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23搅动冲突-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123搅动冲突

笔龙胆2018-3-6 17:3:15Ctrl+D 收藏本站

正在华京央视“聚焦”栏目办公室的柴羚,望着京城绵延不绝的建筑,心里想到的却是江中那个年轻的副省长:梁健,看来还真的是不简单!他说三天让楼市抢房现象绝迹,还真的做到了!他是怎么做到的?如果能深挖他的做法,会不会对全国房价的调控都有经验价值呢?
    柴羚对江中宁州正在开展的房地产调控工作越来越感兴趣了。她打算向台里领导汇报一下,接下去的一段日子中,要赴江中深入调查、报道宁州市限购限售政策执行情况的全过程。很快,她的请示就得到了台领导的批示同意:如今高层密切关注房地产调控工作,江中的工作值得持续关注。现在派你去,如果他们的工作好,希望你带回经验;如果他们的工作不好,希望你带回教训。柴羚说:“请领导放心,我会客观反映现状。”
    柴羚带着两个同事再次离开华京的时候,台里一个嫉妒柴羚才华、容貌的女同事郭小怡,打了个电话给浅川市一位原副市长,目前该副市长已经被降职处理,在一个群众团体赋闲。这位原副市长名叫庄山高,他被降职与柴羚的一篇报道有直接关系。
    庄山高任上,浅川市发生了一起市区山体滑坡的重大安全事故,20多栋厂房倒塌,61人失联,经过抢救仍有29人死亡。这起事件的责任领导正是浅川市原副市长庄山高。事故发生之后,庄山高想尽办法、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关系,想要将责任彻底推卸干净,上级派下来的责任鉴定人员和众多新闻媒体记者都被其摆平。这起重大安全事故的责任,即将被鉴定为正常的山体滑波。
    然而,这时候“聚焦”栏目女主持柴羚却说了不。她发现其中有重大的失职问题,因为经过私下、深入的调查她发现原有山体未动,滑坡的是堆放的大量渣土和建筑垃圾,由于堆积量大、坡度过陡,在大雨过后造成山体滑坡。这与有关部门的鉴定结果,有天壤之别。在柴羚的坚持下,这篇深度报道得以播出,惊动了国土部,经过调查报道属实。浅川市原副市长高山庄想要逃避责任的美好愿景最终也成为了泡影,被留党察看、降职处分。
    事情已经过去了快一年,柴羚几乎已经忘记。但是,庄山高一直怀恨在心,等待报复的机会。听到郭小怡提供的消息,庄山高眼中露出了红色的血丝!他随即打了电话给穿一条裤子的老板,对他说:“跟你借几个手下,要狠一点的,跟我去一趟宁州,我要好好修理一个娘们!”
    在华京高层领导的住宅区内,胡兰青端着一个青瓷茶杯,看着电视屏幕,上面竟然正在播出梁健在“聚焦”栏目中说的话:“在维护和保障群众利益上,我们决不退缩,不管你们背后是谁!”这个视屏,胡兰青让秘书方华连续放了三遍。
    方华心下万分的诧异,她很少看到胡首长,如此多遍回放镜头的。第一次是在十八-大的时候,同为代表的她,回到家后重新回放领导人交接的一幕。她当时看了一遍又一遍,感叹地道:“我们国家终于将迎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今天,她却将“聚焦”栏目看了三遍,这是没有过的事情。
    看完之后,她感叹地道:“现在,这么年轻又敢说话的地方官,已经不多了。”方华对梁健的印象一直比较一般,她说:“很难保证,这个梁健不是在作秀!”在胡青兰面前,身为秘书的方华,却从不保留自己的意见。她深知,只有把自己的真实感受和想法说给首长听了,才能为首长提供另外一个角度和视角,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有意义的。至于说得对不对,首长自会判断。
    胡青兰听了方华的话,果然没有责怪她说了真实想法,而是说道:“从目前来看,倒是看不出有作秀的成分。而且,这三天,他还真就兑现了承诺,将抢房的现象给控制住了。”方华道:“但也只是今天,明天、后天呢?控制一天是容易,持续下去,解决房地产疯涨的根源问题才是最难的。”胡青兰点了点头道:“你通知一下国办厅,说我一周之后去江中一趟。”首长布置了任务,方华立刻恢复了秘书的状态:“是,首长,我立刻去通知。”
    在省政协副主席刘甫团的办公室里,刘甫团和陈筱懿在抽着闷烟。茶几上放着刘甫团的手机,也在播放梁健在“聚焦”栏目的视屏。“在维护和保障群众利益上,我们决不退缩,不管你们背后是谁!”梁健对着镜头,坚定地说着这些话!
