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06变卦的事-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106变卦的事

笔龙胆2018-3-6 17:2:44Ctrl+D 收藏本站

牛达之所以要挡在林飞面前,就是担心林飞会做出疯狂的举动来。尽管对林飞的处理决定今天才作出来,但是办公厅里已经无人不知,都在传了。如果,林飞不服这样的决定,想对梁健进行报复,那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况且,如今在这么狭小的电梯空间里,很容易造成伤害。为此,牛达才挡在了梁健的面前。
    然而,进入了电梯的林飞,按了一下按钮,电梯下行。林飞并没有任何其他疯狂之举,他用一双发红的眼睛,盯着梁健。然后猛地在电梯中跪了下来,朝梁健磕头三次。最后一次,他没有抬起脑袋,嘴中发出了声音道:“梁省长,林飞过去被人利用,受人摆布,才做出对梁省长不利的举动。梁省长还是对我宽宏大量,林飞感激不尽。我会把这次去北城区信访局,当做一次重生的机会。感谢。”
    此刻电梯已经下到了底楼,电梯打开的霎那,林飞已经站起了身来。梁健从惊愕之中恢复心神,正要问他被人摆布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林飞却已经跑出了电梯。梁健和牛达走出了电梯,来到门厅,林飞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暮色之中了。
    这个晚上,梁健有些心神不宁。他回忆起了林飞第一天当自己秘书时候的场景,林飞就表现得很不正常。一个人要是心理没病,根本不会采取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上司。他怎么早没想到,这林飞身上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他身上有什么困难、或者被人误导之类的呢?毕竟,林飞也才参加工作不久,其实现在很多大学刚毕业考上公务员的,心里还只是孩子,也许自己应该多关心一下他才是……
    二乔走进来的时候,似乎发现了梁健的倦容,就关切地问道:“梁省长,今天你看上去有点累。”梁健一笑道:“这都能看出来了,看来我真的是累了。”二乔嫣然一笑道:“梁省长,你敢不敢让我给你按摩一下太阳穴?”梁健笑着说:“这有什么不敢的?难不成你是女妖精,借着给我按摩,就吸了我的血不成?”
    二乔脸上红霞飘过,说道:“梁省长,你也够坏的,竟然把我说成女妖精。”看到二乔娇羞的模样,梁健于心不忍,就说:“我是无意的,你当然不是女妖精,我们二乔可是好女孩。”二乔说:“梁省长,那就让我这个好女孩,给您按摩一下太阳穴吧。我只想让梁省长您轻松一些。”
    二乔既然这么说了,梁健也不好拂了她的意,就说:“那好吧,就帮我按五分钟吧。”得到了梁健的同意,二乔心里很是开心,她说:“梁省长,您就靠在沙发上,我站在后面给你按。”
    二乔去清洗了双手之后才回来,她似乎还补了一下妆,郑重其事。梁健就放松地靠在单人沙发之中,伸出了纤纤细手,当她犹如玉石般的指腹触及梁健太阳穴的时候,梁健的心神犹如触电一般。随着她缓缓地指压,梁健感到一阵阵的酥麻,身体涌起无比舒适的感觉。同时他感觉身体明显起了反应,他有一种冲动,将二乔的双手抓在自己的手中,将她整个人拉过来,压在沙发上。
    但是,一个警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能这么做”“你现在不是一个普通人,你是一个副省长”。渐渐地梁健才稍稍平静了下来,终于克制住了任何非理性的举动。
    在沙发的后面,二乔的指腹接触到了梁健的太阳穴,感受到从梁健身上传递过来的体温。因为距离如此之近,她还清晰地嗅到从梁健身上传来的男人味。这种青年男人的体味,好闻又微微地带着一份刺激,这是荷尔蒙的气味,使得二乔也芳心大动。
    在二乔的心里,其实对梁健仰慕已经,她把梁健视为最佳男人的形象。但是,平时她没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梁健。此刻她的双手就与梁健的皮肤接触,她心中升起了一种想象:梁省长有没有可能也喜欢我?如果我抱住他,他会怎么样呢?我敢不敢这么做呢?
