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090绝不能放手-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090绝不能放手

笔龙胆2018-3-6 17:2:16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笑了笑说:“这很简单啊。因为如果沈书记站在我这边,那么结果就是他自己和戚省长对着干了。但是,他如果站在了沈书记一边,那就可以看我和戚省长对着干了。隔山观虎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以逸待劳,这多好!”梁健本来不想说这么穿,但是他对章平心很信任,也就直接说出来,加上心里也有些不爽,一吐为快。在这里说了,梁健对其他人就再也不会提起了。
    章平心这才恍然大悟。他再次感叹,自己是刚正有余,心计不足。这方面与梁健还是存在了不小的差距。看来,自己还是比较适合纪委书记这个岗位,到其他岗位恐怕偏累。章平心说道:“老弟,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梁健心里其实有打算,但这是他心中的秘密,还没有到可以对别人说的时机。这不是因为他不相信章平心,这不过是自己做事的原则而已。所以,梁健只是对章平心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章平心是想帮到梁健的,但他的确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书记办公会议已经开过了,定下来由宁州出面去谈项目了,现在暂时谁也不能改变这个决定。章平心将盖碗茶喝干了,起身告辞。梁健也不久留,因为他还有别的事。
    等章平心离开之后,梁健拿出了手机,看到了定海市长林海峰的短信:梁省长,我在素荷居等你。梁健还以为林海峰负气回定海了,没有想到他却约自己去素荷居!
    梁健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五点了,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今天书记办公会都开过了,接下去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梁健对牛达说了一句,坐车前往了素荷居。
    主人素荷还是站在门口接梁健。她看到梁健之后,静逸如玉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一边陪同梁健往里走,一边轻声道:“感谢梁省长在镜州见了我弟弟,他很兴奋,一直在跟我说这件事。”梁健道:“那天也是比较忙,所以跟他聊的时间不长。”
    素荷却道:“梁省长能百忙之中抽空见他一面,已经是很好了。您的朋友,就在这个包间。”素荷轻轻推开了移门,让梁健进去。林海峰一个人坐在里面,前面已经摆放好了酒食,但是他并没有喝,只是坐着。
    梁健原本以为,他也许会在这里借酒浇愁,但是看倒他目前没有,还是对他很满意的。林海峰的自制力还是强的,有这份基本的素质,就不怕别的。
    素荷亲自给他们倒了酒,就出去了。她并没有喝。今天这种情况,梁健要跟林海峰谈事情,所以也就没有让素荷留下来。梁健拿起了酒杯,对林海峰道:“来吧,我敬你三杯。喝了,我们再说事。”林海峰很是意外地朝梁健看了一眼,然后也端起了酒杯,真的与梁健一同连喝了三杯。
    等喝了酒,梁健才把书记办公会议的情况对林海峰说了。林海峰一听,脸上原本还留有的神采一下子就暗淡了下来:“又是宁州,又抢了我们的项目!”他又给梁健和自己的杯子中倒满了酒,都没有跟梁健碰杯,就一口喝完了。
    梁健却没有喝杯子中的酒,问道:“下一步,你打算怎么走?”
    林海峰眼睛看着杯子:“还能怎么走?省委省政府已经不给我路走了。这个酷高项目引进不了,接下去环保养殖工作也进行不了,我就只能尸位素餐地在市长位置上干下去,等这一届满省里把我换人。”梁健问:“酷高项目的准备工作,你打算停?”林海峰神情沮丧地抬起头:“那还能怎么样?难道还让我继续下去吗?省委都已经这么决定了,我再继续下去,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梁健却非常坚定地道,“没有到最后一刻,你就想要放弃?”林海峰很是意外地看着梁健道:“这不明摆着的吗?由宁州出面了,难道我们定海还有希望?”梁健却盯着林海峰的目光说:“怎么没有希望了?这谈判不是还要将近一周才开始吗?没有到最后一刻都会有变数。如果你现在不去做好准备,等到机会来了,你如何应对?”林海峰听梁健这么说,想起这么多年来政治生涯当中的变数,真的不少!变数无处不在,很多事情看着没机会了,突生变数,就那么成了的事情不少。
