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66考验-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066考验

笔龙胆2018-3-6 17:1:34Ctrl+D 收藏本站


                    沈伟光狠了一下心说:“不推荐了。 ()我们本省的领导干部,还真没有合适的。部长,这是我个人的看法。”部长说:“那好,这样吧。部里会权衡你的建议。”



    电话结束之后,部长让副部长毕华到自己的办公来,说道:“毕部长,你跟我说,沈伟光可能会推荐他们的秘书长狄旭杰,不会推荐梁健。但是,刚才在电话,他谁都没推荐。”毕华坐在部长对面的椅子里,用拇指和食指摸了摸下巴说:“这只能说明,最近沈伟光与狄旭杰合作得也并不愉快。”



    部长微微面露忧色地道:“你说沈伟光在江到底能不能打开局面?高层当时也有所犹豫,后来还是让他去了。如果沈伟光在江干得不好,影响了江的发展,高层却会责怪我们部里。”毕华感叹:“组织干部工作难做。”



    随后,毕华又说:“部长,梁健同志我接触过,当然不是那种私下交情,完全是工作接触。我认为梁健是一个很有想法、很有发展潜力的年轻领导干部,给他平台和机会,肯定能为党-和-国家发挥更大的作用,作出他自己更大的贡献。”



    部长微微点头说:“对梁健这个干部,我的印象也不错。他能从华京秘书长的岗位,主动要求下去,说是对江有感情、想在江做一番事业,这种精神我听了也很感动。但是,我们高层的有些人,却不这么想。有的人当时研究讨论的时候,说梁健仗着自己唐家的背景,我行我素、不服从组织安排。所以造成了高层里面,对梁健的看法走向了两个极端,一派是很喜欢,说新时期应该鼓励这样有点个性的干部;另外一派是很不喜欢,说这种个性是政治的不成熟,给梁健扣了很大的帽子。直到目前,高层的顶层人物里都没有表态。”



    毕华说:“这说明,梁健有希望,但也可能没希望。这个时候,我们部里的意见显得至关重要了。”部长听后,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才说:“梁健这样的干部现在不多了。他最大的优点是不贪、不邀功。不贪,是最基本的政治素质,说明他本质醇厚,有很强的防腐拒变能力,这是政治清醒的表现;不邀功,说明他较务实,不好大喜功,这样的人不会给一个地方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方面。”毕华接去道:“部长对梁健的评价是公正客观、一语的的。”



    毕华平时不怎么拍部长的马屁,部长听后特别的受用,他说:“那这样,我们部里向高层去推荐的时候,推荐梁健吧?”



    听到部长这么说,毕华立马道:“部长,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该不该讲?”部长说:“当然可以,你是分管副部长啊!”毕华坐直了身子,略为白胖的双肘支撑在了桌面:“如果我们真的要用梁健,不能向高层直接推荐梁健。”部长眉头微微一皱:“你继续说。”



    毕华说:“如果我们只提出梁健一个方案,那么如果高层有人反对,我们没有回旋的余地。但是,我们如果推荐两个人的话,他们可以否决我们一次,但是不能否决我们两次。因为从来没有这种先例。”部长正色问:“按照你的意思,是推荐两个人?哪两个人?”



    毕华略作思考说道:“前期,华京大学的常务副校长姜行,我们一直在考虑外放。我们可以把他作为第一人选、梁健作为第二人选。”部长说:“姜行啊?如果高层同意了之后,梁健不是没希望了?”毕部长说:“姜行是学院派,高层不一定会同意。算同意了,姜行是常务副校长下去,在常务副省长岗位最多也不会超过一年半载,到时候梁健再也是顺利成章。相较让梁健被毙掉,这样的结果要好得多。”



    部长说:“但是,这样会不会打消梁健的积极性?”毕部长说:“我相信梁健的韧性和抗打击的能力!职务变动,本身是考验干部的关键时期。也可以让部长您对梁健有一个更加全面的了解。”部长最后点了点头说:“那这么办。”毕部长说:“我们可以稍稍地放一点风声出去,为后期会做一个铺垫。”部长认可道:“这个可以。”



    每次有重要人事变动的时候,朝野下都会议论纷纷,地下-组织部长聊起来都是活力灵活现,很多信息最后都成真了。这有可能是大家蒙对的,也可能是相关部门有意透露出来,为了让大家都有一个心理准备。



    接下去的几天,华京和江的机关当再次对常务副省长人选议论起来。在华京还好一点,毕竟江省常务副省长只是一个副职,看惯了委员、部长的华京机关人听到这个消息,也左耳进、右耳出了。但是华京大学内部,却是议论纷纷了起来。有些人认为姜行能够外放,到油水丰厚的江省,是开启了人生的新阶段。但也有些人认为,全国最高学府的常务副校长,只能去做一个江省常务副省长,这是对高校的不重视,至少也要当一个省长或者部长才行啊!