    心中一个冲动的魔鬼,正在引诱着二乔去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二乔似乎也很想按那个意志的指引,去将梁健抱住,将手伸入他的衬衣,抚摸他宽大的胸膛……
    然而,此刻却听到梁健说“二乔,五分钟到了。谢谢了。”
    就在刚才,梁健似乎感觉到二乔的手指停了下来,她好像有些出神,梁健就赶忙让她停止了。二乔怅然若失地收起了手,然后躬身对梁健说:“希望您舒服一点了,晚安。”说着,她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她身穿短裙的背影,俏丽到让每个男人都要冲动不已。梁健赶紧将目光收了起来,拿了浴巾,去冲了一个热水澡,出来的时候才是一身的轻松。
    第二天,一上班李瑞就来提醒他:“梁省长,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去一趟组织部?宁州市政府沈连清的事情,可能得抓紧办一下。”经李瑞这么一说,梁健就道:“这个事重要,得抓紧办,你安排时间,我都可以。”
    李瑞去安排了,梁健才有些责怪自己把这个事给忘记了。不过,当时牛达也在会场,这种重要的事情,他应该记录下来了,为什么不提醒自己?难道牛达没有意识到人事的重要性吗?否则按照牛达的办事态度和细致程度,早就已经来提醒自己了才对。所以,他肯定没有认识到这个事情的重要性。
    梁健就出了办公室,朝牛达的办公室走去,他只想去稍稍提醒他一下。可到了牛达的办公室门口,只见房门虚掩着,牛达正在低声打电话:“这个不行……真不行……我只是一个秘书……”随后,牛达似乎看到了门口的身影,就挂断了电话,快步走了出来。他瞧见是梁健后,额头渗出了汗滴,问道:“梁省长,你找我有事?”
    梁健看着牛达,说:“我没有事情。不过,牛达你家里也没什么事吧?”牛达赶紧摇了摇头说:“没事,梁省长,我没事。”梁健说:“有事情,可以说出来。能解决的,办公厅都能帮你解决。不要因为小事,影响到工作。”牛达连忙道:“我知道了,谢谢梁省长。”
    李瑞与组织部王永梅部长约了下午四点钟碰面,梁健本来打算去看企业,也临时取消了。沈连清跟着自己来到江中,他的事情要及早给他解决,要对他的政治前途负责。
    下午四点钟,梁健和李瑞来到了王永梅的办公室。王永梅将他们引导到了软皮沙发坐下,客气地道:“梁省长,李秘书长,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过来。其实,应该是我去梁省长的办公室才对呀。”
    按照常委会的排名,梁健现在是排第五,王永梅排在他的后面。所以,先前李瑞来沟通的时候,王永梅就自告奋勇地说去梁健的办公室。但是,李瑞按照梁健的意思,坚持到组织部来。梁健也很是客气地道:“那可不行,今天我们要谈的事情是人事问题,来组织部谈才是正理。更何况,我们平时到女部长办公室的机会也不多,今天这样的机会我们当然要抓住,李秘书长你说是吧?”
    王永梅笑着道:“梁省长真是爱开玩笑,我们女部长办公室,又没有比你们的办公室多什么。”李瑞笑着道:“多一分美感,这是男人所没有的。大家都说,王部长是我们江中的美女部长。”王永梅却道:“都老女人了,还有什么美不美的?”但是,她心里却是开心的。
    说了一会儿闲话,切入正题。王永梅道:“梁省长此番来找我,有什么吩咐?”梁健也就不加掩饰地道:“这个事情,我其实上周就应该来向王部长汇报了,结果一有事就给推后了。事情是这样的,上次我们在宁州处理群体上访事件,戚省长看重宁州市政府秘书长沈连清的处事能力,想要将他调入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说让我来跟组织部沟通,沈书记那边他说自己会去沟通的。就这个事情,要麻烦王部长了。”
    王永梅开始听的时候,还是面带微笑的。但是,随着梁健说下去,她的微笑,就渐渐地不见了。梁健一说完,王永梅就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梁省长,你还不知道吗?沈连清这个干部暂时不调了。”梁健愕然:“不调了?为什么?”王永梅说:“这是戚省长的意思。哦,我知道了,当时你去汉东谈项目了,所以戚省长恐怕来不及跟你说呢。”
    梁健心中一阵恼火。戚明看来又是临阵变卦了。梁健喜怒不形于色,就说:“那可能真的是戚省长忘记告诉我了,也怪我,来你这里前没有再去征求一下戚省长的意见。这下闹笑话了。”王永梅脸上带着笑:“梁省长这么说就见外了,只要省政府这边意见明确了,我们这里走个程序没有问题的。”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