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84回家表妹-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084回家表妹

笔龙胆2018-3-6 17:2:5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的养父母梁东方和邵小琴,原本被梁健接到了华京居住。但是,两老在华京这座大城市还是住不惯,多次提出要回家乡衢州。梁健和项瑾劝他们留下来,但是后来华京雾霾严重,梁东方支气管炎发作,生活很是不舒服,而且情况有恶化的趋势。这样一来,梁健和项瑾就不敢再继续强行要求他们留在华京了。
    等到梁健回到江中任副省长之后,梁东方和邵小琴也就回到了衢州安度晚年。这次,项瑾和小孩子一起过来,梁健就打算从宁州自驾去衢州。但是,梁健在宁州一直都是坐公家的车,并没有置办私车,所以没有现成的车子可用。他本来想要让小傅去租一辆,但是租来的车就是不舒服,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随后,他就想到了熊叶丽,问她:“胸部长,国庆怎么安排?”熊叶丽一听道:“我怎么感觉,你在读我的姓时,发音有问题呀。”梁健这是故意跟熊叶丽开玩笑,他就说:“被你发现了。”熊叶丽笑道:“梁省长,我看你官越大,就越只在嘴上呈英雄了,有本事来真的。”熊叶丽再次给梁健以致命的挑衅。梁健的脑海之中,差点就浮现出了熊叶丽傲人的酥胸了。但是,他很快就将这种想象给强行压制了下去,但嘴上还是说:“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英雄。”熊叶丽毫不相让:“我随时等着。”
    熊叶丽就是这样,梁健跟她说话的时候,可以毫不顾忌,没有任何需要提防的。嘴上两个人毫无底线,但在行动上却各有分寸。梁健有时候想,有这么一个犹如红颜知己般的女性朋友,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不,快事。
    梁健就道:“我就直接说了,如果国庆你不用车,我想借你的车跑一趟衢州,去看看我的爸爸妈妈。”熊叶丽就差点说,那我跟你一起去,但是想到梁健去看他父母,自己去就不大合适。于是,熊叶丽就说:“好吧,我对待爱车,比对待自己的男人还珍贵,你别弄脏就行。”
    熊叶丽的车子是一辆宝马SUV,算不上有多么的大款,但是一家四口出行也很是方便。项瑾一上车,就嗅到了不同气味,于是就问:“这车子真香,怎么像是女人开的车。”梁健知道,凭借项瑾的聪明,想要骗过她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只好老实地说:“这车子是熊叶丽的,她国庆用不上,我跟她借用一下。”
    “哦,原来是叶丽的啊,什么时候有空把她叫出来,我们姐妹聊聊。”项瑾若无其事地说。梁健道:“行啊,没有问题,你们俩肯定能聊得来。”项瑾又说:“你在宁州,也要呆一段时间,要不要买一辆车?”梁健摇头说:“还是算了。我平时在班上,都是单位的车。下班了还有应酬。而且,宁州停车难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我就不添堵了。”项瑾点了点头说:“那到也是。”她没有强行要求梁健买车。
    车子在高速上奔跑了几个小时,梁健感觉开起来真爽。梁健开的第一辆车是别克凯越,当时觉得能有一辆车开就已经很不错了。之后,梁健开始做秘书,也不大需要自己开车了,只要陪同领导,坐在副驾驶就行了。后来,自己做了领导,有了专车,他就更加很少开车,所以对车况的要求也变得迟钝。
    今天开着熊叶丽的宝马,感觉操控感还是很不错的。这一路上,虽然开车时间颇长,梁健还是感觉蛮享受的。三个小时之后,梁健来到了衢州的老家。这是山中的一个小村子。但是,与前几年相比,道路都已经硬化,村道都用水泥路面浇筑,可以一直开到自己家的门口了。
    梁健此趟回家,除了家里人和秘书长李瑞,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就连自己的秘书牛达也不知道。他并不是不信任牛达,而是担心为难牛达。如果他告诉牛达自己要回衢州,牛达是与当地政府打招呼好呢?还是不打招呼好呢?