    “啪嗒”一声,刘甫团将视屏关闭,又将手机按倒,很是鄙夷地道:“这梁健,他以为自己是谁啊!这话说出来,真的是好大的口气!”陈筱懿听着刘甫团的发怒声,却没有立刻反应。他微微闭着眼睛,不动声色地抽着烟。
    刘甫团有些耐不住,就对陈筱懿说:“陈书记,你倒是说句话。梁健和曲魏两个人,如此重拳打击那些房地产商,会把那些老板逼疯的!那些老板一疯,肯定会来找我们!我们是拿过他们……到时候我们肯定也没好日子过!这个梁健,我真想叫人……”
    “刘主席!”陈筱懿忽然开口了,“生气是感到自己无能的体现!我好久没有看到刘主席这么生气了!”刘甫团被陈筱懿这么一说,情绪才稍稍平稳了下来:“你说我能不生气吗?陈书记,这事情不开玩笑的,搞不好,我们非但官做不成,身家恐怕都保不住。”
    陈筱懿听到刘甫团这么说,就提高声音,盯着刘甫团道:“刘主席,请你先别乱了自己的阵脚,那些老板不会乱来的,这点我对他们最了解!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先把万威弄出来。”
    万威,泰远集团老总,他的万威天成楼盘在北城区,昨天因为搞违规销售,遭到了宁州市工商、公安局的联合查处,老总万威被宁州市国土委和公安局一起请走,该楼盘受到违规停售三个月的处罚。
    刘甫团说:“陈书记,你说得对,当务之急,就是这个事情。他们国土委和公安局现在也牛了,带走一个老板,竟然都不向你陈书记汇报了!他们到底以为这个宁州的事情,是谁说了算?”陈筱懿的情绪并没有被刘甫团激起来,他说:“曲魏这次是彻底站在了梁健这一边,他在宁州还是有一批追随者的,我和刘主席都不要轻视他。接下去,我们要分三步走,第一步,需要刘主席你到高书记、戚省长那边去……第二步,我来打电话给工商和公安,让他们放人……第三步,也是很关键的一步……”
    听了陈筱懿这么一说,刘甫团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将香烟猛地吸了一口,摁灭在了烟灰缸里:“陈书记,你的谋略,我不得不服!我这就去两位领导那里!”
    刘甫团到了高安雄书记这里,聊了几句之后说道:“我们省政府的梁省长,最近真是高调啊,在‘聚焦’访谈中的那些话,那叫一个牛气。我想啊,高书记面对媒体都不会说这样的话吧?高书记,不是我要事情,但是有些话,我也必须说给高书记您听。很多人在说,自从梁省长当了常务副省长之后,就好像没有高书记什么事了。”高安雄眼睛一眯,脸色变得难看,但是他还是克制着:“这些流言蜚语,不能去听。”
    刘甫团继续说:“不能听,的确是不能听。但是,有人说,现在梁省长都能随意调动公检法了,这次的限购限售当中,他让宁州市随便使用公安抓房企大老板,不知道高书记知道吗?高书记分管政法,公检法都应该是听您的呀。人家梁省长,乱动您手中的部门,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高安雄听后终于很不爽了,他问道:“梁健让人带走的那个房企老板,现在哪个部门哪个人手里?”刘甫团笑着说了出来。
    接着,刘甫团又去了省长戚明这里。进去之后,刘甫团也没有多说,带着故意恼怒地表情说:“戚省长,我是政协的老同志了,今天我要对您说,我对您很不满意!”戚明一愣,在意地问道:“怎么不满意了?”刘甫团欲擒故纵地说:“我还是不说了,反正戚省长以后也要提拔到其他省份去,对江中也不关心了!”
    戚明就有些着急了:“刘主席,你这是什么话!我是省长,怎么会不管江中!”刘甫团说:“如果戚省长关心江中,就不应该由着某些人乱搞了啊!某些人前期搞什么环保养殖、地下管网,现在搞限购,都是好大喜功的事儿,对江中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不利!戚省长您这么责任心强的省长,怎么能由着某些人乱来!再搞下去,江中就要不成样子了!”戚明的心头也被煽动起了怒火,但他还是说:“这些事情,都是省委常委会通过的。”
    刘甫团道:“省委常委会也是由人组成的。我们原来江中成长起来的本土干部就很多,如果戚省长能够把高书记、陈书记和我们团结起来,难道还怕在常委会上没有发言权吗?戚省长,江中真的不能任由某些外来干部乱来了,他们搞出了政绩就走人了。可是,我们真的希望戚省长能够主政江中,领导江中的长远发展,为江中老百姓谋福祉啊!”
    主政江中,的确是搔到了戚明的痒处。戚省长定了定神道:“刘主席,你这话说的蛮对,江中和宁州可能真的不能任由某些人乱来了,不能让他们严重影响经济发展!”
    自从房企老板万威被请走,万威天成被停售之后,其他楼盘都不敢轻举枉动,房产购售平稳了许多。这天,梁健带着李瑞、金灿去宁州市政府。
    李瑞在路上对梁健介绍了曲魏“以点破面”的方法论,梁健见了市长曲魏就表扬道:“你这个以点破面的办法好,有成效!但是,疯抢的事情得到遏制,这不过是为我们赢得了一些时间,房价上涨的深层次原因还未得到解决,接下去的重点,一方面要严格执行限购限售,另一方面要抓紧跟上各个配套举措,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老百姓住有所居,实现房地产市场健康平稳发展。”
    曲魏和他市政府的相关领导、秘书长都认真记录了,并表态说,一定按照这方向去努力。
    会议刚刚结束,政府秘书长沈连清接到一个电话,他先向曲魏低声汇报。曲魏听了之后,感觉问题严重,就向梁健汇报道:“梁省长,泰远集团老总万威被人放走了。”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