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73常务将至-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073常务将至

笔龙胆2018-3-6 17:1:46Ctrl+D 收藏本站


                    沈伟光就打了电话给娜娜,并没有详述具体的情况,只是告诉她,将会有人来检查房间是否被安装了监控。娜娜一听吓了一跳,赶紧穿好了衣服等着。她也小心地把红酒收了起来,她本能地感觉到,今晚的风花雪夜估计不再有。



    梁健当即就打了电话给姚勇,让他帮助带人去一趟香格里拉别墅,检查房间里是否有监控。梁健还叮嘱了一句,在别墅外的那辆黑色轿车如果还在的话,就控制起来。当然他也问了,根据有关法律是否可以控制?如果不能控制的话,就不做。梁健希望一切都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事,而不是突破法律,将执法机关的权力滥用。姚勇回答说,如果黑色轿车里的人涉嫌偷拍,完全可以刑拘,这跟华京警方对优-衣库事件的处理是一个道理。



    这样梁健就放心了,让他放手去做。



    吩咐完毕之后,梁健冲沈伟光说:“沈书记,省厅方面已经去办了。你放心,我们只要在这里喝咖啡,等消息就行了。”



    这时,女咖啡师亲自端了咖啡过来。单单就是托盘中的器皿,就让梁健觉得非常新奇。这不是通常的咖啡杯,造型更像是实验室的玻璃器皿。一个上部开口大、中部笔直、下部又稍大的玻璃瓶中盛放着咖啡,周围又是三个杯子。女咖啡师分别给他们三人都倒了咖啡,一种浓郁的咖啡香味,就从杯子中飘散了出来。



    梁健端到了鼻尖嗅了嗅,然后再浅浅地喝了一口,从舌尖到后面,一种苦,纯正的苦,弥漫了开来。然后,从苦中渗出了甜味和其他丰富的味道来。梁健这才抬起头来,对女咖啡师说:“味道好。”他没说“很好”、“非常好”,而是只说了“好”,但是却把自己对这咖啡的赞赏都用这个字体现出来了。



    女咖啡师依旧只是淡然地一笑,但是她笑的时候,眼神中多了一层光。然后她转向沈伟光说:“您不尝尝吗?”



    沈伟光尴尬一笑,尽管他位居省书记的高位,但是他对于咖啡这种东西,还真没什么接触。茶倒是常喝,咖啡他一直认为是他孩子辈的男生女生才会去接触的,所以他也不是特别的感兴趣。但是,今天名义上,他是和梁健一起来喝咖啡的,所以,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一口。



    一口含在嘴里他差点就吐了出来。苦!一个字就是苦!两个字就是很苦!因为在美女咖啡师面前他也不好直接吐,就将咖啡强行咽了下去。然后说:“还行,还行!”但是他却不会主动再去喝第二口了,心里想,梁健这家伙怎么会喜欢这玩意,到底是还年轻,不是一个年代的!



    女咖啡师已经看出了沈伟光很不喜欢自己的咖啡,但是嘴上却说“还行”,她嘴角露出了别有意味的笑来。



    看来,咖啡跟人一样,有些人喜欢,那就喜欢得不得了,有些人不喜欢,就是接触一次都嫌多。所以,咖啡也是一种缘。这让她觉得,在宁州遇上梁健这样一个懂咖啡、又很喜欢喝咖啡的人,很是不容易。她就觉得应该珍惜。她给梁健又倒了半杯,也不多说话,慢慢陪着他们品着。



    这时候梁健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姚勇打来的。姚勇说,黑色轿车中的两个男人已经被刑拘了,他们的确在别墅中安装了摄像头,在他们的手机上,还找到了录制的片断。他们以侵犯他人**罪进行了刑拘,可以带回去审讯。梁健说,审讯没有问题,但是审讯的结果请保存好,用或者不用都还不确定。姚勇说,明白。



    看到梁健的电话中涉及到了具体的事务,女咖啡师与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就主动离开了。梁健将有关的情况,低声对沈伟光说了。刚才因为咖啡的事情,沈伟光有些分神了,这会儿听梁健又说起了这个事情,沈伟光再次背脊发冷,今天若不是因为梁健,后果不堪设想。他不愿意在这家咖啡馆中多说,又恢复了省书记的威严,对梁健说:“梁省长,明天一上班就来我办公室吧。”梁健说:“没有问题。”沈伟光说:“你再坐坐,我先回去了。”梁健说:“我也不坐了,我陪您一起走出去吧。”



    毕竟,作为省书记的沈伟光一个人在香格里拉活动,多少会有人觉得怪异,而有梁健的陪同情况就又不一样了。于是沈伟光点了点头。梁健走到工作台边,去与女咖啡师道别,女咖啡师笑着说:“要不,我们留一个微信吧。”梁健点头说:“好啊。”梁健拿出手机,扫了扫女咖啡师的二维码,跳出的是“蓝”这个名字。梁健就加为好友,他多问了一句:“过两天再来喝,你在吧?”