    打招呼吧,就是违背了梁省长的初衷;不打招呼吧,那就是对领导交代的话不够重视。有时候做秘书很难的。梁健是秘书出身,很能理解,所以他干脆就不告诉牛达,让他过节的时候,该干嘛就干嘛,不用管他梁健。
    正因为知道的人少,所以也就少了不少的麻烦。梁健的车子,行驶到家门口的时候,父亲梁东方、母亲邵小琴两老,早就站在门口迎候了。梁健看到他们,又望见自己家屋子,梁健的眼中不由就溢出了清泪。这个地方,虽然并非是自己出生的地方,却是自己成长的地方。梁东方和邵小琴,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却是培养他成长的人,他一生中最基本的人格和处世方式都是模仿这一对母亲习得,所以对梁健来说,他们永远是自己的爸爸妈妈。
    梁健的车子开进了围墙,梁东方和邵小琴就把院墙的门都给关闭了起来。因为他们不想让当地政府知道梁健来了而一拥而至,打扰他们平静的天伦之类。
    自从梁东方和邵小琴回到了衢州之后,因为手头也有平时梁健给他们的钱,所以就将院子修葺了一番。他们将老房子重新进行了一遍粉刷,将房间的地板都变成了实木地板,然后将院子分成了几个区块。
    一个是蔬菜区,就种些时令蔬菜;二是花圃区,就是贴着围墙和房子边脚种上了花木;三是沙坑区,这时因为他们在华京的时候,认识到小孩子天性就喜欢玩沙子和水,所以才专门设置了这么一块区域,供孩子玩耍。这个地方果然让霓裳和唐力兴奋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一看到那个沙坑就扑了过去,在里面挖沙子,堆沙堡,然后用水冲着花木,玩得没边儿了。这看得梁健和项瑾直接皱眉,梁东方却在一遍宠溺地道:“会玩的小孩,以后肯定有出息。梁健小的时候,不知道有多调皮呢!”
    一家人其乐融融,吃着土鸡和自家栽种的青菜,喝了点小酒,中午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午觉。时间在农村乡下就显得特别慢,特别悠闲。一声喇叭声,引起了梁健和项瑾的注意,因为这车子喇叭明显就是在梁东方家门口的。
    梁健和项瑾都来到了门口,只见一辆红色奔驰轿车正对着家门。梁东方一边跑去开门,一边对梁健他们说,“是你表妹。”
    梁健一听到表妹蔡芬芬这个名字,眉头不由地微微一皱。当时梁健还在长湖区委组织部的时候,蔡芬芬曾经到镜州去做红酒代理,为了打开销量,还给一些领导送了钱,害得梁健差点官都没得当,后来在胡小英的帮助下、在梁健自己的努力下,才化险为夷。回忆起那段过往,梁健就对这个表妹还真有些保留。
    但是后来,蔡芬芬也意识到了错误,回到了镜州自己在街上开了店做生意,生活也上了正轨,后来也结婚了。想到这些,梁健的眉头才慢慢地舒展了开来。这时候,蔡芬芬的奔驰已经开进了院子,停在了梁健车子的边上。
    从车上下来的蔡芬芬一身短裙皮装的打扮,粉白的腰肢露在外面,白惶惶的有些晃眼。这有好多年不见了,蔡芬芬其实也已经三十来岁。但是样子和身材都没怎么变化,就是脸上和脖子里的皮肤,没有以前那般的水灵和饱满,但是她用化妆给掩盖了过去。所以,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韵味十足,看来生活也过得不错。
    从车里下来的蔡芬芬立刻响亮地称呼:“梁健哥,项瑾姐,一听说你们回来了,我就赶紧跑来了!项瑾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气质了,听说你现在是华京大学一个学院的院长了,完完全全的是高知女性啊……你这件衣服是什么牌子的,能告诉我一下吗……”蔡芬芬一上来就攻克项瑾。
    项瑾平时接触的人,都是上流社会的精英,说话也都很是含蓄,没有像蔡芬芬这样的,所以也颇觉有趣,还真告诉了蔡芬芬牌子和设计师。
    项瑾的衣服看上去很普通,但一般都是由华京的专业裁缝设计,价格自然也不便宜,还得亲自去店里量身定做。蔡芬芬听了之后,吐了吐舌头:“这么麻烦啊?看来我哪天得跑一趟华京。”项瑾热情地说:“你来的时候,我陪你去。”
    蔡芬芬忽然又跑到了车尾部,将后备箱打开:“霓裳、唐力,我给你们带玩具了。”她拿出了两套包装很大的玩具。尽管霓裳和唐力在华京的家里根本不缺玩具,但毕竟是小孩子,看到新玩具总是充满了新奇感,马上抱过去玩了。
    蔡芬芬又从后备箱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和一个帆布袋子,然后对梁健和项瑾说:“我给你们带了一套茶具和一些茶过来。走,我去给你们泡功夫茶喝。”
    梁健有些不解地问:“芬芬,我以为你还在做红酒生意!”蔡芬芬笑着说:“红酒生意我还在做啊,但同时我还加了茶具和茶叶生意。梁健哥,你是副省长了,什么时候帮我推销一下茶叶呀?”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