    林海峰眼睛终于又有了一丝光色,他举起了酒杯,很是信服地向梁健说:“梁省长批评得是,还没到最后一刻,我不应该放弃!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梁健跟他干了杯中酒说:“拼到最后,就是输得很惨,我们也毫无遗憾,我一直是这个观点。”
    接下去的几天,宁州方面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陈筱懿让林海峰交出了美华项目经理周勇的联系方式之后,就直接绕开了梁健和林海峰,与美华集团直接联系了,并预先知会了宁州能够开出的优惠条件。项目经理周勇对副总裁说:“江中换了落户的城市,由定海变成了宁州。”副总裁洪莹说道:“可能他们也感受到了压力,这才重视了起来。宁州的投资环境还不错。”周勇又说:“他们给出的土地出让价格,甚至比汉州还要低啊!”副总裁洪莹道:“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就是要为公司尽量减少投资成本,如果宁州给出的优惠条件,的确比较好的话,我们还是要向总裁推荐宁州的。”
    当天他们就通过手机视频的方式,向美华总裁汇报了宁州预先知会的优惠条件。总裁给他们的意见是:“既要看目前得到的优惠,更要看长远的盈利,这两点都要把握。如果要取舍的话,宁可倾向于当地政府持续服务,企业在这个地区的长远利益。”这其中的意思,也只有副总裁洪莹和项目经理周勇自己去把握了。
    那天下午三点四十左右,梁健刚参加了人社工作方面的一个电视电话会议回来,他还没在椅子上坐下来,就接到了表妹蔡芬芬的电话。
    蔡芬芬微嗲的声音传了过来:“梁健哥,你在省政府吗?”梁健说:“我在。”蔡芬芬说:“太好了。我就在省政府门口,把奥迪A4L开来了。本想直接开进来的,但是门口的武警不允许。”梁健想到了国庆在家的时候,表妹说过要把奥迪车送给他来开,他一忙早就将此事忘在脑后了。
    梁健说:“你等一等,我让秘书打电话给你。”省政府大门管得严,自己曾经都差点被拦住过。他就让牛达与蔡芬芬联系,要了车牌,放蔡芬芬进来。
    蔡芬芬身穿黑色套裙,黑色丝袜,红色高跟,扭动着腰肢就这么进了省政府大楼,引得男同胞的目光都纷纷被她吸引。毕竟,在这省政府大楼之中,女性穿得都不怎么暴露、性感,所以像蔡芬芬这样的穿着,让不少男人都兴奋了起来。有些男的看到蔡芬芬的身影,就装作上卫生间,出来欣赏她的美丽曲线。
    蔡芬芬一路跟他们打招呼,好像跟他们很熟一般,搞得那些主任、处长们一个个心痒难搔,直到他们见到蔡芬芬被牛达引入梁健的办公室后,他们才彻底死心了。这种连常务副省长的办公室都能随意进出的女人,已经不是他们能够驾驭的了!
    蔡芬芬在梁健的办公室转了一圈,感叹:“梁健哥,你的办公室真气派,望出去就能看到东湖,得天独厚、风水真好。”梁健笑道:“你别告诉我,你对风水也有研究。”蔡芬芬说:“这不用懂风水,站在这里,就能感觉到风水好呀。”梁健道:“那我们省长的办公室风水肯定更好。”蔡芬芬美眸微眯,笑看着梁健说:“梁健哥,那你赶紧去当省长吧。”梁健无语。
    蔡芬芬将一把钥匙放在了梁健的桌上道:“我就把爱车交给你了。”梁健:“谢谢了。”蔡芬芬说:“不用谢我,我倒是要好好感谢你呢。”梁健奇怪:“为什么?”蔡芬芬说:“自从上次你回去了一趟老家,我现在的生意比以前好了一倍。”梁健更是不解:“这又是怎么回事?”蔡芬芬道:“现在,好几个乡镇和县里的茶叶、酒什么的都从我这里拿。”
    梁健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些乡镇在搞什么?”蔡芬芬道:“这还不清楚吗?他们肯定是从哪里得知了我是你表妹,所以通过到我这里买东西,来向你示好呗。表哥,你说我要不要以后不做他们的生意了?”
    梁健想了好一会儿道:“这到也不必,因为他们这么做,并不是我授意的。而且你也要做生意,他们也要买东西,都是市场行为。但是,你卖出去东西不能比其他店明显贵。”蔡芬芬拍着饱满的胸脯说:“梁健哥,这个你放心!我肯定会更便宜一些卖个他们,这样我还是能赚的。”
    梁健说要请蔡芬芬吃晚饭,蔡芬芬一看手表道:“啊,不得了了,我赶航班,都快来不及了。今天我要日本去。”梁健说:“如果你实在来不及,我让小傅送你一下。”
    蔡芬芬从梁健办公室出来,与梁健挥挥手,踩着急促地高跟向着楼梯口走去,在电梯口她差点撞上一个人。这个人是省长戚明。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