈闭环流动的。如果你不在这个圈子当,是无法了解到这种消息的。



    也正是如此,县区的官员要经常打入市里的圈子,市里的领导千方百计要跟省里的干部建立联系,各省的官员也要经常去华京拜码头。因为不掌握第一手的消息,也是失去了先机。



    所以,对梁健来说,曹也兴的信息显得非常重要。但是,曹也兴却一直没有提到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的事情,让梁健有些着急。但是,他却强忍着,也不主动去问。



    梁健反而拿起了碗来,与曹也兴干杯。喝了将近大半瓶黄酒的曹也兴,却显出了些许的酒意,眼球呈现出了几条血丝来了。梁健颇为关心地道:“据我所知,曹局长的酒量很惊人,今天怎么不到一斤黄金,好似喝高的样子。是不是工作太忙太累了?”



    曹也兴先是一愣,随后才道:“也不是工作太忙太累的缘故。”梁健看出曹局长心里有事,忙问道:“那不知道是什么事,如果有我帮得忙的,可以尽管告诉我。”



    曹也兴看了梁健一眼说:“帮忙倒是不需要,不如您来帮我出出主意。”梁健说:“行啊,我可以听一听,虽然我也没有多少智慧,说得也不一定对,但是也可以提供一个不同的角度。”



    曹也兴又审视了梁健一眼,似乎确认了梁健的可信,才说道:“我有一个同事,又是好友,他最近遇一个麻烦的事。他虽然现在的岗位也很重要,但是一向坚持公道正派,从不做触碰底线的事情,可是最近某省的一把手带着他的手下来了他这里一趟,吃饭的时候送了他一盒酒,结果里面还有美金。”



    曹也兴讲到这里,将碗的黄酒一口喝干,继续说:“他当然不想、也绝对不会收这笔钱。但是,他很苦恼的是,他想把这笔钱还给当事人,但是当事人不承认,也不会收回去。如果他把钱交给纪委,这笔钱的数字不小,他担心会得罪当事人,也担心纪委会误会他。所以,他一直想不好了。这两天,一直来骚扰我,让我来替他想办法。我看到他顾忌这么多,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害得我这两天自己都休息不好。”



    梁健听了曹也兴这么一说,非常肯定,其实曹也兴说得是他自己。



    某省一把手带着他的手下,是说沈伟光带着狄旭杰!



    看来,曹也兴当初放自己的鸽子也有其不得已之处。今天,曹也兴冒着风险,跟自己聊这个事情,似乎也充分体现了对他梁健的信任。



    于是,梁健心里对曹也兴的那一丝不好的看法,也有了改观。但是,他一时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他说:“既要不得罪送钱的人,又要对得起组织,这的确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是啊!曹也兴非常苦恼,又带着埋怨地道:“我真的想不通,那个某省一把手,为什么连最起码的组织纪律都不懂了?竟然带着手下来送钱!难道他把组织送他到地方去时千叮咛万嘱咐的纪律问题给忘记了?难道真是当了一把手之后,被权力给冲昏了头脑?”



    听到曹也兴这么说,梁健心里也产生了一丝疑问:“曹局长,你是管干部的局长,对这些一把手你是最了解的才对。做事做人都具有一贯性的,你觉得这个某省一把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吗?”



    曹也兴认真地回忆了一下,摇头说道:“按照以往,这个一把手是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他虽然也有不足的方面,但是最基本的政治素质还在的,毕竟是久经考验的干部了,否则层也不会用他。”



    梁健说:“曹局长,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



    曹也兴忙问:“是什么样的假设?”



    梁健说:“会不会,某省一把手根本不知道他的手下,在酒盒子里塞入了钱呢?”



    曹也兴忽然眼睛一亮:“我怎么没有想到?这很戏剧化,但是这真的有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事情好办了。”梁健看着曹也兴说,“如果您的朋友相信我,把酒和钱都交给我来处理,我一定会办得妥妥贴贴,既不会让组织误会你的朋友,也不会得罪某省的一把手和更高层。至于那个送钱的干部,这样的人即使得罪了,我相信没什么大不了,在这种干部连当今的大势、做干部的底线都把握不好,给你朋友制造了这么大的麻烦,还是不交往的好。”



    曹也兴点了点头说:“梁省长,你说得一点都没错。那这个事情,我交给你帮助办了。我等你办好后的消息。”



    梁健说:“没有问题。交给我吧。”



    晚,等小孩都睡觉了之后,梁健和项瑾搂抱在一起,从搂抱变成了亲-吻,然后小别胜新婚地做了一次。在这个过程,有些其他女子的形象似乎要冲入梁健的脑袋,都被他给拒绝了。事情完了,项瑾很关心的问梁健,曹也兴找他什么事情?



    梁健没有隐瞒地大体说了下,项瑾吃惊地道:“现在这个形势下,怎么还有人这么大胆?”梁健笑着道:“这恐怕还不算什么!更大胆的应该还有,只是我们没有看到而已。反-腐形势依然严峻。”



    第二天下午,梁健回到了江,除了他必备的行李之外,他手多了一盒拉菲和里面一刀刀的美金。



    这是周日,所以梁健自己亲自给省委书记沈伟光打了电话过去。沈伟光到了第二个电话才接了起来:“梁省长,今天周日还打电话给我?”



    梁健知道沈伟光不想见自己,但是他必须见沈伟光,说:“平时不是沈书记很忙吗?我怕打扰您,只好周日打来了。不知沈书记,现在有没有空?”



    沈伟光说:“不好意思啊,今天还要接待京华来的几个客人。”



    梁健说:“那挺好啊。沈书记我这里正好有一盒拉菲酒,你可以拿去给朋友喝。是-组的一位领导让我带来的。”



    拉菲?-组?这两个词,让沈伟光一震,他当即改口:“我现在办公室,你过来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