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76强大的能量-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076强大的能量

笔龙胆2018-3-6 17:1:51Ctrl+D 收藏本站

中-组-部副部长毕华的办公室,是一个古朴又很舒适的房间,窗口望下去绿树成荫,红墙绿瓦,显示出了驻地的悠久历史。梁健心头不由想多,等到上了年纪在这样的地方办公也不错。居于核心、处世低调,却没有人敢不尊重你,这也许就是中-组副部长的优越之处吧。
    当然,如今的梁健还血气方刚,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不会想要这一墙之内的安耽。
    一般的干部谈话,都是公对公,说得也都是正儿八经的官话。然而,毕华却请梁健坐在红木的沙发上,对他说:“这次调动的力度不小,相关部委的干部,昨天晚上我们就谈掉了,其他省份的今天也陆陆续续到了,也都要谈掉。”梁健说:“毕部长辛苦了。我那个事情,多谢毕部长了。”毕华摇了摇头:“我只不过是帮助用力推了几下,你这个层面的事情,其实我也做不了主,关键还是部长以及更高层。”
    梁健问道:“部长今天在吗?不知我能否去拜访他一下?”毕部长说:“部长今天已经出发了,去欧洲有几天的国-事访问,是陪同高层一起去的。所以,昨天就抓紧把这一波的干部都通过了。”梁健说:“那我只好等下次再拜访部长了。”毕华点了点头:“为了让你上去,我们这里做了很大的妥协。”梁健有些吃惊,问道:“什么样的妥协?”毕华回答:“这里面的内容,还属于机密,所以我没办法多讲了。以后,你可能会知道。目前来说,你主要是全力以赴地把工作干好,不要辜负组织的信任。”
    闲聊之中,他们不知不觉进入了干部谈话中的经典环节,组织上提要求,干部表态。这个程序不能少,梁健表态说:“我一定会顾全大局、努力工作、廉洁自律,把本职工作和上级交办的任务完成好。”毕部长点头,又加了一句:“也不要忘记了,上次我在江中的时候,你说起过的宁州进入一线城市行列的事。这个事不是没有可能,对江中来说也是长远之计。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这次你们的省委常委、宁州市委书记陈筱懿也想要争取常务副省长的位置,部长一句话就顶回去了,先把宁州建设好!所以说,部长乃至高层,都非常重视宁州的建设。”
    毕部长又给梁健透露了一个重磅的信息。
    在江中,梁健曾有两个竞争对手,一个就是秘书长狄旭杰,另外一个就是宁州市委书记陈筱懿。狄旭杰如今告假回乡探亲,陈筱懿却主政宁州。这次,陈筱懿没有动,肯定心里会对梁健多少有些想法。梁健提醒自己,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梁健对毕部长说:“宁州的建设我会重视的,也会与陈筱懿书记多沟通、多协商,争取让宁州在发展中彰显独特的魅力。”毕华站了起来说:“你这么说,我暂时就放心了。你要记住,虽然你在江中,但是华京方面还是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你。”梁健说:“我记住了。”毕华说:“这两天部长不在,我得多操心一些,就不留你吃饭了。”梁健笑着说:“毕部长,你可以不留我吃饭,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毕华眉毛一动问道:“你还有什么要求?”梁健继续笑着说:“希望毕部长兑现承诺,有空到镜州吃一碗地道的江南面,再看看老友智空大师。”毕华恍然大悟,紧绷地脸上笑开了:“这个事情,要得。我到时候会让也兴跟你联系。”
    梁健从毕部长办公室出来,又去拜访了曹也兴。刚刚一波干部过去,曹也兴也在忙着谈话,但是他看到梁健的时候,很是热情,与梁健紧紧地握手,并约定下次有空的时候再聚聚。梁健也不多打扰,告辞离开。来到了中-组外面,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他和项瑾都约好了,今天先不回家,与华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姜行夫妇吃过晚饭之后,再回家了。于是,梁健直接叫了车,来到了华京大学。
    走进古朴烫金字体的大门,一张张青春洋溢的笑脸迎面而来,他们背着包、提着电脑,或成群结队、或踽踽独行,与梁健擦身而过。