    项瑾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司姜行成为了自己先生梁健的竞争对手。当天晚,她打电话给了梁健:“传言你都听说了吧。”梁健淡然地道:“已经听说了。”项瑾问:“如果真的是姜校长过来,你心里会不会有想法?”梁健说:“会有。但是我会调整。”项瑾听了之后,会心一笑,她感觉自己老公没有骗他,她也相信梁健能够调整好,于是说:“梁健,你知道吗,我现在有些小小的崇拜你了。”



    梁健听到项瑾这么说,也是笑了:“我有什么值得崇拜的?”项瑾说:“现在你遇到涉及自己的事情,也能淡然处置。这种良好的心态,让我有点崇拜。”梁健说:“你不也是一样吗?其实我是向你学的。”两人的对话在外人听来有点点肉麻,但是他们这两个当事人,却习以为常。放下电话,梁健感觉有这样的妻子真好,虽然不在身边,但是沟通无障碍,还能给对方前进的力量。



    梁健即将要睡的时候,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组干部二局局长曹也兴打来的。梁健忙接了起来,爽朗地道:“曹局长好,难得接到你的电话啊。”曹也兴原本以为梁健应该情绪低落、精神不振才对,没有想到梁健精神还这么好,他忍不住说:“梁省长心态真好。”梁健笑着说:“谢谢曹局长夸奖。”曹也兴说:“我不是夸奖。我相信你肯定也得到了有关消息,你还能这么淡定,很不错了。”



    梁健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淡然了。”次说吴越要当常务了,这次又说姜行来当常务,所以梁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两人的对话,在外人听起来,没有涉及什么具体内容,肯定听不懂,但是他们两人却心知肚明。梁健又问:“曹局长打这个电话过来,是来安慰我的吗?”



    曹局长笑着说:“安慰的事,我相信你夫人项瑾肯定我做得更好。我打这个电话,是毕部长委托的,他自己不方便打这个电话,所以让我给你带来两个消息。”梁健郑重地道:“愿闻其详。”曹局长顿了一顿说道:“第一个事情是,沈没有推荐你。第二个事情是,让你放心,部里支持你。”



    梁健听了之后,对第一个事情在意料之、又在意料之外,看来沈还是对自己有看法。第二个事情,让梁健心里不由一阵激动。既然曹局长说是“部里”,那不仅仅是毕华、曹也兴,很有可能还包括了部长。



    曹也兴又说:“毕部长说,让你安心工作,其他的事情组织会考虑的。”这个话,是组织部门经常对下面的官员说的,很多时候这只是冠冕堂皇的套话,不会变现。但是从曹局长嘴里传递过来,梁健很感动,这不可能只是一个空头支票。



    与曹也兴通话结束之后,梁健换了一套运动服,又去健身房跑了几公里。回到了房间里,二乔照例已经给他煮好了一壶咖啡。



    梁健喝咖啡的时候,看到二乔并没有离开,他有些好:“二乔,还有什么事吗?”二乔羞涩地道:“梁省长,我打算要考公务员,很快要报名了,我想请教一下梁省长,我该考哪一个部门好一些?”



    梁健瞧见二乔羞红的脸蛋,修长凹凸的身材,感觉二乔这样的女孩子无论到哪个部门,肯定会受到男同胞的欢迎。



    他说道:“这主要是看你以后想要往那个方面发展。如果你想要单纯一些,可以考一些政府部门,如民政局、体育局、财政局等等,福利待遇都还不错,生活应该可以无忧。但是,如果你想要走仕途,以后有更好的发展,可以考虑综合部门,如省委、省政府办公厅、组织部、宣传部等都可以。”



    二乔思索了一下,说道:“我服务了梁省长这么久,我希望以后能继续服务梁省长,我还是考省政府办公厅吧。”梁健一听,笑了:“这个你倒是没必要考虑很多,早晚你都是要离开我,去从事自己的事业。不过,如果你喜欢政府办公厅的工作,也可以考。”



    二乔俏脸殷红:“在梁省长身边,我每一天过得都很开心,我希望以后都能在梁省长边服务您。”



    这样的话,出自一个年轻美丽女孩的口,任何男人听了都不免会有些心动。但是,梁健知道,今天不能让二乔再继续说下去,说:“你再回去好好想想,等决定了告诉我一声。到时候,让一个朋友来帮助指导你一下,考起来会容易一些。”



    “谢谢梁省长。”二乔接过了梁健手已经喝完的咖啡杯,雀跃着出去了,留下一个曼妙的身影。



    牛达一个提醒短信过来,说第二天有一个会议,会场在香格里拉大酒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