    蓝说:“接下去一个月我都不在哎,要出一趟国。如果什么时候回来了,我发微信给你。”“看来一个月之内,我是喝不到好咖啡了。”梁健开玩笑地说,“这一个月之内就只喝茶了。”说完就陪同沈伟光一起出来了。



    刚一出咖啡馆,沈伟光说:“这个女咖啡师很不错。如果你是单身的话,我会撺掇你去追她。但是,你现在已经结婚了,别喝咖啡喝出感情问题来。现在当个官不容易,搞不好男女之事就会成为别人的把柄。”



    梁健本想对沈伟光说,沈书记是不是很有心得。但是一想沈伟光不管如何,都是江中的一把手,至少现在还是,还是别随便开玩笑了。于是他就对沈伟光说:“沈书记教育得是,不过我只是喜欢咖啡,不是喜欢做咖啡的人。”



    沈伟光没有再去那间别墅,而是让司机将车开上来,将自己和梁健一同送回去。自从沈伟光主政江中以来,梁健还是头一次乘坐沈伟光的专车。



    这天晚上,也许是因为喝了咖啡的缘故,梁健有些睡不着,他就打电话给项瑾。项瑾刚刚哄两个孩子睡着,接到梁健的电话她很开心,说老公总算还记得自己。听到项瑾的这句话,梁健心里有些小小的内疚,因为晚上他去咖啡馆找了女咖啡师。虽然,他对沈伟光说,自己只是喜欢蓝的咖啡,而不是喜欢蓝这个人。但是,真的如此吗?不喜欢,那是否会有些许的好感吗?好感哪一天,会不会发展成为喜欢?



    当然不能发展为喜欢!梁健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在纠结这个事情才睡不着。他知道,一个男人的心里,其实容不下太多的女人。所以,他就通过与项瑾的闲聊,慢慢地将蓝从心里排挤了出去,直到最后他才平静了。项瑾也说,她得睡觉了,明天还得上班,如今当了建筑设计学院院长之后,事务性工作多了很多。梁健让她不要太辛苦,然后说了晚安。



    第二天一早,梁健来到了省书记沈伟光的办公室。沈伟光的茶几上泡着一壶茶,这套茶具看起来很是不凡,反正梁健没有看到过。沈伟光还亲自给梁健斟了一杯茶,放到了梁健的前面:“尝尝,这是大红袍。我这个年纪,咖啡适应不了,还是喜欢茶。”梁健笑着说:“看来,昨天我是难为沈书记了。”沈伟光说:“不能这么说,你昨天提醒我的事情很重要,我要谢谢你。”



    昨天的事情,其实是事关沈伟光政治生命的大事,但是沈伟光却只是说“你昨天提醒我的事情很重要”。也许这就是一个省书记应有的做派吧,梁健也不跟他计较,说:“不用谢我,您是领导,我们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也是应该。”



    沈伟光忽然盯着梁健说:“我想问你,你昨天为什么要那么做?平时,我对待你不算好。我相信你肯定也掌握了,在推荐常务副省长时候,我没有推荐你!昨天,你却在帮我。你到底有什么图谋?”沈伟光的目光,像要把梁健刺穿一般。



    沈伟光之所以如此,是担心梁健会向他提出高额的交换条件。



    看到沈伟光的这副表情,梁健却淡然地道:“沈书记,其实从内心来说,我很希望你出丑,甚至出局。但是,我却不想要江中省出丑、不想江中的班子遭受影响。很大程度上,你是华京在江中执政的人格化代表,你出问题就是江中出问题。所以,我选择帮你。我不会要求你给予我任何回报,所以请你放心。不过,最后有一句话,我也想建议你,如果你还想在江中平稳地呆下去,娜娜你是不能再来往了。我话说完了,茶您一个人品吧。”



    说着,梁健就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



    沈伟光也从沙发中站了起来,想要对梁健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



    等梁健离开之后,沈伟光打了一个电话:“部长,很不好意思,我想打扰您一下。上次,您问我我省常务副省长的人选,当时我没有考虑完全,所以没有推荐。这两天我在反复考虑这个事情,其实我们江中的梁健副省长还是非常适合的。”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