    梁健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在华京大学念书。从小就被灌输华京大学是全国最好的大学,所以在学生时代,他就想要进入华京大学,但最终未能如愿。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自己虽然不能上华京,但是却娶了一个在华京当院长的老婆,这一定程度上也算是给梁健圆梦了。
    初秋的九月,华京即将进入金黄的银杏季。他在无名湖边看到枫树染红、银杏泛黄,又瞧见那二十来岁的少男少女们,心中想的是,也许自己的这个年龄,也是像枫树银杏一样是最后绽放的年龄,用最渲染的色彩,捕捉了世人的眼球,但是接下去就会是枯萎、是凋零。从三十五岁到五十岁,必须把自己所有的抱负、所有的才华都绽放出来,以后才不会后悔、不会失落。
    在湖边如此漫无边际的遐想,不知不觉来到了项瑾所在的建筑设计学院。
    这个学院的办公地点在校门的四合院,据说是李大钊、蔡元培时期就已经建造了,学校非常看重这个系,所以将这所四合院作为他们的办公地点。这会儿已经到了吃饭时间,项瑾看到梁健走进去,眉眼都笑了。她轻声地问:“你怎么不打一个电话,不声不响就来了?”梁健笑着说:“又不是不认识,我刚在校园里逛了逛。”项瑾故意说:“是不是又看美女了?”梁健笑了,笑项瑾好可爱,他说:“美女当然是要看的。但是看了一大圈,发现能跟自己家里的美女媲美的,一个都没有。”项瑾说:“你就尽说让我开心的好了。”
    梁健本来还想与项瑾调笑两句,外面有项瑾的同事进来,看到梁健之后,都很是尊重地称呼“梁省长。”“祝贺了,梁省长!”
    消息不径而走,连华京大学的老师和行政人员,都已经知道梁健当了常务副省长,对梁健表示出了非常尊重的态度。梁健本来是对华京这样的最高学府充满敬畏的,但是学校中的行政人员和老师,却对梁健这样的高级干部表示很尊重。
    这其实也不难理解,毕竟每年这么多学生从华京大学出去,能够当到常务副省长的还是屈指可数的,况且梁健还前途无量。而且,华京大学毕竟在天子脚下,大家对政治特别有敏锐感。
    尽管如此,这让梁健还是有些不舒服,他来学校里,最好是大家都不认识自己,能够享受这轻松的快乐。现在学院里的很多人都来打招呼,反而让他不自在起来了。他就对项瑾说:“我们去接姜校长吧。”
    将姜校长的夫妇接了,他们坐着项瑾的车,驶出了校园,开往一个四合院中的高档饭店。这里的陈设都很别致,院落上空还有喑喑鸽群飞过。每天这个四合院接待的客人不超过五桌,一般人都必须提前一周预订。但是项瑾来订的话,提起一天就可以。
    姜行的夫人四十六七岁的样子,保养很好,肌肤白里透红,略有富态,但也很文艺。她看了一周,很喜欢这个地方,和项瑾闲聊着这里的盆景和摆设,甚至是玻璃器皿。等到上菜之后,他们才归座。
    梁健和项瑾端起了红酒杯,来敬姜行夫妇:“姜校长、姜夫人,非常感谢你们赏光。”姜校长说:“祝贺,祝贺。”项瑾因为已经安排好了代驾,所以也喝了红酒。
    今天的这个酒局没有人逼迫,但是喝得很尽兴,想喝多少就喝多少。项瑾和姜夫人两个女性也没少喝,脸上都泛起了酡红,更具有了一份社会上层女子的妖娆。
    酒到正酣,梁健又举起了酒杯问姜行:“姜校长,前天在别人都认为你来江中当常务的时候,你却打电话来告诉我,说我会是常务副省长。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推了常务副省长这个岗位?”梁健认为,这次自己能当上常务,完全是因为姜行自我放弃的结果。
    然而,令梁健意外的是,姜行却说:“并不是我放弃了常务副省长,而是高层找我谈了话,对我解释说,这次暂时不外放了,但是后续会考虑。所以,我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对你说,你会是常务。”
    梁健说:“姜校长,这是真的?而不是你担心我会觉得欠你的情,所以才这么说的?”姜行认真地道:“我这人没这么矫情。如果是我主动放弃,我肯定会让你知道,好让你多请我几次的。况且组织上的事情,如果真定了,我说要放弃,那就是不服从组织安排,组织上也不会答应。你说是吧?”
    梁健转头看向了姜夫人。姜夫人点了点头,她说:“他没杜撰。你相信他好了,他一向有一说一的。”
    梁健和项瑾互看了一眼,他们都觉得奇怪,本来不是说梁健没戏了吗?老项和老唐掌握的情况都是如此。怎么忽然之间又定了梁健?这是谁的能量在起作用?
    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